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总裁魏明:优酷和老男孩电影不只懂生意 更要懂“情怀”
综艺 综艺

优酷总裁魏明:优酷和老男孩电影不只懂生意 更要懂“情怀”

现在做手机的都开始讲“情怀”了,做影视的自然也不能只说生意。对于号称“首部互联网电影”的《老男孩猛龙过江》,技术型男魏明理性外表下的文艺心被深度激发。

i黑马:现在做手机的都开始讲“情怀”了,做影视的自然也不能只说生意。对于号称“首部互联网电影”的《老男孩猛龙过江》,技术型男魏明理性外表下的文艺心被深度激发。
 
“虽然在后期机房已经看过了无数遍,但坐在影院里看加过包装、音效的电影,依然觉得很激动!尤其当最后那首歌《我想去纽约》响起时,几乎落泪。”优酷总裁魏明如此描述他的观影感受。
 
与优酷土豆集团以前联合出品的其他大电影不同,此次《老男孩猛龙过江》(以下简称老男孩电影)优酷全程深度参与了制作。
 
关于离开
 
回忆起这部电影,魏明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肖央讲述这个故事构思时的情景。“是在去年4月份,他拿了一个iPad,里面播放着《我想去纽约》的音乐,吉他音特别重,然后他就当着我们的面唱起来了。第一句歌词就触动了我的内心,印象特别深刻。你知道,词曲的感觉是非常容易击中一个35岁至45岁男人心的!”
 
魏明所理解的那种感受是:尘世中一个过着日子的男人,有家有口,在烦琐的生活中日复一日,平淡如水。

突然有一天晚上,他厌倦了眼前的生活,发现自己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想起身离开。门口就是离开的路,多想抛下日常的这一切说走就走。可最终的结局是,到楼下转了一圈,买了包香烟后还是回来了。家里的老婆孩子还在熟睡当中,一切突然间就恢复到原位原状,什么也没有改变。“毕竟有勇气离开的是少数,这是中年男人普遍的心理状态。”魏明说。
 
“这个社会要求男人扛起所有的生活重担,但其实他心中的那个小男孩依然还在,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闯出一片天。他想去旅行、想挣脱生活的束缚,放手去追逐梦想。可想法上的冲动和现实中的责任交织在一起,仿佛每次鼓起勇气想要离开时,总有一只无形的手把他拉回来。其实很多人在创业前夕,大多也都是这种心态。”魏明说。
 
从外表看,魏明是位典型的技术型男。只要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他基本都以T恤衫配休闲裤的形象示人。但跟他多接触几次就会发现,在他的理性外表下,其实包裹着的是一颗非常文艺的心。他描述自己就像是一个“站在感性和理性十字路口”的人,这给他管理像优酷这种集技术与文化于一体的互联网公司时,带来了很大优势。
 
时至今日,魏明还保留着手写日记的习惯,他最大的爱好是音乐和电影。每次到外地出差,只要时间允许,他都会在晚上到附近的影院看一两场电影,这既跟工作相关,也跟爱好相关。所以员工在给他订酒店时,往往会考虑酒店旁边是否有电影院。
 
关于成功
 
对于老男孩这种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开放式结局,魏明非常喜欢。“就当我们今天才刚毕业吧!”电影的结尾,既可以理解为之前发生的故事都是虚幻的,美梦醒来重新又回到了现实;也可以理解为故事真的发生了,主角取得了成功再次开始了新的梦想旅程。

当年我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相似的经历,让我感觉影片好像是某种投射,肖央在讲他的故事,我们在讲优酷的故事。

2010年的12月8号,优酷在纽约上市成功后,每个人心里是巨大的空虚感。人们都说我们成功了,可上市不是结束,更像是一个开始。那种感觉就像是高考的最后一分钟,把卷子交了以后的感觉,心里是空的。为什么?因为你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实现了,后面就是一片空白了。

空的结果是什么?有些人会填更多的东西进去,有些人则会很迅速地掉下去。其实肖央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在老男孩微电影获得成功后,慢慢从一个青年导演成长起来,也算是脱颖而出。但是他又回到了他的某种工序当中,在这五年里不停地磨他的本子,改了N稿,光我听他给我讲剧本,就不知讲了N遍。现在的那个结尾,是他最后悟出来的人生道理。

一切的一切,所谓的人生梦想,有实现的,有没实现的,但是你从现在开始,可以面对下一个梦想,我觉得这才是他希望传递的更积极、励志的一点,只不过表达的比较隐晦。
 
关于梦想
 
如果当作你今天刚刚毕业,你的梦想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魏明更多的是将自己的梦想赋予到了优酷的发展上。
 
“我觉得去年优酷BU(业务单元)优化了以后,团队有了一种明显的、积极的情绪。今年是移动和PC打通的一年,这也让我们能够在产品层面有了更多的机会。近期我们发布的定制优酷,也是一个很好玩的产品。我们有一个观点:互联网能够缩短人和人之间沟通的距离,缩短影像创作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如何让二者之间更快的沟通,就需要做减法。这就是看似少,其实是多的道理。”
 
优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