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默生:一个老牌电气公司是如何实现连续57年赚钱的
《英才》杂志 《英才》杂志

艾默生:一个老牌电气公司是如何实现连续57年赚钱的

【题记】艾默生永远处在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应付危机,第二个阶段是准备应付危机。 能够连续57年实现每股红利增长的企业,在纽交所全部的上市公司中,不超过5家。2013财年营业收入247 亿美元,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482位的艾默生电气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i黑马:艾默生电气公司不断地进行战略剥离和并购,保持利润和现金流,从而达成了连续五十七年红利增长的商界传奇,创业者从要如何做才能避免走上注重规模的误区呢?

【题记】艾默生永远处在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应付危机,第二个阶段是准备应付危机。

能够连续57年实现每股红利增长的企业,在纽交所全部的上市公司中,不超过5家。2013财年营业收入247 亿美元,位居《财富》世界500强第482位的艾默生电气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是什么让艾默生做到了持续增长呢?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范大为(David N. Farr)曾指出,艾默生的核心是“利润+现金流,一切都要围绕这一点”。

“难道规模增长不重要吗?”看惯了国内企业要争取成为多少强,艾默生中国区总经理赵大东不禁问其董事长。范大为给他的回答是“规模重要,但没有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利润率和回报率。现金流则意味着危机时候的生存力,甚至在低谷时从容并购与研发。”

实际上,这是艾默生电气100多年来所传承的最重要的经验。范大为的前任查尔斯·奈特(Charles Knight)曾经说:“艾默生永远处在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应付危机,第二个阶段是准备应付危机。”

要么第一要么卖掉

1999年,艾默生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凯瑟琳·贝尔(Katherine Button Bell)想要更换公司使用了30年的LOGO。结果,一位高管发问:“那美国成立200多年了,是不是国旗也该改改了?”

尽管很多人对于换LOGO发出了质疑,但最终,艾默生还是启用了更具有动态与活力的新标识。和很多大公司一样,用改变来保持活力对艾默生来说,也并非易事。但是这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老牌企业,在关键时刻总能做出改变。

2013年,艾默生与白金资产管理公司(Platinum Equity)达成协议,将嵌入式计算及电源业务出售给后者。在出售前的第三季度,该业务板块的利润率为8.1%,而艾默生其它各板块的利润率一般都在两位数以上。

做出业务板块剥离的决定并不是容易的一件事。更何况,当年正是范大为参与收购了这家公司,之后出任这家公司的总裁。现在范大为又亲手将其剥离出艾默生。

这样的事情并非是第一次发生。4年前,艾默生就将其1890年起家时的主营业务——电机业务剥离了出去。这对艾默生来说简直就是“改弦更张”的事。但在讨论了几年之后,艾默生还是卖掉了电机业务。

实际上,在艾默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个产品或者业务板块如果做不到第一第二,要么把竞争对手买来,成为第一第二;要么出售。事实上,艾默生公司起家的业务都已经出售,现有的五大平台板块都是买来的。

一方面,果断出售掉那些低利润的业务;另一方面,艾默生也密切关注着可能的并购机会。2013年,艾默生电气通过对 Virgo 和 Enardo 两家公司的并购,增强了过程管理板块的实力,以加大对战略机遇的捕捉。财报显示,得益于全球能源及化工市场的需求,过程管理在艾默生公司五个业务平台中增长最快,达到9%左右。

不断地进行战略剥离与并购,以保持在经济波动的情况下,艾默生业绩的稳定性,是其能够创造持续57年每股红利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

“100多年来,艾默生什么风雨都经历过了,特别是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它有这个基因,不断地寻找机遇,不断地想下一步是不是有问题。”赵大东如是说。

不能沦为“打工者”

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来,工业制造商的核心所在就是生产和销售他们的产品以获取利润。但现在,客户的需求已经不再那么简单。

无限贴近客户需求,成为系统方案提供商,正在倒逼工业企业转型升级。

“我们变成了系统集成商,在我们的平台上汇聚和集成了其他各家产品与技术,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方案。甚至我们还向上游延伸,做了设计研究院的一部分工作。”赵大东说,传统的制造商如果不向总包商转型,就很可能沦为“打工者”。

转型从改变那些阻碍更加贴近客户的自身机制开始。眼下,艾默生正在着力把自身的血管打通——横向打通五个业务平台,使各业务有了协同效应。以往,众多品牌和子公司可能服务于同一个客户,但是各跑各的业务。

事实上,自2002年以来,中国就成为了艾默生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而且所占比重仍在快速上升。谈及在中国的增长机会,赵大东说,看好核能、风能、太阳能、页岩气等有利于转变能源消费结构的业务领域。同时亦对可高效制冷制热技术、食物垃圾处理等领域感兴趣。

124年企业的新挑战

就像特斯拉的出现,颠覆了汽车巨头们的玩法一样。艾默生、通用电气等百年的工业企业,都已经切实感受到了新技术、新模式的冲击。

与客户沟通是通过网络,采购可以通过网络竞标,高效、直接,甚至残酷。产品本身更要紧跟技术变革,无线物联网技术日益成熟,所有节点都可以被监测与控制。一家企业可以通过物联网,在一台终端上,对全球每个工厂、每台设备实时监控。

“你不知道明天竞争对手从哪儿冒出来的,也许就是个大学生;他冒出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往往是颠覆性的。”赵大东说,这是他最大的焦虑。

事实上,数字革命对传统行业的重塑不过刚刚开始,这种影响到底以什么形式出现、将来会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人能看清楚。

“但是有一点大家都很清楚,谁跟不上,不要说20年,可能10年后就没有了。柯达、诺基亚都是太好的例子,说不行就不行了,稍微一步跟不上就步步跟不上。”赵大东说。

与其说跨界竞争给行业带来了不确定性,不如说它只是改变了市场竞争原本的对象、范围、节奏和强度。面对此种,摈弃零和博弈、抱团取暖、在竞争中融合,就成为必然选择。

数字革命通过消灭中间环节的方式,重构商业价值链。不参与重构的企业将可能面临灭亡,而参与重构的企业,则需要致力于如何构建一个新常态。

一些企业正致力于行业内的重构。包括艾默生这种传统的制造业供应商,也包括华为、中兴等IT类公司都在做。“我们原本与他们交集很少,但现在有了竞争与合作。谁走在前面,谁就能做得比较成功。”赵大东说。

艾默生 500强 盈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