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痴”陈克明:29年间如何把挂面做到中国第一,年营收十几亿
代红叶 代红叶

“面痴”陈克明:29年间如何把挂面做到中国第一,年营收十几亿

i黑马注:2010年,克明面业的面条卖了16万多吨,特别是在高端市场的占有份额,比第二至第四名的总和还多,成为中国挂面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

i黑马注:2010年,克明面业的面条卖了16万多吨,特别是在高端市场的占有份额,比第二至第四名的总和还多,成为中国挂面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

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偶然的事故,克明面业股份有限公司陈克明手指受伤。一个颇受当地欢迎的木匠,陷入无以为业的困境中。32岁的他决定自己做些生意。

1984年,他在南县试着拿起擀面棍,开办了一个小作坊,每天最多生产200余斤面条,推着板车在街巷里到处叫卖。29年后,他做出了一家卖挂面的上市公司年营收突破10亿,净利润一亿多。
 

在湖南湖北的交界处,有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县城里有这样一个人,做挂面做了29年,而且29年来只做这一件事,做成了全国第一。

他叫陈克明,今年61岁,他是中小板上市公司克明面业的创始人,人称“面痴”。

记者对面的陈克明面色红润,说话声音中气十足。时不时哈哈大笑,一副乐天派的样子。跟当年只顾埋头做面的生活比起来,如今的他偶尔去体育馆打打羽毛球,时不时去散散步算是,已经是很丰富了。

当然,他还看书。不过,看书也是看下金融管理类的书,偶尔也参加下培训。而最近,陈克明正在看国内外并购的书籍。

陈克明告诉记者,“公司正在考虑收购一些合适的企业,但是合适的企业很难找,我们还在寻找当中。”

到明年,克明面业成立将满30年。做了29年的面,在业内他已遥遥领先。但整个行业的集中度并不高,如何进一步扩大市场占有率,仍然是克明面业要考虑的问题。

不过,接下来这将是陈克明的弟弟陈克忠要直面的难题。早在2001年,陈克忠进入公司,市场销售的事情陈克明就再也不过问了。

2012年,克明面业在深交所上市,陈克明就更加放手公司的经营。

“现在全都是董事会决策,我们决策都不行了。”陈克明说道,“上市以后,公司更加规范了。小企业的时候可以随便做,创始人可以随便来,但是后一代这么做就危险了,要做‘百年老店’,就要规范化地进行经营与管理。”

作为一个为了把握主导权没有引进风投的企业,克明面业上市后,也不得不开始改变,陈克明也开始了慢慢释权。

从木工到挂面大王

不得不说,陈克明有一双神奇魔力手。可能你想像不到,做得一手好面的陈克明是木工出身。

1969年,17岁的陈克明来到当时他向往已久的城市南县,开始在教育局基建队做木工。

“那时候对城市很向往,感觉城市的生活待遇、劳保福利这些都比农村的高上几倍。”来到城市的陈克明做过很多事,木工是时间最长的。当年的陈克明没有想到,15年之后,一次小小的意外,他的生活翻天覆地。

在一次工程中,陈克明的手不小心受伤了,一段时间做不了活。迫于生活的压力,在手没有完全康复之前陈克明就在市场上跑,寻找能做的事。

这天,陈克明如往常一样在南县的市场上晃悠,寻找机会。在张望中,陈克明看到了这样一幕。

面店门口,客户问老板,有没有上海的面。老板干脆答,没有。那湖北的呢?客户又问。老板答也没有。于是客户摇摇头,失望地离开。

“那时候是计划经济时代,已经有一部分市场开放了。当时外地的面都是溢价的,价格相对比较高,但还是很多人买。”

当时的南县在陈克明心目中的地位很神圣,还没有看过外面世界的他觉得南县是最好的地方。于是他有点忿忿不平,为什么南县自己做的面条就没有人吃?

于是,要为南县面条争气的想法默默在心里扎根,不仅如此,要把面条做到上海去的念头也在发芽。

手一好,陈克明就开始做挂面,买了一个手摇机就开始摇了起来。

“当时摇的真辛苦啊,一包面条摇下来,摇得上气不接下气。于是我就开始改进,找了一个电机代替,果然舒服多了。”陈克明笑着比划当时手摇面条的状态。

当时的面条毛利很低,赚五分钱的差价,面粉两毛钱一斤,面条是2毛5分钱一斤,20%的利润率,还包括人工费。

15年的木工经历,让陈克明具备了很好的动手能力,很多机械设备都是自己改造升级,这也节省了很多成本。

“我开始做烘干房,根本就买不起完整的设备,就把废旧的设备拿出来自己改造,去烘烤面条。”

到1988年,陈克明终于脱离了租房一族,自己建了2间房,在楼顶建了一个20平米的烘干房。过了几个月,就建了一个60平米的烘干房。过了一年,又加了40平米的烘干房。

当时的陈克明还做了一件很正确的事情,就是做品牌。

“那时候的面条都是用报纸包着,因为报纸便宜,其他的都太贵了。我就想说报纸包着不好识别,就雕了一个章,刻着陈克明面条,盖在纸上面。”

而品牌意识的形成,是因为经历了几次面条并不是自己生产,却遭到客户投诉质量的尴尬。

于是,陈克明就去工商局注册。当时企业的注册意识还不强,从1990年开始上报到注册成功共花了5年时间。

“我的注册应该是南县第一个注册的,我的公司是南县第一个企业运筹,后来上市也是南县第一个,做了很多南县的第一个。”陈克明颇为自豪地说。

直到1997年,这个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才真正成立,陈克明的中国第一挂面历程迈出了第一步。

两兄弟的激进与稳健

最初的克明面业,只有陈克明和妻子段菊香在做。1990年的时候,公司慢慢形成了规模,陈克明开始请亲戚朋友来帮忙。

“当时做面条完全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就业问题,自己就业解决以后就是解决亲戚朋友的就业问题。那时很多亲戚没有事情做,赚不到钱。所以招人都是照顾亲戚朋友做事。”

陈克明家人在克明面业中的地位,在十大股东中一目了然。陈克明及妻子、弟弟占克明面业61.39%的股份,姐妹陈晓珍、陈源芝各占5.42%。

陈克明和弟弟陈克忠是企业的两个核心人物。在弟弟陈克忠进来之前,陈克明一个人负责所有的事项,包括原料、技术、市场。陈克忠进入之后,陈克明将所有的市场业务都交给了他,自己专门负责企业内部事宜。

“其实我和他很互补,我比较激进,他很稳健。”陈克明毫不掩饰与弟弟的感情。

“三十年来,我都没有被骗过,因为我没有贪欲。”

陈克明用了贪欲这个词,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三十年来,他一直只做面条。

“房地产的有很多来找我的,我都没去做。房地产是很挣钱,但是那个钱我挣不着。说实在的,我没那个能力。房地产是个关系网,要把土地拿到手,把房地产做下来,把各部门的关系梳理好,那不是我的强项。要我去给别人送个礼,做个什么事,我做不来。”陈克明笑着说,“也不愿做”。

“我认为只有我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才是自己的,别人赚的钱都不应该是自己得的。”这是陈克明很信奉的一句话。

尽管在外人看来,克明面业作为家族企业,陈克明在企业经营和投资上也已经很保守。但是在弟弟陈克忠看来,哥哥很激进。

“我弟弟常常泼我冷水,很多事情都是分析的很透彻了才让我去做。每次他提出一个反对的问题,都对我的反思有很大的促进。我会考虑到防范。”

除了上市这件事,一般情况下,对于陈克明提出的发展规划,陈克忠都会先泼冷水让陈克明冷静一下。

“在扩厂建厂房的时候就泼冷水,担心建厂了以后消化不了,要折旧,影响利润。他先比较理性的分析利弊,然后再规划。”

“现在公司每年的增长额稳步在20%到30%之间,在弟弟的节奏上,我是觉得有点慢了,想去冲。但是弟弟觉得,如果冲的太快,当期的利润会下降。”

对陈克明来说,弟弟对他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他没有犯错,虽然意见不统一,但是从来都不争执,因为出发点都是为了公司好,所以兄弟俩最后都能到达到共识。

“有些事,我想做的,他会说慢点再做,比如说我想做软件,上电子信息化,我说现在立马上,他说现在还做不来,慢慢做。他会把风险评估的很好,比较稳健,所以没有犯什么错误。”

十年100亿规划

2012年,克明面业实现营业收入10.02亿元,同比增长18.95%,利润总额达到1.0073亿,实现挂面销售量21.7万吨,同比增长13.55%。

2013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5.6亿元,同比增长18.67%。陈克明还有一个更加宏大的规划,10年内,做到100亿销售额。

为了这个目标,陈克明已经开始了布局。

“现在原材料占主要的成本,受国家控制,国家两次价格上涨,我们也只能跟着长,并且还没有周旋的余地。我就想以后要慢慢的做个调节,有个储水箱,做3、5个月的储备。在涨价的时候不涨那么快,国家的粮食涨了不必要明天就涨价了。”

在此之前,克明面业的原材料全都是找上游的提供商购买。因为这个规划,陈克明给董事会成员做工作。

“他们担心做原料有风险,而且利润不高。我说现在利润不多,以后利润会逐步增多。现在的面粉都可以获得10%的回报。现在是在向上游走,面粉做好了对原材料储备有好处。”

陈克明充分肯定建面粉厂将有利于公司未来发展,并说服原本不赞成自建面粉厂的董事。

“面粉厂的建立,第一,我是一个用粉大户,就不需要考虑销售问题,现在的产品都是销售难,这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第二,自己建了面粉厂,就可以抓好质量,用自己的技术。第三,面粉厂和面条厂做在一起,减少运费、装卸费,降低成本。”

陈克明要做的是整个挂面行业的多元化,业务也进行了精简,将面条调味料业务挂出给合作商。

另外,克明面业也开始了对外投资。

“其他行业现在也开始接触,去年参股了国泰资本了,从谈到合作也就几个月时间。5月份见面,8月份就签了合作。这是投资的项目,经营就不管。”

从刚开始的拒绝风投,到现在涉足其他行业,陈克明也觉得顺其自然。

“以前拒绝风投是不欣赏他们的操作风格,现在上市了发展就是坐电梯,资本市场的运作是应该学习的。”

除了业务的拓宽,市场销售渠道是陈克明最为关注的问题。

“克明面业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18%,这是在超市的占有率,但是农贸市场就不一定了,因为克明面业的产品价格相对高一些。”

除了把握原有的销售渠道,下一步克明面业将会运用网络的优势,完善销售网络,加大销售投入,完善重点市场和细分市场划分,形成品牌的辨识力。

行业的下一步:整合

目前,中国面条企业有约1000家,以中低端产品为主,企业很多,龙头很少。

“国内行业的集中度不高,还需要整合。”陈克明有点感叹。

欧洲市场主要是意大利面,面条在韩国和日本的行业集中度相对比较高。

“在日本,面粉就三家,韩国应该是两家。面条数量多的也就那么几家,一做就是几十年,还是一个小作坊,因为人口不多。日本最好的一家面条厂,他们的品质很好,灰分很低,他们的毛利率也会高一点”

灰分是一种面条里面矿物质,灰分低的吃在口里就细腻,灰分的控制也是一个很有难度的技术,克明面业正在进行技术攻关。

目前,克明面业的平均毛利率是20%,陈克明觉得比较满足,“在充分竞争的现在,已经不错了,不过我希望竞争力可以更强一些。”

“这个行业是个发展中的行业,原来都是擀面杖做的,现在都是机械。由于中国的社会还没有标准化,设备都不成形,没有达到要求,还有发展空间。”陈克明还在不断挖掘行业的机会,“还是要不断加强内功,提高技术”。

而克明面业挂面的技术,除了对新设备的改进,很多都是陈克明自己用笨方法不断摸索出来的,比如他一直坚持的高温烘干技术,以及一种新发现的还没有公布的技术,这个技术已经拿到了两项国家发明专利,陈克明非常自豪。

虽然在掌握了面条行业最先进的技术,但陈克明心里还是很尊敬竞争对手,“不同的竞争对手在很多方面都值得我们学习,这些都有助于我们审视自身,提高自己。”不过他又话锋一转,“当然,我们认为最大的竞争对手,是我们自身,企业发展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我们自己。”

现在克明面业的总体市场占有率不到10%,不过在面条业内的前十大企业中,市场占有率超过5%的数目也不多。而目前,中国的面条市场年需求量在400万吨以上。

“我们现在才24万吨。要达到目标,路还很长。”陈克明最后说。

陈克明 克明面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