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唱”尹桑:22岁财务自由的90后在想啥?
尹桑 尹桑

“一起唱”尹桑:22岁财务自由的90后在想啥?

“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却声称“给我一个SNS,我就撬起整个O2O”。曾两次创业均获成功后,他创办“一起唱”,专注颠覆线下KTV,先后获IDG的三次融资。这个90后男生很快实现了财富自由。

i黑马:KTV百亿市场十年不变,“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却声称“给我一个SNS,我就撬起整个O2O”。他高中开始读美国名校,后就被宾利商学院全奖录取,在美国两次创业均获成功。2012年,大二的他辍学回国创业,创办“一起唱”。专注颠覆线下KTV,先后获得IDG的三次融资。
 

年轻才叫创业,50岁只算“下海”
 
我有点儿愤青,但我还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我这T恤写着“我爱人类”。越强调什么说明越缺什么,所以大家也能明白我了(笑)。
 
我是1992年出生的,所谓的“92后”一代。为什么今年大家开始疯狂地谈90后创业,我觉得这是因为90后是一股创业的生力军。他们是创业精神的发扬人,代表无所顾忌,他们放大了创业精神。
 
什么是创业精神?
 
第一,年轻有为。所谓的创业,就是你越年轻越是创业,你如果在阿里做了10年、腾讯做了10年、华为做了10年,50岁出来了,那个时候你做生意别人就说你这是“下海”了,不是创业。但如果高中的时候,开了一个店、搞了一个网站、做了一个游戏,卖了几个亿,那你是创业。
所以我觉得“年轻”这个词儿一定是有意思的。如果我今天说,“我82年的,我做了公司有100个人,几个亿的估值”。那人家就会说,“你不行,人家鸥帅(陈鸥)都美国上市了,40亿美元了”。所以“年轻”一定是创业的一个关键词。
 
第二,特立独行。什么叫特立独行。60后的马云搞一搞淘宝;80后的陈欧开始卖化妆品,说我专门为一些爱漂亮的女生提供化妆品;到90后里面就更变态了,我们卖情趣用品,不仅开店卖、搞网站卖还大张旗鼓地去全国做演讲卖,这就是特立独行。每一个创业公司,一定是非常特别,非常吸引眼球的,这才叫创业精神。
 
第三,再说理想主义。这个词儿也很空虚,什么叫理想主义,我有理想就是理想主义吗?我有梦想就是梦想主义吗?理想主义很多时候是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可能当年小马哥说,我想跟一个妹子聊天,但是我没有她的电话,那我们只能聊QQ,所以我做了QQ。这本身就是让信息更加自由化,让人与人之间交流更加自由化。现在所有人都用微信、用QQ,确实你们的生活比20年前一定方便了很多,那他这个也是带有一点技术宅的理想主义的。
 
像孙宇晨做的锐波,全球的价值网络,这个理想主义就更大了。我不仅要改变一个行业、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我要改变全世界、改变全人类,让全人类的货币流通、价值流通,再也没有阻碍、实时、免费。所以我觉得理想主义一定是创业精神的一个表现。
 
第四,不拘小节。我穿了一个T恤、短裤、拖鞋,很多人都觉得我故作姿态。但我朋友都知道,我除了全年最冷的两个月份,我冬天都穿拖鞋和短裤的。这个短裤是我高中第一次创业的时候穿的,我立志穿它到我上市敲钟为止。  
 
乔布斯穿个很毛衣、牛仔裤,好多传统企业家就说乔布斯不拘小节互联网人。你再看扎克伯格,他上市的时候都没有去敲钟,直接穿着套头衫,短裤、拖鞋远程敲钟,敲完了以后说各位回去工作了,不要烦了。历史上没有这样上市的,但年轻人就是这样,不拘小节。他不在乎我穿什么衣服过来,我怎么舒服怎么穿。
 
我觉得特立独行、年轻有为、不拘小节、理想主义,恰恰是90后的品质,所以说90后放大了创业精神本身,现在社会才会这么关注90后创业。因为他们把创业这个概念发扬得最极致、最极端,所谓的做极致嘛。
 
有退路的创业成不了
 
这段时间,不管是传统行业、互联网企业,全部在推崇一种“我搏上一切”的精神。只有全身心投入,把我所有的时间、精力、金钱,把我的人生、理想全部都投入到一件事情上面,他才会出成果。所以说年轻人不怕输就不会输。
 
什么叫All in呢,我觉得分两种,一种是物质上的,一种是精神上的。所谓物质上,马佳佳说90后不买房,我相信肯定在座的90后都反对,很多90后都有爹,都买房了。但是我有几个人生选择,第一个人生选择,我这辈子一定不会买房。我现在上海租房子住,我一年换一个房子住,我租的房子要买的话,每平都得上10万,但是我租的话很便宜。车我也不买,我租车开,我在美国的时候,我基本上一周开一个车,我今天开保时捷、明天开法拉力,很便宜的,我一定不会买房买车。
 
如果你考虑到买房买车,你就不会创业。你会说,我要不然先去腾讯做5、6年,有一个技术积累、经验积累、人脉积累了,这都是扯淡,不可能的。郭列(脸萌创始人)去腾讯做了半年,也没有积累什么人脉嘛,也没有积累什么经验嘛。所以有退路的创业一定是不行的,物质上面一定是不买房、不买车。
 
第二个我不仅不买房、不买车,我还不要钱。我认识的几个80后的创业者或者说85后的创业者,他们创业也都拿工资的,基本上是一个月拿8000、1万、1.5万、2万都有。但是我认识的90后创业者,都是拿着很低工资的。这是我第二个人生选择,就是我这辈子不会拿一分钱工资。我从创业到现在没有拿过公司的一分钱工资。
 
有人问我,尹桑你的融资都B轮了,你们怎么还不拿工资,拿点儿吧。我说没必要。主要是我觉得一个创始人拿工资的话,说明他对自己的公司股份不信任。这个概念如果你跟60后、70后、80后说的话,他们是不理解的,他们就说一个人工作怎么可能不拿工资呢?他们就觉得我在作秀,很多人说不拿工资是作秀,但是我真的是发自内心地觉得,我没有必要拿工公司的工资。
 
再比如说,90后创业可能会放弃一些高薪工作。你要让80后放弃投行年薪百万回国创业,可能吗?不可能。但是我认识很多90后,包括孙宇晨,他当时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读书,放弃美国的绿卡、放弃美国的工作,回国来创业做一个大家都觉得不靠谱的事情的话(锐波),我相信99%的人都觉得不靠谱,我非常相信。但90后本身对物质就没有太多的依赖,也多亏他们60后的父母做牛做马给他们创造了一定的物质积累,这是一定的。
 
第二个就是精神上。我大二辍学创业,基本上每次搞活动都会有人问我,你辍学创业你父母同不同意?各位千万别问了。因为对于我而言,辍学根本不是一个很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当时那个专业叫创业学,我们那个专业里面7个人,都辍学了,100%全部辍学。我们精神上不会有这个枷锁。很多人说辍学了没有文凭怎么办,没有工作怎么办,我觉得这个是不成立的。我不仅自己辍学了,我还把我女朋友忽悠辍学了,还忽悠她父母同意她辍学回来跟我一起创业,现在她跟我一起创业也做得很不错。所以我觉得精神上面一定不能有枷锁,一定要自我独立,一定要说服父母给父母洗脑。
 
精神上还有一个,就是向巨头挑战。很多人做公司,会说如果这个事儿腾讯做了怎么办、如果这个事儿阿里做了怎么办。但其实90后创业者根本不在乎这个事情。好多公司、其实大公司都可以做,做了的话怎么办呢?其实90后不在乎,他就知道我做好这个事情一定是有价值的。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这种拼的精神。现在阿里、腾讯开始说我们要不投资吧,收购吧,也不会说什么我一定要跟你抢着做。90后相信All in All nothing,一定要All in,把所有的筹码全部推进去,不怕输才不会输。
 
用一个互联网的话就是不吹不黑。我们也不应该自我吹捧,为什么不应该吹捧呢?因为创业者永远99%都是失败的,都是不行的,都是没有能力的,90后也一样。90后没有资源、人脉、没有勾心斗角,有可能最后也不会成功。
 
我第一次见投资人,有投资人说,“你父母是谁”。我说“我父母谁关你什么事儿呢?”他说你知道比尔盖茨父母是谁吗?我说我知道比尔盖茨父母是谁,但是他父母关我什么事情呢?他们意思是说,你是年轻创业者,你没有资源、没有经验做这个事儿一定会失败。我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非常不合逻辑的。如果你做生意的话、做创业、做投资的话,你就看项目嘛,在商言商嘛,没有必要去带有有色眼镜。
 
但是我觉得这一点很多人不理解,我觉得90后其实都不用你们去理解。你们很多人说想理解90后,想让自己变得更年轻,说我知道90后在想什么,你们有可能会跟别人吹牛说我知道90后想什么,我知道90后看什么弹幕,看什么东西的。但是我觉得其实不用理解,因为每代人有每代人的价值观、每代人的想法,我觉得只需要聆听。
 
IDG合伙人李丰和我说,90后一定有什么火的东西。我说弹幕火。他说弹幕是什么玩意儿。我说弹幕就是你看视频的时候上面有字飘过去。他说你回去发我几个吧。我回去把“中国电是屎”还有些比较猎奇的东西,全部发给李丰看。李丰看完了说,这是啥××玩意儿,这个东西能看吗?屏幕上全都是字,没有一点图象,你是看字还是看视频呢?
 
他们是无法理解的。但是最后他们在很快的时间里投资了这家企业,并且获得了一个很好的价格。
 
我觉得很多时候70后大叔、60后大叔,其实不用理解我们在做什么。比如说他们过会的时候,IDG这帮老人周群、熊晓鸽都不懂这个东西,一看他们的UV、PV,每天都3、4千万的PV,有400万的UV,他们说这事儿可以。我刚才讲的所有的东西你们也不用理解,比如说我说不买房,你们肯定很多人说装,这个人讲假话。你们只要听就可以了,时间会证明一切。
 
不同年代的人,生活体悟是不一样的。不同的生活体悟,促生了不同的商业模式、商业背景。
 
70后一般是在40岁的时候心态产生变化,因为到他们40岁的时候,整个市场化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饱和、非常极端的状态。他们很多人到了40岁,比如说同样北大毕业,有的40岁在做保安,有的40岁在做什么国家高层或者说经商、大商人或者说大明星、大老板的,主要是以大老板为主。所以40岁的70后会去泡清华校花。
 
80后是在20多到30岁时候,心态产生变化。他们开始看什么《北京遇上西雅图》、《致青春》、《那些年追过的女孩儿》、《老男孩儿》,什么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了好辛酸,那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在中学的时候、大学的时候还是很单纯的,学生之间还是有友谊的,他们毕业了以后,有些人通过关系进投行了,有些人当公务员了,有人出国、有人赚钱。他们有些当时可能成绩很好的人,反而觉得自己比不上别人了。所以他们到30岁的时候可能会开始看这种青春电视剧,看这种什么年轻的美少女,说我们当年怎么怎么着。
 
90后觉得这种什么“致青春”太土了,青春有什么好怀念的?哥当年已经混得很开了,没什么单纯的东西。90后其实在中学时,已经非常市场分化,就是有钱没钱、有权没权,非常两极分化的生活体悟,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我是南外毕业的,我们班当时有一个正部级的子女,还有一个是千亿市值公司的公子,那个公子上学的时候,门口站四个保镖。当时大家都知道他是教师的儿子、老板的儿子、掏粪工人的儿子,他没有父母……各种各样他们都知道的。他们已经非常两极分化,他们对这个事情已经看得非常清楚。
 
所以,40岁的70后们开始搞不三不四的生意,30岁的80后开始看什么青春电影,《后会无期》都是这种,80后很希望看到这种突破、理想主义、大学这种兄弟友情,女生的这种纯洁爱情的故事。但是90后根本不在乎这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每代人有不同的生活体悟。
 
再换一个更加商业化的例子,60后、70后这代企业家,比如说做淘宝、做京东、做携程、做了搜房。他们那代人对物质的极度匮乏是有深入骨髓的理解的,他们知道物质不流通、信息不流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害处。所以他们把信息公开化,把交易双方公平化、信用化,所以才有了这些交易公司,包括像QQ、微信这种,他们知道当时人与人之间有多么不好联系到,所以他们做的商业模式,跟他们当年的年代是很有体悟的。
 
但是80后和90后,他们深入骨髓的感悟可能不一样。可能是说我们没有隐私,父母天天管我,天天让我做作业,让我去上补习班,我没有隐私,我们没有个性化,他们说什么谁的张家的孩子是什么,李家的孩子是谁,谁家的又融资了,所以他们的体悟是不一样的。他们可能对个性化、对隐私、对这种更加有互动性的、更加有乐趣的社交、游戏可能更加感兴趣一点,所以说80后和90后一定会诞生新的价值。而这些新价值,你知道马云也好、马化腾也好,刘强东也好,这些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觉得没这个必要性,比如说小马哥说,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理解为什么阅后即焚这么火,但是在美国,确实高中生、初中生、大学生,全部都用阅后即焚。所以说新时代一定会有新价值,这是深入骨髓的生活感悟,而不是浮于表面的商业模式。
 
改变世界一定要做O2O
 
90后创业者常带有幻想主义。什么叫做幻想主义,就是说他的自我价值逻辑,非常非常成熟,比如说类似我们跟马佳佳一起做活动,而马佳佳对整个商业模式她的自我逻辑,叫做逻辑自治,他们觉得说这个东西非常自治,但是我们外人看起来说啥玩意儿,一坨屎,根本就看不懂什么东西。同时他们也带有有色眼镜看别人,比如说别人的公司是干嘛的,别人的公司吹牛逼的,别人的公司都是扯概念的,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坏现象,也不是一个好现象。我觉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是好事情。
 
很多年轻的优秀的技术工程师或者说设计师,去了一个什么90后的公司做,做了两个月发现90后的老板特别扯淡,整天骂人、脾气不好,一点儿管理的手法都没有,很多朋友、张三李四成群结队搞帮派斗争,所以我觉得90后创业者一定会遇到管理瓶颈的。我们现在公司将近100多个人,我是最年轻的一个。我们最大的员工是55岁的员工,他带一个部门,我们有将近16个部门经理,这个时候你一定会遇到管理瓶颈,你如何管理比你年纪更大的人。第二个是商业瓶颈,就是说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赚钱,到底怎么赚钱、怎么融资。光是“我有一个理想”是不会有人给投钱的。
 
最后一个是理想前景,我两个公司都卖了,第一个没卖多少钱,第二个卖了不少钱,现在算是财务自由,所以我不拿工资也没关系。但是如果我下面再想干一个事情,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我遇到非常多的90后创业者,他们对理想已经开始产生迷茫。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理想,我生活中什么都有,大家都对我关怀备至,我有很多员工,但是我到底想做什么?你看60后的创业者,李嘉诚也好、柳传志也好,他们能干到70岁、80岁、90岁,依然像牛、马一样在前线干着非常苦逼的事儿。但是很多年轻创业者在相对成功以后,就不会再有更深层次追求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追求什么,是追求改变世界还是追求赚钱,还是追求名利双收、地位、美女,所以他们是没有一个非常切实的理想的,这也是一个问题。永远只有这个行业里面最强的人,才会存活下去,别人一定会被淘汰。
 
我高一的时候去美国读书,高三的时候第一次创业。我本科专业是创业学,全美国本科仅有两家学校有这个专业,这个学校非常好,教我们一些非常实用性的科学,让我们第一堂课就带着单子去跟别人谈,10万美元、百万美元的案子。我们真的是为学校几百万、几千万的钱负责。他们也告诉我们创业是一种生活状态,当时我们这个专业7个人,都辍学了,有一个人去开按摩店了,推着小车去挨家挨户,移动互联网的按摩店,然后还有一个人开了一个游泳池,因为那个人喜欢游泳,搞了一个大游泳池,教所有的人游泳,我是唯一一个互联网创业的。所以并不是说创业一定要搞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创业一定是一种生活状态,就是对理想的追求,对细节的不在乎,对创造力,对于纯粹产品的追求,是一种生活状态。
 
我第一次创业是做本地家政O2O的,就是把墨西哥黑人大妈送到大家的宿舍里面给他们清扫Party以后的残留物的。第二个是生活品配送。把美国各大超市里价格极其低廉的东西送到宿舍里面去。当时我们看到一瓶水在学校里面卖1.99元,我们在超市里面发现36瓶水卖1.99元,但超市里电池按108节起卖,256节。除了马佳佳以外,没有人用电池能用256节的,对不对?所以我们把所有的电池全部都拆分开来,把洗发露、可乐、薯片全部都拆分开来,送到宿舍里面去赚钱。
 
为什么我要做O2O?

我觉得想改变世界,一定要做O2O。
你们目前的生活跟10年前的生活是天翻地覆的。你们通过手机打车、通过手机订酒店,通过手机买东西,去京东、淘宝买东西,通过手机聊天、通过手机视频对话,通过手机可以干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你们发现本地生活服务,你们跟10年前、100年前、2000年前、5000年是没区别的。比如说你们吃面条,2000年前坐下来小二上面条,现在吃面条老板来碗面条,是没区别的。包括唱歌、电影、按摩、健身、球馆,所有的线下生活消费,跟2000年前是几乎没有区别的。但是这个行业一定会迸发出一些非常有能量的公司,他们把整个的线下行业改变。
 
比如我们做的“一起唱”,我们把整个线下KTV唱歌的体验全部都改变了。你进入KTV以后,不需要找服务员了,手机扫码,房间开好,进去以后你不仅可以唱歌,你还可以玩儿游戏,你可以打德州扑克、可以玩儿斗地主。我们现在可以用手机开塞车、打FIFA,我们还跟《刺客信条》的公司合作。

我们可以在里面玩儿跳舞游戏,可以玩儿体感的网球、羽毛球、橄榄球、杀人类似的游戏,可以跟别的包厢的人社交,可以和包厢之外的人社交,可以和这个地点附近的人社交,把整个KTV变成一个社交包厢,完全去颠覆、改变目前线下唱歌的体验,跟以前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而且我相信所有的美容美发、健身球馆、吃饭也好,所有的线下服务行业都会被改变的,所以我们希望带来革命性的消费体验,带来跨时代的未来。
一起唱 尹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