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你的豆瓣再不加速,我们都老了
周冬乐 周冬乐

阿北你的豆瓣再不加速,我们都老了

这款被赋予过多期望的综合应用,功能简陋,甚至满足不了豆瓣任何一款独立APP用户的完整体验。虽然探索长达三年才换来今天的大一统,最终面世的产品多少有些差强人意。对于在移动端战略中因为判断失误而丧失先机的豆瓣,能否重新挽回被自己亲手打散的用户心?

i黑马:豆瓣的十一款应用无疑肢解了网站的综合性。不过相比之前的蜗牛速度,这款综合应用只花了一个月就开发完毕。可惜还是相对简陋,差强人意,但是如果能根据那些忠实用户的反馈来完善自己,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对于广大文青伪文青而言,“豆瓣”APP的上线或许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看看豆瓣之前陆陆续续发布的11 个独立应用,是不是大家的第一个反应都是:终于不用再纠结到底下哪只是好了!

不过很快,我们都发现了这个想法的幼稚,因为这款被赋予过多期望的综合应用,功能简陋,甚至满足不了豆瓣任何一款独立APP用户的完整体验。虽然探索长达三年才换来今天的大一统,最终面世的产品多少有些差强人意。而开发只用了一个月的APP就匆匆忙忙上线,还真不像豆瓣创始人杨勃(阿北)的处女座个性。

阿北发表的博客称,这是一个灵魂深处搜寻的过程。然后就有了网友们授予的“史上最强文青约炮工具”这一美誉。阿北希望它是“为手机而生的应用”,而不是一个“手机版的豆瓣”,更希望它是“有更宽更远未来的东西”。于是就有了类似即时通讯,类似群组讨论,类似兴趣社交,又类似大众点评的四不像的APP。对于在移动端战略中因为判断失误而丧失先机的豆瓣,能否重新挽回被自己亲手打散的用户心?

丑爆的图标怎么来承载文艺的信念?

“请从吐槽网站改版移步吐槽应用更新”阿北或许在推出它时,就做好了迎接四面八方批评的准备。如果说,豆瓣在网站改版中曾经因用户的诸多指责而“返璞归真”适可而止,那么“豆瓣”APP上线伊始的漏洞百出,或许也是为自身聚集用户反馈丢下的一块试金石。不过,这样一个开始,确定真不是为了引起“人神共愤”?

首先,对于一个逼格向来很高的网站来说,即使推出十一款APP尚不足以为其应用图标的设计打下坚实的基础,可“豆瓣”APP图标上这一朵长得神似国旗换色的五角星,到底是几个意思?都说人活一张脸,代表着广大文艺青年审美的豆瓣,至少在门面上,不能给自己的逼格降级吧。当然了,图标上的败笔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它让我相信了这个App的设计和开发真的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

说好的文艺呢?

那好,我们就当做自己并不是一个“肤浅”的人,是一个注重“内涵”的有深度的人。于是,满怀激动点开那一朵奇葩的应用图标,当时我就震惊了,占据了首页几乎所有篇幅的“近期热门”,围绕电影、电视、书、唱片、活动五大板块,把最热门的影讯书讯等排列在最重要的位置。这样看来,还真有点小激动,以为“豆瓣”APP融合了所有旗下APP的内容功能于一身。可是冷静下来,细细点开,每一类内容的体验都是不完善的,比如电影类,有评分有影评,却没有了“豆瓣电影”独立APP上的购票功能,也依然没有写长影评的功能。

当然了,也不是毫无亮点,讨论的功能算是不负众望,成就了大家“群约”的梦想。除了发文字,连续不断地发文字,就再也没有什么方法能够找到自己在上千人热闹讨论中的存在感了。而这种即时交流的模式,似乎更应该出现在人数较少的小组贴中。还就是这么凑巧,APP中完全不涉及备受追捧的“豆瓣小组”内容。

旗下独立APP未来何去何从?

“不被打开的体验其实是最差的体验。”阿北如是说,“手机上每个人面临成千上万App选择的时候,有用但打开次数不多的App成了所有人的装或不装的纠结。”在他说出这些时,就已经承认了当初分类独立App战略的失败。也有很多人都会困惑,曾经坚持不做统一移动端的阿北,怎么就hold不住了?

如上文所述,综合版的“豆瓣”并没有将旗下所有APP内容与功能统一到这个平台,而是半遮半就地纳入了些许,一切从精简出发。就如阿北在博文中所写:“这个整合的‘豆瓣’App服务于所有人在手机上最普遍的那些需要。更加深入、专门和网站沿袭的用法,会继续由豆瓣下分领域的App来提供。”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就目前“豆瓣”APP上的内容来看,很大一部分都与旗下独立APP相重合,如果豆瓣内部都没办法保证未来的“豆瓣”应用中不会更多挪用它们的内容,那么独立APP的生存能力将岌岌可危。在一个应用重合度过高的公司,就难免引起利益上的冲突。但换一种思维,如果阿北能够舍弃多年来商业化上完美主义的偏执,或许可以在独立APP应用上走出试商用的道路。再拿“豆瓣电影”来举例,在购票以及电影宣传上,完全可以加强与片方、支付方或者电商及团购网站的合作,而将文艺范儿的任务交给本就动用其资源的“豆瓣”应用。

微群组、陌陌和时光网的合体?

阿北做这款APP的出发点是“在手机上重新构建围绕个人兴趣的发现和讨论”,从“跨豆瓣各频道、最多人共通的用法”入手。当豆瓣应用把网站同步的评分评论作为一个起点和基础,在手机上重新构建围绕个人兴趣的发现和讨论,并把讨论功能做得神似几款流行的社交产品时,就在无形中留下它们的影子。

与腾讯的微群组相比,“豆瓣”APP多了评分评论;与陌陌相比,它又少了附近显示这一“约炮”利器;而与“豆瓣电影”极像的时光网,与之相比只是欠缺了豆瓣电影外内容上的丰富。但再琢磨一下,又会发现“豆瓣”应用极简风格之下,又有那些旁人无可比拟的小创新。比如“心愿单”,这一对你所关注内容的动态显示,“豆瓣”应用似乎藏着很多想法,至少从“有降价、上映、在线可看等,会收到提醒”这一解释来看,想象空间很大。

“它还比较简陋,有些地方是残缺的,离我们自己的满意标准还很远。但我们希望你能第一时间就能开始用。”身为处女座的阿北,这次在产品尚未完善时就豁出去了上线,大家还真有些不适应。也许对于“今天开始我们会用至少两周一次的速度不断更新和完善”这一承诺,我们抱有很大期待,但从其上线背后的诸多问题,反应出豆瓣整体思路的不确定,那个我们心心念念的伟大产品,如果还是以豆瓣过去这些年的蜗牛速度,最终换来的或许还是种种错过。

诚然,在大家都争先恐后转型“洗白”自己的时候,“豆瓣”APP却大踏步“特立独行”,也给了用户不小的新鲜感。事实上,从“小而美”的独立APP,到今天“大而简”的整合平台,对这个品牌始终不离不弃的用户群体,即使吐槽连篇,那也是——因为爱啊。

豆瓣 浪潮 移动 ap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