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百年进化:1914-2040,企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CEO?
翻译/史翔宇 翻译/史翔宇

CEO 百年进化:1914-2040,企业究竟需要什么样的CEO?

CEO 这一名词,大约出现在1917 年,即现代商业管理理念初步成型时期。下面这篇文章回溯了过去一个世纪中这一角色的进化轨迹并且将其展望到了2040 年。《创业家》&i黑马择要摘编了原文内容。

CEO 这一名词,大约出现在1917 年,即现代商业管理理念初步成型时期。下面这篇文章回溯了过去一个世纪中这一角色的进化轨迹并且将其展望到了2040 年。《创业家》&i黑马择要摘编了原文内容。

1914 年,君主型CEO

1914年11月,一个寒冷的下午,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爆发。位于芝加哥的新美术文艺复兴酒店15层的豪华客厅里,电灯泡刚刚被旋亮,四周物品的轮廓突然明晰起来:红色天鹅绒沙发,桃木长桌,深色波斯地毯,伴着火苗的剧烈跳动,大理石壁炉里不断传来低低的爆裂声。

商业界的先驱掌舵人们聚集在房间里,一面抽着雪茄,一面讨论着波旁王朝,还有他们的企业当下面临的最为紧迫的任务,比如建立美国第一家中央银行,经宾夕法尼亚和联合太平洋铁路,更加快速地运送货物等。

“你疯了吗亨利,这个决定会把福特公司径直搞破产的!”

“弗兰克,诚实点回答我。”福特靠在楼梯扶手上说,“你如何期望人们吃饭都拿不出钱来还要购买你的吉列剃须刀?还有你,约翰,如果只有少得可怜的人才开得起T型车,标准石油公司还能赚钱吗?”

福特缓步走到低声咆哮的火炉边:“先生们,我们都希望能向客户卖出更多的产品和服务,但要实现这一目标,从逻辑上讲,我们首先应该更为高效地生产,但同时还要有更多人能够买得起它们。”

亨利·福特提高工人薪水同时减少工作时长的决定震惊了商业界。回到当时,企业的创始人就像一位绝对的君主,而福特的决定如同授权于民。当然,这一决定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他得到的回报是工人们更高的劳动生产率和更高的企业忠诚度,他成了国家英雄。

在上述客厅中参与讨论的各位大腕们,都创造了巨额财富,构建了庞大的商业帝国,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作为发明者和建造者,在未知的商业领域,对于自己远见的正确性有着狂热的信念。在他们之前,除了自己创办一家企业,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成为一名CEO,而且此前的管理团队普遍小得可怜,只有至高无上的创始人以及两三个董事会成员、一个财务专家和一个小职员。

直到1 9 1 4 年, 福特的“日薪5美元”引发业界震动,而泰勒主义(由弗雷德里克·泰勒构建的科学管理系统)则把管理科学送进了工厂,企业家们开始痴迷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作为先行者和试验者,这一代企业管理人创造了CEO这一角色。虽然事实上,CEO这一称谓出现在1917年,也就是现代公司管理理念创建完成时,这时,新员工们开始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应聘进入企业各职能部门工作。

1964 年,总理型CEO

设想一下,如果一战爆发50年后,再来这么一次CEO们的盛大聚会,地点会选在哪里呢?可能会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在泛美航空豪华的休息室里。

这里是国际旅行的新枢纽,尤其对于前往亚洲的航班来说。与会嘉宾可能是各新兴行业的掌门人,比如来自先进技术业、信用卡行业、航空业、娱乐业、方便食品业等。

到1964年,一个全新的、规模庞大的、专业的管理阶层开始进入各企业办公核心区。这时的行政套房里满是各种高层领导——财务、战略、运营、生产、销售等等,并且全部都有自己的支撑团队。此时,科学管理理念已全然支配董事会,我们当下熟知的各现代组织,包括它的运作流程、决策权、指标、分析、无休止的会议,甚至官僚主义,都已蓬勃兴起。

与他们的前任们相比,20世纪60年代的CEO,更像总理(无论他是不是企业主)而不是君主。这些CEO,先是挑选核心成员,组建高管团队,继而指导资源配置以完成公司整体目标,监督各部门业务表现,确保他们能够持续盈利以及实现市场扩张。

20世纪60年代,“组织人”是一个务实、固执、发奋的领导。和1914年的企业家们相比,这群人更关注的是自己的职业生涯(这和我们今天的理解一样),而前者则集中精力于自己新机构的发展。为应对不断增加的复杂性和企业的持续扩张压力,CEO们需要有坚实的管理理论基础,而这些理论可以在被称为“传统学院”的地方学到。

经过一段时间的军队训练,然后在工程学院或商学院就读,类似履历,在大型企业CEO中比较典型,他们可能曾经在宝洁、汇丰银行或丰田这样的企业工作过。另外,他们可能高中或大学一毕业就加入一家公司并一直留在那里,一路升迁直到搬进隐蔽在角落里的领导办公室并工作至退休。

CEO们最重要的外部目标是让投资者的收益最大化。20世纪上半段,CEO们会去讨好某一个或某几个人,这些人往往手握所有财富和资本(通常CEO也是其中一员)。到了60年代,CEO们关心的是提高每股收益,以及通过兼并和收购等手段,推动企业发展为企业集团。有些CEO发现,他们在提高每股收益和抬高股价方面的能力,远高于同行——即使这样做可能意味着高负债率。到最后,很多企业管理者成了交易撮合者。同时,科技进步为CEO们调整员工职责、降低企业开支、提升劳动效率等创造了机会,而这些举措都有利于增加投资回报。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组织人”将目睹他们时代的衰落,到2014年,整个世界将大为不同。

2014 年,机敏型CEO

现在的CEO们,大多运营着层级相当扁平的公司,他们有经验来武装自己,而这些经验多来自MBA课程,有些人另在工作中获得了EMBA学位。这些CEO普遍在很多不同类型的公司中担任过不同角色(可能还包括咨询公司)。据统计,2013年,有四分之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曾在多种机构工作过,有35%曾在目前公司总部所在地以外的地方供职。

尽管在胜任度和技能上难分高下,但今天的CEO们面临的严峻挑战,是他们的前辈做梦都想不到的。对于今天的企业领导者来说,快速反应能力是他们的必备素质之一。在这样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市场瞬变万息,成功的CEO们必须机智而敏感,以确保能够及时做出战略调整。

如今的CEO们还需具备管理流动性更强、年龄层次更丰富的劳动者的能力,对于那些通过收购而成长为大型企业的领导者来说,更是如此。目前,大家已逐渐认识到先进企业文化以及吸引并留住人才的重要性。鉴于员工激励和生产效率之间的高度关联性,CEO们必须竭尽全力引导所有员工都能热情饱满地投入工作。同时,他们还要设法提高员工幸福感。

随着技术水平较高、教育程度较好、流动性较强的白领工人的出现,CEO们还需为员工提供舒适的办公环境、良好的职业发展机会、友好的老板和同事关系以及时尚的运动空间等。

2040 年,“连续CEO”前途无量

时下美国大学中有60%的学生、MBA中有40%的学生是女性。这一比例相当高。如果这一比例保持不变(如果不是继续攀升的话),预计到2040年,当现在这些大学生开始担任CEO角色时,全球2500名世界顶级CEO中,女性占比将达到30%。这一比例只会持续提高。

2040年,一个典型CEO的背景大概是这样的:丰富的团队管理经验,包括在学校组织过社团、带领过体育团队以及管理过虚拟组织等;有产品发明或开发经验,比如开发过一款App;毕业于一所全球领先的商学院,比如斯坦福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从事过与公益相关的工作,比如参与过Teach for America(即“为美国而教”工程,通过安排一流大学优秀毕业生到偏远地区任教,使这些地方的孩子得到平等的受教育机会——译者注)。

总之,未来的CEO们,将富有团队管理经验,有创业天赋,擅长团队协作。而未来的企业则会归为两大类:集成型企业和专业型企业。

集成型企业,站在很多公司的业务交会点上,比如亚马逊。亚马逊就像一台服务于全球商业的交换机。要想拷贝杰夫·贝佐斯模式,未来的CEO们必须在供应链等多方面形成与前者同等深度的认知。换言之,后者需花费大量时间去搞清楚企业、供应商以及用户是如何在深度协作的整体架构下开展各自工作的。

专业型企业是补充性玩家,它为集成型企业提供产品和服务,正如成千上万小零售商为亚马逊或eBay供货一样。专业型企业是下一代零部件制造商、提供商,以及在一个特定细分领域的产品发明者。专业型企业的生命周期稍短一些,运营几年后,将被收购或自行瓦解。

2040年,专业型企业的CEO需要在某一商业模式不再可行时,能够快速将其放弃并重组一个新模式出来。这样的人才,如今已在硅谷初露锋芒,他们就是那些“连续CEO”们。未来数十年,这些人前途无量。

无论是哪种类型的企业,关键一环都是要掌握核心技术。先进科技能够使任何一家公司顺利

进入市场,并能在市场饱和前快速撤离。在2040年扮演CEO角色的人才,现在可能还在学校上学,也可能刚刚开始职业生涯。如果你想要成为这样一位企业领导者,那么从现在开始,你需要积累多种经验——它们来自课堂内外、国内外以及企业内外。


(文章来源/《strategy+business》,文/ Ken Favaro、Per-Ola Karlsson、Gary L. Neilson, 翻译/史翔宇)
CEO 进化 企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