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慰德:富过四代,船王的百年故事
宋厚亮 宋厚亮

曹慰德:富过四代,船王的百年故事

从上海起家,到香港中兴,再到新加坡雄起。因航运而成为百年大家族的曹氏家族,已成功传承四代。曹慰德是第四代掌门人,执掌数百亿元的家族企业,他不喜欢谈企业,而喜欢谈儒释道。

i黑马:中国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但作为曹氏第四代掌门人曹慰德打破了这个魔咒,他说:“富过三代后,他关注的不再是财富,更多的是意义与文化的传承。”

 
从上海起家,到香港中兴,再到新加坡雄起。因航运而成为百年大家族的曹氏家族,已成功传承四代。曹慰德是第四代掌门人,执掌数百亿元的家族企业,他不喜欢谈企业,而喜欢谈儒释道。

新加坡万邦集团董事长曹慰德接班20年了。

20年前,37岁的曹慰德从父亲曹文锦手中接过家族企业的权杖,掌舵万邦的航运、工业两大主业。70岁的曹文锦,香港“四大船王”之一,没有像他的同龄人李嘉诚、李兆基等人那般仍牢牢掌握家族企业,他逐步退出。

这是一个富过四代的家族。一百年前,曹慰德的曾祖父曹华章,在上海凭一条小船起步,到第二代曹隐云已是上海的知名企业家,富甲一方。1949年之后,曹家离开大陆,在香港,曹文锦重拾祖业,成为家族的中兴之掌门人。

20年过去,曹慰德将家族企业的规模扩张了十多倍,已达数百亿元。他和乃父一样,低调做事做人,在中国大陆鲜为人知。他先后两次接受慈传媒《中国慈善家》杂志的采访,第一次长谈3个多小时,第二次则纵论5个多小时。对于家族企业的现状,他不愿多谈,原因是不和他人相比。而对于家族企业传承的方法论,他则说得头头是道。

相比这些,采访中,曹慰德更愿意谈的是“思想”。他像个思想家和布道者,滔滔不绝地谈论资本主义、经济转型、精神文明、世界观、价值观,以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最新提出的思想是“觉悟的资本主义”,目前正在写一部这个主题的书。他喜欢读古典经济学创始人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国富论》,他也喜欢读《大学》《心经》和《道德经》,每一本都读了多遍。他的朋友既有研究量子物理学的科学家,也有儒释道三界的名家,例如新儒家代表杜维明。

曹慰德说,富过三代之后,他的关注点不再是财富,而是意义和文化的传承。“打破‘富不过三代’之魔咒后,就知道传承并不是传承企业,也不是传承家族,而是传承人类文化精华。家族企业的传承,不是交给一个人的问题,它是一个过程,包括传承世界观的进化、文化的进化、组织的进化、人才的进化,这样才能联系的更好。家族企业必须思考这些问题。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可以持续的;我很好,大家都不好,可持续吗?”

起:富甲上海一方

黄浦江的夜晚,风急浪高,曹华章驾着一艘小木船,穿梭于外国轮船和码头之间,接送乘客和水手。炎热的夏日,他还要把这艘破木船拖到河滩,一遍遍给木船漆上桐油。

曹华章家境贫穷,他的大哥幼时被送给了别人。他成了家里的大哥,长子如父,承担起养家糊口之责。苦不堪言之间,则是家庭生活的向好,他的小木船也从一艘增加到两艘、三艘??伴随着上海的日渐繁华,曹华章不再接送水手,转为接运货物,他还拥有了账房办事班底、码头、储运仓库和卡车。

曹隐云出生时,曹家已是小康之家,日子红红火火,事业蒸蒸日上。曹隐云因此接受了不错的教育,在外国人开办的学校学习,掌握了英文。中学毕业,除了帮助父亲的船运,他在一家英国人开办的公司学习进出口生意,一步步升为高级经理,成为当时最为炙手可热的买办。

一时间,父子两代都成为各自业界的崭露头角之人。曹华章办起了运输公司“曹宝记”,业务扩张,遍及长江沿岸。曹隐云在上海租界开办了一家中小银行—中国劝业银行,此外,他还自己开办了一家进出口公司。他的妻子曹吴娱萱出身富贵之家,精明能干,独自在南京路开办规模很大的“天宝成银楼”,员工多达70多人。

曹文锦的成长时期,已是公子哥儿的优渥状态,他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学习经济学专业。圣约翰大学的学生,以官员、商人的子女为主,大名鼎鼎的企业家荣德生的儿子荣毅仁也在该校就读。1945年,20岁的曹文锦大学毕业,他和同校的教育学毕业生周美琦结婚。同时,开始接受商业训练,他被视为家族的接班人,无论是祖父的船运,还是父亲的进出口和银行,他都要一一学习。每天上午,他到一家中小型银行学习银行业务;下午,到一家瑞士人开办的洋行学习进出口贸易;晚上,他还要到祖父开办的运输公司学习航运业务。在回忆录《我的经历与航运六十载》中,曹文锦回忆,“一天跑三个地方,确实相当辛苦。不过,我明白自己作为长子的责任。所以再辛苦,我也硬着头皮,支撑下去。”

很难想象,打小生活安逸的曹文锦能吃得苦中苦。抗战胜利前的几个月,通货膨胀严重,挤兑风潮持续,银行工作从早上持续到夜里。夜里工作时,为了不招惹麻烦,需要把银行的窗户堵死,密不透风中,酷热难耐,曹文锦和普通柜台员工一起,光着上身,穿着短裤,汗流浃背中清点钞票。

经历了“活受罪”的训练后,曹文锦进入家族企业。抗战胜利,曹隐云的生意愈加庞大,进出口生意已在广州、福州、青岛、天津等地开设分公司。曹文锦受父亲指派,虽不懂粤语,仍远去香港,在中环开了间分公司。

1948年,蒋经国到上海“打虎”,命令上海各家各户把金银首饰、外国证券和外汇等全部兑换成金圆券,违令者枪毙。眼看着两代积聚的家产将毁于一场运动,23岁的曹文锦年轻气盛,瞒着父亲,将母亲经营的金银珠宝,先转移到广州分公司,再换成港币存入香港银行。这批金银珠宝,折算成价值近十万美元的金条。据后来香港媒体计算,这些财产仅占其家产的1%。

事后,曹隐云知晓此事,吓得脸色苍白,惊惧地说:“这可不得了,让人家知道,是要杀头的啊。”曹文锦倒是如初生牛犊一般,并不害怕:“事情是我办的,要枪毙,也是枪毙我。你们要是害怕,就带着弟弟妹妹去香港吧。”

蒋经国的打虎无疾而终,但随后,解放军的百万雄师很快到来。作为富家大户,曹家选择了远走香港。曹文锦原本以为到香港不过是暂避风头,过几个月还是要回来的,因为在他看来,无论哪个政权,都需要贸易和商业,都需要商人。他们撤走时,整个公司的产业,以及房产、股票都没有变现带走。

很快,事情的发展让他悔恨不已,他的判断完全错了。曹隐云此后终生未能再回到祖居地,后来定居巴西,客死他乡。曹文锦再回上海,将是30多年后的事情了。曹家没有机会回大陆了,积攒了几十年的庞大财富,再也不属于他们了。好在1年前转移到香港的十万美元金条救了全家,只是如此下去,只能坐吃山空,他们需要另谋新路。

承:香港四大船王之一

从大陆涌入香港的人越来越多,做房地产生意最有市场。不过,痛心于留在大陆的地产,曹氏一家是一朝被蛇咬,说什么都不敢再碰地产。而曹文锦一直对航运有着浓厚的兴趣,“做梦都希望拥有两艘船”。当时,香港的航运界,华人所办的航运公司,只有许世勋家族的顺昌航运、林锦家族的捷盛航运,以及从上海迁到香港的董浩云,他们也仅仅只有两三条旧船。

曹文锦联系到留在天津的分公司,得知国内的土特产运不出来去,急需的汽油、橡胶等化工产品又运不进来,为了物资交换,特意在山东开放了一个小港口。他毫不犹豫地与朋友一起,合租了一条小轮船,搞到一批货物,运往山东。

曹文锦开始了创业,像他祖父一样。

从香港到山东,他的小型旧货轮在海上颠簸前行。这是一段冒险的行程,货轮随时可能在大风浪的打击下遇险,其危险和辛苦,远高于曹华章的创业。曹文锦虽也害怕,仍咬牙坚持,背水一战。很快,他又开拓日本市场,在香港、山东和日本三地往返运输,一趟下来,时间长达三个月,家人则是望眼欲穿的等待。

抗美援朝,国内对钢材、汽油更加急需,曹文锦抓住机会大赚一笔。他用40万港币购入一艘1200吨的旧货轮,成立大南轮船公司,开启了正式的航运事业。很快,他又用98万港币购入第二艘旧货轮。短短3年,他在香港站稳了脚,也实现了前些年拥有轮船的梦想。

1953年之后,中国进入各项运动时期,曹文锦失去了大陆市场。而因为和中国的运输贸易,大南轮船公司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禁止进入美国的港口,禁止和美国公司业务往来,禁止用美金结算。此后的近十年,大南一度陷入困境,步履维艰,直到1962年美国从黑名单中删去大南。

当时,香港华人的航运,所用船只均是船龄三十年以上的旧船,其来源都是欧美国家用过之后,卖给希腊的航运公司,希腊用了多年,再卖给香港。旧船需要年年翻修,费用不菲。曹文锦的日本业务伙伴、日本山下汽船公司代表粟林二郎建议他造新船,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奈何造新船耗资巨大,又无法向银行贷款。他的另一位日本业务伙伴、日立造船厂的驻港代表森冈帮助他解决了这个问题。森冈对他说:“我很希望帮助你建造一艘新船。你们虽然没有钱,但人靠得住。我准备向日立董事会打个报告,准许你们分期付款。”在报告中,森冈写到,“曹先生虽然没有钱,但他很努力。若现在能帮帮他,将来曹先生站起来,将会是日立造船很好的客户。”

在日立造船厂及其他朋友的帮助下,一条造价300万美元,载重1.25万吨的新船造成了。

此前,只有董浩云的船厂造出了新船。大南是第二家。他趟出的路子,给没有经验、资金的同行提供了经验。包玉刚对人说,“只要看曹文锦的路怎么走,你就怎么走。”包玉刚成为第三家造出新船的船东。1966年,大南的另一位创始人退出大南,曹文锦独自创办了万邦航运公司。从此,香港的航运时代来临,宁波籍的董浩云和包玉刚,江苏无锡人赵从衍和上海人曹文锦,成为香港“四大船王”。

随着香港的崛起,房地产业助推李嘉诚、李兆基等成为华人巨富,而曹文锦在香港一直未敢涉足。他回忆:“而我明知在香港做房地产,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一想到当年,我家的不动产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我便打定主意,不在香港发展不动产,从而失去了大好良机。这不能不算我的一个失策吧。”因为没有布局房地产业,曹文锦的财富与其他财富巨子的差距越来越大。

在以香港为大本营开拓航运时,曹文锦也在东南亚发展其他业务。他在马来西亚成立了纺织厂,开始了另外一项创业。二三十年后,他在当地拥有三家公司。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女服务员的制服,均由他的纺织厂供货。他还在马来西亚参与成立马来西亚国际航运公司、马来西亚造船厂等大企业。他还与他的好朋友、另一位著名华人企业家郭鹤年一道,各捐资25万元创立海事学校,培养航运人才。曹文锦和马来西亚的政界关系良好,获得过“丹斯里”的荣誉称号。

1986年,新加坡经济不景气,李光耀邀请香港的李嘉诚、郑裕彤、邵逸夫、周文轩和曹文锦等前去投资,周文轩建议为其建造国际会议展览中心,并获得许可。大家推举曹文锦担任董事长,负责项目实施。最终,该项目投资15亿美元,建成后成为新加坡地标建筑。曹文锦的长子曹慰祖,在著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的建筑事务所工作,负责了该项目的选址和设计。

同样是在1986年,泰国政府的国际船务公司面临破产危险,泰国财政部的一位司长邀请曹文锦接手,挽大厦于既倒。虽然为难,但政府出口无法拒绝,他只得接下来。好在,此时他的次子曹慰德正在泰国创业,做棕榈树的种植和加工,生意做得不错。曹文锦索性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了曹慰德。几年后,年纪轻轻的曹慰德将这家公司扭亏为盈,私有化之后,在泰国曼谷证券交易所上市。泰国也成为曹家的重要市场。

转:接班后的二次繁荣

在香港站稳脚后,曹文锦先后育有四个子女,长子曹慰祖,长女曹慰萱,次子曹慰德,次女曹慰亲。因为曹文锦忙于创业,子女在中学时代就被送往美国、加拿大上学,接受了美式教育。曹文锦后来相当内疚,认为如此早送孩子出国“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使他们完全没有接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

曹慰祖毕业于哈佛大学设计学院,追随贝聿铭,做了建筑设计师,北京的香山饭店、香港的中国银行(2.57, 0.00, 0.00%)大厦,都出自他的手。后来,他独自创业,在纽约成立TsAO & McKOWN建筑设计事务所。如今,他已是知名的华人建筑设计师。曹慰萱和曹慰亲都没有参与万邦业务。曹慰萱在美国当儿科医生,当她的祖母拿出多年股票投资资金成立“曹氏基金会”后,她回到新加坡执掌这个家族基金会。曹慰亲先是在一家银行工作,后来回归家庭。

这三兄妹对家族企业并无多大兴趣,家族企业的传承和接班落在了曹慰德的身上。

“我的次子曹慰德天生对发展企业有兴趣。”曹文锦表示。1957年出生于的曹慰德身材魁伟,卷发,戴一副眼镜,有着一股子艺术家的范儿。他在北美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加拿大读的中学,美国读的大学。回忆大学,曹慰德向慈传媒《中国慈善家》透露,自己很不用功,不认真听课,很多课都不上,总是请女同学喝咖啡,然后拿到笔记抄一抄。

20岁,曹慰德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毕业,进入万邦航运,职位是见习生。曹文锦说:“我对他的要求是很严格的。让他加入公司时,我只让他做工程部见习生,使他熟记每艘船只的结构资料,一年后再让他轮流到各个部门去观摩学习。”当时的曹慰德很调皮,喜欢在公司里问这问那,导致不受大家欢迎。21岁时,他向父亲借了300万美元,去泰国做棕榈油生意。曹文锦起初并没同意,最后还是他的助手劝说,方才借钱给儿子。但让父子俩都没有想到的是,单枪匹马的曹慰德,经一番努力打拼,竟在数年之内用300万美元赚回2500万美元。当他带领泰国国际船务公司上市后,他的个人财富再次飙升,从2500万美元增加到2亿美元。他后来加入泰国国籍。

随着曹文锦的年岁越来越大,接班的问题愈显突出,他让曹慰德回到万邦,并推动公司内部改革。对于接班,曹慰德跟父亲说,“我知道你希望我接班,不过接班人的时间表不是上面挑的,是当事人挑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能不能接班。不能你说他接班他就接班,他的能力可能不够呢。”于是,父子俩制定了一个五年接班计划。

这段时期,曹慰德称之为“一个饭碗,两双筷子”,这让下面人很难做事。为了避免父子冲突,曹慰德的对策是“挑战事实,不挑战权威”。他先是按照父亲的意愿做事,多次行不通之后,父亲不得不由儿子自己主张。“两次不通,他不好意思了,他问我,你说怎么做?”曹慰德说,“过一段时间,如果我的能力强,当然是传给我。因为开会的时候其他人都听着,你说这样做,没有做通;你儿子说那样做,做通了。”

曹文锦也逐步认可了儿子的经营管理才能。他说,“他(曹慰德)自从负责航运业务之后,即运用他的现代化管理方式,对公司进行一系列的改革。我相信他那套现代化的管理方式更科学,更合理。”

不过,曹慰德在接班的时候,并没有像其他家族那样直接从父辈那里继承财产权和领导权。“我一直跟父亲强调说,钱是可以分的,但企业不能分,因为要对很多人负责任,我可以把你的企业买过来,你把钱分给我的兄弟姐妹。”此时,万邦航运市值在3亿美元左右,而曹慰德已有2亿美元的资产。于是,他向银行贷款,又向父亲借了一部分钱,终将万邦航运买下。

1994年,在担任万邦航运执行董事五年之后,曹慰德正式接替70岁的父亲,出任董事长。接班后,他把企业总部搬到了新加坡,将万邦航运重组为万邦集团,并实行多元化经营。现在,万邦聚焦三大领域,分别是工业、投资和房地产。工业包括船运、船厂、海运投资、物流、离岸工程、采矿矿产、天然能源及贸易等,投资主要集中于采矿与矿物、石油与天然气、可再生资源与种植园等核心业务。在中国大陆,他在上海和苏州均开发了房地产,在青岛开发了万邦中心、铁矿石码头,在都江堰投资旅游度假区,在大连则开发港口、房地产等。

身为曹氏家族第四代,曹慰德的能力得到家族的一致好评。他的姐姐曹慰萱对慈传媒《中国慈善家》说,曹慰德把企业做得很好,她以此为豪。曹文锦更是表示,“他是我万邦集团公司最适合、也是最得力的接班人。”

合:富过四代之后的觉悟和境界

如今,曹家第五代也已经成长起来。曹慰德有一儿一女。儿子已婚,在美国一所大学教书,研究方向是胎儿的脑发育。据曹慰德介绍,儿子工作之后,他就不再给予资金支持,儿子儿媳目前住在一套只有50平米的小房子里。“你做研究,就在研究的方面好好做。”曹慰德对儿子说,“你挑选什么样的生活,就过什么样的生活。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不过,他的女儿对商业颇感兴趣,大学读完人类学专业之后,在万邦工作了四年,现在则考进哈佛大学商学院读MBA,毕业之后,她将像父亲一样,先在外面工作,再进入家族企业。

接班之前,曹慰德一直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接班?为什么要继续做家族企业?因为他已经很有钱了,而接班家族企业将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在家族企业的世世代代中,他应把家族企业带向哪里?同时,他又看到各国发展的诸多问题,一时让他无解。他希望边做家族企业边解决因商业而引致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问题。

就在接班的1994年,曹慰德在新加坡捐资成立非营利组织“东西方文化发展中心”,主要目的是研究现代性与可持续发展。该中心的宗旨是:至诚为本,整体依存,主动调整,动态平衡,和谐创造。

35岁时,已是万邦航运执行董事的曹慰德,开始系统研究管理学。遍翻中外管理书籍后,唯有中国一本古老的《尚书》,让他痴迷不已。“在《尚书》里,现在管理学的内容它都有;现在管理学没有的东西,它更有。”曹慰德说。他的中文基础并不扎实,为了更好领悟《尚书》的精髓,他找出英文版、中文白话文版和中文文言文版,对照着学习研究,自此对中国的儒释道产生了浓厚兴趣。

曹慰德以中国的“阴阳观”分析,认为资本主义世界是阳盛阴虚,需要补阴,即重视精神层面的境界,从而发展出一套新资本主义,也就是他现在提出并积极倡导的觉悟的资本主义。

前年,曹慰德又捐资2500万元,和清华大学教育学院合作,成立“东西方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我们是研究将来,大部分学校是研究过去。”曹慰德强调。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看好当下中国的文化现状。“现在,我在中国很难找到中国文化,我能够找到中国人谈中国文化,却很少找到中国人活中国文化。中国文化伟大,只是我们没有去用。”刚刚成立的东西方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其成员并非由清华大学的教师组成,而是将汇聚全球研究中西文化的学者,为中国的现代性寻找可行性的出路。目前的一大课题是“21世纪中国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最近,曹慰德正在向民政部申请注册曹氏基金会。这个基金会主要业务包括三块,一个是继续支持清华大学“东西方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一个是资助恢复阿坝州当地的传统文化和探索老年人养老模式;一个是支持社会影响力投资机构“浩盈投资”投资社会企业。

在资助研究觉悟的资本主义和觉悟的生活方式的同时,曹慰德表现出足够的境界。他没有中国大陆第一代企业家的高高在上,也没有第二代企业家的飞扬跋扈,他把姿态放得和平常人一样。言谈间,有着丰富的表情和手语,不会让人感觉他是一个身家几百亿的富豪,而仅仅是一个视野开阔的、有活力的学者。

更重要的是,多年来,他一直打坐觉悟,以前打坐一次可达8个小时,如今则是每次半个小时左右。

船王 曹慰德 百年 富过四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