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怎么破——说说互联网金融平台的3种业务属性
曾克庆 曾克庆

普惠金融怎么破——说说互联网金融平台的3种业务属性

互联网金融平台应定位在普惠金融业务,利用互联网技术手段,通过结构化的金融产品设计,兼备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结构化金融三种属性,实现业务发展。

i黑马注:互联网金融平台应定位在普惠金融业务,利用互联网技术手段,通过结构化的金融产品设计,兼备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结构化金融三种属性,实现业务发展。本文作者为黑马营二期、旺财谷创始人曾克庆 ,旺财谷是他目前正在试水的新业务。这篇文章是曾克庆的《旺财谷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理解》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此系列文章将会不定期更新。

一、普惠金融属性

讨论这一满天飞的词,其实并非因为它喜闻乐见喜大普奔;值得讨论的词,不管它是喧于市还是隐于野,都是值得讨论的。

让更多主体享受到优质金融服务,满足其融资需求,即为普惠金融之本意 (有必要再次强调我讨论的互闻网金融平台限于点对点的债权式众筹平台)。对于今日的中国而言,逾千万家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严重未被满足,数亿人的金融需求未获满足,甚至未被激活,更遑论满足。他们正是互联网金融平台服务的对象,这是从普惠金融的需求角度而言。如此庞大的需求市场,怎能不让互联网金融平台梦想着大有作为呢?随便一个细分市场都可能成就百亿美金级公司呢。

从供给的角度而言, 主流金融机构的业务取向、组织能力、成本结构,都决定了他们不是普惠金融服务的积极供给者。这也是不管多少届政府如何出政策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总理管着大事,经理却管着小事,经理不愿做小事,总理便大事做不成。市场需要很多小苹果,却只有几车哈密瓜。所以还是弄点小苹果卖卖比较好,一斤两斤不大赚钱,但用火车皮拉来卖就不一样了。互联网金融平台没有能力生产哈密瓜,只能卖卖小苹果,跑在后山里一看,哇,居然满山遍野都是,于是摘回来大卖特卖,融资企业便满街唱起了小苹果。

我们也可以再伟光正一点,从社会平等主体获取金融服务的公平性而言, 普惠金融,将使得更多主体(包括组织与个人)有机会获得金融服务,而金融服务将增进服务对象的生存机会与品质,并因此提升全社会的福祉。

由此可见,普惠金融需求巨大,供给巨少,方向伟光正 ,必然是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主打业务。

不过,真正的普惠是什么?是既普,又惠。对于融资来说,所谓普,是拿到得,所谓惠,是用得起。 现在诸多互联网平台从业者,在面对“超高利率对于中小企业构成高负担是否还称得上普惠金融”的质疑时,代表性的回答往往是这样的“那你是不知道真正的民间融资的成本是多少,比我们高多了”,“他们能拿到钱,就是最大的普惠了”。让人无语。光有普,没有惠,就如同让极度饥渴者痛饮海水,解渴他一时,断了其一生。当然,纯商业而言,只要卖海水都能收钱,是否断其一生,则不是很多平台考虑的因素;但问题是,如果他喝多了海水,连水瓶都不没有能力还你了,更别说水钱,那该如何是好。

综上,互联网金融平台,定位普惠金融,前景广阔;只是,如何实现普与惠,如何优化成本结构,根据普惠对象的风险特性设计产品结构与风控模型,是普惠金融属性对应的必然思考。

二、互联网金融属性

普惠金融之所以长久得不到真正的发展,主流的金融机构现在模式决定了其单客户服务成本居高不下,其理性的选择必然是服务大型客户。但是今天,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使得互联网金融平台有条件通过互联网技术,大大降低营销成本与单客户服务成本,使得普惠金融的业务开展具备了成本合理性。

互联网本质是信息与连接:互联网上的一切都是信息,通过信息则连接了一切。互联网金融平台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平台,如何高效的传递借贷信息,实现融资方与投资者的有效连接,是平台的业务的根本内容。所以,互联网金融平台,必将具备不可消除的互联网金融属性。如何利用这一属性,在规模、在速度、在产品创新与信用评级创新等各方面实现对线下金融信息服务的全面颠覆与超越,开创自己的广阔天地?

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关于互联网金融属性,想用第四篇专门扯一扯。所以这里就不象前一段那么啰嗦了,就此打住。

三、结构化金融属性

惯常的看法,普惠金融不仅服务成本高,似乎还意味着风险也较高(此观点本身有待商榷)。那么,互联网金融平台从风险防范和转移的角度出发,必须通过结构化的设计,将业务风险分解、分级,并由平台外的不同主体来承担,因此平台对接的普惠金融业务,必将是结构化金融业务。

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定义结构化?

我给出的答案是,结构化分为两种。一种是主体的结构化 :在一项交易中,有甲乙丙丁多方,每方的职能定位责权利都不一样,而且任一方不可或缺,那么,这就是主体的结构化。除了有融资主体,投资主体,也需要有征信调查、信用评级、信贷主体、担保责任主体等等多种主体,而平台,只是信息撮合主体。

另一种结构化,是风险收益的结构化。 不同的主体,享受不同的收益,承担不同的风险,甚至享受收益与承担风险的时间也不同步。比较常见的是这些年信托产品的结构化设计,所谓优先级、普通级、次级投资者,他们的收益率会不一样,承担风险的责任会不一样,承担风险的时间也不一样。纵观各互联网金融平台,其实大多都在采用这种结构化的设计来应对风险,也许是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担保,也许是风险备用金,也许是逾期期限内的高收益回报,百花齐放。

金融业务的风险绝对存在,不可化解和消除。平台作为信息中介,不能也无力承担所撮合的金融业务风险。若是风险发生后不能及时有效应对,那么平台遭受的信誉损失,足以毁灭平台本身。同时,网络的传播能力使得风险事件会迅速放大其社会效应,别忘了,维稳可是政府头等大事哦,稳定压倒一切。所以,好好听党的话。我党说,把权力关进笼子里;那么我们说,把风险锁在结构里 。要实现这一点,就得同步设计主体结构化与风险收益的结构化 。设计成功的前提,就是合理的风险收益的定价,让有能力者识别风险、防范风险、控制风险、承担风险,并因此得到合理对价。

目前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初级阶段,投资者尚不具备风险自担的意识,不具备风险承担意愿,可能也不具备风险承担能力。而一个平台的发展,必须以信誉积累为基础,若是风险频发,且不说社会影响,就是平台本身的发展,还有希望吗?一定是没有了。证明客户错误和不成熟,不是平台的目的,如何形成优良的主体结构化与风险收益结构化模式,把网络投资者都应定义为优先级投资者,尽最大可能实现投资者保护,才可能使平台能够应对风险,获得发展。

综上,互联网金融平台应以互联网技术为手段,降低单客户获取与服务成本,从而使得普惠金融的业务开展具备了成本合理性与无限扩展性,同时,通过结构化的设计,将普惠金融的风险进行转移和分担。 

金融 普惠金融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