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者: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赢得我们的早期员工
Danny Crichton Danny Crichton

硅谷创业者: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赢得我们的早期员工

硅谷的一条秘密在于,创始人将成为创业公司成功后最大的受益者,因此人们会多次重复建议:去成立一家公司。目前,在硅谷进行招聘很困难,这有其原因。这并不仅仅是由于硅谷有许多创业公司,也是由于工程师和其他创新者意识到,除非他们成为主导。

i黑马:硅谷的一条秘密在于,创始人将成为创业公司成功后最大的受益者,因此人们会多次重复建议:去成立一家公司。目前,在硅谷进行招聘很困难,这有其原因。这并不仅仅是由于硅谷有许多创业公司,也是由于工程师和其他创新者意识到,除非他们成为主导。
 

“去成立一家公司。”对于生活中的任何问题,这是终极的灵丹妙药,也是包治百病的解决方案。我曾无数次听到这一硅谷最流行的建议,而我的朋友们也都遇到过这种情况。

感到工作很乏味?去成立一家公司。对生活感到沮丧,缺乏方向感?去成立一家公司。最近分手了?去成立一家公司。父母去世,非常难过?去成立一家公司。

这些建议最具讽刺之处在于,提出建议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创立过任何一家公司。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创立一家公司”就像父母一辈口中的“去参军”一样。无论你的生活遇到了什么问题,经受地狱般的磨练都将有助于你的成长,使你成为更有用的人。

是的,创业经历也是一种地狱。对大部分创业者来说,建设公司的繁重工作以及向员工支付薪水的压力几乎难以想象,能使意志最强大的创业者走向崩溃。我们可以从吉迪恩·刘易斯-克劳斯(Gideon Lewis-Kraus)关于Boomtown的文章,以及尼基·杜尔金(Nikki Durikin)关于99dresses发展的介绍中看到硅谷黑暗的一面。这些并不是特殊案例,而是当前湾区生态系统中创业者的普遍经历。然而,标准的建议仍没有改变。

如果我们看看硅谷的运转方式,那么这种情况很容易的理解。以往以平等原则著称的工作环境正越来越像好莱坞:一个由临时演员和希望构成的世界,但最终属于明星们。

毫无疑问,这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和其他人在苹果创立初期引领了公司的成功,但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成为了最受关注的人。不过,我们以往从未见过,对创业者的关注超过了生态系统的其他部分。他们参加各种专门活动,例如Sun Valley和Summit Series,出现在Disrupt大会的舞台上,并成为美国最热门杂志的封面人物。

硅谷的一条秘密在于,创始人将成为创业公司成功后最大的受益者,因此人们会多次重复本文开头的建议:去成立一家公司。目前,在硅谷进行招聘很困难,这有其原因。这并不仅仅是由于硅谷有许多创业公司,也是由于工程师和其他创新者意识到,除非他们成为主导者,否则没有优势。

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式,使得在幕后开发产品的人才团队,包括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也能实现他们的创业梦想。我们需要重新使创业公司民主化,引入60年代湾区盛行一时的自治文化。而我们媒体行业也需要去做更多事,对围绕创始人的造神运动进行批判性分析,将一些报道重新带回现实。

行走在我们之间的上帝

白手起家的创业受到硅谷的重视。这有一定的原因,因为这是人类所能承担的最具挑战性的任务。无论是文学艺术领域的创造性工作,还是关于创业公司和新产品的经济工作,广义的创业者给我们的文化带来了进步,扩大了可能的界线。

从本质上来看,这样的发明是对现状的不满和抗议。创新者总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傲慢态度,因为创造性工作假设,关于世界的新视角比以往已设定好的视角更正确。

硅谷是一个很独特的地区,现状总是受到挑战。所有人都在关注下一场革命、下一代产品、下一种值得加入并支持的商业模式。这也解释了,为何旧金山居民和创业公司成员之间水火不容:一方希望坚持传统,而另一方希望破除传统,重新定义我们的社会。

这或许就是关于创业者的核心机密。世界是黑暗的,许多官僚和决策者试图阻止创新,维持世界一成不变。创业者则是一群举着火炬的人,他们不计成本。

因此,你从来不会听到有创业者说,他们创业是为了赚钱。在充满使命感的世界里,讨论赚钱是一种下等阶层的行为。因此,“讲故事”对创业公司来说很关键。创业者需要编造能够想到的最古怪的故事,确保他们的目标符合文化所许可的利他主义精神。这将会关于有趣的产品、用户体验、变革和创新。

创业者不能对产品过于兴奋。他们需要压碎产品、杀死产品。在推动广泛变革,成为反叛的战士的过程中,创业者必须对自己的计划极具信心。这就是创业者能克服逆境,接受极低报酬的秘密所在,因为他们的动机是伟大的。用语言来说,尚武精神就是斗争。

硅谷会保护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是稀有的创新源泉。或者,至少他们曾是这样的人。多年以前,创立一家公司非常困难,需要大量资本,并要求创业者放弃当前的职业,尝试新理念。这一门槛非常高,对才能的要求同样很高。

目前,这一门槛已经大幅降低。创立一家公司只需要不多的资本,随后,大量的种子轮投资将用于支付创业公司的账单。工程和商业界最优秀的人才纷纷来到硅谷,建立自己的公司。在这里,所有人都在创业,并希望改变世界。

以往珍贵的钻石目前正成为可批量生产的人造锆石。

然而,我们眼中创业者的神秘感并不符合这种现实。因此,当前许多媒体仍在嘲讽创业者,而这篇文章也有生存空间。今年,围绕创业者出现了一系列话题,例如性骚扰、人身攻击和酒后驾驶。对英雄来说,这些并不是问题,但对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来说,情况并非如此。然而,创业者是普通人,而不是神明。

谁在真正承担风险?

毫无疑问,从各种角度来看,创业者都只是普通人。对他们来说,创立一家公司将带来许多好处。他们可以认识记者、顾问、导师、新的商业伙伴,以及最重要的:投资人。无论当前创业是成功还是失败,这样的关系都将得到维持。此外,关于公司,他们可以自己定义股权分配。

创立一家公司从来都不容易,但创业的好处吸引了许多创业者。在今天的硅谷,创业几乎没有风险,因为你的个人经济状况不会受到影响。种子轮融资非常丰富,在观望、建设自己的品牌,以及开发产品的过程中,实际上你能获得报酬。

因此人们会说,“去成立一家公司”。即使在创业过程中需要面对压力和地狱般的经历,但创业者所能获得的好处并不像公司其他部分一样充满风险。创业者建设起的人际网络仍将继续发挥作用,而创业公司的失败并不会对个人声誉造成任何伤害。实际上,这甚至有助于个人声誉。

真正承担风险的是随后加入创业公司的10名员工。尽管一早就加入了这家公司,他们仍无法建设自己的个人声誉,发展人际网络。他们也不会由于这样的风险而获得股票作为补偿。他们能得到的只是公司创始人的一小部分。就连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也讨论过这种股权不平等的问题。

更糟糕的是,一些创业公司甚至不会列出员工姓名(或是仅列出名字,而没有姓)。一些创业公司也不允许员工在LinkedIn上将该公司列为雇主,因为该公司仍处于“保密模式”,或者更有可能的是,它们担心员工将被猎头盯上。

对早期员工来说,因承担这一风险而可能获得的回报仅仅在于公司成功完成投资退出。不过,由于投资退出的价值与有影响力员工的人数直接相关,因此投资退出的门槛很高。

关于这一问题,有何简单明了的证明方式?对投资退出时估值不到2.5亿美元的公司,通常只有创始人能从中受益。对估值不到10亿美元的公司,有几名早期员工也能受益。而对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能够受益的早期员工将大幅增长,谷歌和Facebook就是很好的证明。这些公司在投资退出时的员工人数已经达到三位数。

我们常常听说,科技行业出现了工程危机,行业中缺乏足够多工程师去完成所需的工作。不过与劳动力市场整体类似,应聘者会评估职位的风险和收益,并做出最优选择。考虑到所获得的股票数量,以及较少的收入和福利,毫无疑问许多工程师不会选择前往初创的创业公司工作。

生态系统的民主化

我们不可能生活在一个所有人都是创业者的世界里。创业可能很难,而扩大规模是一家公司的全部价值所在。对所有创业者来说,他们需要数十名甚至更多工程师、产品经理、商业开发人员、销售人员、营销人员,以及将创业公司发展成为可持续、有竞争力的机构的其他人员。硅谷创业者的优势需要得到相应的调整。

股权是推动创业公司民主化的一种工具。如果一家创业公司,尤其是只有个位数员工的创业公司,能向应聘者提供更多股权,那么将有助于完成招聘,也有助于创业公司专注于找到最优秀的人才。

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调整我们的文化,帮助员工发展职业、人际网络,以及最终的梦想。创业公司应当利用机会,鼓励工程师进行技术演讲,发布开源代码库,并凭借所做的工作获得外界认可。在商业层面,情况也是一样。有趣的是,这类做法在硅谷大公司中非常普遍,但实际上这种行为最终将有利于创业公司。

然而,只要媒体仍关注公司创始人,而不是其他员工,那么我们的文化就不会改变。记者常常喜欢深入到创业公司的创立故事之中,因为这有助于撰写报道。但我们需要扩大镜头的覆盖范围,报道除CEO讲话以外的其他信息。这也是我阅读High Scalability等网站的原因之一。在这些网站上,通常不太受关注的员工有机会证明他们的能力和创造性。

将硅谷和创业公司称作“轰动性”行业是一种潮流,但我们并不是好莱坞。最终,我们网站上“关于我们”页面上的姓名与电影海报上的演员姓名并不相同。真正值得讲述、值得关注的是我们为用户开发的产品。硅谷的根本在于60年代时的自治主义,以及30年代时湾区的平等主义。我们需要在创业公司中引入平等精神。去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

创业 员工 管理 平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