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局】初企Springpad:输在没有Pinterest的运气
Neal Ungerleider Neal Ungerleider

【败局】初企Springpad:输在没有Pinterest的运气

初企Springpad它成立于2008年,一度被认为能与笔记软件Evernote一较高下。由于该公司没有好的盈利方式,6月25日,Springpad关门大吉。

i黑马在胜者为王的科技产业,一家初企只要发展到Facebook或亚马逊的规模,或者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就是成功的典范,哪怕这个公司的产品毫无商业价值,甚至连盈利方式都没有(承认吧,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成功了,就能抢尽风头。然而,却很少人会注意到那些夭折在摇篮里的企业。初企Springpad就是个典型例子。
失败。
 
这是商界的热门话题,但人们讨论的大多是失败如何引领我们走向成功。
 
很多时候,成功和失败的差距不在于创始人够不够牛,不在于工程师的名声够不够响,也不在于有没有好的顾问。很可能,取决于进军市场的时机(不是越早越好),简单点说,看你的运气如何。
 
初企Springpad就是个典型例子。它成立于2008年,一度被认为能与笔记软件Evernote一较高下。然而,光有好的产品远远不够。由于该公司没有好的盈利方式——虽然他们已经尽力,也有传言称亚马逊和谷歌要收购该公司——公司无法正常运转。6月25日,Springpad关门大吉。


 
Springpad是一款管理应用,可用于菜单、电影、房屋修葺、室内设计等方面,功能和Pinterest几乎完全一样,但它比Pinterest上市的时间早两年。产品的核心功能是收藏商品,以便用户以后购买。但是,2008年这款应用上市时,手机应用的黄金时期还没到。等Springpad公司意识到Pinterest在山寨他们的时候,为时已晚。更糟糕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该怎样从自己提供的免费服务中盈利。
 
“我们的产品很棒,”Springpad的创始人之一杰夫·简纳(Jeff Janer)说,“但我们没把生意做好。从盈利的角度来看,我们考虑过在现有基础上为人们提供一些能让我们盈利的有用信息,这要涉及到微交易。我们考虑过把一系列房间管理软件与笔记本电脑捆绑出售,并将彼得·沃尔什(Peter Walsh)大师的厨房即时管理软件(Instant Kitchen Organizer)作为免费样板,但我们从未直接对软件进行收费。剩下的选择就只有靠广告收入或增值服务收费。我们试过找广告商,但我们的规模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小。”
 
大起大落
 
五月,Springpad对外宣布,他们没钱了。用户听到这消息之后都懵了。这款软件——它有着强大的个人助理功能,却少有人赏识——这几年一直得到生活贴士网站Lifehacker的大力支持,哪怕是对其一条小小的评论也会掀起大风大浪。Springpad将自己定位为管理软件,但比Pinterest拥有更多功能,也比Evernote更易用。然而,当意识到盈利问题,已时不他待。
 
简纳告诉我,较严重的问题之一,是他们从来没真正从国外用户身上得到收益。约35%-40%的用户身居外国,但“我们用于展示图书、电影、商品和菜单的数据都是针对美国用户的。用户比较商品价格的时候,软件给出的价格是用美元来衡量的,这对来自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用户来说没什么意义。我们的海外用户主要用Springpad来管理事务和记笔记。”
 
Springpad曾考虑过筹集更多经费,也考虑过被大企业收购,这些事实无疑给他们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据报道,Springpad曾与谷歌和亚马逊商讨过收购事宜,并将为亚马逊的Fire手机设计一款笔记软件。最终,谷歌挖去了Springpad的创始人之一周杰夫(Jeff Chow)以及四位工程师,随后,Springpad对外宣布放缓业务。周等人将参与开发谷歌的Play Newsstand软件——这款软件与Flipboard功能相似。
 
“真是喜忧参半,”简纳说,“如果收费,不知道人们会不会付费;如果开源,不知道软件会不会掉价。这些都很难讲。我们的确有一帮忠实的用户,但我不能确定他们肯不肯付费。对某些人来说,我们挺重要的。”
 
杰瑞米·罗伯斯(Jeremy Roberts)在其著作《Evernote Every Day: Getting More Out of Evernote》中说道:“也许,Springpad团队在寻求资金扩展业务的时候,投资者没能看到Springpad能为商界带来的价值。我很难过,因为我知道,Springpad一定会给很多企业(比如设计工作室)带来福音。”
 
心系用户
 
Springpad在得知自己快要弹尽粮绝的时候做了一件堪称楷模的事:努力为用户寻找近似产品。Google+的Springpad用户社团的领袖亚克·杰尔维克(Art Gelwick)告诉我:“Springpad遇到的情况很特别,不仅公司全力帮用户寻找近似产品,我们社团也自发帮助其他人评价分析尽可能多的产品,以帮助人们找新家,找新的经营策略。Springpad提前一个月找到我,让我帮忙测试他们用于迁移数据的工具,并教用户该如何应对,尽量减少自己的损失。”
 
Springpad用户交流部的部长卡丁·米勒(Katin Miller)补充说:“我们的力量来自于用户。我们一直聆听用户的意见,他们的需要也是我们的需要,我们做决策时也会考虑他们的意见。Springpad有一支才华横溢的队伍,当时我们一边放缓业务寻找出路,一边与其它科技公司交流。人们都很惊讶:我们人这么少,却做了这么多事情。我们的员工从来没有超过20个人,却有三款设计精良、功能强大的应用在市面上流通。但是,毕竟没钱了,也就没戏唱了。要怪就怪我们生不逢时。”
 
后会有期
 
对Springpad的创始人和用户来说,这个结局喜忧参半。周将在谷歌任职,而管理过四家初企的简纳正在考虑从事CEO团队管理;而米勒正在开发一款新型工具软件,用于为广大家庭制定烹饪流程。“我们有的是企业家必备的热情、能量和创新力,”简纳如是说。
 
热情、能量和创新力固然必不可少,却不一定能救你于水火之中。
 
“和我们功能相似的应用现在越来越多,而现在的市场需求也越来越大。”Springpad用户交流部前部长米勒遗憾地说道,“如果我们晚几年进军市场,并优先进驻手机市场,结局就很可能不是这样了。不过,我们几位元老还是挺兴奋,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运气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