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互联网如何改变色情行业?

经济学人:互联网如何改变色情行业?

互联网的出现几乎颠覆了人们的生活习惯,同时推动很多行业快速发展。在国外,色情行业也借助互联网合法交易,这是怎样做到的呢?

i黑马注:互联网的出现几乎颠覆了人们的生活习惯,同时推动很多行业快速发展。在国外,色情行业也借助互联网合法交易,这是怎样做到的呢?


 
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印刷版刊登题为《物美价廉:新技术如何改变最古老的行业》(More bang for your buck:How new technology is shaking up the oldest business)的封面文章,对互联网给色情行业带来的种种变革进行了细致分析。

以下为文章全文:

网络色情兴起

对柏林的嫖客来说,一款名叫Peppr的新应用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大便利。只要在上面输入一个地址,屏幕上就会跳出一串附近的妓女列表,不仅配有照片和身材特征,甚至还会明码标价。用户可以对结果进行筛选,在支付5至10欧元(约合6.5至13美元)不等的预订费后,还可以直接“下单”。该服务还准备向更多城市扩张。

Peppr之所以能公开运营,是因为卖淫和卖淫广告在德国都是合法的。但即使在禁止性交易的地方,互联网依然在改变着这个古老的行业。一直以来,妓女和嫖客都苦于没有相互沟通的渠道,导致买卖信息难以对接。要在见面前了解必要信息,更是难上加难。

金发美女和长腿妹妹在大街小巷张贴的小广告,最多也只能吸引一部分人。不仅如此,嫖客们在享受服务前,对妓女们的外貌身材和服务质量,通常也都知之甚少。虽然熟人的推荐可以起到一定的帮助,但效率却很低。与此同时,性工作者也难以在正式接客前,预知她们可能面临的风险。

现在,专业的网站和应用正在促进买卖双方的信息流通,方便嫖客与妓女达成令双方都满意的交易。性交易的进入门槛正在逐步降低,交易的安全性也在日渐提升:妓女可以彼此共享不良客户的信息,还能在接客前进行背景和健康调查。个人网页可以帮助她们更好地宣传自己,甚至通过网络安排见面。而嫖客在网站上发表的评论也有助于提升信息的可信度。

在美国,除了内华达州,卖淫及其相关的推广活动都是违法的。但即便如此,卖淫的推广和介绍服务还是在网上蔓延开来。为了规避法律,这些网站都把服务器设在海外。站长和用户也都匿名登录。他们还使用了一些法律术语来规避风险,包括将网站目的描述为“娱乐”,将内容性质标记为“虚构”。

这场网上卖淫运动的兴起,使得这个原本隐匿于公众视线之外的行业,逐步曝光在众人的视野之中。由于在公共空间招揽生意,站街女向来都能吸引警察和研究人员的关注。很多人都反感这些人,而由于她们最易成为受害者,所以更有可能受到警察以及社会和医疗工作者的关注。但在很多富裕国家,她们在性工作者中的占比却很小。据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社会学家罗纳德•维泽尔(Ronald Weitzer)估计,美国的这一比例只有10%至20%。

网上的海量数据,使得外界得以对性交易市场中那些规模更大,但却不太为外人所知的部分进行分析:换言之,就是那些关起门来做生意的卖淫活动。但令人意外的是,色情行业却与其他服务领域有着惊人的相似:妓女的个人特征和她们提供的服务,都会对价格产生直接影响;小众服务要价更高;互联网也可以方便她们更加灵活地工作,并砍掉中间环节。

无论是独立工作的妓女,还是通过代理或妓院工作的妓女,都可以在AdultWork等网站上创建资料,以便嫖客与之联系。她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详细信息、服务范围和收费标准。客户可以按照年龄、胸围、衣着尺寸、种族、性取向或地点等参数进行浏览。

还有一些网站会从嫖客那里搜集信息,让他们针对妓女们撰写评论,并描述详细的服务和价格信息。在英国的PunterNet网站上,嫖客可以对各类妓女进行评价,并选择是否将其推荐给他人。一位名叫米歇尔(Michelle,本文所有性工作者均使用化名)的性工作者表示,这种方式可以帮助她打造个人品牌,并吸引最有可能看重她服务的嫖客。

嫖资整体下滑

我们在一家国际点评网站上分析了19万性工作者的资料。(由于该网站在美国很活跃,因此他们不愿在这篇文章中透露具体身份。该网站号称上面的信息均为“虚构”。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假设他们可以提供有用信息。)每份资料都包含了嫖客对性工作者外貌、服务和价位的评价。

这些数据最早可以追溯到1999年。我们使用的所有数据,都会根据通货膨胀对价格进行调整。有些人可能会使用不止一个名字,或者通过代理招揽生意。这些数据覆盖了12个国家的84座城市,其中,美国的性工作者人数最多,其余人也大都都来自其他富裕国家的大城市。由于该网站只提供妓女的信息,所以我们的分析并未包括妓男的数据,但他们在性工作者中的占比约为五分之一。另外,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来自男性嫖客。

我们的分析显示,近年来最显著的趋势就是平均每小时的嫖资呈现下降趋势(请参见图表一)。2007至2008年的金融危机所引发的经济不景气,显然是原因之一。即使在受影响最小的地方从事交易的妓女,同样受到了冲击。家住英格兰南部的瓦妮莎(Vanessa)发现,她的手机可能好几个星期都不响一声。她说,男人们把买春看作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随着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上涨,他们不得不在这方面削减支出。尽管降价促销,瓦妮莎还是门庭冷落。

而在就业市场遭受重创的地方,色情行业受到的冲击就更为严重。(卖淫是否合法虽然也有可能对价格产生影响,但美国各大城市之间的广泛差异表明,这并非唯一因素)。在克利夫兰,当失业率在2010年达到12.5%的峰值时,每小时的嫖资也大幅降低。
 


 

图表一:平均每小时的嫖资呈现下降趋势

大规模的移民也是嫖资降价的主要原因。富裕的大城市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各行各业的人,其中也包括性工作者。伦敦城市大学的尼克•迈伊(Nick Mai)对居住在英国的外国性工作者进行研究后发现,随着她们融入当地社会,并逐步适应当地的生活成本,要价往往也会上涨。但如果在人员不断内流,或者市场原本很封闭的地方,移民却会推动价格下跌。

随着欧盟的范围逐步扩大,将发达程度较低的东欧国家包含进来,各行各业的员工也在不断涌向富裕的邻国。莱比锡大学的丽贝卡•佩茨(Rebecca pates)发现,从各方面来看,生活贫困的新移民的到来,都会拉低德国的嫖资水平。英国性工作者赛丽(Sally)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她所在的英格兰南部有几名“成熟”妇女从事性交易。她说,英国女孩儿很难接到活儿,有很多东欧人愿意接受低价。

奥斯陆大学社会学家梅仑•斯基尔布雷(May-Len Skilbrei)表示,20年前,挪威的多数妓女都是当地人,收取的费用也基本一致。而现在,随着来自波罗的海和中欧诸国,以及尼日利亚和泰国的性工作者逐渐增多,这种非官方的价格控制措施已经难以为继。

缺乏经验也是新入行的性工作者收取低价的原因,至少初期如此。美国妓女兼色情服务提供者联盟创始人马克辛•杜甘(Maxine Doogan)表示,她就是在内华达的一所妓院里,向从业多年的一位前辈学习了入门技巧。内华达是全美唯一一个可以合法卖淫的州。

那位年长的女性向她传授了标准服务和额外服务的界定方法,以及具体的收费标准。当杜甘1988年开始接客时,标准服务的收费是每小时20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95美元。但她表示,这些服务的收费至今仍然只有200美元。有的甚至会在不使用安全套的情况下提供额外服务,但却不适当收取额外费用。

网络浪潮的兴起可以吸引更多本地人从事性交易,从而提升供给。样貌和身材更好或受过更好教育的女性,原本拥有更好的婚姻和职业前景。但随着网上卖淫的兴起,也加大了她们提供性服务的可能性。关起门来做生意比当街揽客更加安全,被捕的概率也更低。在出租屋或酒店房间内提供服务,也比在妓院里更加谨慎。这样一来,家人和朋友就不太可能知道她们的新收入来自何处。匿名成为了可能,从而降低了名声受损的顾虑。由于可以通过创建网上资料来揽客,使得很多不愿当街拉客的人,也加入了性工作者的行列。

与此同时,更广泛的社会变革却在降低需求,进而压低嫖资。与以往相比,在当今的网络时代,人们更容易找到免费且不附带任何条件的性伴侣。Tinder等应用都为这种一夜情提供了便利。Ashley Madison和Illicit Encounters等网站也为通奸提供了可能的渠道。社会对婚前性行为的容忍度提升,以及离婚的难度降低,导致寻找妓女的单身和已婚男士越来越少。

价格影响因素

我们的分析显示出按小时收取的嫖资,与妓女提供的服务性质及其公布的外貌条件之间的关系。与其他行业一样,想要寻求小众服务就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例如,能够接收非自然性交方式的妓女,以及可以同时与两名嫖客发生性关系,或者同意与其他女性一同为嫖客服务的妓女,都可以索要更高的价格(请参见图表二)。
 


 

图表二:想要寻求小众服务就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

外表同样很重要。我们的调查显示,通过该网站寻找妓女的嫖客都很看重传统的西方美女特征:苗条而不柔弱,或者拥有金色长发或丰满胸部的美女,可以收取最高的嫖资(请参见图表三)。

漂白后的头发算不上真正的金发,因而溢价水平较低,但仍比其他颜色的头发更有“销路”。如果本身的身材不够火爆,那么从经济角度来看,隆胸手术是值得的:从平胸变成D杯罩后,每小时的嫖资大约增长40美元。按照3700美元的常规隆胸手术价格计算,大约只要90小时便可收回成本。

由于该网站上的妓女有12%都号称身材健美、苗条,而且至少拥有D杯罩的胸部,表明她们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采取了这种方式。
 


 

图表三:在色情行业,外表很重要

不同种族和国籍的妓女,收取的价格也有很大差异。某个因素在一个地方可以收取高价,在其他地方反而需要打折。根据我们对美国四大城市和伦敦的分析,黑人妓女的收费低于白人妓女(请参见图表四)。
 


 

图表四:黑人妓女的收费低于白人妓女

由于数据太少,因此无法按照种族因素对其他城市进行分类统计。但美利坚大学的克里斯蒂安•钦(Christine Chin)曾经对一些国家的高端跨国妓女进行过研究。她发现,在吉隆坡,黑人妓女的要价很高。而在新加坡,价格较高的则是越南妓女。在迪拜,欧洲妓女价格最高。不同地区对于“异国风情”和“令人满意”的定义各有不同,这要取决于人口流动等很多因素。

除此之外,还存在其他一些略显古怪的影响因素。根据我们所分析的这个网站提供的数据,在东京,妓女的价格通常低于伦敦或纽约。然而,经济学人智库的生活成本指数显示,东京的生活成本在这三大城市中位居之首。

之所以出现这种异常现象,可能是因为出现在一家英语点评网站上的妓女,主要是迎合外国人。日本妓女为本国嫖客提供的那些不同寻常且更加昂贵的服务,往往不会向外国人提供,包括日本红灯区Sopurando提供的泡泡浴和按摩。那里每次交易的价格达到6万日元(约合600美元),而且会带有色情服务——尽管通常不会对外宣传。

与常规的劳动力市场一样,更高的学历在色情行业往往也意味着更高的收入。贝勒大学的斯科特•康宁汉姆(Scott Cunningham)和咨询公司Compass Lexecon的托德•肯德尔(Todd Kendall)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某个星期内工作的妓女中,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收入较非大学毕业生高出31%。

这种差异源自大学毕业生采用了更加有利可图的工作模式,而不是更高的小时收费。尽管拥有学位的性工作者在某个星期内的工作概率低于其他人(表明她们更有可能把卖淫当做副业),但当她们工作时,却会接待更多嫖客,时间也会更长。她们的客户往往是一些较为年长的男性,他们希望维持更长时间的性关系,而不是短暂的邂逅。

妓院和按摩院对互联网的使用程度,取决于当地法律的规定。美国的法律限制迫使他们保持低调,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而在英国,虽然法律不允许开设妓院,但卖淫却并不违法,因此按摩院就会在网上宣传自己的值班表和价格,但措辞却有一些遮遮掩掩。相比而言,德国的大型妓院Paradise则设有十分露骨、信息丰富的网站。

提升从业灵活度

然而,受互联网影响最为深远的,还是那些独立性工作者。康宁汉姆曾经在一家点评网站上追踪过美国多座城市的数位性工作者。在截至2008年的十年间,色情行业的网络广告突飞猛进,独立性工作者的占比也在增加。

对妓女而言,互联网承担了很多工作场所的职责。《扮演妓女:性工作的工作》(Playing the Whore: The Work of Sex Work)一书的作者梅丽莎•基拉•格兰特(Melissa Gira Grant)认为,互联网是一个“休息室和职业介绍所”。网上论坛取代了办公室的饮水机。妓女门在网上交流日常工作中碰到的各种挑战和应对方案。某论坛中有一个非常热门的帖子,专门探讨了哪种床单最能耐得住频繁的洗涤。

一位来自苏格兰的母亲还在网上向其他妓女询问,应当如何处理照顾孩子与接待嫖客之间的关系,因为嫖客们通常会刚打完招呼就直接找上门来,所以很难安排保姆。还有一位计划生孩子的妓女问,其他同行是在存够了多少钱后才专心生儿育女的,以及生育之后的收入是否会降低。其中一个人回复说,比起其他工作,性工作者更容易照顾孩子:这份工作的薪水足够养儿育女,而且在学校放假或者有集体活动时,都可以前去参加。孩子生病了,同样能够腾出足够的时间照顾他们。

一些考虑从事色情行业的女性,在正式作出决定前,通常也会先到网上寻求他人的建议。梅勒尼(Melanie)是一位年收入6.5万英镑(约合10.9万美元)的女性,她最近正在考虑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几个月的卖淫业务,以便偿还债务。但她还是担心这会对她未来的职业产生影响。有经验的性工作者回复说,如果她独立工作,而不通过代理来揽客,就更容易隐藏身份。但对方也警告说,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拥挤的市场。更何况,这种双面人生带来的压力不容小觑。所以,这份钱赚得并不容易。

很多在网上参与这些讨论的人都有其他工作,她们通常都是兼职卖淫。在她们看来,有一份稳定的额外收入,而且不会对简历产生不良影响,是这份工作的优点所在。莎拉(Sarah)表示,有了这份工作,她就能付得起女儿的舞蹈课和音乐课的学费。如果只是从事正规工作,她很难负担得起这些费用。有些丈夫和男友也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女友的工作性质,甚至还为对方担任经纪人、司机和保镖。其他女性则会对身边的人保密。

在网上招揽嫖客,使得妓女的工作地点更加灵活。她们可以外出“旅游”,使用专业网站上的主页或资料页面,对外宣传自己的目的地,以及到达的时间。在人口稠密的英国,多数地方都有妓女,因此原本只为小镇居民服务的她们,可以通过这种“旅游”来接触到大城市的潜在客户。斯基尔布雷表示,在挪威,妓女都集中在大城市,所以“旅游”可以满足小城镇里被压抑的性需求。

互联网为色情行业引入的自由职业者、兼职工作者和临时工,有可能在一些特殊时段帮助它消化猛增的需求。在2008年举行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作为主办地的明尼阿波利斯和丹佛都吸引了大约有5万人大举涌入。康宁(20.08, -0.04, -0.20%)汉姆和肯德尔的另外一项研究发现,在此期间,分类网站Craigslist“色情服务”板块上针对这两座城市的性服务广告,分别较平时增长了41%和74%。

健康和安全问题

性工作者难免面临严重的风险:她们可能遭遇强奸或其他暴力事件,还有可能感染性传播疾病。但与其他行业一样,互联网同样在改善她们的生活。

通过网络论坛让,妓女们可以分享安全方面的经验,还能尽量避免陷入法律纠纷。有些网站还允许她们为已经招待过的客户提供担保,从而提升了其他同行的风险评估能力。还有人则使用Roomservice 2000这样的服务,对嫖客进行背景调查。不仅妓女的安全性得以提升,嫖客同样能够受益,因为他们不必非要提供信用卡信息或电话号码,仍然可以证明自己的信誉。

在禁止卖淫的地方,这些网站必须谨慎行事,避免触犯法律。今年6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关闭了MyRedBook,那是一家专门发布色情广告和点评信息的网站,还为性工作者提供了网上聊天室。美国警方有时会利用这类网站诱捕妓女。为了规避这些风险,性工作者通常会使用那些可以认证嫖客身份的网站。但这却会带来额外的麻烦,而且会令她们忽略最为重要的安全问题。“识别警察现在比识别强奸犯、窃贼和绑架犯更受重视。”杜甘说。

在英国,Ugly Mugs运营着一个网络数据库,专为妓女提供嫖客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在美国,National Blacklist则可以接受性工作者的举报,罗列那些虐待妓女或拒不付款的嫖客。还有的妓女会通过姓名、电话号码、电子邮箱和网名调查潜在客户。尽管并不是针对性工作者开发的,但Healthvana等应用却可以方便色情行业的买卖双方,分享经过认证的性病测试结果。

渠道逐渐转变

转移到网上,意味着妓女已经不再需要依靠传统的中间人——妓院、代理、皮条客和鸨母——来为其招揽业务,或者提供交易场所。有的人决定单干。在美国和英国工作的色情按摩师安娜(Ana)表示,这可以为她们赋予更强的独立性。但同时也意味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并掌握更多的技能来进行自我推销。“你需要一个好网站,还要拍很多漂亮的照片。你得学习搜索引擎优化,这都很费时间。”她说。

其他妓女仍然倾向于让经纪人或助手帮助其处理“订单”,以及社交媒体上的各种事宜。“如今,会有很多人通过Twitter、Facebook、个人网站和电子邮件联系你。”杜甘说。例如,通过Eros.com网站,妓女可以告知嫖客自己现在能否接客。但这就意味着必须要在网上耗费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处理一些零星的杂务。不仅如此,网络广告并不便宜。杜甘曾经将她收入的10%用于印刷广告,但她投入到在线广告中的资金却远高于这个数字,原因是打广告的人太多了,但回报反而更低。更何况,调查嫖客的诚信度同样要花费时间。

与此同时,一些传统的卖淫方式却在举步维艰。荷兰研究公司Platform31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截至2010年的十年间,荷兰登记注册的性俱乐部数量减少了一半。该公司认为,这一降幅有很多都被网络色情服务的增长所抵消。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斯特斯克•阿尔金科(Sietske Altink)认为,很多妓女更愿意在私人场所工作,而不愿在俱乐部卖淫,或者通过代理人揽活。荷兰的很多城市都禁止这类行为,但由于可以通过网上招嫖,导致这些法规几乎形同虚设。

很多国家或地区的政府都在努力控制和监管色情行业,有的出于务实的目的,有的则源于道德原因,还有的是担心某些人是被迫从事卖淫。但无论如何,色情行业的网络化都将加大这种的控制和监管的难度。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维泽尔表示,与在妓院、夜店或酒吧里不同,通过互联网达成色情交易的买卖双方更容易隐藏,也更具移动性。

爱尔兰早在1994年就禁止色轻服务投放广告。但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社会学家格雷厄姆•埃里森(Graham Ellison)表示,这项禁令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相关网站可以搬到其他司法管辖区。而MyRedBook等网站的关闭,也可能促使类似的美国企业采取同样的措施。他们原本可以用“托管分类广告”的借口运营下去,但随着业务越发专业,这些借口已经越来越没有效力。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从长期来看,总会有一些人愿意招妓,而不会干坐在酒吧里喝酒。随着色情行业在网络世界的覆盖范围越来越广,加之从业者的谨慎度日渐提升,将有更多的人花钱享受这种服务。或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意识到,并非所有的性工作者都是受人剥削,被迫接客。

这种自主的判断力——以及性交易本身的隐蔽性——或许意味着,色情从业者仍将继续受到歧视。但总的来说,性工作者将会获利。互联网已经颠覆了很多行业,这个最为古老的行业也不例外。

 

 

互联网 色情行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