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吗柴可“迭代记”:如何两年做成一个2亿美金估值的女性健康APP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大姨吗柴可“迭代记”:如何两年做成一个2亿美金估值的女性健康APP

i黑马注: 2014年6月5日,女性健康管理APP大姨吗宣布完成C轮融资,金额为3000万美元,由策源创投领投,红杉资本和贝塔斯曼跟投。此轮融资后,大姨吗估值约2亿美金。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大姨吗就积累了一亿的下载量,5000万注册用户,3000万活跃用户。

i黑马注: 2014年6月5日,女性健康管理APP大姨吗宣布完成C轮融资,金额为3000万美元,由策源创投领投,红杉资本和贝塔斯曼跟投。此轮融资后,大姨吗估值约2亿美金。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大姨吗就积累了一亿的下载量,5000万注册用户,3000万活跃用户。

大姨吗的创始人柴可今年刚28岁,但是已经创业5年,经历了8个创业项目。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个可以快速试错的时代,但关键是你试错之后是否可以快速积累。85后创业者柴可,演绎了一个越挫越勇的创业故事。
 

1986年出生的柴可,是创业圈的富二代,他父亲是贵州宏宇药业的创始人,但是柴可对这个身份并不避讳,因为他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享受过几天富二代的生活。

“我父亲是知识分子,那个年代赚不到钱,他在创业之前是大学助教,后来慢慢做到大学老师,之后用自己研究的药方子出来创业。其实我们家在我十二岁才开始真正富有的,以前一直很穷。”

柴可小时候还得去父亲刚起步的工厂帮工,到高三就去了加拿大,在那边考取了大学。家里的家教严格,一直让柴可“自力更生”,他毕业后在加拿大工作了两年,房是自己租的,车也是自己工资买的。

“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我的潜意识一直觉得家里没什么钱,也没有向家里要钱的习惯。”

他回国准备创业时,也不打算借助家里的关系,自己用打工积蓄的钱在望京租了一个民居开始创业。

“我父母是支持我创业的,但公司的董事会希望我回去。他们商量说,我们董事会给你五十万,这个作为你的创业种子启动基金,但条件是,这五十万用完,你事没做起来,你就回来接班。我没要他们的钱,一旦你开始用别人东西的时候,就会有承诺和付出,我心想我自己钱花完了还可以再挣。很多人都觉得我疯了,家里有劳斯莱斯不坐,偏偏要在北京挤公交。”

但是创业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柴可说:“在大姨吗以前的项目都失败了,没什么好避讳的。我做了太多尝试,糖尿病社区,中医按摩,减肥社区,中医体质调养,健康问答,医疗销售人员外出定位系统——这六个是和健康医疗相关的。还有两个是不相关的,算是外包,一个是高端会员卡系统,还有一个是打车软件。”

在回国创业到开始做大姨吗的2009年7月至2011年11月间,柴可在健康领域尝试了6个创业项目——均以失败告终。期间他们靠外包项目赚一些钱。

2009年在加拿大工作了两年的柴可回国,找了自己的小学同学做合伙人,窝在望京的一个民居开始做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糖尿病社区。在PC端做社区,由于糖尿病人基数少,而且以不上网的老年人为主,辛苦做了一年,只积累了一万用户,柴可果断放弃了。

吸取了第一次创业,“切入人群基数过小”的问题,柴可决定做一个用户基数大的健康领域社区——减肥。因为现代社会,超过60%的人都有减肥的烦恼。

减肥社区仍然是在PC端做,柴可第一次尝试用工具去为社区服务,让用户每天录入饮食运动等数据,然后反馈一套运动饮食方案,付费用户可以获得一对一的专业指导。

减肥社区很快积累了一万个用户,但柴可发现自己“没有了解到减肥人群的问题”,减肥是非常“重”的行为,但减肥社区只提供信息是无法让用户付出行动的,“人性都是懒惰的,你不可能说提供一个跑三公里的信息,别人就会跑三公里”。柴可发现自己的减肥社区,并不能解决减肥人群任何实际问题,他想解决的问题太“重”了。

柴可说:“互联网看的是活跃度,健康看的是解决度,以前的产品我两个东西都没做到。我有没有帮用户完成减肥,我就没有口碑,当我帮你做好了一件事,哪怕是小事,才会有传播。通过信息去帮人解决健康问题是非常困难的,你很难获得一个良好的口碑。”

柴可最开始犯的错误,与初入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基本一致——盲目的寻求所谓的“刚需”。简单的认为信息是刚需,健康也是刚需,把两个东西硬生生塞在了一起。

柴可对自己的前两个项目进行了反思:“健康和信息服务之间有巨大鸿沟”,健康问题关键是“解决”,只简单提供信息是不够解决健康问题的。

他思考之后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切入“不叫医疗,也不叫健康,叫‘轻健康’。它轻到可用可不用,用了会好一点,但是它可以慢慢沉淀数据,慢慢的让用户依赖于你。”

至此,柴可开始尝试‘轻健康’的产品模式。

柴可认为自己做的“稍微感觉有点对”的产品是“轻问诊”,“轻问诊”是嫁接于新浪微博的医疗问答产品。当时轻问诊以对接医生的问答模式,解决用户的一些健康咨询需求,很快“轻问诊”就积累了30万用户。这是柴可做产品以来,用户数最多的一次。

虽然这个产品,把信息和轻度解决健康问题的模式给走通了,让柴可积累了大量用户,但柴可发现活跃度是个大问题。

“有一天早上,我发现三十万注册用户,活跃用户只有两个人时,我就崩溃了”,柴可发现问诊其实不是人们日常健康生活需求的东西,用户基本上要隔非常长时间才使用一次,他决定再出发做新的“轻健康”产品,做一个人们日常使用的,有高活跃度的健康产品。

他后来往日常生活健康领域靠近了一步,做了一个“按哪儿”,帮助人们找按摩养生的地方,但“按哪儿”仍然发展缓慢。

那时柴可比较困惑,参加一些线下创业讨论沙龙。2011年7月,柴可带着自己的项目参加了“IT龙门阵创投专场”,他的项目被拍砖拍得厉害,但也让他醍醐灌顶,明白了“在互联网里面做健康,而不是用互联网的方法做健康”。

柴可开始用真正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思考。明确了要做一个“经常有人使用,并且能解决问题的产品,有活跃度的产品”。之后的两个月柴可和团队讨论出了“大姨妈”的初步模型,柴可决定用互联网的玩法,“像QQ一样,找一个点切入,像一根针一样深入一个领域,然后再想办法扩大。柴可决定从女性每个月的烦心事开始下手。”这样既有用户活跃度(女性至少每月用一次),又可以符合自己“轻健康”的概念(通过记录生理周期能真正解决一些孕期计算,月经周期计算等小问题,从而造成用户沉淀和口碑传播)。

2014年上半年,大姨吗帮75万个女孩成功怀孕。(指用大姨吗软件记录排卵或者记录体温,并开启“孕期模式”的用户,直至月经停止了开始怀上孩子。)

(i黑马注:75万人,按中国新生儿一年1600万比例计算,约5%的新生儿与大姨吗的工具相关,这既是柴可强调的“解决健康上的小问题,同时可以积累用户数据与口碑”。)

大姨吗上线半年后,迅速的积累了一百万用户。而截至今年六月,大姨吗已经积累了一亿的下载量,5000万注册用户,3000万月活跃用户。

工具如何到社区,关系是什么?

柴可总结的经验是:“我们从特别小的头打进去,然后就有机会砸出一个大坑。”

2012年他写了一篇《工具加社区的破冰之旅》,描述了大姨吗的初级发展阶段如何成型。柴可认为“在这的东西就是在这的,不在这的东西它早晚来了也得走”——工具是大姨吗的初心。

“首先做一个健康软件,你要知道女孩下载它的初心是什么。肯定是某一次脏了裤子,或者是记不得自己周期,担心自己怀孕了,或者想要去怀孕监测自己的排卵周期,或者想要避孕,因为这些原因,如果他们有渠道得知大姨吗,她就会去下载。我认为这是本因。大姨吗这个软件已经在这儿了,当你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社区是“现世”

“‘现世’的东西,就是生下来也会死的,它总有循环——社区就是现世,是依附在”初心”工具上产生的东西。现在社交产品这么多,用户为什么来大姨吗社交呢?因为他们使用工具就会有共同的烦恼。”

“例如很多问题无法通过工具实现,比如女孩最近月经老不来,她看这工具着急,就想找人交流。关于月经、怀孕,乃至性病等问题,女孩子不敢在其他社交网络说,甚至不好对身边朋友说,我们要给她找一个通道。我们要创造一个容纳女性健康需求无处可去的地方,工具和社区,其实都是解决相关问题,它们碰到在一块儿了,这些东西就自然发酵了。”

所谋非小

移动互联网讲流量,留存率,社交关系的沉淀。在柴可的谋划中,当下的大姨吗只是他做女性健康的初级阶段。他希望先通过解决轻的问题,先积累口碑和用户量,去搞定投资,再逐渐深入女性健康领域。在采访中,柴可展示了一个配合大姨吗APP的智能硬件,这个硬件可以检测紫外线强度,从而给予女性用户护肤美白指南。大姨吗在未来,恐怕还会推出更多针对女性健康的各种工具。

柴可的微信,在名字后面缀上了“节奏最重要”五个大字。柴可认为自己的目标并不是社区,而是创业第一天就想好了的——“做互联网医疗健康生活服务”。

柴可说:“这个路很恐怖,很漫长,但是我们认为这是未来更大的机会,而不是把今天我们已经辛苦做好的流量和用户去做游戏,电商这样简单的商业化。这会过早的耗掉市场的耐性。满分100分,我觉得我们现在只做到了30分。”

柴可在采访中递给了i黑马一支牙膏,那是他和他父亲研究的新型健康品,他很兴奋的介绍着“这个药膏可以直接食用,特别健康.....”。柴可说自己特别喜欢和家人研究各种医疗健康产品,未来还会和父亲联手推出一些女性医疗健康产品。

在柴可身上,执着的不是互联网,也不是移动社区,甚至不是创业,而是去做“医疗健康服务”的想法,这也是柴可开始的时候走弯路的原因“在互联网里面做健康,而不是用互联网的方法做健康”,柴可开始太执着于做健康,但他现在终于学会用完全互联网的逻辑去做事。

但执着于健康服务本身,也是未来柴可可能走得更远的原因。

大姨吗 柴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