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投资与创新:唯有增量市场才能引领资本爆发
董力瀚 董力瀚

早期投资与创新:唯有增量市场才能引领资本爆发

早期投资作为距离创新最近的资本市场拼图,无疑也将被裹挟进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大潮中,也有先知先觉的投资人开始尝试通过创新来实现风险投资领域自身的变革。

i黑马早期投资作为距离创新最近的资本市场拼图,无疑也将被裹挟进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大潮中,也有先知先觉的投资人开始尝试通过创新来实现风险投资领域自身的变革。


“天使投资一定离不开TMT这个增量市场,”在泽厚资本创始合伙人许民看来,所有阶段的风险投资都更看重增量市场,存量市场是渗透型的,只有增量市场才有快速爆发的可能性。

创新则正是增量市场不断扩展的原动力。

创新和天使投资似乎根本就是一体两面,许民认为创新是应当是创投行业中的常态,和营销一样,是所有创业企业都要面对的主题。

在现阶段的创业圈中,创新概念可大致分为商业模式创新与技术驱动创新两类。天使投资人王啸认为,在中国做商业模式创新更容易出成果,原因在他看来很简单——中国的商业模式太落后。

技术创新通常更加有价值,但国人为技术创新买单的习惯并未形成,王啸直言,“其实包括唯品会、阿里巴巴这些年的成功,均可归因为商业模式创新。”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此前曾表示,TMT领域内创业者的改良式创新通常会受到互联网巨头挤压,导致成功概率偏低,因此创业者一定得选择颠覆式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投资作为距离创新最近的资本市场拼图,无疑也将被裹挟进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大潮中,也有先知先觉的投资人开始尝试通过创新来实现风险投资领域自身的变革。

模式创新下的系统性机会

天使投资人王啸是百度创始团队的元老七剑客之一。在这从互联网第一波创业浪潮中走出来的投资人看来,国内科技领域的创新能力明显优于21世纪初期。

“以前就是拷贝国外模型,包括百度、sohu都可以称之为抄袭,现在却真开始有创新概念出现了。“王啸说。

这一转变主要来自时代带给互联网的格局变更,相对于彼时落后美国许多的互联网产业而言,如今的国内移动互联网相对同期美国市场显然更加成熟。中国目前智能手机普及度较高,在全球市场中来看,用户成熟度和商业模式已经走在相对靠前的位置,“创新在成熟的市场更容易出现。”王啸说。

相对于门槛较高又难以被普遍认可的技术创新,王啸表示,中国商业模式的落后意味着模式创新的价值更大,也更有存活空间。

戈壁投资合伙人蒋涛同样对记者表示,国内技术创新偏少,但模式创新的力量不容忽视。

“当初投完途牛的时候,就有投行的人跟我们讲,这个模式美国没有,你们应该怎么去讲故事?”蒋涛说,后来发现都不是问题,途牛在今年顺利赴美IPO。

包括目前国内火热的O2O模式,美国同样起步较慢。模式创新在中国很有活力,互联网深入到每行每业,试图改变所有行业的商业模式,这可能也是创新带给国内投资人的下一个系统性机会。

许民认为,风险投资尤其关注的市场因素有两个:寻找增量市场,以及识别交易结构变化。“交易结构链中,价格谈判的权利发生变化,收费变免费,买方变卖方,这种结构的变化就带来了风险投资的机会。”交易结构改变和增量市场,很可能正存在于IT改造传统行业这一创新商业模式中。

资本创新优化配置

作为距离互联网最近的风险投资行业,又是否会被改变其固有模式?

以互联网思维改变资本市场并非没有机会,蒋涛认为,目前争议最大的股权众筹模式就是最可能改变现有资本市场格局的平台。

他不讳言国内有些的平台做法有些偏离方向,但以众筹改变资本市场的思路蒋涛认为是正确的。“它改变很多东西,甚至包括基金定位以及募集方式。”

在天使投资圈中,合投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被普遍接受的创新模式,除少数专业投资人之间的对接合作外,更多会以专业投资人领投+普通投资者跟投的形式出现。

在这种模式下,GP和LP都会成为一个动态变化中的因素,每一个领投+跟投的组合都会相当于一只传统结构中的基金。这中结构变化会给整个早期投资行业带来更多想象空间,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也在于人力资源配置的优化。

VC模式存在了几十年,收入主要是靠管理费+Carry。但是传统结构中,大量有才华的年轻人都被压制。一位北京地区的早期投资人对记者直言,很多基金的回报没外界想象的那么好,回报率如果放在十年期来看,LP可能会非常失望,“但是管理费这合伙人没少拿,真正干活的一线的年轻人却未得到应有的回报。”

也许互联网为资本市场带来的变革,可以给更优秀的年轻人以机制和机会,冲到市场第一线,上述投资人表示,模式的变革让每个人都有可能拥有自己的基金,甚至可以以“低管理费+高carry”的方式来引导,“市场很残酷,它是有才华的人的天下,模式革新不会给你躺在功劳簿上的机会。”

资本 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