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自主分级电影 自下而上的“革命”?
魏頔 魏頔

影院自主分级电影 自下而上的“革命”?

关于中国电影行业影片分级的制度,至今已经讨论了14年。早在2001年两会期间,巩俐就曾经谈到有关建议,然而中国的电影分级制度一直都在被呼吁,但是具体实施过程中,问题重重。

i黑马注:关于中国电影行业影片分级的制度,至今已经讨论了14年。早在2001年两会期间,巩俐就曾经谈到有关建议,然而中国的电影分级制度一直都在被呼吁,但是具体实施过程中,问题重重。随着电影市场在中国的大范围铺开,电影消费越来越走向平民。这种电影分级制度已经在部分电影院自行推行下去。这是自下而上的“革命"吗??看黑马哥给大家推荐的文章。


电影分级制度在中国已呼吁多年,每年两会期间,都有电影领域的相关代表呼吁与国际接轨、完善国内的电影分级制度,对含有色情、暴力内容的影片进行限制,但至今未果。近日,新疆乌鲁木齐一家影院自行实施了影院分级制度,以13岁为界,将放映的影片划分为低于13岁者不宜观看影片、和常规观看的影片。该制度自7月中下旬开始,在影院内实行,为了避免不到年龄的儿童观看限制级影片,还在影城的售票、检票、巡视等环节设置了监督。

千呼万唤出不来的制度,竟然自下而上的、由几家影院自发执行起来。

影院经理姚林:13岁以下儿童避免色情、暴力

有报道称,该影院将很少有暴力、色情等镜头的影片,适合所有年龄段观众观看,即归为大众级(G级)电影,而包含较多暴力、血腥、恐怖等镜头的影片,则被归为特别辅导级(PG-13级),这类电影是禁止13岁以下观众观看的。

记者得知此消息,立刻连线事件发生的乌鲁木齐的中影国际影城,向影城经理姚林了解情况。姚林经理表示,自己的影院确实已经推行了一段时间的影片分级制度:“目前为止,国家也没有相关的指导文件,我们只能按照自己对市场的判断来办。”在具体的执行上,姚林介绍:“我们影院的工作人员,先是告知家长哪些电影不适合小孩子观看,有些小孩儿明显不足13岁、甚至身高都不足1.2m的就不会卖票。”

“制度虽然定下了,但是也没有强制执行,这点是挺遗憾的事儿。虽然买票的时候就会告知观影者,但有些观影者说住的距离比较远,难得休息来一趟,我们可以建议他换别的场次,已经购票的也可以给他退票。”

《京城81号》片方恒业影业:分级对票房影响不大

影院对影片进行分级,作为发行方的恒业影业是否感受到影响呢?对此,恒业影业的宣传总监周铭告诉记者:“(该家影院的分级制度)暂时不会对影片有什么影响,我们影片的票房也已经达到预期了,我们的目标人群是18岁以上的观众,那青少年观影人群也仅仅占2%到3%,分级制度对整体的票房比例影响不大。”

不止《京城81号》、《小时代3》也被限制

语言和画面涉及到色情、暴力的时候,中影国际影城都会将影片放入限制级。不只是《京城81号》,连《小时代3》也被影院放入了限制级的影片名单中。对此姚林经理说:“给儿童看的影片,主要是为了让他们得到收益,价值观不合适的,我们也建议不要看。这样也许制片方会不满,因为他们担心票房会受到影响,但我觉得影院的盈利有一个前提,还是要让儿童的利益得到保护。”

该中影国际影城位于乌鲁木齐新市区苏州路的百商广场内,影院经理介绍,影城的位置周围有很多社区,因此儿童观影者数量也相对多,这样做也是为了照顾他们的利益。

影片的分级团队成员:内部运营经理、市场部同事

在影院放映的影片中,有些电影分级操作起来非常方便,比如即将上映的美国大片《敢死队》,影院事先就了解到美国对该片的分级状况,直接遵守就可以了,而更多的国产影片如何分级?姚林会组织一个团队对影片进行了解和观看。“我们觉得模棱两可的就先看片,现在网络也很发达,会介绍影片的类型。”而最终决定该如何对影片进行分级的、是影院内部的运营经理、市场部同事,他们组成了一个6、7人的“审片团队”:“按照专业来说,我们的审片团队还不是很专业,也没有儿童心理的研究者,我们只是通过大众心理的评判,替观众做一个主观的判断。”

伊犁金棕榈影院也分级影院老板系同一人

有外界认为,因为缺乏强制的执行能力,所谓的影片分级制度只是一个噱头,该影院刚刚开业不久,或有炒作的嫌疑,对此经理姚林说:“我们的影院自去年10月就已经开业了,是中影投资的影院,根本没有炒作的必要。”

事实上,乌鲁木齐的中影国际影城,也并非唯一一家施行此制度的影城。在新疆的伊犁,有两家金棕榈影城也同时在做,他们的共同点是:三家影城有一个共同的投资方。除了西北部的新疆,中国东南的广东省内的几家嘉禾影院,也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尝试分级制度。

也有人质疑,影院是否可以自行对影片进行分级?或者分级制度是否有利于电影行业的良性发展?影评人magasa在微博上说:以前博纳还是哪家院线不是搞过吗?分级制度的本意是放松束缚,让成人小孩各归其位。但在审查未废的基础上再行分级,那是自增束缚,可能对观影选择存在些微参考作用,但对创作大环境没有任何正面意义。

对此,经理姚林说:“投资影院就像是做生意,饭菜卫不卫生,我是不是应该把关?我们做的这件事是有点草率,但我们觉得这件事该做,虽然没有向上面进行书面申请,但我们自治区的广电这块是知晓的。”

尽管不少人认同,影片分级制度利于保护儿童的权益,但也有异见者认为,试行影片分级的前提,是电影审查制度的改变。姚林不这么看,他觉得影片的分级与国家广电的审核,完全是不同的两个领域:“国家广电审核的是标准,是符不符合政治要求,但是对色情暴力控制不够。2017年我们所有的电影保护都要放开,《京城81号》就是小儿科了,《遍地杀人狂》啊、甚至《贞子》都会引进,那个时候再谈分级制度还要阵痛,不如提前做这件事。”

谢飞:我很支持我表示他们有权力这么做

知名导演谢飞,曾经多次炮轰中国电影的审查制度,他曾在2012年15日晚,在自己的微博发表《呼吁以电影分级制代替电影审查的公开信》,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记者就此事像谢飞导演寻求意见,谢飞说:“我很支持这个行为,我们国家的出版法严格规定编辑责任制,发表文章要由编辑负责,放映的电影院对所放的电影也有这个责任,我表示他们有权力这么做,我支持这个态度。”但谢飞对此制度能否顺利推行、甚至形成自下而上的“革命”,并不持肯定态度。

补充阅读:影片分级制度讨论多年至今未果

关于中国电影行业影片分级的制度,至今已经讨论了14年。早在2001年两会期间,巩俐就曾经谈到:“关于改革电影审查制度的提案,许多委员都签了名,3年来却没有下文。目前的电影审查制度,有些规定比较教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对电影事业的投资。”

2003年中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著名编剧王兴东就“中国电影实行分级制”提交了议案:“电影实行分级制,是市场细分的需要,旨在保护广大青少年和未成年人,电影分级已势在必行。”

去年两会期间,导演冯小刚谈到内地在电影题材审查方面应考虑战略眼光的问题。他还举《天下无贼》、《集结号》和《1942》为例说,很多有人反对的题材,拍出来后并未造成不好的影响。最后提议应拍文革电影让年轻人了解红卫兵暴动的灾难。导演陈凯歌也提出:“电影分级制度已说了好多年,现在是考虑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而近期实行的大部制改革,广电总局或会和电影局合并,届时提高效率这些事情可能也有望早日实现。”

到2014年,王兴东再一次在两会期间提到影片分级制度,至此,多位电影行业的从业者连续十几年,都提出过电影分级制度。但此制度一直没有得到推行。

电影分级 影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