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拉勾网团队:互联网招聘网站,上线一年凭什么估值过亿?
南七道 南七道

专访拉勾网团队:互联网招聘网站,上线一年凭什么估值过亿?

毫无疑问,拉勾网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招聘人才的必争之地。而从项目立项时估值不足千万,到现在整体估值8亿人民币左右,拉勾网一年时间,已经在互联网行业人尽皆知,他们到底戳对了什么痛点?

据悉,互联网垂直招聘网站拉勾网(www.lagou.com)今天会正式宣布B轮融资,本次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跟投共计2500万美金。从去年7月上线,截止今年7月,已有超过20000多家互联网公司入驻拉勾网,既包括了BAT等大牌公司,也有锤子科技、小米、美团等高速成长的黑马公司,覆盖包括移动互联网、电商、游戏、O2O等多个互联网细分领域。

毫无疑问,拉勾网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招聘人才的必争之地。而从项目立项时估值不足千万,到现在整体估值8亿人民币左右,拉勾网一年时间,已经在互联网行业人尽皆知,他们到底戳对了什么痛点?
 

找对合伙人:有底线的“分歧”是创业团队的灵魂

拉勾管理团队是典型的铁三角:许单单、马德龙、鲍艾乐(Ella),许单单是董事长,把握大局;马德龙担任CEO,负责产品和团队管理;Ella作为联合创始人,负责市场和一些运营工作。他们之前都在腾讯工作过,后来由于筹办3W咖啡聚在一起。3W咖啡成立后,由一个14人的执委会团队来打理,但慢慢的其他人来的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他们3个人。马德龙说这是“剩者为王”。他们3人开始也是兼职,后来大家觉得这件事值得放手一搏,陆续开始全职投入。

团队老大许单单是偏冷静的人,对于人际关系有着自己深刻的认识,但很多时候是根据自己喜好来打交道,不喜欢的时候更多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一边。在这中间,许单单因为工作需要去了美国,只剩下马德龙和Ella来打理咖啡馆。马德龙属于乐天派,开放乐观,人很灵活,“只要确定了目标,我就会通过各种方式都可以完成。”而Ella属于典型的完美主义者,从小就是那种“考了第三要求自己下次必须考第一”的人,她形容自己“先天就有一种危机感和焦虑感”,这种感觉一直促使着自己不安于现状,一直朝着前方拼命奔跑。她习惯事情按照计划一步步实现,擅长和各种人打交道,但是喜欢“以自己的方式来达到目标”。马德龙形容她“一旦决定,很难拧过来”,但最后大家往往都能达成一致。

在Ella看来,三个人搭档的团队是最稳定的,如果是两个人合伙,意见不一时,可能就掰了,但是三个人就极大的规避了这个问题。当其中两个人意见不和时,起码另外一个人可以调和。同时三个人有不同的擅长领域:许单单善于整合资源、马德龙擅长产品和设计、Ella精于市场和运营。三个模块有机的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高效的团队。

某种意义上,“分歧”是这个创业团队的灵魂所在,正体现了三个人强势互补的地方。

但是,这不代表彼此之间没有分歧甚至争吵。在开咖啡馆的时候,因为不同的见解,马德龙和Ella吵架后,分开坐两张桌子,背对背谁都不理谁。曾经有一次,许单单和Ella因为对于公司发展不能达成一致时,吵得特别厉害,以至于Ella说自己“情绪几乎失控,觉得这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但是最后,在乐观的马德龙的调停下,他们还是达成了一致。

在拉勾创业过程中,不管有多么大的分歧,即使在公司现金流最紧张的时候,团队默认的底线从没有被打破过:“不管怎么争吵,也不会提出要离开,大家一定要把这件事做下去;即使意见再不一致,也不会有人按照自己的想法擅自行动;最后实在不能达成一致,就让老大拍板。”马德龙说,“合伙这事就像婚姻一样,不过怎么样,日子一定要过下去,决不能一赌气提离婚。”

在马德龙看来,之前发生在创业圈里的“泡面吧事件”,开了一个相当恶劣的先例。(注:泡面吧两个合伙人之间为了争夺股权和老大位子,不惜删除代码,搅黄了A轮融资,最终散伙的事件)。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不惜牺牲整个团队、牺牲用户、牺牲投资者等所有人的利益。“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

有温度的服务:这才是招聘真正的核心

拉勾网之所以快速崛起,和其一直秉承的以用户为中心的策略离不开。长期垄断国内招聘市场的51 job、智联等传统网站,他们服务的核心永远是企业,因为企业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从拉勾网建立的第一天开始,马德龙就要求所有产品的设计和服务都是围绕着求职者来展开的,这彻底的颠覆了传统招聘的游戏规则。

网络招聘在人们的印象中,一直是件冷冰冰的事情,但是拉勾网却赋予了它温度和情感。今年上半年,腾讯正式宣布撤销电商控股公司,调整和裁撤了部门和员工,拉勾第一个打出广告,联合包括阿里、唯品会和1号店等电商巨头,帮助离开的人选择更合适的去向。今年下半年,微软裁撤中国区诺基亚数千名员工,拉勾发起了“每个人青春中都有一部诺基亚,请为诺基亚点赞”的活动,迅速帮助离职的人入职到小米、锤子科技等公司。整个活动获得了巨大成功,光是微信转发量就达到了近10万人。拉勾带给求职者的不仅仅是再就业机会,而是用行动告诉求职者:拉勾与你们同在!

拉勾目前主要的商业模式是企业用户付费,按企业招聘不同岗位、不同月薪进行收费。目前使用拉勾的企业达数万家,拉勾为其中一部分提供收费服务,其中包括360等知名公司。但拉勾和其它传统招聘网站最大的不同是:向企业收钱,但是给用户做产品。马德龙觉得这是一件很酷的事,“除了360,没有别的商业模式是这样子。他们都是给谁做产品,就向谁收钱。”

“得罪”巨头:强势下架京东的全部职位

但即使是付了钱,即使你是行业巨头,在拉勾网,如果不按规则来办,都会被下架,停止服务。电商巨头京东的招聘信息就曾被两次下架过,“我们对企业很强势。我们保护用户的利益,因为在这个行业,信息是失衡的,优秀人才是极度稀缺的,我们保护求职者的利益,其实也是在保护企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找到更好的人才。”马德龙说。

在拉勾上,为了保护求职者的利益,岗位薪水是必须要标注的,但京东在招聘时,包括前台、开发工程师等十几个职业,刚开始薪水全都是1k,拉勾联系了京东,要求对方进行处理。但拉勾的工作人员很快发现,京东把所有人的薪水都改成了10-15K。对于这种无视规则的行为,拉勾直接将京东的职位下架了,以至于后来京东的高管找马德龙交涉,但直到对方按照规则完善后,职位才重新上架。

同时,拉勾网为了保护求职者的信息安全和隐私,硬性规定只有求职者自己才能给企业发简历。在拉勾上,是求职者和企业方一对一直接联系。这就有效的杜绝了第三方获取求职者个人信息的风险。但是,对于企业,拉勾却要求信息尽可能详细的披露,接近透明化。比如说,拉勾网上的很多企业,外界知道的名字和工商注册的名字不是一样的,比如360几乎人人皆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传统网站用的都是企业工商注册的名字,这就导致求职者看到的信息是不对称的,会极大影响求职和招聘的效率。拉勾会强制性要求招聘公司使用外界皆知的名字。

除此之外,招聘公司的主页、产品、发展阶段等资料会被列出来,比如360的公司资料里就显示其美国上市公司,CEO是周鸿祎,他的个人资料、工作经历,求职者还可以一键查看他的微博,同时还有关于360的相关报道“360大萌妹子首度集体告白”。帮助求职者更好更全面的了解招聘公司,求职者面对的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网页,而是带着丰富元素和色彩的立体信息,同时也是对招聘公司一次很生动的宣传。

腾讯系的产品经:极致体验是留住用户的唯一方法

在拉勾网,马德龙是最大的产品经理,整个产品团队由他直接带领。这个上升星座是处女座的CEO对于产品的挑剔到了苛刻的程度。在这一点上,他和他崇拜的偶像、锤子科技的创始人罗永浩有惊人的一致性。罗永浩经常念叨“这还不够”,在锤子手机上会因为一个小的动画效果修改上百次。马德龙会因为推敲一两句寥寥数语的简单的提示而修改几十遍。

马德龙说自己做产品的体会就是:“看似无比性感的功能,做出来后反应却一般。看似不起眼的一些功能,投入使用后却无比性感”。2013年年底,拉勾网联合百度、腾讯等10家公司举行了一个急速入职活动,招聘公司必须在当天给求职者答复。活动持续了一周,带来了拉勾的第一个增长的引爆点,整体数据增长了数倍。这件事给了拉勾团队极大的启发:必须加快企业HR的反应速度,尽可能缩短求职者的跳槽窗口期,降低求职者等待的焦虑感,这可以极大改善用户的体验。

在电商行业,曾经有一个不太起眼的功能,但是带用户带来了质变的极佳体验:用户购物后,可以在网站或者手机上可以看到物流的整个过程,让用户全程掌握。拉勾网把这种全程透明的概念引入到了原本封闭暗箱的招聘流程中:用户的简历有没有被HR收到,有没有被HR看过,HR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要不要约求职者面试,什么时间面试等等。用户可以快速、全程收到拉勾微信信息提示。

在这个功能上线不久,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拉勾团队在拉勾网上招聘设计师。有天晚上12点多有人投简历,马德龙刚好没睡,看对方在音悦台做过,觉得简历不错,于是马上回复对方:“明天十二点半一起午餐。如果时间有变,你可以随时联系我,我的电话是多少多少”。对方没想到会这么快收到回复,他有些不敢相信,想电话确认下,但又特别纠结,如果是系统发的,这么晚联系会打扰到对方;如果是人工发的,现在为这个事联系,会让人觉得自己很磨叽。所以他一晚没睡好,一直忍到第二天九点,打电话给马德龙,确认后无比震惊。现在,他已经是拉勾团队中非常出色的一名设计师。

类似的功能和细节在拉勾产品上还有很多,但是马德龙觉得,产品的体验是没有尽头的,只有不断的优化,给用户带去极致的体验才是留住用户的唯一方法。

南七道:弘毅无线创始人,创业家&i黑马、虎嗅等科技媒体专栏作者,公众号:南七道

拉勾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