创业故事:等待VC前夜的心理斗争
Tech Crunch中国 Tech Crunch中国

创业故事:等待VC前夜的心理斗争

本文来自一个创业者的自述,讲述了创业者在等待VC前夜的心理斗争,相信这也符合大部分创业者的心理。作者詹姆斯·欧图彻 (James Altucher)是一名投资人、程序员、作家并且还当过几次企业家 。

i黑马:本文来自一个创业者的自述,讲述了创业者在等待VC前夜的心理斗争,相信这也符合大部分创业者的心理。作者詹姆斯·欧图彻 (James Altucher)是一名投资人、程序员、作家并且还当过几次企业家 。你可以通过 @jaltucher 关注他,或者可以去看他的最新著作《 拒绝的力量 》(The Power of NO!)。


周三的时候我跟这位风险投资人谈过一次。他说他做决定就是“快”。他称他的风险投资公司(而不是那些“其他”的公司)最棒的一点就是做出快速决定绝对没问题。

“我们的律师都时刻准备着。交易都是有模板的。我们可以立刻把钱打给你。”

现在是星期五了。“有没有人打来电话?”我会这么问,但实际上我已经问了五、六遍甚至是十遍了。再有就是昨天。他的确说过“快”对不对?我听到他这么说了。

“我们投资的正是这种类型的公司,”他走进电梯时说。他信心十足,把他的外衣搭在他的公文包上。面带微笑的他那时很高兴。他是哈佛高材生并且很高兴。

“我们做到了!”我那时心想。终于我们要拿到资金了。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产品。我们有想要买它的客户。我们只需要这第一笔投资。

我的意思是:ABC公司得到了500万元而他们的产品比我们的差远了。他们的产品跟我们的简直不能相提并论。如果他们的客户知道我们的存在,那么我们就会有100%的市场份额。我们就没有竞争了。

他打电话来了吗?如果我给他打电话是不是不太好?他的确说过“快”的?也许他拿到的号码不对。

我随身携带我的手机,但也许他想打的是办公室电话。也许是因为我们没有那种“如果你想找詹姆斯请按1,如果你想找办公室管理员请按2等等”的这一套东西。我不知道。从来没有人打那个电话。

而我反正也是办公室管理员。同时我也是销售、客户服务代表。不管他按的是哪一个数字键,电话都会转给我。我真应该把所有的电话都转入我的手机。

如果我给他打电话是不是不好呢?他会不会觉得我很急迫?他说过“快”,而且那已经是48小时之前的事了。48小时=慢。

好吧。我会在五分钟后打给他。给他打个电话并且“只是问问后续情况”应该没有那么糟糕。

或者可以发电子邮件!我可以写“只是问一下”。这样就不会显得太急切,是吧?这又不是在他正要与他的团队决定投资的时候,然后就收到我的电子邮件,接着他会说:“等一下,伙计们。他刚刚发了封电子邮件。我们要提高对他的估值。”

那又怎么样?如果他真的提高估值了呢?你知道那句老话的:“聊胜于无”。

那这事儿就大了。如果其他公司卖了10亿,我们公司就可以卖100亿美元。

为什么其他人在获取投资时就没有任何麻烦?风险投资人给他们打电话,然后他们说需求很多,所以估值得有所上升。

但事实上我是有一个还不错的产品的。而且我有客户,他们不仅想买,他们还给我打电话问我,“你预计什么时候会完工?”我是真的有利可图的。

如果我发邮件给他,他可能不会回我。或者他可能收的电子邮件太多了。手机通话是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对不对?

我前些天听过关于让生产力最大化的行动:去做。在这里就是拨打电话。你只要拿起手机,问一下那个家伙,在三秒钟内就能大功告成了。

但是如果他还没有和他的合作伙伴见面呢?如果他们中的一个生病了或是死了怎么办?如果是那样,我真得给他打电话。

你知道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愿意和这个人做生意,他说很快会给我电话然后做出潜在投资,接着就让我等了48小时。现在已经有50个小时了。他是周三中午离开的,现在是下午2点。

如果他说过“快”,而现在是夏令时的周五下午2点,他可能出发去汉普顿了,难道他真的要我等到下星期一?

他真的要让我等过周六和周日,看看我是否会照常工作?

我应该给他打电话。但这会不会显得有点急切?他说过“我们爱这个空间”。他用了“爱”这个词。你会这样对待你爱的人吗?让他们一直等到下星期一?现在是星期五下午2点,这一周差不多要结束了。已经是周一了。这就是说“快”意味着从星期三直到星期一。

也许“快”对他来说只是跟你说“下周”的一种表达方式。但在什么国度里“快”代表着“下星期”的意思啊?就算是时间的主人都不会在星期三的时候说“快”就是“星期一”。我原以为到现在我们应该至少开始准备文件了。

也许“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也许他们得到将所有文件整理到一起。他说“交易是有模板的,我们只需要把空填上。”

也许他们在填写这些空白。

好吧,我不能再等了。我应该给他打电话。在过一分钟,他可能就在去汉普顿的直升飞机上了。也许他甚至想要邀请我一同前往。也许如果我现在打电话给他,他会邀请我一起去,然后我们就可以谈谈“广阔蓝图”。在之后我们如何把公司卖给谷歌或是Facebook,甚至是上市销售。

我可能因此发一笔大财!这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这可能是我的家族的起点。

他的确说了“快”。我不希望表现得很急切。但也许他一直在打那个该死的办公电话系统!我讨厌那个东西!反正我们每个人都有手机。

我最好打电话给他。我可以迅速跑回家,收拾衣服去汉普顿。我在某个地方还放着一套泳衣。我敢肯定当他拿起电话听到是我的声音之后会特别高兴。

稍后我们会开玩笑说我做了这个决定是多么棒的一件事。

VC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