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2China】起底全球第一孵化器Y Combinator
文宇妮 文宇妮

【Copy2China】起底全球第一孵化器Y Combinator

YC由哈佛大学博士毕业生Paul Graham在2005年创建。迄今已在1,500位企业创始人身上投资了800万美元,在超过30个市场打造了400多家企业,其中不乏Dropbox和AirBnB这样的明星企业。现在YC投资企业组合的价值正在接近100亿美元。

i黑马的【Copy2China】栏目不定期更新,为大家介绍海外的明星创新公司。这些公司大都表现出极大的潜力,而有可能变成千亿巨头,当然在这些明星小公司背后的产品逻辑和一些极具创新的点是非常值得国内公司学习的。中国互联网过去的十年其实是对海外模仿的微创新的历史,从门户到社交,再到后来的团购,在这些微创新,甚或说“Copy2China”的过程中也造就了国内的一批互联网公司。所以本栏目并非鼓励直接抄袭,而是宣传创新的力量。

前两期的【Copy2China】分别介绍了运动摄像机GoPro和锁屏聊天工具LokLok,本周将为大家深度介绍全球第一孵化器Y Combinator :
 

作者:文宇妮

近几年,创业孵化器在中国遍地开花:既有以民营资本为主的孵化器,比如创新工场;也有政府支持的孵化器,比如张江孵化器;以及混合型的代表联想之星,等等。

但是与孵化器发源地美国比,中国还是有很大差距。经过美国顶尖孵化器孵化的企业,创业成功率从不到10%提升到80-90%。所以创业者们纷纷争抢孵化席位,以进入名孵化器为荣,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进常春藤盟校。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被《福布斯》评选为最有价值的孵化器Y Combinator(下文YC)。 YC由哈佛大学博士毕业生Paul Graham在2005年创建。迄今已在1,500位企业创始人身上投资了800万美元,在超过30个市场打造了400多家企业,其中不乏Dropbox和AirBnB这样的明星企业。现在YC投资企业组合的价值正在接近100亿美元。

那么,中国孵化器能从YC的成功中到什么呢?这篇文章将全面解构美国排名第一的孵化器YC的成功秘诀,看看对我们有哪些有益的启示。

1. 内容营销

YC的两位创始人都是内容营销高手。创始人Paul Graham 十分擅长通过写文章来阐述自己的投资和创业哲学。他的文章十分智慧也很诚恳,集结在《画家与黑客》这本书中,是经久不衰的畅销书。现在他已经被称为“创业教父”,拥有大量的拥簇者。另一位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e访谈了许多性格鲜明的创业者,试图向人们展示初创企业的图景。除此之外,YC通过创立一个叫Hacker News的科技信息平台进一步宣传自己。通过这一系列内容营销手段,YC已经把自己塑造成了科技创业领域里的思想领袖形象。自然来找他们的项目数以万计,淘到优秀项目和创业者的概率也大大增加。

2. 独特的项目筛选程序

YC每天都要收到大量的创业公司申请。但是这样大量的项目光靠合伙人处理基本不现实。所以在YC, 项目的第一轮筛选主要靠已经毕业的校友。这种方式固然可以高效地滤掉很多糟糕的申请,但是也会导致错过一些好的公司。为了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YC 建立了一套数据挖掘软件系统,他们将之前所有的申请项目编程进行数据分析,通过这样找到好的项目,同时将它们应用到新的提交申请中。比如, Dropbox在第一轮筛选中是被淘汰了的,最后利用这套数据分析系统得出了一个接受该项目的因素清单,也让YC 没有错过如今估值已达 40 亿美元的项目。

经过第一轮筛选后,他们会选择了一批创业公司进行面谈。以前的做法是每个合伙人都要在现场,整个过程只有一场面谈;后来,整个过程改为进行两次,一半的合伙人参加第一场,另一半的合伙人参加最终那场;如今,他们可能要同时进行三轮面谈。在面谈环节,各个合伙人必需在 5 分钟内做出是接受还是拒绝该创业公司的决定。

3. 批量孵化

YC还有另一大创新:它摒弃了通常来一个项目孵化一个项目的做法,而是进行批量投资批量孵化。YC每年进行两轮集中项目筛选和孵化,分别是一月到三月以及六月到八月。这实际上对YC和创业者都有益处。类似于规模生产效应,因为同一批次的50个项目在同一个时候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一个内容YC只需要对所有人统一说一次就行,节省精力,而且向创始人传达的内容和服务通常会质量更高。

4. 导师制

YC 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是只有一个 Paul Graham,并且他一天只有 24 小时。因此它引入了13名全职咨询导师,包括 Gmail 的缔造者 Paul Buchheit、Posterous 联合创始人 Garry Tan 和 Aaron Iba 等;同时还有一些兼职合作伙伴如 Justin.tv 的创始人 Emmett Shear 和 Justin Kan。Paul Graham 表示结果非常完美,从之前的经验来看,每个伙伴可以处理大约 20 个创业公司,因此如果有 66 个项目,现在的人员也足以应对。

这些导师在工作期间都向所有创业者开放,同时 YC 有一套内部行程安排工具用来评估那些创始人的需求和紧急事件。曾经有一个案例, SendHub创始人 Ash Rust 有一个非常紧急的人事问题需要解决,YC 在 30 分钟内就将相关文件为其准备好。事后 Rust 表示他之前从未经历过如此高效的办公,并且他们是如此的愿意帮助创业企业。

5. 庞大的校友网

校友网络现在成为YC最大的无形资源。为期3个月的项目能在这些人之中创造持久的联系,且这种联系能拓展到以前的师哥师姐。通常来说,每个人都非常乐于向他人提供有关托管服务供应商、交易条款等等各方面的建议。

比如,Bump是YC的孵化企业之一。因为苹果应用程序商店的第十亿次下载正好是Bump,苹果在电视广告中以它为主题之后,Bump科技公司流量暴增, 几乎压垮其服务器。惊慌失措的Bump团队向YC邮件列表上的人发出了求救信。30分钟不到,Cloudkick创始人(他也是一位云管理专家)做出了响应,并整夜挂在Skype上以帮助这支团队解决问题。又比如,另一个孵化企业Heroku的创始人James Lindenbaum,他在融资方面的知识和和经验无人能及,帮助解答了许多YC创业者的融资问题。

YC不断完善他们的校友网络。他们用软件随机邀请不同批次项目的学员来参加宴会或者派对。他们每年还会举办10至15场各种主题的迷你会议,邀请很成功的校友来分享经验。因为这些会议是非正式的,且只对YC的投资企业开放,故而演讲者提供的都是罕有的、坦率的观点。他们还根据YC校友的经验建立了一个内部的投资者数据库, 将投资人从零到五分级。

6. 与投资人关系密切

YC早期并知名,后来一个关键转折点是创始人邀请到了两位硅谷著名天使投资人 -- 罗恩康韦和尤里米尔纳。他们达成一个协议,由两位天使放一笔钱在YC,所有进入YC的公司都会在路演后投资15万美元。有了两位知名天使的背书,再加上自身的建设,YC进入迅猛发展期。最开始,YC的Demo Day 只有15 个投资人参与,但是现在已经增加到450人, 而且全是最顶尖的投资人。Demo Day之后创业者有许多机会与投资人交流,YC也会实时跟踪各个项目的后续融资情况,并且会对VC的选择和谈判给出建议。

Y Combinator的创造还远不止这些,创始人Graham设计了一种全新的投资方式和回报方法来维护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的利益平衡。他认为,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合作更像是一种债务关系,投资人仅仅只是借钱给创业者,这保护了创业者在公司运作中的绝对自主权。同时,为了保护投资者,Y Combinator为投资双方准备了一份弹性十足的协议:创业公司每一轮新的资产评估后,投资者的利益都不会因为创业者的壮大而受到威胁。协议规定,如果100万的投资最初占有创业公司一半的资产,那么,当创业公司发展到1000万时,投资者的债务份额不会缩小到只有10%,而可以继续维持在50%,也就是变成了500万。然而还没有完,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的博弈仍然能够继续,增长也不是无限度的,创业者有权预先设定投资人所得回报的最高上限,投资者再考虑是否加入。


以下一位华人创业者描述了他的在YC的亲身经历:

“大学毕业之后,我一个朋友当时正好以自己一个人的团队申请到Y Combinator (以下简称YC)2012 冬季孵化期。Paul Graham给他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找到创业合作伙伴。他正好找到我。所以我也借此机缘经历一下YC。

和大多数创业孵化器不一样,YC不给团队提供办公场所。但YC要求所有的团队在孵化器的三个月都要搬到硅谷来,最好离YC的Moutain View的办公室越近越好。Paul Graham 认为一两个小团队在一块儿工作也许还可以,几十个上百个点子一大堆、能折腾的创始人在一起工作,大家都很难集中精力做自己的事情。

YC每周二会在其办公室有例行的全体晚餐,每次晚餐会请一位YC的成功的毕业生例如Stripe的创始人Patrick或者更早的AirBnb, Dropbox等, 或者一些硅谷很非常成功的创始人、投资人,例如有Paypal 创始人Max Levchin, 有硅谷教父之称的天使投资人Ron Conway。而因为Paul Graham很好的维持YC应届”学生“对谈话内容的保密性,所以到访嘉宾都会非常非常愿意讲他们最真实的经历,他们外人看来“叱咤风云”后面不被人知的爆料八卦。在拼命的工作和不停焦虑公司发展方向的一周后,听到这些现在看很成功的创业者,分享经验,讲他们当时各种辛苦、荒唐、犯的错误,我们都会感觉也许现在两三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没日没夜做的事情没有那么不靠谱。我们这届有请到的Max Levchin, PayPal的创始人和CTO。Max是个非常好的hacker,很早就开始关注互联网安全的问题。当年PayPal的出现很有力的解决了电商和线上交易的瓶颈。

对于我们每个参与YC的人,这样的机会固然很难得,听这些故事也很受启发、鼓舞。但多数人更在意的是周二的晚餐,这个一周中宝贵的和其他创始人交流的时间。YC每期的“学员”们有很强的群体感,大概因为创业本身是很孤独、很辛苦的一件事,也是因为YC这个共同体验。所以不过每个人来自什么样的背景,大家都愿意利用这个时间了解其他创始人的背景和公司,建立友情,帮助对方。很多人会愿意为了和大家有更多点时间交流早到晚走。

除此之外,当让还有的一方面就是YC的合伙人和每个团队专门见面的时间。YC一共有四个全职partner和几个part-time partner,每个有其特点。当然一定是Paul Graham大家最熟悉。而在孵化期,当期的孵化团队和往期的孵化团队(大概300个团队)都可以在线上和合伙人约时间。而每个团队每次和合伙人聊天只有20分钟。每个合伙人会把他一周的档期贴出来,然后我们去“抢”他们的时间。尤其是Paul Buchait和Paul Graham的时间,基本总是十几分钟内一抢而空。开始几周后大家也和合伙人们达成了共识--Paul Graham不是万能的、不同的问题找不同的partners,没有大问题不必刻意装做有问题来和合伙人聊天。”

Copy2China 孵化器 Y Combinato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