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成从武遇上马云:阿里当初如何拿下高德?
米粥 米粥

当成从武遇上马云:阿里当初如何拿下高德?

之后的高德沿着始料未及的路线发展——牵手阿里,被阿里收购,退市,全面和阿里巴巴整合。伴随整合,高德的组织架构随之变化: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出任高德公司CEO,高德成立移动互联网事业部,UC俞永福担任总经理,向陆兆禧汇报。原高德CEO成从武则出任CEO

成从武一把将高德拽进互联网里,就邂逅了中国互联网的大众情人——马云。

之后的高德沿着始料未及的路线发展——牵手阿里,被阿里收购,退市,全面和阿里巴巴整合。伴随整合,高德的组织架构随之变化: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出任高德公司CEO,高德成立移动互联网事业部,UC俞永福担任总经理,向陆兆禧汇报。原高德CEO成从武则出任CEO特别顾问。
 

每个人都在揣测作为高德创始人的成从武做出抉择背后的初衷,善意的,恶意的。对于成从武来说,站在高德之下,遇上马云,势必看到和旁人不同的光景。这是其创业之初最没有想到的决定,却是现在最愿意做出的选择。对马云来说,继UC全面整合进阿里巴巴后,棋盘又落定一子。

中国互联网最大格局洗牌开始,这场局由马云一手操控,而对成从武来说,这场并不令人意外的牵手背后,是当下每一个创业者都有可能面临的“顺势而为”。

“不入股,谁愿意把自己的数据痛快拿出来?”

2013年1月的某一天,成从武特意从北京前往杭州,和马云第一次见面,话题是一个对本地化生活服务生意的美好想象。不久前,阿里巴巴找上高德,提出收购方案。

“我们早该见面了。”成从武和马云的第一次见面颇让双方相见恨晚。交易一拍即合,从第一次谈判到交易完成,仅过了四个半月。2013年5月,阿里巴巴宣布收购高德28%的股份;9个月后,阿里巴巴收购高德全部股份;随后不久高德向证券所提出退市申请;一个星期前,高德正式退市,和阿里巴巴全面整合。

马云要高德,这是毋庸置疑的。“入口+服务+支付”为O2O的主要框架,巨头们正在围绕这一框架来丰富O2O的产业链布局。而高德则是打通这一产业链布局最关键环节。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3年12月底,高德地图用户数突破2亿,高德导航用户数增至9800万,手机用户总量在2014年已破3亿,月活跃用户则超过1亿,并以32.6%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站在风口处的高德,是BAT布局O2O绕不开的拦路虎。

马云知道成从武和高德想要什么。高德有海量用户,阿里有丰富的生活服务。借助阿里巴巴,高德能够全面介入购物、休闲娱乐、生活服务、活动优惠等O2O市场领域。阿里巴巴也承诺将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电子商务以及前不久刚刚收购而来的UC浏览器、神马搜索等优势资源,全力支持高德发展。

随着人们的生活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与本地数据与生活消费相结合的生活导航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趋势,依托大数据带来的精准定位,将消费深度信息深度覆盖到餐饮、电影院、KTV、商场、酒店、公交、超市、公园景点等全门类服务中。在“地图定位+路线规划+生活服务”完整的移动智能生活综合服务体系上,O2O让地图服务的玩法变了。阿里延伸到移动端的淘宝、天猫等核心业务,以及倾注巨资的淘点点和刚近整合的UC、神马搜索,都被认为是能与地图线上线下结合、未来有利可图的移动业务。比如借助淘宝和天猫,高德能由单一的地图产品演变为一个具备导购功能,并且具备了电商基因的互联网地图平台。比如目前UC旗下的移动搜索业务神马在国内移动搜索引擎市场的渗透率已经超过了20%,活跃用户1亿。借助移动搜索,连接高德地图的线下信息入口,打通消费者的生活服务入口。

马云的提议充满诱惑,成从武没法拒绝。成从武的想法其实简单干脆,正如回答为何当时让阿里控股,“不入股的话,谁愿意把自己的数据痛快拿出来?”他摊开双手,理所当然。

“都这么多家找过我们了,阿里怎么还不找我们?”

成从武不排斥被收购,甚至愿意进行这样的接触。2013年初,成从武对行业局势便如此判断:单枪匹克,已经很难在和巨头匹敌。那时不同企业争着和高德谈投资并购。高德没有拒绝谈判。私下聊天,他和高德COO张勤说:“都这么多家找过我们了,阿里怎么还不找我们?”成从武觉得在整个大的互联网格局当中,高德和阿里更合适,双方资源组合起来在未来能形成比较有意思的东西。

当时高德传统车载预装业务的增长出现停滞,2010年是中国汽车业产销量多年保持30%以上增速的最后一年,到了2011年,这个数字不足5%。为此,成从武力排众议,亲自挂帅开始了高德的互联网化改造。虽然在之后的两年中打造出了高德地图这一用户过亿的产品,但市场竞争远比成从武想象中还要激烈——从2011年开始,大众点评、高德、腾讯、百度、阿里等原本完全不同的公司,围绕相同的战略目标发起地图上的“诸侯之争”。

混战中,高德和百度曾近身肉搏。有时候你会不由感慨互联网敌友身份的变幻、爱恨情仇的转化之迅速。2013年初与高德接洽资本合作巨鳄包括百度,年中高德牵手阿里后,双方的矛盾随即激化。去年的“导航APP免费之争”、互诉公堂仅是开始。

在O2O领域,百度也在快马加鞭地布局,收购糯米、进军互联网金融,意图打通支付,但目前看来成效不大。和阿里整合后,高德将不是独立面对和百度地图的竞争。百度求而不得的O2O资源,阿里巴巴都有现成的,这是高德和百度竞争最大的机会和优势。

整合的抉择需要思考,但不困难。创业者最想做的两件事儿莫过于上市和用自己产品改变世界——前者,成从武已经做到了,作为一个创业者带领过兄弟们敲响所有创业者梦想中的纳斯达克上市钟。接下来,他要实现后者。成从武选择一条更稳当和更快实现梦想的道路——单打独斗的话,也许也能做,但是可能不如这样走得更快更好——在和百度数次正面冲突后,成从武的感受更加强烈。

然而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EO到阿里巴巴子公司顾问,这是成从武在身份上必须克服和转变——对所有创业者来说,这都是很困难的。但成从武遇上的是马云。“我们总是有一个误解,就是我们企业规模越来越大的时候,还是觉得这是我们自己的公司,还是想着都是自己做。我只是有幸成为了这个公司的参与者。”这是马云说的“我们就是把这些都想明白了”。

“马云是懂人性的。”

马云也许是中国现代史上最野心勃勃的商人,他想做的不仅仅是电商,不是在互联网与其他公司“争地盘”,而是试图渗透线下,将互联网与传统产业连接。而在这一年中,马云的投资布局逐步显现:邮政、恒大、银泰、21经济传媒……这些业务基本都是传统产业,很难与阿里现有业务结合。但依托UC和高德后,出现在线上端、线下端的收购业务开始连接起来。神马和高德作为两大信息入口,不仅在消费者层面打通了生活服务入口,还在产业层面连接了阿里业务的上游产业与下游产业。神马作为线上信息入口,将为阿里连接线上商业和服务。高德作为线下信息入口,将为阿里连接线下商业和服务。

这样的棋局让人晕眩。这是站在高德上,成从武可望不可及的。每个和马云接触过的人,几乎都这么评价:马云是懂人性的。马云的情绪感染力和说服力极高,其布的局、洋洋洒洒勾勒的蓝图,绝对能够满足男人对于梦想所有的幻想。他对加入阿里的每一支队伍都在重复一件事儿:“来,我们一起开这艘舰艇。”同时他是细腻的,懂得男人奋斗的压力和不安。2013年,高德地图的2013Q3财报首次出现亏损在当时引起各方极大关注,马云特意发短信宽慰成从武“不要有太大压力”。

受早年贫困和首次创业失败影响,和大部分互联网创业者不同,成从武身上始终缺少伴随着成功而滋长的意气风发和傲娇,直到高德上市,他身上依然隐含着某种不安全感和焦虑感。成从武没有表达,但马云恰如其分地缓解这一切——他总能以知己的身份来到你身边,让你觉得他懂你,并愿意追随。

对成从武来说,更重要的是,整合之后,高德“互联网化”改造这件事将能交给了更擅长的人——俞永福去完成。成从武两次创业都在传统领域。为了让高德顺利向互联网转型,成从武此前曾主动请来搜狐联席总裁及首席运营官王昕、奇虎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担任公司独立董事,出谋划策,帮助自己。但这些都是外人,商业翻脸谁都无法阻止。如今马云带来更好的人选。

过去8年,俞永福打造了中国移动互联网最大BAT变量“UC”。它拥有全球最大的第三方移动浏览器,用户超过5亿;拥有国内最大的iOS应用分发渠道;在炙手可热的手机游戏市场拥有覆盖大量开发者的成熟分发能力。潜行四年的移动搜索业务神马月活用户超过1亿,国内用户渗透率超过20%。UC甚至还做到BAT未必做到的事情,UC也是国内最早一批进行国际化探索的互联网公司,海外用户早早地过了亿。这些数据证明了俞永福在移动互联网的能力,并足以让成从武愿意放手。

俞永福对李彦宏足够了解。UC和百度的合作多年,UC浏览器给百度移动流量的贡献率曾高达三成。百度不止一次想收购UC,UC推出神马搜索后双方反目成仇,并在今年屡次爆发“百神大战”。在和百度的竞争上,成从武是有心结的。成从武说:“我们两家之间的竞争应该说是一个持久战,不可能急功近利。”“我们两家”说的是百度和高德。和阿里巴巴整合,俞永福的加入将能打破高德和百度在地图上的胶着局面——赢百度,不那么难。

创业掺合了太多关于梦想、血性、义气的字眼,让人始终澎湃,使得是非对错从未能泾渭分明。围观的人们则更愿意无端加入众多博弈,让商业显得跌宕起伏和极富戏剧。其实,男人的世界,无非是赢——成从武拿未来,赌高德赢。

阿里 高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