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从2014全球出版业50强排行榜看出版产业的格局演变
渠竞帆 渠竞帆

【产业】从2014全球出版业50强排行榜看出版产业的格局演变

并购、数字整合和全球化成为书企的发展重点。6月27日,美国《出版商周刊》、英国《书商》、法国《图书周刊》、德国《图书报道》和巴西《出版新闻》等媒体共同发布了“2014全球出版业50强排行榜”

i黑马注:出版商受并购、数字整合和全球化驱动,仍在转型当中。庞大的本土市场,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企业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2014年全球出版业具体情况,见下文。

6月27日,美国《出版商周刊》、英国《书商》、法国《图书周刊》、德国《图书报道》和巴西《出版新闻》等媒体共同发布了“2014全球出版业50强排行榜”(榜单以2013年度数据作为排名依据)。从这份榜单中可以看出,并购、数字整合和全球化成为书企的发展重点。最引人注目的是,榜单前6位的出版商与去年一致;中国有两家出版集团进入榜单,名次均有不小提升。
 

该榜单是2007年在法国《图书周刊》的倡导下,由奥地利咨询顾问鲁迪格·威辛巴特(RüdigerWischenbart)制作的。他收集出版业务年收入2亿美元以上的全球书企数据,每年制成一份榜单,并撰写分析报告,在其个人官网上发布(http://www.wischenbart.com)(注:上榜出版企业的收入以欧元进行初始统计,并按照2013年12月30日的汇率进行折算。)
 

培生、励德爱思唯尔、汤姆森路透、威科分别以93.3亿、72.88亿、55.76亿和49.2亿美元占据榜单前四。培生以其可观的盈利率保持榜首位置。企鹅兰登书屋和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分别以36.64亿美元和28.51亿美元的年收入位居第五第六。企鹅兰登书屋合体给书业带来不小的冲击波,但仍未撼动榜单前列的排序变化。企鹅兰登书屋因新增了企鹅2013年下半年的收入进账,另外与排名第24位的PRISA集团达成收购西班牙第二大出版商Santillana大众业务的协议,交易将在今年完成,这将使明年企鹅兰登书屋与第4名威科集团的收入差距缩小,与第6名的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目前企鹅兰登书屋已成为有3亿西班牙语人口的美洲地区的第二大出版商。
 

中国出版集团和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较去年分别前进8位和9位,分列第14位和第21位,年收入分别为14.99亿美元和11.52亿美元。威辛巴特提到,中国的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和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收入可能包含印刷、媒体及其他业务的收入,因而未将这两家列入榜单。
 

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6月收购美国Perseus出版公司,将使阿歇特增强在大众出版领域的实力,哈珀·柯林斯今年春季收购禾林出版社,届时其年收入将达20亿美元,其名次将从第16位前进6位而跨入前10。此外,法国伽利玛出版社的母公司Madrigall集团,在2012年收购了弗拉马利翁(Flammarion)出版社,使该集团排名上升16名至第31位。俄罗斯的EKSMO集团收购AST集团,成为俄罗斯最大的出版集团,控制该国20%的市场份额,排名升至第45。而弗拉马利翁的前东家——意大利的RCS出版集团,名次上升了3位至第44位。霍兹布林克集团前进了3名,这家麦克米伦的母公司稳步发展,收入微增0.1%,而麦格希、学乐则因重组和失去“饥饿游戏”超级畅销书而名次下滑。麦格希去年春季以24亿美元将教育业务出售给私募公司ApolloGlobalManagement。
 

曾宣告破产的公司也有几家上榜:圣智学习出版公司闯入前十,去年7月该公司宣布破产,今年4月甩掉40亿美元债务,获许得到美国《破产法》第11章规定的破产保护,之后进行资产重组。(该章法令规定:已宣布破产的公司,在制定出付债方案后,由法院保护,可继续运作)。读者文摘集团曾于2009年宣布破产,申请法院破产保护。投资人以债券换股票的形式,收购了Ripplewood的全部股份。去年2月读者文摘再度宣布破产。然而,读者文摘公司依然登上榜单的第33位。
 

威辛巴特分析指出,在全球化的今天,公司设在哪个国家已不再重要,企业越来越多的收入都来自海外市场。英语出版商居榜单主流,50家出版商中有16家都来自英语国家:11家来自美国(注:励德爱思唯尔在英、美均设有公司,在统计上英、美各计一家),5家来自英国,1家来自加拿大。英语出版商收入占了前50家出版商总收入的48.9%,比2012年有6%的下滑,这是因为一大块收入都转至德国的企鹅兰登书屋旗下。德国有8家出版商上榜,是第二大出版商所属国。这8家中有7家的收入逐年增长,而教育出版商康乃馨集团跌幅达21.2%,这缘于近两年的重组使该出版商剥离了小块业务,收缩教材生产的规模及员工数量,到今年底该集团将裁员1000人,比例达20%。
 

2014年的榜单上,前10家出版商收入占榜单总收入的54%,比2013年下滑1%;56家出版商的总收入达536.41亿欧元,而2013年54家出版商的总收入达543.03亿欧元。对比2010年和2014年的榜单上前10家出版商的收入,学术出版商的收入占比从45%缩小到42%,大众出版商的收入占比从30%缩小到23%,而教育出版商的收入占比从30%增加到35%,教育出版和大众出版的差距在继续拉大。这表明教育业务仍是书业最有竞争性的领域。所有出版商都有覆盖全球的出版业务,更关注价值链的整合,但不包括面向消费者的零售业务。而在非英语国家,如西班牙的环球出版集团、俄罗斯的EKSMO-AST、瑞典的邦尼集团和意大利的Messagerie,企业的商业模式则不同。
 

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日本市场从2012年开始一直面临困境,日本4大出版商的业绩都明显下滑,最大的出版商集英社下滑了21.9%,学研社也有较大幅度下滑。
 

在2013年的榜单中巴西有三家出版企业上榜:AbrilEduca??o、Saraiva和EditoraFTD。过去两年巴西货币贬值和通胀压力对出版商造成重创,2013年Saravia集团的收入增至5.072亿雷亚尔(合2.67亿美元),然而受货币贬值影响,收入下滑10.6%。这3家出版商的收入两年内共下滑了35%。
 

榜单分析报告指出,出版商受并购、数字整合和全球化驱动,仍在转型当中。庞大的本土市场,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企业发展提供了巨大空间,在2013年的榜单中可以看到第21至50名之间有不少来自这些国家的身影,但2014年的榜单中来自新兴国家的企业数量有所减少,这与这些国家受欧元汇率升值影响,进口受损有关系。
 

威辛巴特认为,这些出版企业在几十年间为满足本土读者的阅读和学习需求,对外业务较少,然而今后这种状况将以多种方式发生极大改变。目前新兴市场国家的出版企业快速成长,部分原因是教育领域受政府支持教学改革和数字化项目的带动。


出版业 产业格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