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蒋涛:我为什么和王峰一起创办极客帮天使基金?
蒋涛 蒋涛

CSDN蒋涛:我为什么和王峰一起创办极客帮天使基金?

正如创业家杂志的《VC革命》这一封面所言,未来将会出现越来越多正在一线创业的CEO会在创业的同时成为天使。蒋涛认为,他们这样的天使可以利用自己的创业经验,人脉资源的广泛影响和深度来帮助创业者。

7月15日,i黑马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CSDN创始人蒋涛,这位中国最大的程序员社区的创始人,正在经营一份新事业,他和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正式成立了天使基金“极客帮“,他们通过身边的业界好友圈子募集了2亿元,就连VC大佬软银赛富的阎焱也加入其中。蒋涛告诉我,之前他俩已一起合伙投资了十余个项目,括游戏谷、我叫MT、全民英雄、快牙,聚合数据等一些非常优秀的公司,有四个项目估值已超过1亿美元。

正如创业家杂志的《VC革命》这一封面所言,未来将会出现越来越多正在一线创业的CEO会在创业的同时成为天使。蒋涛认为,他们这样的天使可以利用自己的创业经验,人脉资源的广泛影响和深度来帮助创业者,以下为CSDN创始人蒋涛口述:

 

我什么创办天使基金:不错过“移动+云”大潮

 

我为什么要做投资?我在2000年创办的CSDN,之前在巨人和金山两家公司做了近10年的软件开发,领导开发了巨人手写,金山词霸,还创办了超级解霸公司。做了10年程序员,又为程序员服务了快15年。比较自豪的一点,这些年很多技术创业者CEO和CTO都通过CSDN成长,比如PPstream的两个创业者就是通过CSDN认识并抓住p2p技术的创业机会,今日头条张一鸣,极路由王楚云都是早期CSDN用户。

 

我一直关注最新技术的变化和发展。我们在五年前开始举办云计算大会和移动开发者大会,移动大会是和创新工场的开复老师合办,开复离开Google第一次公开演讲就是CSDN举办的CTO俱乐部活动。他看好Android上的移动生态机会,创办创新工场开始面向移动做专职天使基金,这也开启了中国高科技天使投资的大潮。

 

这几年Google和Apple的开发者大会,我每年都参加。整个技术大变革还是由硅谷驱动的,最基础的技术产品都是二十年前的理论和用户环境产生的,而随着云和移动的大发展,这些技术产品和服务都正在被重新构造,每个技术点都在创新,通过这些技术创新围绕用户的产品服务也在被重新构造。

 

新一代创业者快速涌现,看到硅谷无数创新的创业公司,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新一轮技术浪潮的大变革,而且这次变革比PC时代和互联网时代,更深刻、更全面、更具有破坏性,也更具有成长性。

 

这次大变革还有一个特点是很小、很年轻的团队,能快速地爆发成长。原因是什么?因为有了因为有了云,有了移动,有社交网络。每一个开发者的能量都能调动原来一个大公司才有的资源。原来你一个人处理不了一千台机器,现在很容易调动一千台机器,而且好产品能迅速通过移动终端和社交网络快速传播。

 

我和王峰在97年是金山的同事,我比他早去金山一个月,我们都前后负责过金山词霸的项目,中途我离开创办CSDN,王峰在金山累计干了十年,其实很多时间和我交集并不是很多。直到这四年,我们又开始紧密合作起来。记得2011年,我有次发微博说,“真希望自己还年轻,能亲身参与这次变革大潮。” 王峰很热烈回应说深有同感。我们在公司楼下的全聚德烤鸭店吃了一顿饭以后,就保持了每周一次见面交流的传统了,越交流,越感受到这场大变革的巨大机会,但是我们两个人都有自己创办的公司,还得把创业搞好。但同时你看到有很多大机会和可以做的事情。

 

所以我们在想,如果我们能够去投资帮助新一代的创业者,就相当于我们又回到年轻二十岁的时代。之前我们是分别做投资,但现在觉得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做,我们积累了这么多年的创业经验和丰富的资源,如果只用在我们自己公司,你会发现它的价值其实是被弱化的。而这些经验资源对于新一代的创业者就非常有价值。

 

新一代的创业者目前看都很年轻,但却是更贴近市场最活跃的人群,他们也会非常熟悉产品技术。但是他们也存在着经验上的不足,还有资源上的缺乏。我们能在关键方面给他一些资源,给他一些方向,给他一点动力往前推,他就走过去了。我投资的传智播客CEO张孝祥就说,他一个人创业的时候就像在黑暗中摸索,而我作为合伙人给他点了一根“蜡烛“,他就能看清方向,往前走的时候也不孤独和害怕了。

 

投资方向:移动泛娱乐与移动工具

 

我们认为移动娱乐工具应用和云服务将是未来极具潜力的投资方向。随着移动用户人群的扩展,继移动基础应⽤(IM,Photo,Brower等)⼤大发展之后, 工具应用正进⼊入垂直深化发展阶段,国际化市场也有巨大商机。

 

技术大变革这个大浪潮第一波才完成,下一波会更长,它会更深刻地影响人们的生活和行业的变革。你会发现我们三四年前投的项目现在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甚至有的比我自己的公司还成功。

 

我们前期投资的《七雄争霸》是腾讯历史上最好的页游,月流水超过一亿人民币,邢山虎创业做的《我叫MT》是去年最火的手游,利润达到2亿,刚刚出售的《全民英雄》开发商也有14亿以上的市场价格,在游戏这个领域里,这算是不错的成绩单了。而且我们投的游戏团队不多,但成功率非常高。最主要的就是我的合伙人王峰对游戏非常熟悉,同时我们把握好投资的机会,在大潮爆发前就布局投资好的团队,结果还不错。

 

同时王峰自己的公司也在手游上取得丰硕成果,他去年连续发表的蓝港三剑系列游戏表现非常厉害,经过这么多年的创业洗礼,他在游戏这个领域的产品和市场方面理解都很深。

 

手游目前看起来有点过热,全国可能有超过1万家手游团队在开发,上次网易游戏总监来访说他们公司有50个团队正在开发手游,还想并购更多的团队。

 

虽然手游团队竞争加剧,但手游市场还在高速发展,手游周边领域(如媒体、视频、 交易、玩家社区等等)正在蓬勃发展,电视游戏也刚刚冒头,电影、动漫等传统⽂文化领域正在进入 互动娱乐阶段,未来增长空间巨大。

 

游戏演变其实还有很多的机会,第一未来肯定是3D时代,游戏制作的成本也会更高,重度游戏是方向。第二个是跟文化的结合,比如说跟音乐跟电影跟更多这种泛娱乐结合,其实都是有很大可以扩展的空间。

 

你想一部游戏生命周期其实是大于电影,电影积累的影响力在短时间内是很高的,但衍生价值在中国没有发展起来,而游戏可以延展的,因为游戏它的生命周期比单纯的电影长。还有机会在于新一轮的游戏对游戏体验更重视。比如说主机console game会是一个方向,就是客厅的游戏, 现在整个安卓和苹果都在这方面下工夫,大家都在想现在的十亿手机用户,但接下来三年之内会变成五十亿到六十亿,安卓的游戏跟AppleTV下一步也是往游戏机方向发展,这种体验接近XBox,所以游戏机的硬件会被这些颠覆掉,这上面我们原来积累的游戏资产会在新一轮平台上爆发出来。

 

未来趋势:垂直颠覆一切

 

手机和原来PC相比有巨大优势:解决了支付和服务的闭环问题。原来我们做PC网站,最大的一个痛苦就是没有闭环,用户在上网的时候才到你这儿来,但是他不上网的时间是大多数,所以造成的原来PC网端的流量价值没有想象那么高,很多流量他没有转过来。所以现在移动工具其实是第一波也是刚刚开始,才解决了基本的需求,第二波现在进入到深化,每个基础功能也还可以被深化分解,比如围绕拍照还出现了脸萌和美拍。还有每一个垂直网站都可能重新被颠覆,因为用户使用习惯和方式不一样了。你的一个创业方向是把PC流量排名前100名的都琢磨下如何在移动环境下重新做。

 

举个例子像“大姨妈”“美柚”就是对原来宝宝树和摇篮网的一个颠覆,它从一个点突进去,然后再做延展。包括做日历、做闹钟都有它的机会点,你们会发现它切的方向还是挺有意思的。所以每一个细分人群,比如说学中医的,比如说汽车用户有没有可能? 移动上的汽车APP一定不是原来“汽车之家”大门户,“路况电台”、“车托帮”,还有考驾照每年都有2000万人,移动上做这批用户肯定不是原来门户的模式。

 

另外还有一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群变了。现在更偏草根,偏实际行业人群,带来很多新的发展机会。

 

比如就可以做一些类似包括打高尔夫的人群怎么样匹配这些机会出现了。原来在PC上做这种东西是没有意义的,大家不可能带着电脑,你在这儿组织完了,到现场跟就他脱离了,没有服务闭环。而现在通过手机很容易形成一个闭环。虽然最常用的APP已竞争很充分,但是个性化的小圈子代表的那些东西,垂直化人群的服务还有很多机会,随着手机应用的深入延展,我觉得手机APP还是有更大机会的。

 

VC变革:CEO是最好的天使

 

除了趋势以外,我们认为投资方式发生变化了。以前的著名天使有雷军,蔡文胜,曾李青,徐小平,他们都是个人方式,但现在的趋势是一线CEO抱团一起做天使。为什么?原来天使投资竞争没那么激烈,你投了他以后偶尔帮帮他,他可能就冒起来了,那时候市场缺口比较大。

 

但现在不是,现在机会一出来,都是一堆人往上冲。你投这个项目其实需要的帮助不一样,节奏更快。现在公司成长性比原来快很多,原来要十年、五年,现在变成至少缩一半,打仗速度快,成长的速度也快,所以我们天使投资也需要更加有效率,所以我们现在把它做成一个机构。我邀请了原腾讯旅游负责人梁宁,也是旅人网创始人,还有我的早期创业伙伴前CSDN CTO曾登高也一起加入,把我们天使投资系统化。

 

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你在一线和不在一线的感觉其实差很远。我们认为现在的机会就是一线的CEO适合当天使。我们这个基金里面有VC大佬软银赛富的阎焱,他主动找我,他说以CSDN资源你应该干投资。我说我和王峰已经一起合作了,要不然你来支持我们,他非常爽快就答应了。因为阎总看到美国投资趋势其实也在发生变化,现在硅谷投资界最厉害的都是创业CEO成立的投资基金,包括Anderssen Horowitz(Netscaple创始人)还有Greylock的Hoffman(Linkedin创始人), Anderssen当初做了最早的浏览器,公司上市40多亿美金,但后来被微软打垮,他出来自己再创业,没有原来成功。但他老在外面讲我们怎么样利用互联网,怎么做好自己的产品,怎么跟微软等大公司竞争,结果好多创业者找他指导,他发现指导的效果比他自己做创业还好。他2009年成立A16Z基金,投了Facebook、Twitter、Groupon、Zynga,Airbnb,Pinterest、 Box,Github 新一代优秀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基本上都被他投了,他现在变成了硅谷最有权势的投资者。

 

他为什么能投资做得这么好,因为他有丰富的创业经验,又非常懂技术,非常懂互联网,非常知道创业者最需要的帮助有哪些,所以他利用自己的经验和资源,以及专业服务去帮助别人,别人都觉得很有帮助,就形成这么一个效应,这是高科技领域投资的新趋势。

 

所以我们的做法也是聚合一批一线CEO成为合伙人,把大家的经验资源结合起来,每个人在这个行业里都积累了十年二十年的经验、资源、人脉,除了你自己公司把它用好以外,还可以复用到你投资的公司,这样的价值是双向的。一是对创业公司有很大帮助,二对自己的公司也有很大的好处,可以开拓丰富自己的视野经验,反过来也会促进自己公司的发展。王峰的蓝港和我的CSDN这两年发展都不错,就是很好的例子。

基金 天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