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版“神经猫”诞生记:一个小创意如何四小时内火遍硅谷
刘雨竹(译) 刘雨竹(译)

推特版“神经猫”诞生记:一个小创意如何四小时内火遍硅谷

“神经猫”一夜爆红微信朋友圈的盛况还历历在目,今天Johnny Lin又为我们带来了4小时开发的推特评级小网站登上Product Hunt首页的传奇。极简而中心突出,抓住用户心理传播,也许就是这种产品的制胜法则。今天火的是推特评分,明天是不是就是微博评分了?

i黑马:“神经猫”一夜爆红微信朋友圈的盛况还历历在目,今天Johnny Lin又为我们带来了4小时开发的推特评级小网站登上Product Hunt【每日最佳新产品排行榜,硅谷和纽约的著名VC时时关注的站点】首页的传奇。极简而中心突出,抓住用户心理传播,也许就是这种产品的制胜法则。今天火的是推特评分,明天是不是就是微博评分了?

来源:i黑马
译者:刘雨竹
译自:medium

以下为原文内容:

7月4日那天,我和室友买了一提24罐啤酒,三个人在宿舍里无所事事。两罐啤酒下肚,其中一个哥们Rahul说:“咱玩个黑客马拉松怎么样!”比赛是促进肾上腺素分泌的好办法,说干就干吧!

干点啥呢?

我打开了自己的创意笔记本。上面的最后一条是:

给人们的Twitter评评级。贾斯汀·比伯。

听起来不错。这个模糊的想法灵感来源于某天我关于Twitter与交流的思考。我不怎么用Twitter,因为那上面人多嘴杂,实在太吵。也许一个小工具会让人们发推前三思而行。

首先,我需要一个名号。

“Mason,哥们,给我想个名儿,酷点儿的。”

“明确一点。”

“跟鸟有关系的名字。”——我打算先不说我的创意。保留一点惊喜。

“嗯……”他边敲着Macbook边说,“Beak(喙)怎么样?”

“棒!谢了。”

我打开一个TXT文档,迅速打了一串规格说明:
 

“本项目特有技术细节

- Twitter的应用程序界面

- 评级文本库

特性

- 给你发的推评级

- 给你的订阅评级

- 评出你最酷和最蠢的推

发展

- 最酷和最蠢的推主

- 给你被“喜欢”次数最多的推评级

- 更酷的Internet!”

“特性”指的是上线所需最低限度的功能。时间有限,这个部分必须短小简明。

“发展”则是那些最低限度以外的功能。要是这个网站火了,说不定可以搞搞(“更酷的Internet!”这种)。

因此Beak是很简明的:

1. 点“用Twitter账号登陆”;

2. 输入Twitter ID;

3. [神奇的Twitter等级计算运行中]

4. “你是一位三级的推主!你最酷的推:XXX; 你最蠢的推:OOO; 你关注的推平均等级为:五级。”
 

感觉很可行。我打开本地开发服务器,准备开始制作。

目前用时:30分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Johnny,你在搞啥?”Rahul啜着啤酒问。

“你喝完五罐啤酒我就告诉你。”

“好吧,我正在喝第四罐,你得加快速度啦。”又喝一口。

靠,这货怎么这么快。我决定拿出必杀技来。

这是我大学计算机专业学了四年,又在大型科技公司干了两年所学到的最有用的招数:上谷歌。

搜索结果第一条是一个全是术语的维基词条,标题是“Flesch-Kincaid可读性测试”。我跳过术语,读到唯一一个目前有用的句子:

“这些可读性测试被广泛地应用于教育领域。“Flesch-Kincaid”等级公式”将[……]转换成美国通用的等级[……]”

如果大多数教育者都觉得这个公式好用,我自然不会拒绝。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是不可能自己来写这个公式的代码了,所以我开始找能做这种运算的插件(“gem”):

谷歌搜索:Flesch-Kincaid插件(rails Flesch-Kincaid gem)

第二个结果是一个叫奥德赛(Odyssey)的插件:
 

完美。让我测试一下这个插件是否好用。装上插件,随意输入一些无意义的句子。“布拉布拉哇喵”得到的结果是-2.2。这不对啊。

我相信负数结果是某些技术问题导致的,我需要的是1-12+区间的数字。幸运的是,这个插件里还有其他的选项,经过几次测试和报错,我决定使用SMOG指数。

“布拉布拉哇喵”的结果是1.8,“宇宙射线散裂是核裂变和核合成的一种自然发生的形式”得到的结果是11.8。感觉不错。

我加上了Twitter的登陆来抓取一个用户的所有推特,将每一条推都用SMOG计算,求结果的平均值。贾斯汀比伯的推平均等级为3.9,埃隆马斯克的推则是8.4。嗯,感觉我似乎已经做到了。

目前用时:1小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罐啤酒了。快告诉我你在搞什么?”Rahul放下第五个空罐子。

“我说的是‘再’来五罐之后。你肯定听错了。”

“不可能!Mason,为我作证。”

“我作证,他说的是‘再来五罐之后’。”谢谢你,兄弟。

我现在已经有功能了,但界面太丑,而我又没学过设计,于是我开始用一个叫Design Whack-A-Mole (DWAM™)的专利技术来做按钮和文本。

“字应该大点” →调大字体

“文字太低了” →往上移20像素

“太高了,字体太丑了” →下移10像素,换个字体

“这个字体比先前那个小”→调大字体

“太低了……”

一个小时后,界面还是很丑……
 

……但还凑合了。下一项。

目前用时:2小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要去码头看烟花!等会再做吧。”Mason说。

“给我30分钟。”我快做完了,不想停在这里。

还有两个特性没做,但只有做一个的时候了:1)你订阅的等级,以及2)你最酷/蠢的推。我选择做第二个,因为它与用户关系更密切。我还决定把“蠢”改成“二”——听起来不那么有攻击性。

“我们的Uber打车到了!走起!”Mason喊。正当此时,我用自己的Twitter账户测试成功!我双臂高举做胜利状——

“搞定!”我大喊,把链接发给两个室友,兴奋地等待着他们的回应。

作为一个极客,我超喜欢这种从一个随手写下的点子做起的过程,感觉就像看NBA总决赛一样激动;而在Uber打车到来前的最后一分钟完成,这感觉就像在总决赛结束前0.6秒进一个压哨三分。

Mason说:“登陆Twitter?我都不记得密码了。”啥?!你怎么会忘了密码!!!

我转过头去看Rahul,他点了“用Twitter账号登陆”:
 

DAMN IT。沮丧之感流遍全身。到底什么出错了??我脑海中浮现出一打的各种可能性,但现在已经无法去验证了,因为我们已经上了出租车,离家已经有五个街区远了。

“这是要干嘛?”Rahul问,“是恶作剧?你已经窃取了我Twitter账户的信息了?”

“不是。”我很不爽。“我搞那个干啥。我——呃……我会修好的。我会的。”

压哨三分被篮筐弹了出去。

目前用时:2.5小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二天早上,我神清气爽地打开电脑,很快发现了错误所在:一个Twitter登陆上的代码错误。但我决定不去修复这个错误,而是彻底删除了这段代码——大多数推文都是公开的,何必非要登陆呢!这样用户就又省了一个步骤,一石二鸟之策!

我的室友们又试了一次。这次成功了。

“我是五级推主——哈!”Mason说,“挺酷的啊。Rahul你呢?”

“四级?哦天哪,我是个愚蠢的推主!”Rahul半开玩笑半抱怨地说。

“不蠢,”我说,“二而已。”
 

知道了自己的分数,就想知道好友还有名人的分数。名人们的分数有的很搞笑(“无聊的埃隆马斯克”比账号本尊还“酷”),有的则准得吓人(奥巴马的账号战胜了麦凯恩,希拉里则战胜了莎拉佩里)。一般来说,这个评级还是很有道理的。像“大本钟”这样的账号(只会每小时发“砰”)得分就很低,而斯坦福和耶鲁的账号就得分很高。

我很满意,于是给Product Hunt发了封邮件。但还有可以改进的地方。

目前用时:3.5小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做了一个高分榜。世界上最酷的推主是谁?最二的又是谁?我保存了已经参加过评级的用户的成绩,又做了一个“最近评级”。

我把这个功能加到网站里,但看起来很丑,于是我就又用Design Whack-a-Mole优化一下。

这次,我发现“最近评级”里出现了一些陌生的账户。奇怪,我的室友都已经不在榜上了。

我刷新一下,又多了六个。再刷新,二十个。

发生了什么?这都是谁?

“你们谁搞的啊?”

正当这时,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来自erik@producthunt.co

你入选了!你的用户名是什么?我给你注册,你就可以上来评论啦。”

Beak上了Product Hunt的首页。爽。
 

目前用时:4小时

硅谷 推特 神经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