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游戏新产业,“钱”景充满想象
吴立湘 吴立湘

影视游戏新产业,“钱”景充满想象

今年的ChinaJoy游戏展现场,影视介入游戏产业的交融趋势格外明显。很多娱乐业大咖瞄准了游戏这块蓝海。

i黑马注:今年的ChinaJoy游戏展现场,影视介入游戏产业的交融趋势格外明显。很多娱乐业大咖瞄准了游戏这块蓝海。

于正、杰森斯坦森、李易峰、王中军、南派三叔……看到这华丽丽的明星阵容,你一定会觉得这是某某影视节。但再看到旁边一群群coser、showgirl,以及拿着单反流着口水拍摄他们的宅男,你又会怀疑是不是走错了片场。但事实上,这就是今年的ChinaJoy游戏展现场,其中,游戏影视业交融最为彻底的IP,当属在前期就进行了游戏布局的《美人制造》,其背后的制片人于正,则成为了最知名的一位跨界大佬。对此,于正告诉小娱,“电视剧和游戏的打通,这一定是未来”。而和于正合作的趣游CEO玉红则确定地告知小娱,目前这款游戏的版权费+研发费已经过亿,“到时候月流水预计超1.5亿。”

《美人制造》《盗墓笔记》《神魔》均将打通游戏影视

其实,类似于今年的这种交融趋势,还是要从几年前说起。当年,《仙剑奇侠传》系列将胡歌、杨幂、刘诗诗炒红,之后《轩辕剑》又推出蒋劲夫、古力娜扎、林更新等,最后到今年因《古剑奇谭》而爆红的李易峰、陈伟霆、新天涯四美张智尧、马天宇等。游戏依靠原作的高人气,其改编的影视剧,一直是众多网友的心头肉。在电影方面,类似的票房奇观也非常之多,《赛尔号》、《洛克王国》都是综合票房过亿的游戏改编电影。

因此,细数接下来一段时间,盛大游戏改编电影《龙之谷》、麦咭续作《疯狂的麦咭》、华谊改编游戏的电影《神魔》、电视剧《古剑奇谭2》等影视剧也将纷纷上马,对此华谊总裁王中军就表示:“游戏和电影都是非常有想象空间的产品,华谊兄弟接下来几年将逐步把游戏和电影之间的IP(知识产权)打通。”另一方面,众多影视大佬纷纷涉足游戏业,于正就告诉小娱,因为自己的重点剧《美人制造》即将在湖南卫视播出,他接下来会将它打造为页游、网游、端游这三款游戏;欢瑞世纪负责人陆凌青也告诉小娱,《盗墓笔记》手游版将于10月公开,并邀请到了剧版《盗墓笔记》的主角李易峰担任代言人;同时,众多名牌影视剧如《天涯明月刀》、《花样爷爷》、《中国好声音3》、《西游降魔》也都将推出新款游戏。对于这一点,于正表示其实游戏和影视剧有相似的地方:“其实我做电视剧的思路很像设计游戏,我们每部剧的主角都有一个升级的过程,一路闯关PK很多大BOSS,这个戏你看完之后会很爽,所以改编的游戏也会让你玩得很爽。”

《美人制造》高流水背后:于正品牌+能改结局+升级式剧情+播出期长

如果说欢瑞世纪的《古剑奇谭》是见到游戏火了之后才改编的话,那于正则直接将电视剧和游戏捆绑在了一起,并在前期就进行了统一规划。

于正此前曾执导《神雕侠侣》手游微电影的拍摄,成为影视游戏跨界合作的典范。据悉,即将于9月7日登陆湖南卫视的《美人制造》,在电视剧播出后,会推出三款不同平台的游戏。据于正介绍,这部集爱情、悬疑、魔幻为一体的“首部古装探险戏”,其实就有了游戏的感觉:“我们男主角金世佳演唐朝的一个傲娇太医,他在太医院就是一个升级的过程,两集一个故事,一路闯关会PK很多大BOSS。”

同时,因为《美人制造》是周播栏目剧,可以边拍边播,于正还力图把它打造为一个“网电联动”的标杆。据于正合作方趣游的ceo玉红介绍,游戏不但将高度还原电视剧的场景、人物、剧情;另一方面,网络游戏中的玩家行为还将反作用于电视剧,影响电视剧情的未来走向。

据玉红介绍,目前《美人制造》游戏的版权及研发成本超过亿元,它将是ARPG类型产品,并会布局在页游、端游、移动三个平台,以不同版本去适应平台特征。据玉红介绍,“未来这款游戏我们预计月流水会超过1.5亿元。”同时,在未来《美人制造》会打通影视剧和网络游戏两个产业链,并拓展开发活动、周边等相关产业,形成娱乐产业网状结构。谈到为什么这么看好《美人制造》,玉红认为于正的品牌有很好的作用:“我们目前最火游戏的百度指数是4万多,于正老师的剧一般是100多万,这就是说电视作品的知名度要远远大于游戏的知名度。”

另外据玉红介绍,他们之所以和于正合作,也是看重了《美人制造》的周播概念:“现在很多从热播剧只是在暑假播,相关游戏寿命也很短,其他时间你保证不了量。”而现在,因为《美人制造》能从9月7号一直播到12月底,玉红认为这个时间“足够产生一个很好的产品,半年的宣传期也非常利于黏住玩家。”

于正:我做游戏的目的是为了互相传播

我关注游戏领域是很早的,但我发现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奇怪的特性,凡是游戏改编成影视剧,或者跟影视接轨的,只有两种。

一,只有影视剧给游戏带来好处,比如说《大闹天宫》,它电影上档以后游戏的流水就很好。或者《爸爸去哪儿》这种游戏就很快火起来了,很快生命力又没了。

二,游戏给影视带来好处,但它并没有扩展电视用户。你看一些单机游戏,比如《轩辕剑》、《仙剑》、《古剑》,它们只能在暑假播。因为他们导流的观众量不是很大,就算网络再热,收视率永远在1.3%-1.6%徘徊,它破不了这个数字。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是玩家来看电视,没有说扩展到普通电视观众。平时看电视观众的人还在分流别的剧上。等这个戏结束了,或者戏换档了,像《剑侠情缘》这种没在暑期档播出的剧,收视率就不好。游戏剧就得放在暑假档,而且在深夜档播,小孩子们玩累了,正好在10点到12点可以看这个东西,然后讨论,他们基本是带着游戏看的。

对此,我就觉得很遗憾,我们怎么没有一两个互动的。其实我觉得最好的游戏是什么,就是说我一早把IP卖掉改编成游戏,然后你跟我同步开发,我拍摄需要小半年时间,然后我审批播出需要一年时间,这一年半时间里面正好足够你游戏开发完。当我播完电视剧,你就马上上线游戏,这是是最好的,是观众最热的时候,去追溯他这个东西。如果我热播完我再开发的话,那来不及了。

所以我一直有一个建议,游戏商要开发很多种模式,然后你买好几个IP,哪个电视剧热播,马上套上去就能用,这才是我觉得未来的东西。你要知道,这是巨大的互相宣传,比如说你看我做《美人制造》要做一个品牌系列,“制造系列”,美人制造,美食制造,美衣制造,等游戏上线的时候,也相当于一直在维持我“制造系列”的人气,然后一年后我制造第二部出来,又能维持游戏的人气。

影视改编游戏做一个死一个

作为在大众端更有优势的影视业而言,他们卖给游戏业最主要的就是其IP。对于IP的价值,游戏《古剑奇谭》负责人吴思就清楚的告诉小娱,“在于带动用户下载,发展新用户”。这就是说,一个用户熟悉的IP制作的游戏上线后,不仅会吸引现有的游戏玩家下载,而且还会带动那些IP的粉丝成为新的游戏玩家。

搜狐畅游副总裁王一表示,一方面,IP会让手机游戏在广告效益上得到更高的回报,因为在同样位置上,以成熟IP制造的游戏的转化率会大幅攀升,“这是广告效应”;另一方面,中国的游戏一直以来缺少对世界观的构造,一个成熟的IP将弥补这样的不足。

据悉,这类拥有影视IP的游戏,其下载转换率高于一般游戏30%左右。

不过,因为很多影视业人士将IP授权视为赚快钱,因此之前也有不少影视IP转化的游戏寿命很短,粗制滥造的改编游戏非但不能为影视作品增色,反过来还会影响影视剧口碑与收视。玉红就告诉小娱:“游戏行业是个一千亿的市场,很多人都在瞄准,但它非常浮躁,很多游戏都是速死的。”为此他表示,之所以在前期就和于正进行合作,就是希望做持久开发:“我们的游戏有近一年的研发周期。”

而于正也表示,他的“制造系列”将推出三部曲,因此双方谁都是抱着保证质量、维持品牌的目的。另外,由于影视受众与游戏受众存在一定差别,影视改编游戏要保持游戏剧情和风格是非常难的事情。于正也认为,从来没有电视剧跟游戏可以完全一模一样,“所以跨界改编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电视剧和一款很好玩的游戏结合,而不是为了满足对方的植入而让它变得比较平庸。”

其他瞄准游戏市场的大佬

除了于正和他的《美人制造》,目前市场上也有众多影视大佬瞄准了这块蓝海。

据悉,华谊兄弟2010年就通过入股掌趣科技涉足手游行业,2013年,华谊兄弟更以6.7亿元收购广州银汉,后者推出的《神魔》已实现超5000万的月流水。仅2014年上半年银汉游戏已完成8亿流水,而《神魔》同名电影将在今年开拍。

对于金鹰卡通卫视而言,他们也对小娱表示将扩大自己两个IP麦咭和哪鹅的游戏领域空间。不过在其总监雷瑛看来,游戏相比影视动漫,在时间长度和收益上都有区别,因此他们希望两者是协同发展:“游戏相比动漫肯定流水更高,但游戏的生命周期比较短,而动漫品牌培育期绵长,生命力也比较绵长。”此外,她也提到了在少儿领域,游戏相比动漫还是有一定的短板:“虽然目前比原来要开放得多,但现在仍有不少家长认为玩游戏是玩物丧志,因此游戏是有天花板的,而动漫品牌是没有天花板,”

至于中国最火的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3》,因为今年搭上了中国最大的网游平台腾讯,因此也推出了自己的同名手游。当然,《中国好声音》肯定是一款音乐类游戏,据腾讯介绍,其融合了当下最流行的唱歌和节奏玩法。游戏以唱歌为核心,游戏的音准系统可以帮助玩家在唱歌时调整自己的音准,以达到最佳的演唱效果,而且还加入了最具特色的导师转身表现。此外在微信中,每当《中国好声音3》播出时,微信也同步有一个链接可供玩家以“听音识曲的声波识别方式”进入,然后以学员视角选哪位导师。这种实时竞猜选手去留和节目的悬念点结合。实时评论等于变相弹幕。对此,《中国好声音3》节目组告诉记者:“这种即时互动的线上玩法,弥补了电视端播出的单一性,也利于我们观众的在社交软件上进行二次传播。”

布局 导演 影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