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幕股东大战狗血剧,雷士照明抢公章引发的思考
何德文 何德文

一幕股东大战狗血剧,雷士照明抢公章引发的思考

现实中,股东及管理层争夺对公司的控制权,闹到一地鸡毛并不罕见,暴力抢夺公章、营业执照乃至财务账簿的事情也比比皆是。

i黑马现实中,股东及管理层争夺对公司的控制权,闹到一地鸡毛并不罕见,暴力抢夺公章、营业执照乃至财务账簿的事情也比比皆是。这些股东大战的狗血剧实际上是可以避免的,更技术的说,可以从法律上规避。作者何德文在法律行业有着多年的积累,本文发布于知乎,正是作者在看到雷士照明出现股东大战的狗血剧之后对于公司股权架构及管理的思考。



一幕股东大战狗血剧,非常真实地展现了公司内斗

雷士吴长江的罢免闹剧最近又成热闻。根据媒体报道,8 月 8 日晚间,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通过决议罢免吴长江首席执行官一职,任命公司董事长王冬雷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王冬雷是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的董事长,德豪润达持有雷士照明 27.1% 的股份。8 月 9 日,吴长江和王冬雷传出斗殴事件,媒体转述现场人员描述:“我当时挡在门口,六七个人过来打我,还把门撞坏了。后来我被按在吴总办公室的沙发上,吴总也被控制住了,分别按住(吴长江)两个胳膊,抢走了包,要求把公章交出来。”

这活灵活现的情节,虽然看起来狗血,但却是非常真实地展现了一场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现实中,股东及管理层争夺对公司的控制权,闹到一地鸡毛并不罕见,暴力抢夺公章、营业执照乃至财务账簿的事情也比比皆是。

股东如何控制公司的问题,一直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话题。京东刘强东控制董事会、谷歌 AB 股制度,这些控制公司的做法,看起来似乎都挺好。可是,在雷士照明的这件事里,德豪润达作为大股东相对控股了公司、掌控了董事会,都还需要暴力手段来夺取公章来看,让人不禁疑问:控股了,就真控制了公司?

一. 控股股东为什么要抢公章?

控股了,还真不意味着你就控制了公司。控股权或者董事会控制权,是对公司的最终控制权,是以法律为保障的,可以最后通过法院来保护这种控制权。占着法定代表人的职位、拿着公章和营业执照,则是对公司实实在在的实际控制权。

如果你是公司绝对控股股东,董事会也占多数席位,但是法定代表人是别人担任的,公章、营业执照也在他手里。法定代表人决定公司要做某个业务,并且准备跟合作方签协议了。你觉得这不符合你设想的公司战略方向,但是法定代表人一意孤行。现在,你该怎么做?

你向法定代表人表示不满、坚决反对、强烈谴责、强烈抗议。跟外交场合下的结果差不多,对方很可能完全不理会。

你怒了,严正交涉,要求法定代表人交回公章。法定代表人也置之不理。

你决定釜底抽薪,自己挂失补办新公章。很可能你会碰壁,大部分情况下,挂失补办公章都需要法定代表人签字提出书面申请。法定代表人不配合,你就没辙。

你决定召开股东会、董事会,更换法定代表人,原法定代表人仍然不配合,没有公章和营业执照就办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工商登记。

你打算出最后一招了,向法院起诉要回公章。OK,打官司吧,打完一审再上诉,打完官司至少一年过去了。公司在这种情况下,运营大多都会瘫痪了,一年回来公司很可能已经黄了。

看到这个环节,你会发现,你已经快要忍不住去暴力抢夺公章了。恭喜你,又一出股东大战的狗血剧开始上演。

所以,无数的案例证明,即使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如果不掌握法定代表人的职位、不掌握公章和营业执照,控股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权,只是常间接的,最后需要司法机关来保护。而法律程序的威慑,又有点不那么给力。

二. 控制公司需要什么?

如果要实际控制公司,需要控制哪些东西?通常,控制法定代表人职位、掌握公章和营业执照是最基本的要求。掌握了这些,你才能及时地介入公司的经营和管理。

1. 控制法定代表人的职位

古代皇帝经常说,朕即国家,皇上大笔一挥,就代表国家同意了。某种意义上,法定代表人这个职位,也跟皇帝差不多。法定代表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职权范围内,直接代表公司对外行使职权,他的行为属于职务行为,视为公司行为,造成任何法律后果,都由公司承担。所以,通常法定代表人在合同上代表公司签字,就和盖公司公章一样有法律效力了,就表示公司同意了。要控制公司,绕不开对法定代表人职位的控制。

2. 掌握公章

公章,古称玉玺。盖上玉玺的谕令,视为皇上和国家的意志。盖上公章,也就视为公司同意文件的内容了。所以,凡是以公司名义发出的信函、公文、合同、介绍信、证明或其他公司材料,一般都会要求加盖公章。没有加盖公章的文件,业务合作对象、政府主管部门、法院,一般都不会认可文件有法律效力。

但是,目前的法律并没有规定公章应该归公司里的谁掌握。在大多数要求取回公章的诉讼中,法官一般会认为,公章的管理属于公司自治范畴,在公司章程或股东会未明确公章如何管理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不能确定由谁管理。只有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或者公司股东会作出决议,确定了公章由哪一方持有,法院才会判决支持哪一方取回公章。

3. 掌握营业执照

营业执照是企业或组织是合法经营权的凭证。就像身份证一样,很多场合下要办事,都会需要用身份证证明自己的身份,比如开房的时候……公司如果办事,特别是在政府部门办事,基本上也都会要求出示营业执照。在中国这样一个政府有形之手无处不在的地方,公司没有营业执照几乎寸步难行。

4、其他印章和证照

其他印章和证照,如果能掌握,当然更好。如果实在是不能掌握,也勉强可以解决,不至于陷入僵局。因为,只要控制法定代表人职位、掌握公章和营业执照,即使印章和证照在其他人手里,也都能给挂失补办新的,让其他人手里的印章证照作废。

那公章和营业执照也可以挂失补办吧。是可以,不过,挺别扭。通常挂失补刻公章需要公司法定代表人签字并提供营业执照;挂失补办营业执照则需要加盖公司公章,并由股东会出具决议。也就是说,得有了公章才能补办营业执照,有了营业执照才能补办公章。什么都没有,也就补办不了。

三、公司控制权怎么才能和谐解决

韩寒《后会无期》里,有一段小故事:充满激情的阿吕,以试驾的名义,开走了浩汉的那辆车,把浩汉和江河,还有萌萌哒的马达加斯加,留在了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中。关于这段故事,豆瓣里有各种想象力丰富的延伸解读,咱们也可以用来解读为公司控制权的隐喻。

浩汉是登记中的车主,对车有着最终控制权。如果这辆车就是一个公司,那浩汉是控股股东。本来是浩汉自己驾车,既掌握公司的最终控制权,也掌握实际控制权;后来浩汉把车交给了阿吕来试驾,相当于把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交给了阿吕;阿吕开走了车逃之夭夭,就是掌握公司实际控制权的人,把公司带离了控股股东预期的轨道。浩汉可以报警,警察耗时耗力来查案,即使追回了汽车,车况估计也是惨不忍睹,这就跟采取司法途径夺回公司控制权一样,打完官司,公司也垮了。浩汉也可以自己把车抢回来,那估计又是一出《速度与激情》的暴力片了,就像刚刚发生的雷士照明武打戏。

那公司控制权如何才能和谐友好有爱的解决呢?

1、谨守商业道德

作为掌握公司实际控制权的法定代表人、印章证照持有人以及其他职业经理人来说,应当尊重股东会和董事会做出的决议,切实执行决议的内容,实现股东利益的最大化。这是一种基本的商业道德,在英美理论中,这种商业道德也被成为信托义务或者信任义务。如果商业活动中普遍不遵守这种信托义务,公司这种东西就完全不会存在了:哪个股东敢把自己的事业交给只为一己私利的人来经营?哪个股东敢参与投资别人的事业呢?

雷士照明的吴长江,无论他在雷士照明上投入多少心血,但是,不掌握股权了,就得尽好职业经理人的本分,遵守游戏规则。如果不服气,那就把股权买回来。

2、采取必要的防范机制

股东们也应该未雨绸缪,从一开始就要好好筹划一下营业执照和公章的事。虽然可能会导致事情略显复杂,但是在股东之间明显缺乏足够信任的情形下,确实可以有效控制风险。

首先,控股股东最好自己持有公章和营业执照,最好还是在公司章程或股东会决议中明确规定公司营业执照和公章由自己来持有。同时,在实际使用过程中,避免其他股东或法定代表人(如果法定代表人不是控股股东本人),借机占有公章。

其次,对于小股东来说,需要以股东会决议的形式明确规定营业执照和公章的使用权限、程序和事项,防止控股股东滥用营业执照和公章,在其滥用营业执照和公章的情况下也可以确定控股股东应该承担的责任。

第三,如果股东间势力比较均衡,公司营业执照和公章可以分别由两个股东或者两个股东联盟分别持有。营业执照由势力较小的股东持有,公章由势力较大的股东持有。在需要使用营业执照的时候,势力较小的股东出示营业执照或提供复印件。这样的话,势力较小的股东在某些情况下就可以对势力较大的股东起到一定的牵制作用,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占据了主动地位或者对势力较大的股东有一定的威慑作用。

雷士照明 股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