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是褒义词?华强北正成为创客孵化地?
福布斯 福布斯

山寨是褒义词?华强北正成为创客孵化地?

7月31日,首届福布斯中国创新峰会于东莞松山湖高新区召开,峰会集结了中国互联网与制造业前沿的商业创新领袖,集中探讨互联网时代如何重铸产业未来。在圆桌对话中,各位嘉宾讨论山寨文化浓厚的华强北,竟然成为孵育创客的工厂?

i黑马:山寨居然成为了褒义词?在东莞东莞松山湖高新区召开的创新峰会上,中国互联网和制造业的巨头纷纷对山寨文化和创客思维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7月31日,首届福布斯中国创新峰会于东莞松山湖高新区召开,峰会集结了中国互联网与制造业前沿的商业创新领袖,集中探讨互联网时代如何重铸产业未来。在圆桌对话中,各位嘉宾讨论山寨文化浓厚的华强北,竟然成为孵育创客的工厂?

【汤维维】:感谢各位!我们一群人聚在这儿说创客精神,说创客改变未来,但是大家对于创客的理解其实是完全不同,不在一个层面上。我总结一下大家的观点,你们有的人认为创客是一种乐趣,有的人说创客其实是一种创新,厨师做一道菜就是创客,那是不是说创新就是创客呢?我觉得也不尽然。像有的人说创客是消费者的相对面。吕长城说到了没有意思的观点叫做低成本的创新,敢于向原来的世界说不,这里面提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呢?所以我觉得像潘昊说到创客不仅仅是一个梦想,更重要的是实现把它做出来。所以我总结各位的观点可能涉及到不同的层面,我先来说说《创客》这本书的作者对于创客的定义是什么,他提到三个非常重要的原则,第一个是开源,第二个是联网,第三个是廉价。但是我觉得这个跟大家的回答其实并不冲突,我想他提出这三个标准,它的含义是说为什么创客改变未来?他们改变未来的原因是什么?可能是基于这三点,开源、联网、廉价,我说的廉价是相对的性价比比较高。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再来讨论下面一个问题会变得很有意思,也就是说我们为什么要今天坐在这里去说创客颠覆未来,创客改变未来它的原因在哪儿呢?刚才在上一轮圆桌的时候汪泽其说到一个话题就是关于华强北,他认为山寨不可能创造未来,山寨不可能会成为主力军,但是我完全不认同,在我看来山寨是创新的原动力,山寨是创客的发源地。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各位对于创客会改变未来这样一个话题的答案,在你们看来为什么是深圳、东莞为什么是松山湖,我们认为这样一个地方会成为未来创客的孵化基地,为什么这样一个地方会成为未来颠覆产业格局的一个起源地?我听听你们的一些观点,先从潘昊开始!

【矽递科技总经理潘昊】: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上午讲互联网思维要靠近用户,今天在座的各位可能刚刚听到我们很多人讲的创客是什么,其实很多人会问关我什么事,对东莞松山湖意味着什么。其实我今天拿过来这个东西是创客和山寨或者说和中国制造,或者叫做中国科技生态系统很好的结合,因为当我们的这些创造者有了他的想法和设计之后没有办法去落地,这时候我们本土的企业反而有更快的动作能够有这样丰富的产业链更快把这个产品实现重新制造,然后这个设计其实比我们最开始谈的强了很多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会发生我们把这个东西寄给这个瑞典的团队让他重新山寨,从大家已经改良过的这个设计中重新再去设计它的一个产品,这其实是把中国整个强大的能力和新的创意结合在了一起,其实我们觉得山寨是一个褒义词,就像你第一次学习写字的时候,你一定要不断地去重复,最后才能够遣词造句,写出你自己的一个文章。然后当这样一个非常强大的工程师文化,工程师资源,能够做出各种各样让世界震惊非常低成本东西的时候,让他2跟需求结合,并且做出与众不同的东西,新的品类跟这些山寨的供应链文化结合,它可能形成很多新的品类,我觉得这是创客对于东莞对于整个珠三角制造业的一个机会。

【福布斯中文网副主编汤维维】:所以你看好华强北吗?

【矽递科技总经理潘昊】:其实华强北的话是有这样一个信息这样的一些商机聚集的点,创客来到华强北就好像去卖家一样,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实实在在的一些元件一些工艺,然后再根据这些东西再设计他的一些想法,这样远远比他坐在旧金山空想改变世界的想法要靠谱得多。

【创客工厂创始人王建军】:我觉得未来有一个很重要的趋势可能就是制造业去中心化,可能我们刚刚经历互联网去中心化,在之前看新闻,几大门户网站所有的人经常浏览的网站就那么几个,我们现在看到各种各样的微博渠道,微信渠道,各种各样的自媒体,你可以从各个方面来获得信息,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的制造者。这也是《创客》这本书的观点,未来每个人都是一个创客,每个人都是一个生产者,生产商品的特点来满足周围一些人的需求,这跟最开始人类在原始社会我生产这个换你的那个是很相似,我们现在是大批量生产的时代,在富士康同一个模子一百万一千万生产出来的东西没有个性化。我们现在开始追求个性化,我们希望花更高的价格做一些我自己更喜欢的这种外形或者更喜欢的这种功能,这个就是所谓的创客,未来每一个创客都可能成为一个制造者,并且这个条件慢慢成熟,现在3D打印机还有其他的那些制作成本越来越低。所以这个我觉得就是中国制造对于未来制造业去中心化的一个趋势。我就说这点。

【芳草集公司创始人吕长城】:我可能跟你们观点不太一样,首先我同意一个小米能打死华强北,一个没有灵魂的产品只有剽窃别的产品是没有价值的。第二个绝大多数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后来运营商和苹果成熟的苹果3联手之后才把这个市场拖开了。在一个微信冲突了手游的产业,把这个量翻了两倍。所以我们创客甚至在公司培养一群创客出来,我个人单纯地看产品对市场和对渠道是不是特别有帮助,我不完全这么看。我了解90后特别追求个性化,我们跟很多餐饮公司试图做过这个,成本过于太高。比如这个产品75分,为了做80分,增加成本,不能做这件事情。比如我们今天看淘宝的的店铺增长没有天猫快,如果在天猫一个季度发一两个定制化的产品,就会获得好评,我来理解就是对真正有价值的企业和未来得东西我们用山寨的词来形容,我个人觉得当然屌丝是一个相对比较高大上的词,山寨不怎么高大上,而且我也不认为山寨可以代表未来,山寨是对创新一种破坏,而不是一种支持。华强北的能力可以把很多产品快速地做出来,这个是展现了它的产品能力,从来没有人认为华强北是一个软件基地,所以我对创客的理解有创意的部门是一定有的,是不是定义一个创客,或者有这种气质就把他写成是一个创客,不用这么形式化的,我喜欢一个事情开始调研很多人喜欢,我认为那个不喜欢,做一点个性化,还是被大家满足的,所以我的结论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在标准化的基础上做更符合生产安全的标准微创新,其实外形有很多的机会。

【福布斯中文网副主编汤维维】:我问的问题是说创客为什么会改变未来?但是我们看到像深圳像东莞像华强北,我们看到了它可能会成为未来很多的中国创客公司,聚集在这些地方,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孵化基地,怎么看他们为什么会改变未来产业格局?坦率地说对于刚才的观点我也不是特别认同,因为他在强调标准化,也是你刚才说的创客必须要实现的是一个对过去说不,所以这种创新精神可能并不仅仅是说我们要实现标准化之上一些创新,可能也许我们在没有实现大规模标准化生产的时候我们就实现了创新的可能。

【pcDuino创始人刘靖峰】:我觉得创客对制造业,一个多月前,白宫第一次在这么高大上的地方把创客邀请到那里,奥巴马说了一句话,他说你今天看这些是创客做一些小打小闹的东西,但也就是明天的美国制造。无论在任何时候我觉得制造业是一个创新,别说互联网思维是扯淡是骗人的东西。我前段时间去德国,德国制造2.0,德国制造3.0,也就是说一个制造业像东莞有着一个在中国应该是最高的制造业的高地,因为所有的东西如果你不能做的,在这里都能做的。我们讲到创客,大的公司创新已经得到了限制,不是说大公司不行,都有一群很专业的人在计划我下一步要怎么走,因为这个船很大,不允许犯一点点错,所以限制了它的创新能力,他觉得这一步在这里做什么,五年之后要做的东西现在已经做了。创客是凭着个人的爱好DIY,看到一些现在的东西,你说它山寨也好,说它开源也好,反正他用廉价的方式把它做出来,其实这过程中就已经创新了,他把那么一个复杂的工程需要一个军团做出来东西,几个人利用互联网大家各自贡献出各自的力量,然后有了一个beta版本出来,其他人看到了。有更多人把它进行更多的设计,这个其实就是一个典型常委的创新,你看里面的产品,它的质量性价比很差,质量是参差不齐的,所有的都是垃圾,但是有那么1%是极品,很好的东西,代表着人类,大公司看了这个创新不错。如果创客设计出一种东西,刚才潘昊讲国外的创客到深圳来看到深圳的东西可以设计更好的东西,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双向的,如果创客能设计这种东西,我们现在的工艺能做这种,比如像苹果,乔布斯说我就要做触摸屏,这个触摸屏一定要摔的不容易碎,世界上没有人做,我觉得制造工艺才是一个国家真正的一些东西,而不是在那边把所有东西拼在一起,所以我希望创客我觉得一个是给制造业带来一个idea,第二个能够更好地为新的产品来进行服务制造。

【云电商基金管理人向冀】:说到创客山寨这个话题我不知道它会不会改变我们的未来,已经改变现在的生活。有一个中国小伙在越南的大街上举着一个苹果正在打电话,突然一个越南人把他的手砍断了,把他的手机抢走了,回去打开一看双卡双待,这个怎么讲?从技术层面上来讲我觉得山寨这东西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为,为什么呢?我相信在三星、在苹果他们以前的话应该想象不到中国人对于音箱对于铃声有这么高的要求,然后三星也好,HTC后来也出了双卡双待的手机,他们不知道原来中国人喜欢揣好几个手机,后来在产品开发上发现他们有已经有非常多的这种改善,已经很符合消费者的要求,双卡双待,音箱特别好,铃声特别大。有时候还能调字体,像中国山寨里面有很多老人机字体特别大。这个就像我反过来想的挺像服装行业里面的各大时装品牌他们的这些知名的买手设计师也好,谈到也会穿梭于各个商场,上海的七浦路这些看起来非常小的设计师做的衣服,他们都会看的,他们的灵感都需要借助这个市场的这些灵感,只是我觉得技术上很好的在现有今天再创新再创造也有很多灵感在里面。但是我觉得大家对山寨这种东西有非常不好的偏见也好定位的话我觉得是在于它的商务运作市场营销这块是做得非常烂的。因为山寨出来的东西之后他们惯有的用非常低廉的价格进行销售,山寨机注定很便宜,卖出去质量也很差,品牌形象也很差。这个时候我觉得他们这点做得很不聪明。特别只是像一个促销员在做促销,不是真正做营销的人。反过来再讲一个例子,关于互联网免费的话题,中国移动、中国电信非常巧妙的营销策略,我觉得他们太明白了整个企业在这么几年发展做一个产品发展下去的话,非常大的一个趋势一定是降低整个生产制作成本,所有的制造都是在围绕这个成本降低去进行的,从来没有说哪个企业开会的时候说我们怎么提高一下我们的成本,都是在不停地降低成本,制造工厂也好还有你的工厂运营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之下,你的用户数越多的时候一下把你的成本降低。现在很多人是我先要用户,一下把我的成本降下来,用非常低的价格做销售,这是非常聪明的手法,山寨这种产品他们在一开始只是用非常低的价格,没有想到说我做一个什么概念,或者在下一步做营销,只是想我用了一个什么新技术,我把铃声调大了,马上卖出去赚一笔钱,他可能只是这个思路山寨本身在技术上是很先进的。在市场营销这个概念来讲是很落后的。

【艾合石创始人汪智沛】:这个地方我反驳一下,我跟他一样是华强北忠实的用户,第一点敏捷,你真的发现他们的周期就是一两个月,或者甚至最短的我听过15天出一款手机从立项一直到整个到卖场,他们非常快速地迭代,因为在几个市场里面来回穿梭,要用这样的一些运营商,很快的一个月之后你就会有这样的成绩。你听到这个铃声老人听不到,也许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也许过了一个月之后就有老人的手机他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在不同的情况下就会出来,这种是严格意义上的快速迭代,硬件上的,真的是完全符合用户的需求。第二个开放和自由,你会发现如果走到华强北的话,你问他做不做这个?他们很快地说我不做这个,我会做另外一款。比如讲我会做一个喇叭,他说你有没有麦克风给我做?说没有。因为它的整个体系是很开放的,而且大家都很自由,所以你可以自由搭配,你可以真的自己做那块做得很好,无论是成本很低还是什么。第三点像这种有规模化的,又很自由搭配的使得你各种各样的产品都可以不断地接近你的成本,你的成本不断降低以至于你的销售价格可以接近你的成本,你的成本可以趋向于零。以前很多几千块钱几万块钱的一个,在华强北在这种山寨的支持下可能就变成几百几十,币值从美元一直转换到人民币可以让多少新增的用户出来,来体验这样一个东西,然后他能够再进一步带动这个市场有多大,他们因为有之前我说的这个精神在的。

【广东瓦力网络科技CEO钟志华】:我是华强北的爱好的终极粉丝,其实我是对于刚刚我们说的标准化,我觉得我表达的不够准确,其实是这样,包括华强北很多我们所谓的山寨,一方面我支持山寨,再一个从另一方面我们要从保护原创的角度,我们有的很多山寨只是外形或者我们对它的功能的一种,而不是对原创和技术专利的剽窃,这是我们刚刚说的标准版的,准确的定义是这样,而不是他生产的东西已经有专业了,我们把它的专业偷过来我们再加工,而是我们在原版基础我们用我们的理解最新的方式用最快的方式来满足需求。它对东莞有什么帮助?我是本土的,我觉得对东莞可能更有发言权,对东莞应该是这样,东莞制造其实很有竞争力,为什么东莞一直是一个加工制造?因为东莞现在生产出来的东西没有很好的销售平台,所以我们只能帮别人做,因为它没有好的销售渠道,所以如果你单品去卖的时候你要么你的价格很高成本很高,要么你找不到合作伙伴或者找不到更好的零售渠道把这个产品很好地销出去,只能够通过降价或者品质次一点这些平台里面迎合一些我们所谓的用户,如果说我们在东莞本身有一个很好的平台或者有一个平等的平台,我觉得东莞制造一定会强起来。

【尚睿电子商务总经理 程天乐】:东莞本地制造业这块我认为是比较支持不管是这种华强北山寨文化还是什么文化,可以帮到东莞以制造业为主的区域,第一块是创客文化是非常开放,然后不同的一些新鲜事物一些知识进入到这个里头,这些知识的一些交流一些糅和我相信对制造型企业家扩充视野,包括想进入这个产品有思路。所有这些产品合在一起我相信对很多制造业的企业家是有吸引力的。第二本身创客这个行业可以作为一个产品一个最好的方式,这是很多企业比较欠缺的,3D打印也是在里面起到很大的帮助。第三个就是管理方法改变,因为很多的这种传统企业他们讲到是做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来,可能不到位,创客这种文化可能强调的是一个最小化的可行性产品先出来,然后密切地测量一个数据,看数据的表现,最后再快速地迭代,这三方面我是比较支持创客文化。

华强北 褒义词 山寨 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