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CEO】SegmentFault创始人高阳:辍学后带着500元北漂,4年建成国内最大开发者问答社区
腾讯产品家 腾讯产品家

【90后CEO】SegmentFault创始人高阳:辍学后带着500元北漂,4年建成国内最大开发者问答社区

i黑马注:i黑马曾经和高阳聊过几次天,在他身上我看到了90后CEO特别明显的成功特质“敢为天下先”。在别人犹豫的时候敢第一个出手,在互联网时代往往会取得最关键的“先机优势”。

i黑马注:i黑马曾经和高阳聊过几次天,在他身上我看到了90后CEO特别明显的成功特质“敢为天下先”。在别人犹豫的时候敢第一个出手,在互联网时代往往会取得最关键的“先机优势”。

7月19日,“腾讯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在北京举行,本文是SegmentFault CEO高阳的分享内容。

高阳出生于1990年青年节,是一个拒绝“填鸭式”的高三和放弃高等教育的“丧心病狂”的90后。怀着对互联网的憧憬,这个带着500元北漂的少年,用4年时间成为国内最大的开发者问答社区SegmentFault联合创始人兼CEO,组织了中国最大的黑客马拉松。

当一个人前进的动力是源自天性中的好奇心,而非现实社会的功利因素。凭借这份好奇心赋予的幸运,从进入互联网之初就一直踩着浪尖前行,赶上了社交游戏和科技媒体崛起的两拨浪潮,成为中国最大的黑客马拉松组织者,创立中国最大的开发者问答社区网站。他所走的路,和感知到的世界,会和常人有多大不同?

以下为高阳的讲话全文: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90后,我想把自己当成一款“90后产品”剖析一下。站在这个台上,和四位人生非常精彩的同龄人人一起演讲,这种经历于我而言意义非凡。我们的共同点就是都走了一条很少有人走的路,并从零开始一步步走上来。

一、身上还剩不到一千块钱,买票只身闯北京

说实话,放弃高等教育并不是因为脑子不够用,恰恰相反,高三这年,我开始大量接触互联网。从初中就常常翻我哥买的电脑报合集,对计算机异常感兴趣。看了非常多的黑客杂志,我极其崇拜黑客的无所不能,彼时我心里慢慢埋下一颗种子,我要通过互联网,去探索外面这个全新的世界。

高三那段迷茫期里,我晚上翻院墙到校外上网,通过QQ和陌生人聊天,我喜欢这种和外部世界连接的感觉。高三上学期,我在《电脑报》上看到王兴的故事,立马注册了一个校内网账号,加了好多大学生,甚至还加了很多校内的员工。当时校内正好要推高中市场,问我是否愿意帮忙,我自然求之不得,贴海报、拉注册、卖T恤什么活都干,线上线下非常活跃,好多人甚至以为我是校内的正式员工。我所有的原始人脉都是在校内网上开始的。所以现在大家知道的互联网公司里,绝对有我一个好哥们在那里工作。这种人脉对我的帮助影响深远。

高考时,我大概是SNS史上第一人拿着手机在校内直播高考实况。所以,我的第一次高考失败了。

无学可读的我,为了能每天对着一台电脑,我去了一家物流公司工作。这一年的时间,我在SNS上去接触不同的人,也一直不断地在写独立博客。我是国内接触SNS最早的人之一,QQ空间、校内、海内、饭否,还有国外的Twitter、Facebook,每天打开电脑都是全球海量铺面而来的信息。

在物流公司做了一年左右以后,我灵机一动,想去大学看看,究竟大学是什么样子。于是我参加成人高考,考了一个学校,在那里呆了三个月左右,发现大学生们真的不是在学习。

苦逼如我,在校内网上发了条状态,说我要找份工作。

幸运的是,知名独立博客作者郭启睿,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他在北京做社交游戏创业,感觉我在网上特活跃,而他正好缺一个运营的人。有机会能真正接触到互联网,我内心非常激动。那是2009年寒假,我身上还剩不到一千块钱,就马上买张票只身闯北京,以第7个人的身份加入了他的公司。

在北京不到一个月,我就确定我要退学,我要待在北京。

自此,我彻底跟国内的高等教育绝缘。

二、不断地尝试去选择自己的位置

其实坦白说,刚加入朋友公司时,并不知道运营要做什么,对社交游戏也仅有个概念而已。于是每天拼命学习,了解社交游戏,以及互联网上各种有意思的东西。郭启睿非常信任我,时常给我许多指导。幸运的是,这家初创公司正好赶上社交游戏爆发期,员工从我去时的7个人,发展到离开时的60个人;资金从原来的几万块,到年流水1亿人民币,全球范围内用户到了千万。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互联网初创公司的力量。

之后的4年里,我经历了四个公司,其中两个是创业公司。到2012年6月,我想我应该从“创业大学”毕业了,创业这件事也一直在酝酿中。我很了解自己,我不是某个领域的专家,而是整合型人才,所以我更在乎团队,必须找到某个领域的专家才能做出事情来。恰好在那个时间我遇见了我的两个合伙人。

我认为不管做什么事情,最终都会归结到人。现在我也会经常接触到一些大一大二的学生,从他们身上,我只看到两个字,迷茫。这或许是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学生去打游戏,因为他们没事干,他们要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当你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如果你想去改变,可以看一下我,我那四年就是在不断地尝试去选择自己的位置。

程序员是互联网的第一生产力,这群人的创造力和活力如果释放出来,互联网产业会发展得很好,硅谷许多很牛的公司都是技术背景的人创业做成的。如果程序员都苦逼,一到30岁都不写代码了,谁来做出更有价值的东西呢?互联网领域程序员这个群体是不可或缺的,SegmentFault只要能服务好这群人,并把它们聚集起来,就是有价值的。想清楚了这一点,5月份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们全部离职,6月份大家一起到杭州开始全职做这个社区。

三、一不小心成了中国Hackathon第一人

我们团队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创业,一开始很激动,但第一个月就遇到了问题。大家从有工作,到自己带着自己做,需要经历一个心态上的转变。社区过了一开始的关注期,增长没有想象中那样快。那段时间我一下感觉没事做了,状态非常糟糕。其他人可以写代码,而我只能做一些基础的运营工作,很难一下子见到成效。工作之余看了不少和编程相关的书:《黑客与画家》、《Rework》、《Unix编程艺术》、《浪潮之巅》等,也意识到技术社区没法那么快成长,需要付出时间和耐心去经营,于是开始踏踏实实地做微博运营和线下沙龙。

线下沙龙接触到真实的用户,了解了他们的需求,但仍旧没找到真正让公司上正轨的路。2012年11月,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头脑风暴,说要做一次特别的线下活动。正好时间接近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于是拍板做一场Hackathon(黑客马拉松),主题就是世界末日前的挑战。第二天我就去了北京,因为原先做社交游戏的积累,我在两周时间内把国内大部分的开放平台的合作谈了下来。

活动报名出乎意料的火爆,一开始预计的120个名额很快报满,于是又把规模扩大到150人。除了杭州本地的程序员,还有来自青岛、郑州、上海的朋友。活动当天,加上各大开放平台的负责人,和投资人嘉宾,参加人数达到200人。

大家都知道有黑客马拉松这样的编程活动,但国内却没有人真正推动这件事。我们3人的小团队,是因为喜欢才做这件事情,在短短一个月内,一不小心把它做成了全国第一。成功组织了这样一场效果超乎预期的黑客马拉松,一下子打响了自己的名号,赢得了国内一些大的开放平台对SegmentFault社区的认可,我们自己也有了信心。

第一次黑客马拉松的成功,让我们一下子打开了思路,并且奠定了商业合作的信任基础。2013年7月,我们携手InfoQ,在北京、武汉、成都、台北、新加坡,帮百度举办了亚洲规模最大的编程马拉松。从没赚过钱,到一下子有了几十万的收入,算是真正上道了。

四、坚持是我们真正牛逼的地方

创业中最大的困难有两个,第一是从没创业到迈出创业这一步,如何渡过创业迷茫期。第二是在快没钱但还没找到商业模式的状态下,如何能坚持你的目标。

黑客马拉松和沙龙不一样,它需要两天时间,需要人们的深度参与。可能原先完全不认识的人,凑在一块去开发一个全新的东西,很容易激发出一些新的灵感。很多人说我们Hackathon做的特别牛,但说实话,Hackathon真的是我们的副业,我们真正牛逼的地方还是在我们的线上社区。如果没有线上社区的强大号召力,我们的Hackothon可能也做不起来。

我个人很看好UGC能力特别强的垂直社区,比如豆瓣、果壳、知乎。首先是看好UGC,中国20%的用户在贡献内容,其他更多人再看,但20%的用户贡献出来的内容大部分都是有价值的。其次我看好开发者这个人群,我们刚开始是兼职做Segment Fault这个开发者社区,做了四五个月,自然增长到两千个用户,这两千用户最早是从百度和阿里的内网推起来的。

SegmentFault给他们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平台,比如程序员写代码遇到问题,自己解决不了,如果上SegmentFault来问,我们就会给他一个快速解决方案。所以我们最早是以问答的形式切入,后面又有高级用户去分享自己的经验。这也是我看好程序员这个群体的一点,他们更愿意去分享,更有开源精神。

做垂直社区实际上是一件非常苦逼的事情,一开始跟我们做同类产品的可能有8到12家,其中最长的一家才做了八个月,因为它就像腾讯QQ一样,一开始是不赚钱的。有些团队的背景比我们还要牛逼,但我觉得我们牛逼的地方是我们比较能熬。我们坚持了下来,坚持了两年,才能看到另外一个不同的风景。

五、把握住最年轻最有价值的开发者,就是把握住互联网的未来

学编程的人都知道,Segment Fault在编程中是“段错误”的意思,C语言如果携代码写错就会这样报错。之所以选这个域名是因为,首先我们定位的人群比较精准,就是中国最年轻的开发者极客们;其次我们也是向国外一个非常火的网站Stock overflow致敬,它注册用户可能只有300万,但是它的访问量却超过9000万,是全球IT界最受欢迎的技术问答网站。

有些社区说自己有一千万的开发者或用户,有的说上百万,但我们定位的是更为细分和集中的人群,我们想的是,把握住年轻有价值的开发者,就是把握住互联网的未来。所以你能看到,我们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年轻开发者极客社区。

这个年轻代表两个意义,一是我们的用户很年轻。从2012年6月份开始做,到现在2014年6月两周年,我们累积了产不多超过20万的用户。我们对这个人群进行了一次统计和划分,发现年龄最集中的人群是1994到1995年左右,也就是现在在读大一大二的人。其次是1985年到1988年出生的人群,最小的甚至有小学五年级学写代码的。

这两个人群有什么样的特征呢?1985到1988年出生的人,大部分已经有一定的工作经验,有一定的收入基础,有经验有梦想。他们不是代码民工,我们更想把他称之为代码艺术家。他们想把自己的代码做出一些新的东西,而不是从一个培训学校出来这一个工作就算了。

就是针对这类人群,我们才做了中国最大的黑客马拉松组织方。做过互联网的人都知道,包括Facebook在内,很多互联网公司每月都会搞一次Hack day,几个组不同的人自由组队,在24小时以内做出一个全新的东西出来。

这就是年轻的另一个意义,我们做的事情很年轻。黑客马拉松,从2012年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三十多场。我第一次参加黑客马拉松的时候是2011年,还没有出来创业,和几个合伙人去感受一下。当时是一个国外公司第一次在中国办活动,那个CEO说了一句话,说中国的开发者让他很惊讶。他发现我们当时有两三百人聚在一块开发出三四十个作品,实际上是有意思的。从2011年开始,中国很多移动互联网的东西实际在某些层面上比国外发展的要好的,比如微信、脸萌等。加拿大也有类似脸萌的应用,但一直没火起来。

六、最后替90后说句公道话

相比70、80后,90后创业优势体现在更了解自身,90后并非是跟大公司竞争用户、赞助的资源,相反是让其他90后更认可我们,自动靠拢并接受我们的文化。做选择时不要顾及他人的目光,无须得到世人的理解,正如写代码时加注释就是浪费生命。明确了目标和理想,我会一直在路上。

人们都说运气很重要,我却认为好的运气是被好的心态吸引过来的。我的性格帮我带来了许多好机会,聚拢了许多好玩的人。我就是一个大的连接点,把无数的点聚在一起,大家一起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我喜欢帮助别人,希望有一天能做天使投资,给创业初期的人指引和帮助,这是我的小梦想。

以下为“腾讯产品家”与高阳的Q&A:

创业时怎样找到合作伙伴的?

高阳:我很早就有自己出来做的想法,所以不断地在观察其他人。我的几个合伙人2008年左右就在社交网络上有接触,后来一起做项目,大家成为朋友。我的技术合伙人是我同事,我经常去他家蹭饭,聊得多了发现大家有同样的想法,大家就走到一块儿。

招新人的话我认为还是两点,一是看创始团队本身,二是看你做的事情。我们团队比较年轻,做的事情也很新,容易吸引相似的人。

选择风险投资机构时更看重哪方面?

高阳:我找投资人和找合伙人是一个概念,首先看价值观是不是一样,如果聊不到一块儿,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第二点是尊重与包容。我们几个都是李丰投的,他曾经专门分析过我们这群人,虽然还是不太能理解,但他做事的方式体现出了尊重和包容。

你给投资人什么呢?

高阳:几年前大家通常认为,投资人是居高临下的。但我们这代人认为,创业者和投资人是平等对话,大家相互尊重,所以我们也会尊重他们。而且可能因为90后创业还比较少,很多人抢着投,投资人有时反而有些弱势。

怎样寻找做下去的动力?

高阳:不断地自我升级,自我提高。我现在就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我和两年前创业的我完全不一样。我大概几个月就会自我重构一遍,把原先的自己打败、打死,建立一个全新的自我。

怎么给自己开工资的?

高阳:我对这个看的比较开放,我自己的话,最开始因为是自己往项目上投钱,所以第一年是不拿工资的。后来赚了钱以后,象征性的发几千块钱。现在拿到投资以后,我们创始人也就是搞定基本生活,重点还是放在我们做的事情上。

有什么短板么?

高阳:我正在尝试去总结一种新的方法论,更适合自己的,因为之前的方式可能让我付出了更多。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能空下来,给自己时间去思考。

 

90后CEO SegmentFault 高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