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创业公司Big Health:用“数字医学”挑战药业巨头
Tech  Crunch Tech Crunch

英国创业公司Big Health:用“数字医学”挑战药业巨头

大健康是最近越来越火的概念。从硬件到软件,或者软硬结合,国内创业者已经布局大健康领域,比如i黑马曾报道过的纯硬件咕咚手环 ,或者软硬结合的快乐妈咪 ,APP类的春雨医生。英国的这家创业公司Big Health独创“数字医学”。简单的说就用本山大叔的“话疗。

I黑马:大健康是最近越来越火的概念。从硬件到软件,或者软硬结合,国内创业者已经布局大健康领域,比如i黑马曾报道过的纯硬件咕咚手环 ,或者软硬结合的快乐妈咪 ,APP类的春雨医生。英国的这家创业公司Big Health独创“数字医学”: 以数字方式向慢性疾病患者提供基于证据的CBT课程。如果这句话太绕,那简单的说就是不用药物,就用本山大叔的“话疗”。



 

五年前,皮特·哈米斯(Peter Hames)得了慢性失眠。今天,他却是一家获数百万美元风险投资的创业公司Big Health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全新的医疗保健类别——即该公司所称的“数字医学”(digital medicine)。

每一家最优秀的创业公司往往都拥有解决真正问题的情怀。以哈米斯为例,他参与创建一家创业公司的初衷就是解决个人失眠问题。早在2010年,这位实验心理学专业的毕业生利用一本书中的自我管理式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以下简称“CBT”)课程治好了自己的失眠,并没有采用其医生提供的唯一方案——服用安眠药。

正是在获取和管理药物有效替代品的过程中所遭遇的困难,才促使他创建了一家公司,虽然这让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忙碌。哈米斯甚至说服前面那本CBT著作的作者、睡眠障碍专家科林·埃斯皮(Colin Espie)教授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加入Big Health。埃斯皮目前在牛津大学任教。

此后,Big Health临床团队规模不断扩大,如今还包括英国睡眠协会(BritishSleep Society)前任主席、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家及其他几位博士生。在去年12月创立之时,Big Health还只有四名员工,如今则增至15人,最近还在美国设立了办事处——当然,Big Health的海外扩张和员工人员增多都得益于由Index Ventures牵头实施的一轮融资。

现如今,哈米斯度过的每个不眠之夜并不是因为慢性疾病,而是创业过程中遭受的诸多烦恼。迄今为止,这家总部设在东伦敦的健康技术创业公司总计融资380万美元,这其中包括种子轮融资和今年早些时候完成的33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ndex Ventures、Forward Partners和Esther Dyson。

鉴于Index Ventures是第一次涉足健康技术领域,这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参与尤其值得关注——为Big Health致力于打造的可信赖品牌形象奠定了基础。

哈米斯告诉TechCrunch网站:“Index Ventures联合创始人尼尔·李默(Neil Rimer)将加盟Big Health董事会,这是该公司首次对一家医疗技术服务公司进行投资。我认为Index Ventures的参与对整个行业都是一个福音。在医疗保健行业,人们需要有人打消他们的疑虑,即服务商拥有合适的资源,可以提供高超的医疗保健技术,同时还拥有一个获得广泛支持的团队。”

哈米斯补充说:“在医疗保健系统,一个共识是谈话疗法(talking therapy)的效果好于药物治疗,但前者仍然存在一个巨大的受众覆盖问题。在英国NHS排队等候CBT治疗抑郁症的时间可能长达18个月。Big Health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我们能否创建世界上第一家数字医学公司呢?”

“我们能够提供基于证据的行为医学,而且其特性还能模拟所有质量最佳的药物,这样,这种服务就具有了规模,而患者也能负担得起。在人类历史上,技术首次让我们可以实现这种可能性。”

哈米斯在谈到CBT背后的科学时说:“它远远不是火箭科学,而是一种基于证据的常识。它的简单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如何采用滴定法来对它进行测量,以基于证据的方式让它进行自我改变。这是一项挑战,必须让用户信任我们,必须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事情。”

他表示,“围绕这些问题尤其是睡眠问题,存在大量误传,例如我们应该休息多长时间?我们如何做才能解决睡眠问题。”

Big Health的第一款产品是基于云端的数字服务Sleepio,旨在解开有关睡眠的各种谜团,同时以数字方式向慢性疾病患者提供基于证据的CBT课程——实际上就是以一对一疗法的名义实施一对多自助式治疗。

Sleepio CBT课程的形象是一个名叫“The Prof”的虚拟治疗专家,他的身边偶尔跟着一条患有昏睡症的狗“Pavlov”——引导用户逐步熟悉这个项目,发送个性化电子邮件和短信,激发用户持续互动,同时利用远程交付工具追踪他们的情况。

从本质上讲,Sleepio其实就是一种由算法传递的谈话疗法,基于用户对睡眠调查问卷的回复,只不过其独特的设计令人感觉具有了个性化和互动性。Sleepio的目标是为了证明成熟的CBT课程比通过图书来进行自我管理的方法更轻松,比事实上的物理疗法课程更便宜,因此也能覆盖更多的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Sleepio软件即服务也有人为因素。用户需要去接触失眠患者社区,这样才能通过在线论坛获得支持和会员资格。Sleepio论坛用户为别人服务也并不完全是白白付出,如果提供的建议得到了称赞,他们便会获得积分,因此,最好的建议和最乐于助人的用户的排名往往最靠前。

作为自动化CBT课程的一种补充,Big Health还会将治疗专家的会诊结果发送至用户社区。所以,它是一种结合了人与人之间帮助和计算机算法辅助式自助服务的模式,而且服务全部以数字形式提供,正如哈米斯所说,这让人感受到“智慧和温暖”。

但是,没有真正的治疗专家在场,谈话疗法真的管用吗?这正是Big Health业务的核心所在,因此它不会让这个问题继续悬而未决。哈米斯提到了一篇实验性研究论文,这篇论文是Big Health的团队在2012年发表的,用以证明Sleepi所言非虚。

该论文得出的结论是,“CBT由富媒体网页应用提供,同时还具有自动化支持和一个社区论坛,在帮助改善具有失眠问题的成年人的睡眠和日间相关功能上效果明显。”

哈米斯说:“我们看到,Big Health临床实验(这也是世界上首例由安慰剂控制的有关数字睡眠干预的随机试验)的所有临床结果均表明,这种疗法与面对面的治疗一样有效。在睡眠质量最差的成年人当中,75%的人在几周后睡眠质量得到了明显改善。”

“参与者睡着的速度比以前快了50%,夜晚醒来的时间比以前少了50%,我们看到这些临床效果在用户社区获得了积极反馈。”

Big Health还公开承诺将遵守一系列研究原则,第一条就是“基于证据的实践”。此外,BigHealth还向外部评审开放了它的协议,同时要求自己必须在“主流科学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不应顾及商业利益”,整个名单一共有19条原则。

当你的业务与健康和健康数据息息相关时,那么你就必须赢得用户的信任,因此拥有一个管理用户数据的透明、可靠的架构变得至关重要。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哈米斯是这样回答的:“这是一个赢得人们信任的重要机会。我们永远不会出售用户数据。”他还强调说:“在这个市场,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在提到具体疗效时,哈米斯还指出CBT课程始终是一个协作的过程,即治疗专家与接受治疗的患者之间的协作。Sleepio的目标是向失眠患者提供一个数字“工具箱”,患者可以用这个工具箱来帮助治愈自己的疾病。

他说:“The Prof通过人的声音来帮助用户熟悉整个疗程,为用户量身定制治疗方案,为他们提供最适合自己的建议。很显然,用户最终也是协作者,负责将这种疗法融入到他们生活的实践中去。我们会向用户提供一个工具箱,这是一种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工具箱,我们会以社区和推送的方式给予用户支持,帮助他们一步步完成治疗项目,但最终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就这么简单。”

哈米斯还明确指出,在极个别情况下,用户服用安眠药同样非常有必要,当然,这绝不是说Sleepio具有完全取代药物治疗的野心。但他表示药物不是治疗失眠等复杂行为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这一点同样显而易见。对于许多人来说,吃药只是无奈之举,因此市场上也存在另一种疗法的空间。

但是,由于相关费用问题,通过传统医疗保健渠道接受谈话疗法治疗的渠道依旧十分有限,“数字医学”概念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即将技术作为CBT课程的“批量交付媒介”(mass delivery medium),这样就能在规模上与医药公司竞争,覆盖和帮助更多而非更少的人群。

哈米斯说:“我们有机会去帮助数百万当前接触不到行为医学的人重获健康。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在规模上可以挑战医药巨头的行为医学公司。这是我们的愿景。在此过程中,我们有机会颠覆医疗保健的传统模式,以及提供基础性医疗保健的方式。”

“数字医学即我们所称的药物。我们可以直接提升这种药物的质量,令其疗效更为突出。我们可以减少药物服用量。除了医疗保健,我们还可以解决人们的其他一些实际问题,这是与增强现有医护服务水平的事情。”

鉴于Big Health承诺绝对不会出售用户的健康数据,那么该公司如何从其“数字医学”中创收呢?Big Health的服务其实是付费服务,当前重点是面向B2B市场(无论是企业还是诊所)销售访问其CBT课程的时间,因此,医疗保健机构和寻求提升员工福利的企业都可以付费购买BigHealth的服务。

正如哈米斯所指出的,毕竟睡眠剥夺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单个失眠患者的范畴,开始成为一个与许多企业、整个行业、政府机构直接相关的因素,无论是工作效率、安全工作,还是发病率等等。

当然,Big Health的愿景已经超出了其最早对失眠的专注范围,也许将来能面向其他疾病和行为设计和采用类似的数字干预手段,提供非药物性治疗,如焦虑症、抑郁症及尼古丁成瘾等各种疾病。(将来究竟会瞄准其他哪些领域,Big Health迄今仍未作出确切的决定。)

在过去18个月至24个月间,BigHealth与多家机构合作实施了对云端系统的测试,如私人健康保健公司Bupa,健康与美容零售品牌Boots,同时还携手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NHS)实施了小规模测试。另外,Big Health还在研发上与牛津大学建立了合作,而作为这项合作的一部分,BigHealth可能会在明年向学生们免费提供Sleepio服务。

据哈米斯介绍,Big Health目前正在吸引更多的用户和其他人群参与测试,并且会向任何一位有意测试其系统的临床医生发出邀请,但目前Big Health并未披露Sleepio的准确用户数量。哈米斯只是说他们已经在“系统中记录了数百万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他说:“在公司全面增长方面,由于我们专注于诊所和企业,那么这个方面将会有很大的一个飞跃。在未来几个月,用户将出现快速增长。以Bupa为例,这家公司在全世界的用户数量达到2200万,他们覆盖的人群数量相当庞大。我们将可以从这些合作伙伴吸引大量用户。实际上,Sleepio已有数据和互动水平都非常不错。”

目前,Big Health正积极寻求与NHS达成合作,这显然体现了该公司对于未来市场的野心——但哈米斯表示当前这种合作还不太可能实现,因为NHS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来“系统性”地采购数字解决方案。

据他估计,NHS对整个系统进行改革以实现对数字解决方案的采购,可能需要“数年之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需要建立一个明确的评估体系,让医生有信心开出已成NHS基准的数字药方。

哈米斯说:“我正试图与唐宁街10号的健康顾问面谈,他们具有进一步推动这项服务发展的意愿。老实说,NHS有大量东西需要筛选,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首先必须要将数据进行分类。”

“出于对公众利益的考虑,我们准备随时向NHS提供帮助,同时与NHS合作开发一套实用的系统,成本适中或成本有利于双方。从运营角度讲,这是一个超级简化的系统,会对利润指标带来最大的积极影响。我们能以实际行动证明,我们可以提高医护水平,节省成本。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在未来的业务发展蓝图上,我们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

与此同时,Big Health 并未坐等政府对其产品进行采购。相反,该公司正将目光投向美国。美国的医疗保健市场规模超过英国,而且在市场结构上也有不同,为健康科技创业公司带来了更直接的机遇。

哈米斯说:“我们计划面向美国市场开发了多款产品,而且已就产品限量发布与部分美国公司签订了协议。我们还与美国一些规模较小的医疗中心建立了合作,而且这个层面的合作对我们而言代表一个更为长期的趋势。我们必须再次证明这项服务在实践中效果很好。”

哈米斯指出,从更广泛的角度讲,随着量化健康数据的可穿戴产品、苹果HealthKit应用及三星可穿戴设备等消费产品的发布,健康产品的大众化趋势还将对BigHealth的业务大有裨益。例如,Big Health已经与UP健康追踪设备的生产商Jawbone达成了合作。

也就是说,Big Health的短期目标仍然专注于诊所和企业等“合作难度更大的渠道”,而不是普通消费者,虽然对这种渠道的开拓可能耗时更长,可一旦获得成功,他们带给Big Health的益处也更大。

哈米斯说:“有些更有远见的企业已经意识到,睡眠在工作效率上对员工十分重要。据哈佛大学估计,仅在美国,因睡眠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而造成的损失每年就达到630亿美元,所以从经济角度讲企业解决员工睡眠问题意义重大,而且投资回报率非常高。我们目前正处于撒网阶段,希望可以网到尽量多的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

Big Health的这部分业务称为Sleepio at Work,它向不同规模的企业提供访问CBT课程的权限,同时还附带有其他服务,让他们可以覆盖旗下所有的员工,并基于实际需要进行分类,确认哪些人需要全面使用Sleepio CBT项目,哪些人只需要The Prof单独一次辅导,以改进他们的睡眠习惯。

Big Health还将睡眠专家的谈话与视频绑定在一起提供给用户,同时鼓励其顾问小组提供有益的相关补充。

如何将CBT课程以最高效的手段推向不同的工作环境,是Big Health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例如,相比手不离键盘的传统办公室白领,运输行业的从业者则很少在办公桌前工作。另外,Big Health还将给Sleepio开发原生应用——Sleepio目前只支持网页端。

哈米斯说,Big Health将让“市场反应”来决定该公司应该锁定哪些行业,以及哪些行业对BigHealth服务的需求最为迫切。他最后笑着问道,“你能说出一个生活中不受睡眠影响的方面吗?说不出来吧。”

英国创业公司Big Health:用“数字医学”挑战药业巨头

I黑马:大健康是最近越来越火的概念。从硬件到软件,或者软硬结合,国内创业者已经布局大健康领域,比如i黑马曾报道过的纯硬件咕咚手环 ,或者软硬结合的快乐妈咪 ,APP类的春雨医生。英国的这家创业公司Big Health独创“数字医学”: 以数字方式向慢性疾病患者提供基于证据的CBT课程。如果这句话太绕,那简单的说就是不用药物,就用本山大叔的“话疗”。

五年前,皮特·哈米斯(Peter Hames)得了慢性失眠。今天,他却是一家获数百万美元风险投资的创业公司Big Health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全新的医疗保健类别——即该公司所称的“数字医学”(digital medicine)。

每一家最优秀的创业公司往往都拥有解决真正问题的情怀。以哈米斯为例,他参与创建一家创业公司的初衷就是解决个人失眠问题。早在2010年,这位实验心理学专业的毕业生利用一本书中的自我管理式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以下简称“CBT”)课程治好了自己的失眠,并没有采用其医生提供的唯一方案——服用安眠药。

正是在获取和管理药物有效替代品的过程中所遭遇的困难,才促使他创建了一家公司,虽然这让他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忙碌。哈米斯甚至说服前面那本CBT著作的作者、睡眠障碍专家科林·埃斯皮(Colin Espie)教授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加入Big Health。埃斯皮目前在牛津大学任教。

此后,Big Health临床团队规模不断扩大,如今还包括英国睡眠协会(BritishSleep Society)前任主席、剑桥大学理论物理学家及其他几位博士生。在去年12月创立之时,Big Health还只有四名员工,如今则增至15人,最近还在美国设立了办事处——当然,Big Health的海外扩张和员工人员增多都得益于由Index Ventures牵头实施的一轮融资。

现如今,哈米斯度过的每个不眠之夜并不是因为慢性疾病,而是创业过程中遭受的诸多烦恼。迄今为止,这家总部设在东伦敦的健康技术创业公司总计融资380万美元,这其中包括种子轮融资和今年早些时候完成的33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ndex Ventures、Forward Partners和Esther Dyson。

鉴于Index Ventures是第一次涉足健康技术领域,这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参与尤其值得关注——为Big Health致力于打造的可信赖品牌形象奠定了基础。

哈米斯告诉TechCrunch网站:“Index Ventures联合创始人尼尔·李默(Neil Rimer)将加盟Big Health董事会,这是该公司首次对一家医疗技术服务公司进行投资。我认为Index Ventures的参与对整个行业都是一个福音。在医疗保健行业,人们需要有人打消他们的疑虑,即服务商拥有合适的资源,可以提供高超的医疗保健技术,同时还拥有一个获得广泛支持的团队。”

哈米斯补充说:“在医疗保健系统,一个共识是谈话疗法(talking therapy)的效果好于药物治疗,但前者仍然存在一个巨大的受众覆盖问题。在英国NHS排队等候CBT治疗抑郁症的时间可能长达18个月。Big Health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我们能否创建世界上第一家数字医学公司呢?”

“我们能够提供基于证据的行为医学,而且其特性还能模拟所有质量最佳的药物,这样,这种服务就具有了规模,而患者也能负担得起。在人类历史上,技术首次让我们可以实现这种可能性。”

哈米斯在谈到CBT背后的科学时说:“它远远不是火箭科学,而是一种基于证据的常识。它的简单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如何采用滴定法来对它进行测量,以基于证据的方式让它进行自我改变。这是一项挑战,必须让用户信任我们,必须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事情。”

他表示,“围绕这些问题尤其是睡眠问题,存在大量误传,例如我们应该休息多长时间?我们如何做才能解决睡眠问题。”

Big Health的第一款产品是基于云端的数字服务Sleepio,旨在解开有关睡眠的各种谜团,同时以数字方式向慢性疾病患者提供基于证据的CBT课程——实际上就是以一对一疗法的名义实施一对多自助式治疗。

Sleepio CBT课程的形象是一个名叫“The Prof”的虚拟治疗专家,他的身边偶尔跟着一条患有昏睡症的狗“Pavlov”——引导用户逐步熟悉这个项目,发送个性化电子邮件和短信,激发用户持续互动,同时利用远程交付工具追踪他们的情况。

从本质上讲,Sleepio其实就是一种由算法传递的谈话疗法,基于用户对睡眠调查问卷的回复,只不过其独特的设计令人感觉具有了个性化和互动性。Sleepio的目标是为了证明成熟的CBT课程比通过图书来进行自我管理的方法更轻松,比事实上的物理疗法课程更便宜,因此也能覆盖更多的人群。

值得注意的是,Sleepio软件即服务也有人为因素。用户需要去接触失眠患者社区,这样才能通过在线论坛获得支持和会员资格。Sleepio论坛用户为别人服务也并不完全是白白付出,如果提供的建议得到了称赞,他们便会获得积分,因此,最好的建议和最乐于助人的用户的排名往往最靠前。

作为自动化CBT课程的一种补充,Big Health还会将治疗专家的会诊结果发送至用户社区。所以,它是一种结合了人与人之间帮助和计算机算法辅助式自助服务的模式,而且服务全部以数字形式提供,正如哈米斯所说,这让人感受到“智慧和温暖”。

但是,没有真正的治疗专家在场,谈话疗法真的管用吗?这正是Big Health业务的核心所在,因此它不会让这个问题继续悬而未决。哈米斯提到了一篇实验性研究论文,这篇论文是Big Health的团队在2012年发表的,用以证明Sleepi所言非虚。

该论文得出的结论是,“CBT由富媒体网页应用提供,同时还具有自动化支持和一个社区论坛,在帮助改善具有失眠问题的成年人的睡眠和日间相关功能上效果明显。”

哈米斯说:“我们看到,Big Health临床实验(这也是世界上首例由安慰剂控制的有关数字睡眠干预的随机试验)的所有临床结果均表明,这种疗法与面对面的治疗一样有效。在睡眠质量最差的成年人当中,75%的人在几周后睡眠质量得到了明显改善。”

“参与者睡着的速度比以前快了50%,夜晚醒来的时间比以前少了50%,我们看到这些临床效果在用户社区获得了积极反馈。”

Big Health还公开承诺将遵守一系列研究原则,第一条就是“基于证据的实践”。此外,BigHealth还向外部评审开放了它的协议,同时要求自己必须在“主流科学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不应顾及商业利益”,整个名单一共有19条原则。

当你的业务与健康和健康数据息息相关时,那么你就必须赢得用户的信任,因此拥有一个管理用户数据的透明、可靠的架构变得至关重要。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时,哈米斯是这样回答的:“这是一个赢得人们信任的重要机会。我们永远不会出售用户数据。”他还强调说:“在这个市场,信任比什么都重要。”

在提到具体疗效时,哈米斯还指出CBT课程始终是一个协作的过程,即治疗专家与接受治疗的患者之间的协作。Sleepio的目标是向失眠患者提供一个数字“工具箱”,患者可以用这个工具箱来帮助治愈自己的疾病。

他说:“The Prof通过人的声音来帮助用户熟悉整个疗程,为用户量身定制治疗方案,为他们提供最适合自己的建议。很显然,用户最终也是协作者,负责将这种疗法融入到他们生活的实践中去。我们会向用户提供一个工具箱,这是一种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工具箱,我们会以社区和推送的方式给予用户支持,帮助他们一步步完成治疗项目,但最终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就这么简单。”

哈米斯还明确指出,在极个别情况下,用户服用安眠药同样非常有必要,当然,这绝不是说Sleepio具有完全取代药物治疗的野心。但他表示药物不是治疗失眠等复杂行为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这一点同样显而易见。对于许多人来说,吃药只是无奈之举,因此市场上也存在另一种疗法的空间。

但是,由于相关费用问题,通过传统医疗保健渠道接受谈话疗法治疗的渠道依旧十分有限,“数字医学”概念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即将技术作为CBT课程的“批量交付媒介”(mass delivery medium),这样就能在规模上与医药公司竞争,覆盖和帮助更多而非更少的人群。

哈米斯说:“我们有机会去帮助数百万当前接触不到行为医学的人重获健康。我们希望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在规模上可以挑战医药巨头的行为医学公司。这是我们的愿景。在此过程中,我们有机会颠覆医疗保健的传统模式,以及提供基础性医疗保健的方式。”

“数字医学即我们所称的药物。我们可以直接提升这种药物的质量,令其疗效更为突出。我们可以减少药物服用量。除了医疗保健,我们还可以解决人们的其他一些实际问题,这是与增强现有医护服务水平的事情。”

鉴于Big Health承诺绝对不会出售用户的健康数据,那么该公司如何从其“数字医学”中创收呢?Big Health的服务其实是付费服务,当前重点是面向B2B市场(无论是企业还是诊所)销售访问其CBT课程的时间,因此,医疗保健机构和寻求提升员工福利的企业都可以付费购买BigHealth的服务。

正如哈米斯所指出的,毕竟睡眠剥夺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单个失眠患者的范畴,开始成为一个与许多企业、整个行业、政府机构直接相关的因素,无论是工作效率、安全工作,还是发病率等等。

当然,Big Health的愿景已经超出了其最早对失眠的专注范围,也许将来能面向其他疾病和行为设计和采用类似的数字干预手段,提供非药物性治疗,如焦虑症、抑郁症及尼古丁成瘾等各种疾病。(将来究竟会瞄准其他哪些领域,Big Health迄今仍未作出确切的决定。)

在过去18个月至24个月间,BigHealth与多家机构合作实施了对云端系统的测试,如私人健康保健公司Bupa,健康与美容零售品牌Boots,同时还携手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NHS)实施了小规模测试。另外,Big Health还在研发上与牛津大学建立了合作,而作为这项合作的一部分,BigHealth可能会在明年向学生们免费提供Sleepio服务。

据哈米斯介绍,Big Health目前正在吸引更多的用户和其他人群参与测试,并且会向任何一位有意测试其系统的临床医生发出邀请,但目前Big Health并未披露Sleepio的准确用户数量。哈米斯只是说他们已经在“系统中记录了数百万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他说:“在公司全面增长方面,由于我们专注于诊所和企业,那么这个方面将会有很大的一个飞跃。在未来几个月,用户将出现快速增长。以Bupa为例,这家公司在全世界的用户数量达到2200万,他们覆盖的人群数量相当庞大。我们将可以从这些合作伙伴吸引大量用户。实际上,Sleepio已有数据和互动水平都非常不错。”

目前,Big Health正积极寻求与NHS达成合作,这显然体现了该公司对于未来市场的野心——但哈米斯表示当前这种合作还不太可能实现,因为NHS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来“系统性”地采购数字解决方案。

据他估计,NHS对整个系统进行改革以实现对数字解决方案的采购,可能需要“数年之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需要建立一个明确的评估体系,让医生有信心开出已成NHS基准的数字药方。

哈米斯说:“我正试图与唐宁街10号的健康顾问面谈,他们具有进一步推动这项服务发展的意愿。老实说,NHS有大量东西需要筛选,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首先必须要将数据进行分类。”

“出于对公众利益的考虑,我们准备随时向NHS提供帮助,同时与NHS合作开发一套实用的系统,成本适中或成本有利于双方。从运营角度讲,这是一个超级简化的系统,会对利润指标带来最大的积极影响。我们能以实际行动证明,我们可以提高医护水平,节省成本。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在未来的业务发展蓝图上,我们已经制定了一个计划。”

与此同时,Big Health 并未坐等政府对其产品进行采购。相反,该公司正将目光投向美国。美国的医疗保健市场规模超过英国,而且在市场结构上也有不同,为健康科技创业公司带来了更直接的机遇。

哈米斯说:“我们计划面向美国市场开发了多款产品,而且已就产品限量发布与部分美国公司签订了协议。我们还与美国一些规模较小的医疗中心建立了合作,而且这个层面的合作对我们而言代表一个更为长期的趋势。我们必须再次证明这项服务在实践中效果很好。”

哈米斯指出,从更广泛的角度讲,随着量化健康数据的可穿戴产品、苹果HealthKit应用及三星可穿戴设备等消费产品的发布,健康产品的大众化趋势还将对BigHealth的业务大有裨益。例如,Big Health已经与UP健康追踪设备的生产商Jawbone达成了合作。

也就是说,Big Health的短期目标仍然专注于诊所和企业等“合作难度更大的渠道”,而不是普通消费者,虽然对这种渠道的开拓可能耗时更长,可一旦获得成功,他们带给Big Health的益处也更大。

哈米斯说:“有些更有远见的企业已经意识到,睡眠在工作效率上对员工十分重要。据哈佛大学估计,仅在美国,因睡眠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而造成的损失每年就达到630亿美元,所以从经济角度讲企业解决员工睡眠问题意义重大,而且投资回报率非常高。我们目前正处于撒网阶段,希望可以网到尽量多的具有远见卓识的企业。”

Big Health的这部分业务称为Sleepio at Work,它向不同规模的企业提供访问CBT课程的权限,同时还附带有其他服务,让他们可以覆盖旗下所有的员工,并基于实际需要进行分类,确认哪些人需要全面使用Sleepio CBT项目,哪些人只需要The Prof单独一次辅导,以改进他们的睡眠习惯。

Big Health还将睡眠专家的谈话与视频绑定在一起提供给用户,同时鼓励其顾问小组提供有益的相关补充。

如何将CBT课程以最高效的手段推向不同的工作环境,是Big Health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例如,相比手不离键盘的传统办公室白领,运输行业的从业者则很少在办公桌前工作。另外,Big Health还将给Sleepio开发原生应用——Sleepio目前只支持网页端。

哈米斯说,Big Health将让“市场反应”来决定该公司应该锁定哪些行业,以及哪些行业对BigHealth服务的需求最为迫切。他最后笑着问道,“你能说出一个生活中不受睡眠影响的方面吗?说不出来吧。”

数字医学 大健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