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商业嗅觉,两年投出两单IPO
董力瀚 董力瀚

“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商业嗅觉,两年投出两单IPO

其实,王思聪不仅仅只是“王健林的儿子”,这个再微博上被众网友齐呼“老公”的纨绔公子,拿着王健林给王思聪用来“上当20次”的5亿元,在过去两年中投出两家IPO,包括最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乐逗游戏。回报已远超预期。

i黑马:其实,王思聪不仅仅只是“王健林的儿子”,这个在微博上被众网友齐呼“老公”的纨绔公子,拿着王健林给王思聪用来“上当20次”的5亿元,在过去两年中投出两家IPO,包括最近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乐逗游戏。回报已远超预期。


7、8月份这个华尔街基金经理的度假时段通常是上市淡季,但迫于2014年下半年阿里巴巴上市募资的压力,中国一批互联网企业近期集中赴美挂牌。手游发行平台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8月初正式挂牌纳斯达克市场,包括联想之星、君联资本以及腾讯三家投资方回报丰厚。

鲜少被人提及的是在腾讯作为第二大股东C轮融资介入之后,2014年初乐逗又完成的Pre-IPO轮次融资,投资方正是由王思聪100%控股的Family Office普思资本。

这个初期由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投资5亿元用来给王思聪“上当20次”的投资机构,回报已远超预期,加上去年香港上市的云游控股,普思资本成立至今2年拿下2单IPO项目。

众多PE同行项目在国内市场折戟,彼时刚刚驶入正轨不久的普思资本坚决转型,投了4个项目后叫停人民币业务,将更多精力放在海外市场。2013年普思资本在境外一级半市场的一系列试水收益良好,但更重要的是开拓了海外项目渠道。

2年2单IPO的成绩不可谓不亮眼,在网络游戏这个不大的圈子里普思资本的招牌已然竖立,“TMT”甚至“网游”会否成为这支新生代投资团队的头号标签?普思资本董事总经理何志坚对此指出:这并非公司最终目标。

出人意料的答案从侧面凸显了普思资本作为一个Family Office不同于多数PE投资机构的特质。

机构独特定位

王思聪2009年从英国留学回国后开始在万达集团担任董事,并在2012年设立普思资本。归国之后,王健林对儿子的态度十分明确,即锻炼并观察。

王健林在多个场合公论及过企业传承问题,态度开放。“接班不是一定要传给他,也可以交给职业经理人。”判断标准,就在于王思聪是否能服众,并在公司慢慢培养自己的权威。

对王思聪来说是否接班万达也有自己的选择,但无论如何,身背“王健林儿子”头衔,他亟待锻炼并成长。

直接进入万达集团会不可避免地受到照顾,因此不在考虑范围内,对王思聪来说,介入资本市场无疑是快速成长的捷径:首先是学习与中西方众多企业家交流的方式方法,其次可以近距离地了解各家企业的商业模式,并学习企业家的成功之道。

不以财务回报为最终驱动力的普思资本,在中国投资行圈中的独特性不言而喻。

为了系统地接触资本市场,普思在过去一年中广泛地参与国内外一级半市场投资。包括在港股市场的锚定投资、基石投资,并在A股市场参与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

这正是普思资本无意使自己被标签化的原因所在。何志坚坦言,通常对投资团队而言,专业化越强的GP对LP来说越有说服力,但这一点对普思资本不适用。

“普思不是有限合伙制企业,而是有限责任公司,Family Office与普通基金的最大区别在于没有募资压力,”何志坚称,通常基金管理团队需要打造自己的优势产业来赢得投资人信任,而普思资本则略过了这一环节。

境外渠道的意外收获

除了连续出彩的TMT之外,普思团队投资行业还包括新材料、节能环保、清洁能源、高端制造、医疗器械和服务,大消费、新型服务业等。

事实上普思资本设立时间并无优势,甚至可以说有些不走运,2012年5月份正式组建团队运作后,10月份便迎来了A股IPO关闸。

初出茅庐的普思却反应迅速,当年投了4个人民币项目后,果断将业务重心调整至海外市场,2013年在港股市场颇有收获,除了旗下项目云游控股成功上市,普思资本还借着港股的火热势头参与了锚定投资以及基石投资等。

“我们看到项目境外上市时间表可控,就快速把方向从人民币转到了外币投资,2013年尝试anchor、cornerstone, 2014年开始从一级半市场做延伸,做定增、CB、认股权证,目的就在于不断尝试。”何志坚说。

一系列的尝试为普思资本在境外市场积累下了大量优质合作机构资源,这些项目源也为普思打开了国际市场。此次上市的乐逗游戏,就来自于其承销商J P Morgan的推荐。目前也有两个海外项目正待落实,来自于美国的一个大数据应用企业和一家社交电商。

“海外投行推荐其实占deal sourcing的20%不到,但成功率很高,”何志坚表示,多数大投行推荐项目经过尽调,相对有信誉背书。

乐逗游戏背后赢家

谈到刚刚上市的乐逗游戏创始人陈湘宇,何志坚赞不绝口,“他是特别有正能量的人,很有热情和感染力,能跟这样的企业家合作是我们的福气。”

陈湘宇称得上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曾患小儿麻痹的他行动不便,从前就这么跳着去国外,四处寻找游戏厂商谈游戏代理,也正是当时的四处奔波为乐逗游戏筑起了现在手游竞争中的最大壁垒。这个曾遭受病魔侵袭的年轻创业者给何志坚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见到他时,深深地被这种精神感染。”

王思聪的决策在这次交易谈判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个被称为“抱着电脑长大的”骨灰级科技爱好者,可能也正是普思资本两年内在TMT项目连续发力的核心因素。

普思资本高级投资经理王珂向记者描述了一个细节,在跟乐逗游戏创始人陈湘宇见面前,王思聪从国外出差回到香港,接机的同事定好酒店准备接他第二天去深圳,但被一句“我十分想见Michael(陈湘宇)”拒绝。

随后王思聪直接过关,奔赴深圳。

事实上,这次会面对普思资本最终拿下乐逗游戏这个被多家机构觊觎的项目十分关键,据知情人透露,就在饭桌上,陈湘宇还曾接到了一家国际顶级股权投资机构负责人的电话。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腾讯投资乐逗游戏时就曾出现股东为持股份额谈不拢而僵持不下的局面,2014年上市前夕,联想系和腾讯的投资人又怎会答应稀释股权接受普思资本这一轮投资?

原来在尝试增发未果后,陈湘宇最终选择从自己手中拿出1.3%的股权,以约590万美元转让给了普思资本。在上市前夕资源分享自己的持股份额,陈湘宇的这一选择令人惊讶。

从协同角度来说,目前王思聪在万达集团任董事,分管文化条线,未来乐逗游戏与万达旗下的影视资源应当可以产生化学反应。但何志坚认为,资源绝不是达成交易的决定性因素。

“公司和Michael本人都不差钱,我们确实有资源,但是否有那么重要?”何志坚对此看的很清楚,关键还在于王思聪和陈湘宇两个80后年轻人之间的共鸣。“两人谈了整整一天。”

王思聪 IPO 乐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