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春刀》:票房未能破亿,口碑黑马的票房麦城
企小鹅 企小鹅

《绣春刀》:票房未能破亿,口碑黑马的票房麦城

绣春刀》的首周末票房只有3500万。尽管《绣春刀》的票房不尽如人意,但却赢得了业内与观众几乎众口一辞的赞扬。最终的票房可能未能破亿,这部口碑黑马遭遇了票房麦城,好电影不卖座,烂电影越骂越火,中国电影怎么了?

i黑马《绣春刀》的首周末票房只有3500万。路阳说在很早之前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大家就在猜《绣春刀》能卖多少钱,还有朋友好心建议他们“稍微降低一点预期就不会那么失望”。尽管《绣春刀》的票房不尽如人意,但却赢得了业内与观众几乎众口一辞的赞扬。最终的票房可能未能破亿。这部口碑黑马遭遇了票房麦城,好电影不卖座,烂电影越骂越火,中国电影怎么了?


一部电影在上映前默默无闻,在上映后却能引发关注,这往往是成为票房黑马的一个信号,然而《绣春刀》却没有这么幸运,因为上映后引发关注的不只是业内业外的一片好评,还有口碑与票房之间的巨大落差。这部经历了尽四年时间筹备拍摄,在古装动作片市场看衰的大环境下逆流而上的电影,似乎已经穷尽了导演和制片在现有条件所能做到的一切努力,而票房的暗淡,又似乎不只是"宣传不利"几个字就可以概括。在一匹口碑黑马的票房麦城背后,是整个电影市场都正在经历和必须面对的问题——品质与票房之间,到底隔了多少个宣传?

没想过要等这么久 筹备三年还没有投资

有媒体称《绣春刀》是导演路阳的第一部长片,这种说法也对也不对。事实上,早在2010年,路阳的长片处女作《盲人电影院》就曾入围第15届釜山国际电影节并摘得最受观众欢迎大奖,次年的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上《盲人电影院》获得最佳导演处女作奖。但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绣春刀》的创意诞生于《盲人电影院》之前,"《绣春刀》是我第一部想拍的电影,"路阳说,"但一个没有拍过长片的导演上来就要拍古装动作,投资方是不会给你投资的,所以我们一直在等机会等缘分。"

其实即便是一个拍过了长片的青年导演,想要得到一次拍摄古装动作片的机会也并不容易,用路阳的话来说就是,"想过会等,没想过会等这么久。"

《盲人电影院》之后,路阳一边做着《绣春刀》的剧本,一边开始找人找钱,而当时路阳的整个团队也放下所有的事情,只等着《绣春刀》上马,这一等就是半年一年。那段时间路阳觉得压力特别大,因为团队中都是年轻人,干等着不开工,生计都是个问题。就在特别着急的情况下,有一个投资方看上了路阳的一个电影梗概,于是大家匆匆拍摄了一部投资四五百万的都市爱情喜剧《前任告急》。

《前任告急》之后,路阳认识了王东辉。彼时王东辉刚从caa结束了自己的经纪人生涯,准备开始转向制作领域。王东辉相中了《绣春刀》这个剧本,在他看来,"古装动作片是非常独特的一种类型片,有一部分非常稳定的观众都喜欢。而中国老百姓其实对国产电影很关爱,只要你能讲一个好听的故事,就一定能得到观众的眷爱。所以做古装动作类型片,只要能把成本控制在安全范围之内,一定没问题。"

但是广大电影公司并不这么想。11、12年的时候,正是古装大片在电影市场迅速降温的时候,"古装片在市场上的表现不好,做古装片风险非常大"。王东辉几乎找遍了市场上所有的电影公司,得到的答复都是"剧本不错,但是现在老百姓不喜欢古装动作片,都喜欢都市爱情片。"在经历了无数次希望到失望,甚至是"连合同都拟好了,投资方就在签字前一刻反悔了"的绝望之后,路阳说自己已经练成了对王东辉来电的直觉反应,一看是王东辉的电话,就能预感到是好事还是坏事,大部分时候,是坏事。

路阳现在回忆当时的状态,"为了能拍简直快不顾一切了。""那时候找不到钱也找不到演员,我和王东辉我们几个每天都开会,其实坐在一块也没话说,但是不坐在一块就觉得这事更推进不下去了,凑在一起好歹觉得这几个人还在。"

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王东辉凭借自己在过去做经纪人时候的人脉以及《绣春刀》的剧本,找到了吴宇森的制片人张家振愿意为片子做监制,又找到了张震愿意出演,阵容初具雏形,只是投资还没有影子。

直到2013年春节,路阳又接到了王东辉的电话,这次接起电话之前,他直觉"有好事",果然,电话那头的王东辉告诉他,中影集团有意为《绣春刀》投资。
 


周期太短留下遗憾 最多一天拍100个镜头

在路阳与王东辉坚持不懈的跟各大电影公司推介《绣春刀》的过程中,中影被排在了后面,因为他们觉得国有企业应该更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想不到中影决定投资的速度非常快。

和中影谈的时候,王东辉一进会议室就傻了,他这边单枪匹马,对面做了一排中影领导。中影集团制片分公司总经理赵海城为此还跟王东辉开玩笑,说你那边人太少了啊,要不我们这边坐过去俩?

基于对剧本的欣赏以及监制张家振的保举下,中影集团决定投资《绣春刀》,预算3000万,中影出一半,路阳和王东辉自筹一半。3000万预算对于古装动作片来说实在不能算多,但就算如此,直到开拍之前,路阳和王东辉都没有凑齐他们自筹的那一半,整个预算还差着30%,如果开机前预算不到位,按照合同中影随时有权利撤回投资,王东辉问路阳怎么办,拍不拍?路阳咬着牙说拍。最后中影发话,说剩下的30%中影也承包了,算是在为难之际又拉了路阳一把,这让路阳感动坏了,“投资方给你这种程度的信任,你就得对得起他们。”

开机之前,路阳和摄影师做了40天的分镜头,因为预感到镜头量会非常大而拍摄周期又不可能很长,所以充足的准备就显得非常重要。拍《盲人电影院》的时候也是时间紧任务重,有演员在其他剧组拍戏回来说,别的组一天最多拍十个镜头,让路阳们羡慕不已。到了《绣春刀》做分镜的时候,摄影师还和路阳畅想未来,说咱们这个戏,每天最好就拍二十个镜头,最多不能多过三十个。等到真正开拍了,一天拍四十个镜头是常事,最多一天拍过一百个镜头。张震在组里拍了一礼拜就忍不住了,问导演,为什么我们要拍什么快?路阳告诉他,因为真的没有时间。

《绣春刀》最初计划的拍摄周期是85天,后来压缩到75天,75天的时候路阳想去内蒙拍最后大结局的一场戏,连景都看好了,王东辉说,不能去。路阳当时就急了,“为什么不能去?因为没有钱。那为什么没有钱?”吵到最后,两人妥协的结果是路阳让出10天的拍摄周期,王东辉让他去内蒙拍大结局,于是《绣春刀》的周期变成了65天。张家振知道这件事之后直接告诉他们,这个周期你们拍不完。

事实上这个周期也确实快把路阳和王东辉逼疯了,路阳说那段时间他每天在剧组只睡四个小时就醒了,就开始琢磨今天的计划怎么能拍完。开始拍的时候大家都不适应,到后来变成导演跟摄影说咱们还剩一个小时啊,必须拍完六个镜头,摄影说放心吧一定拍得完。

但紧张的拍摄周期还是留下了许多遗憾。张震就曾经表示自己觉得在拍摄过程中能够发挥的余地太小,都是在按照既定的拍摄方案执行,有的重头戏当演员想要再去表演挖掘的时候,导演已经没有时间给他们了。路阳承认这样的遗憾不止存在于演员,“张震杀青的时候请全剧组吃饭,当时大家都喝了一点酒,有人带着摄影师过来找我,说导演你知道么,其实他放弃了很多想法。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制片也在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和责任,不能让制片再承担更大的周期压力,本身我和王东辉就是没有片酬的,不能再让他因为超期往里搭钱。所以我一直努力在做平衡,但我也知道确实会损失掉很多东西。”

在“各种苦难各种糟心”之外,也有幸福的时候,比如“偶像们”来探班的时候。在拍摄过程,监制张家振来过两次。一次是刚开机不久,张家振来的时候正赶上沈炼出场的一场重头戏拍完,剪出来的效果很不错,路阳就想拿给张家振显摆显摆。但张家振看到的不是路阳想显摆的部分,而是“最直观的有问题的地方,不够的地方,在后面拍摄中一定需要去注意的地方。”“黄建新导演也来探过一次班,其实他在11年的时候就看过这个剧本,当时对于剧本走向他也提出了他的想法。黄导来探班的时候也给了我们很多指导,告诉我们哪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出师不利首周票房告急 发行宣传成争议焦点

在杀青一年之后,《绣春刀》决定在2014年8月份正式上映。在一年的时间里,路阳光剪辑就用去了六个月,“真的用了很多的心血,花了很多爱心和精力在里面。”

虽然暑期档向来是一个凶险的档期,但路阳和王东辉对于《绣春刀》的前景还是非常乐观。

路阳的信心来自于对影片品质的自信,“我觉得《绣春刀》很好看,有很棒的故事节奏,人物也是我们最有信心的部分,我们在设计人物的时候,写人物命运写起伏的时候,这些角色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符号。曾经有人觉得故事里的人物太多,建议我们拿掉几个,但是我看来看去都觉得不能拿掉,每一个我都太喜欢。”

而王东辉则更基于对大数据的分析,“融资的时候我就知道《绣春刀》是全中国只有唯一的古装动作片,没有人在这个类型上跟我竞争。你看过去十年二十年电影票房增长的情况,在大盘增速的前提下,我们的片子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市场导向就是这样的。”

对于票房,路阳的预期是首周末能到六七千万,总票房能到一亿五就满足了,“我就希望能够投资方把钱赚回来,略有盈余。”王东辉的期待值更高一点,希望首周末能有一个亿,还盘算着能在票房不错的情况下再追加点活动什么的。

但《绣春刀》的首周末票房只有3500万。路阳说在很早之前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大家就在猜《绣春刀》能卖多少钱,还有朋友好心建议他们“稍微降低一点预期就不会那么失望”。但路阳和王东辉坚持认为,“《绣春刀》应该有能够配得上这个电影的票房数字。”显然,在他们的预期中,首周末3500万绝不是一个配得上《绣春刀》的票房数字。

当首周末的票房出来的时候路阳说他“特别郁闷”,“我们上的第一天排片还行,但是上座率是倒数第二;第二天的上座率还不如第一天。之前发行的同事就跟我讲过,上座率上不去的话排片是一定会往下掉的。我也没觉得是片子的问题,如果是大家看了出来说不好,那是片子的问题,但第一天看的人就很少,我觉得问题是出在这里。”

王东辉则认为问题出在于宣传落地和排片,“片子的前期宣传落地情况不理想,好多影院连海报都没有,非北京媒体在电影上映前都没有看过片,宣传造势没有造起来,直接造成了发行上的难度。发行给影院经理推荐这个片,人家没听说过,连看都不看,还有好多影院经理是到上映的时候才知道有这部片子。影院经理不积极排片就会恶性循环,看上去场次挺多,但实际上都是早上或下午的非黄金时段,上座率肯定不会高,上座率变低,影院经理又觉得片子不受观众接受,于是排片越来越差。”

王东辉也不讳言这是自己作为制片人的疏漏,“到后来进入到宣传阶段,很多具体的工作我和导演有时候都不太清楚,合作伙伴开宣传会议的时候没有邀请通知我们,我们自己也没有太注意这方面的问题,这是我作为制片人经验不足的地方,也是一个教训。”甚至没有能够提前安排出演员的宣传计划,也让王东辉感动遗憾,“我以前做过经纪人,我知道对于演员而言不能参与影片宣传损失有多大,谁拍完一部不错的作品不想站在媒体的面前宣传一下?但是你没有提前足够的时间把宣传安排给到演员面前,临时说两个礼拜之后要去做什么样什么样的工作,演员不可能配合你,因为每个人都在拍戏,临时配合了你正在拍的剧组就要停工,这根本不可能。”

而路阳则“尽量回避去谈宣发上的事情”,“毕竟我的角度太主观,不能很客观的看这件事,大家的工作其实我都看在眼里,宣发的同事都很辛苦的在忙,至于效果的事不好说,比较影响的因素会导致变数比较大。”

真正让路阳觉得难受的是,在首周末出师不利的情况下,“好像也没有太多办法可想”,“其实大家已经非常努力工作了,宣传结束演员们也都回去拍戏了,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做的。”

而被路阳评价为“特别热血”的王东辉则显得更为积极一点,在经历了首周末弄清了排片时间段与上座率的关系后,王东辉开始跟发行沟通,争取调整排片情况,“《绣春刀》在晚上18:00以后,也就是下了班以后上座率非常,基本上是第一或者第二的情况,紧跟在《暴力街区》的后面,而且我们周六日的上座率也很高,所以第二个周末对我们特别重要。”
 


好口碑差票房引发口水战 业内好评能否逆转乾坤

尽管《绣春刀》首周末的票房并不尽如人意,但却赢了业内与观众几乎众口一辞的赞扬。

路阳坦言他之前想过观众应该会喜欢这部片子,但是能受到那么多来自业内的赞扬完全在他意料之外,“我没有奢望前辈能给出这样的肯定,我想他们还是抱着鼓励年轻人、鼓励新鲜事物的心情,希望我们能够这样往前走,对于他们的鼓励我真是特别的感激。”而在叫好之声意外,路阳也感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善意,“在微博有好多人发私信给我,说希望能想办法用个人的资源去推广这个片子,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但他们愿意帮助我们,我就觉得这个电影没白拍。也有好多行业内的朋友跟身边的人让大家帮忙,包场什么的,也让我觉得特别感动。”

王东辉现在每天睁开眼就在刷微博刷朋友圈,“有各地影院的经理会主动加我微博,告诉我他们在为《绣春刀》增加排片,我们的排片量都在提升,真的是让我挺感动的。还有那些喜欢这部片子的观众,他们的会在影院看两三遍,就为了支持诚意之作良心之作,我也会告诉他们不要以一己之力来支持对片子的喜爱,还要发动身边没有看过片子的人有机会进入影院到看片子。”

上映前一直缺乏话题性的《绣春刀》,终于在上映后因为“好口碑与差票房”被人关注,也意外的掀起了一场电影圈业内的口水战。口水战的双方一边是以影评人为代表的业内人士,在盛赞《绣春刀》品质的同时,认为其票房失利罪魁祸首是宣发问题,影评人碟中谍就干脆在其微博上称《绣春刀》是“零宣传”,这样的声音也引发了不少观众的支持。

而口水战的另一方则是以曾出品过《小时代》等片的麦特娱乐老总陈砺志为代表的电影公司从业者,陈励志就在其微博上点名指出,“电影行业对《绣春刀》一片夸赞,然后对这部电影的宣传一片否定,这就是【票房好了,是电影好;票房差了,是宣传滥】的行业恶习。我不知道《绣春刀》宣传谁做也不知道宣传费用多少,但我相信再伟大的营销团队,面对这部电影也困难重重。电影营销是要有元素的:题材,导演,演员,话题,宣发资金资源……”这种说法也获得了不少业内宣发人员的支持。

对于这两种声音的争议,王东辉表示,“我觉得两种看法都有道理,只是站的角度不同而已。站在片方的角度,任何产品都不能是百分之百完美的产品,任何电影在推广上都会有难度。宣传公司是为片子吆喝的职能部门,首先片子质量要过硬,这个关系不能倒过来。产品质量过硬,宣传公司又能提出非常好的创意,那结果一定是ok的,现在的情况是在很多片子质量不过硬的情况下,只要请得起好的宣传公司,也一样能把片子宣传出去,照样卖钱。在我看来这是对电影本身信任度的一种缺失,但这也是整个电影市场的问题,不是哪部片子的问题。”

《绣春刀》马上要迎来决定生死的第二个周末,王东辉还在朋友圈与微博上奋力的刷着屏,争取凭着口碑与好评再多争取一些排片。而路阳正在拍摄一部新的电视剧,每天起早贪累。

早在《绣春刀》开机之前,王东辉就曾经跟路阳深聊过一次,当时的王东辉对路阳说,《绣春刀》这部片子,你作为导演的成功,是从小制作艺术片到大商业片,只要片子质量没有问题,那以后等着你的都是成功,不会再有这些困难。而我作为制片人的成功,就是片子质量过硬,能够按时按期完成。

从现在看来,路阳和王东辉都已经达到了当初所定下的成功的标准,如果票房再能够破亿,那结果简直称得上完美。而即便是现在这个结果,也未必不能令人接受,就如同王东辉所言,“以后等着你的都是成功,不会再有这些困难。”

麦城 票房 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