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最新撰文 : 这是人类历史上开拓进取最好的时代,你并没有迟到
凯文·凯利 凯文·凯利

凯文·凯利最新撰文 : 这是人类历史上开拓进取最好的时代,你并没有迟到

不久之后互联网变成了一个完全开放的前沿边界。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任何水平级的东西。消费者几乎没什么特别想看的,因为几乎没有“篱笆”的阻碍。

i黑马:本文为凯文·凯利最新撰文,7月27日发布于国外知名博客Medium上的文章。文中,KK提到:“2014年,是在互联网上开始新东西的黄金时间”,他为我们这个时代感到兴奋,并且大胆预言“不久之后互联网变成了一个完全开放的前沿边界”。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上开拓进取最好的时代,你我都没有迟到!



你能想象出对于一个活跃在80时年代中叶的企业家来说,可以注册任何他能想到域名是多么令人震惊事情吗?无论域名有多长,多有特色,只需要去问问有没有人已经使用过,就可以去注册它,甚至连占有它你都不需要花钱。这个宏大的愿景早已成为现实。 1994年时,一个Wired杂志的作者突然发现Mcdonalds.com这个域名没有人注册,于是他在我们的鼓励下抢注了这个域名,尝试去卖给麦当劳公司。但是当时麦当劳对于互联网愚蠢的漠视,成就了一篇Wired 上的经典故事:“价值10亿美元的域名注册”。不久之后,我巧合地发现abc.com这个域名还没被注册,因此我给ABC的顶层建筑——他们的执行部门发了一封咨询建议,建议他们应该招些极客来迎接互联网时代,为大潮而奠基,去注册一个独立的域名。

他们没理我。

不久之后互联网变成了一个完全开放的前沿边界。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任何水平级的东西。消费者几乎没什么特别想看的,因为几乎没有“篱笆”的阻碍。打开搜索引擎吧!网上商店!看看个人上传的视频!当然别忘了,这是当时才有的新奇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情景就像是殖民者的浪潮,汹涌而来,将所有可能的领域夷为平地并在废墟上重新构建,只留下那些最困难的部分和粗糙的痕迹,让今人去颠覆。30年后,互联网充斥着太多东西,Apps,平台,设备,以及远远超过之后百年,所有那些我们真正想关注的信息文本。它然后最终变成了一个浮肿、虚胖、装填过度的巨兽。即使你能够在夹缝中搞出一个微小的创新,又有谁会注意到呢?

但是让我们想想我们过去30年中,因为互联网而得到的东西,会发现它们真的是丰富的不可思议。我们获得了:和朋友家人及时、随地通讯的能力;任何时候都可以参阅的定制新闻;包含世界上大多数城市的3D可缩放地图;一个人人都能查的百科全书;可以用放在口袋里的平板,能放电影;第二天就能到货的虚拟百货商店——这仅仅是成百上千的例子中的我提到的六个罢了。

但是……问题在这儿。对于互联网本身来说,其实什么都没变。互联网还是它诞生时候的模样。如果我们通过时间机器做一个通往30年后的时间旅行,在那种情况下回顾今日,我们将会发现2044年对人们影响最大的产品不会是在2014年后才提出概念的。未来的人们也许呆在全息甲板里,看着它,然后身着虚拟现实的隐形眼镜,下载各种虚拟化身,用着各种智能界面;然后突然说,“哦,你们那时候根本不算有真正的互联网(或者他们已经不这么叫了)。”

其实他们是对的。因为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最伟大的互联网产品就在我们身边。所有那些奇迹般的发明都等着那些疯狂的,笃信“这事没有不可能”的梦想家来摘取低低垂挂的果实,就如同1984年那个域名的故事一样。

到2044年的时候,有个老人或许会对你说:你能想象2014年的时候对于企业家来说这玩意儿有多么惊人吗?这是一个完全开放的边界。你可以挑任何一个东西,给它加上人工智能,放在云端。一些设备开始放上了一两个传感器,当然不像现在每个设备都有成千上百个。期望和阻碍变得更平了,很容易就可以研发出新东西。说不定那时候的人也会和我们一样叹息:“哦,要是我们当时知道这种东西也能造出来就好了。”

因此,真相很简单:现在,今天,2014年,是在互联网上开始新东西的黄金时间。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开放的平台,超低的门槛,海量的机会,极高的收益风险比。是时候让未来人回顾我们的历史的时候感叹了,“哇,好希望回到那个充满机会的时代啊。”

过去的三十年是一个了不起的起点,它构建了一个为那些伟大发明而准备的稳定平台。但是最酷的东西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呢——尽管这个伟大发明可能不和今天任何一个存在的产品有相关性。它不仅仅做到了“更好”,而会是一个不同的,其他的、超验的东西。你早就知道它会诞生于此。

你也许完全没有意识到今日的前沿边界有多么开阔平坦。

这是人类历史上开拓进取最好的时代。

你并没有迟到。


翻译:i黑马 蒋思豪
译自:Medium

趋势 凯文·凯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