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源资本童士豪:中国互联网跨境投资时代来了
李静颖 李静颖

纪源资本童士豪:中国互联网跨境投资时代来了

“我去外面看到到处是机会,只要自己肯拼,真的都是你的,这种感觉非常自由,从1993年做投行到现在,等到一个大时代来临并把握住的次数一生不会太多。”

去年8月离开启明创投,10月加入纪源资本后,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的身份变成了跨越中美两地的投资人。

要同时跨越中美两国市场,这对于此前在美国生活了16年,又在中国做了8年投资的他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事。

“我去外面看到到处是机会,只要自己肯拼,真的都是你的,这种感觉非常自由,从1993年做投行到现在,等到一个大时代来临并把握住的次数一生不会太多。”童士豪兴奋地告诉记者,“就好比15世纪是一个开辟新航路的世纪,现在也是一个好时代的来临,明显感觉到未来10年全球化是一个大的趋势。”

今年童士豪已完成3家企业投资,还有几个项目正处于沟通中。据他预估,全年的投资项目会在7~8个,中美两地的项目基本对半,这是他投资生涯以来投项目最多的一年。
 


 

互联网全球化

硅谷的沙丘路上从不缺少明星投资人,童士豪觉得缺少的可能是一种看清趋势的能力。

让他决定在中美两国开展投资的根源在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竞争优势的突显以及美国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兴趣已与日俱增。

一直在互联网投资领域浸淫的童士豪看到,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有着显著的区别,在PC时代一个国家的企业要去另一个国家发展,要另外再建网站,找流量相对来说花的工夫要多很多。但现在随着Facebook和LinkedIn的普及,再加上各种APP的出现,使得一个新的应用进入新市场的门槛低了很多,全球化速度明显加快。

同时,中国互联网公司经过10多年残酷的竞争,已形成了完整的价值链,这些公司在走出国门后看到全球除了中国、美国之外,其他没有什么市场可以有这么多当地本土的互联网公司,竞争非常弱。

而BAT一系列的跨境并购行为更被童士豪看成是一个风向标。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翻阅过往公开资料发现,阿里巴巴(滚动资讯)在2010年就开启了其海外投资收购的模式,从最早收购美国电子商务公司Vendio,到今年投资美国奢侈品电子商务网站1stdibs,同时联合其他财团,入股美国乘车应用软件Lyft,最新的则是投资了美移动游戏公司Kabam。

腾讯的海外步伐则迈得更早,2005年腾讯完成对韩国GoPets Ltd。公司的并购,而在美国市场腾讯从2011年~2013年先后收购了游戏公司Riot Game和Epic Games的股权以及电商Fab的部分股权。

“腾讯和阿里在海外的投资增加,奇虎和猎豹等公司则积极在海外拓展,比如UCWEB是美国第一大手机浏览器,猎豹的清洁大师是全球排行前5名最受欢迎的APP,这样的事情在3~5年前是想不到的,显然眼下中国公司在海外是有竞争优势的。”童士豪说。

在他看来,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在于海外互联网公司的团队只是几个人的组合,但中国往往是一个军团,所以中国公司无论是开发的速度、整合功能的能力或是一个App上线的速度都是外国公司比不上的。

美国VC们的态度表明了一切,在去美国不久后,童士豪在与一些美国当地VC同行的接触中发现,很多人都知道小米、阿里巴巴,但对于如何成功不是很清楚,他们希望多听、多了解。

童士豪说:“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过去12个月来小米、阿里巴巴、奇虎、猎豹、腾讯等公司的动作都引起了美国投资人的注意,他们已经产生了把他们投过的公司卖给阿里巴巴或是腾讯等公司的念头。”

与此同时,美国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背景正在改变。童士豪提到,之前美国创业公司几乎清一色都是各大名校的美国本土人士,但现在很多去美国的第一代移民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项目已开始崭露头角。

童士豪颇为得意的投资项目Wish就是个例子,这是去年他到美国后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创始团队一个是东欧的犹太人,另一个则是在中国出生,到国外念大学、工作。两人均在美国待了20年,对美国的市场很了解。童士豪认为,这样的团队对于争取拿到国际市场的竞争能力会比一般美国当地的本土人士强,且他们更愿意去尝试。

在不久前Wish的C轮投资公布名单中,纪源资本继续参与投资,而君联资本也新出现在了该轮投资名单上。

“至少从互联网行业来看,未来的趋势会不分国界,是个整体融合的趋势,而中国VC越来越多地开始注意到美国互联网的投资机会。”

全球化打法

基于对上述趋势的判断,“我的打法就是全球化,并会持续强化。”童士豪概括自己的投资策略。他举例,就好比看产业链他不会只看一个国家或是行业的产业链。他尤其提到,在美国互联网的创新想法会比较多,但落实到硬件、软件的结合就会发现他们在硬件上并不精通,可以互补的是,中国的硬件人才很多,但他们可能自身的想法不是特别地多,所以童士豪认为如何能把这两边的资源结合在一起是最适合自己做的事情。

“对全球变化理解得越清楚,知道每个国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长、短处各在哪里,做决定的反应速度会比别人快很多。”他强调。

童士豪仍然以Wish为例。“我并不觉得互联网发展速度快得让我眼花缭乱、让我不知该怎么走,其实招法是很多的,就看自己是否有看法。”他说,“中国在淘宝上有800万卖家,其中10%的卖家品质不错,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只做内销,做外销并不多,之后的竞争肯定会越来越激烈,但事实上他们的SKU比任何一家线下店包括沃尔玛在内都要多,所以这些卖家一定要拓展海外市场,那么谁能帮助他们去海外,这就是Wish的机会所在。”

Wish的主要模式是把淘宝、天猫和eBay上的卖家带到海外去,这也是童士豪把中国模式输出美国的第一个投资案例。

据他回忆,在第一次与Wish团队碰面时他问了5个问题,产品从哪里来?是不是名牌?谁在买?用户多少?有多少在海外?当他得知很多eBay上的国内卖家在他的平台上卖产品,目前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中国,且提供的商品都是厂商自己的产品,当购买者中60%为美国屌丝用户时,他当即拍板决定投资。“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帮你整合到中国的80万卖家,国外用户付费程度高,竞争没有在中国的环境那么激烈,同样的产品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童士豪看好的是未来更多的淘宝卖家会利用各种渠道做外销。

事实上,Wish成长佐证了他的观点。据他透露,从去年12月底到现在,Wish从一天5万美元的流水,到现在已超过20倍的增长,却只花了8个月的时间。目前,Wish的APP在西班牙、法国、德国等国的生活方式应用排名前三,美国排名前十。

童士豪认为,当对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人口结构了解花的时间越多时,就会判断一个公司的好与坏究竟是行业因素还是公司因素造成的。“我会看到这家公司没做好,不是因为行业不好,而是因为公司本身出了问题,因为在其他地方我看过这类模式的公司,他们做得更好。”童士豪告诉记者,“其实能够成功的想法或是模式还是比较少的,一个好的想法如果能被复制到各个国家去做,并做本地化处理的话,其实它成功的机会会比完全没有被测试过想法的机会多很多。”

他觉得,如果能在中美两国都深入地去看项目,就可以加大判断成功的可能性。“很多的办法、数据的收集、建立更强的数据化分析的能力、对不同国家的了解都会让你更清楚什么机会值得看,什么机会不值得看。”

童士豪 跨境投资 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