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手游创业者:免费模式救了我的命
Nero Nero

23岁手游创业者:免费模式救了我的命

23岁的他是爱沙尼亚游戏开发工作室Creative Mobile联合创始人兼CEO,而今天,其公司旗下游戏的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2亿次。近日,丰蒂科夫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分享了其职业成长经历,对游戏产业发展趋势,以及移动游戏市场现状的看法。

年轻、多金、有才;高、富、帅——这些靓词,几乎都可以用来形容弗拉基米尔·丰蒂科夫(Vladimir Funkitov)。23岁的他是爱沙尼亚游戏开发工作室Creative Mobile联合创始人兼CEO,而今天,其公司旗下游戏的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2亿次(注:含自研及代理的第三方游戏)。近日,丰蒂科夫接受国外媒体采访,分享了其职业成长经历,对游戏产业发展趋势,以及移动游戏市场现状的看法。


 

以下是采访文章主要内容编译。

记者:你童年时最喜欢哪些游戏?

弗拉基米尔·丰蒂科夫:几乎每一款NES游戏——在那个时代,它们都是很新鲜,很令人兴奋的。后来我也玩儿《魔兽争霸2》、《Sim City》、《命运与征服》等游戏。《毁灭公爵3D》成了我的最爱。

我无意中发现了《毁灭公爵3D》的SDK,然后开始尝试设计关卡,并乐此不疲地做了4年。

记者: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将以游戏开发为职业?

丰蒂科夫:在我制作了自己的第一款游戏后。此前我从未想过我能做到!毕竟,对于一个放学后制作CS地图的孩子来说,进入游戏行业工作仅仅是个梦想。我一度打算放弃游戏,找一份“正经”工作,但命运突然给了我一次难得的机会。

记者:你在游戏行业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做得怎么样?

丰蒂科夫:在我研读电脑科学的第二个学年,某同班同学建议我向他的雇主递送简历求职。而实际上,那家公司是为移动游戏发行商提供后期制作服务的。

赛车游戏《Drag Racing》成就了Creative Mobile

我在那里担任java程序员,并得到为移动游戏编写地图的机会。

记者:你认为你的第一次重大成功是什么?

丰蒂科夫:从《Basketball Shots 3D》开始转型免费模式。它本来是一款付费游戏,毫无生气,但在转型免费后吸引了1000万玩家下载。这也为我们后来开发具有突破性的游戏打下了基础。

记者:你是何时意识到移动游戏具有潜力的?

丰蒂科夫:当我拿到我的第一部Android系统手机的时候——HTC G1。我意识到,面向智能手机平台开发和发行游戏很容易,同时也认识到了新硬件和操作系统为我们开发者带来的机会。

HTC G1手机——一款经典的Android系统手机

我先是发布了一幅简单的地图,赚到一些钱。紧接着,我在短短两周时间里编写了我的第一款3D游戏。就是这样,为海量用户制造新鲜内容突然变得可行了。

记者:在你看来,移动游戏行业最重要的事件是什么?

丰蒂科夫:移动平台让游戏进入市场变得容易得多。在移动平台出现之前,开发者要做很多努力,才有可能让一款游戏进入由运营商掌控的商店……另一点是触摸屏的出现,它为更复杂的移动游戏扫清了障碍。

记者:到今天为止,你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有没有因某些事情后悔?

丰蒂科夫:最让我觉得骄傲的,是在这个很多人并不认真对待的行业,我办了一家能够实现盈利的公司。逆流而行并不容易,但我有幸与现在的同事们共事。

我不会后悔——所有错误都是学习过程的一部分。

记者:你最近在玩哪些移动游戏呢?

丰蒂科夫:一款是《新星足球》(New Star Soccer),因为它将简单的迷你游戏,与长期的游戏进度和角色扮演元素结合到了一起。

另一款是《卡通农场》(Hay Day)——当我玩儿《新星足球》时,我总得让我的女朋友有点事儿做。(笑)

记者:对于移动游戏未来趋势,你有哪些预测?

丰蒂科夫:移动设备将成为真正的游戏主机。对某些玩家来说,平板电脑已经是主机的替代品了。但得益于(移动设备)处理能力的增强、电池寿命的延长、操作方式的演变等因素,移动设备还拥有更大潜力。

记者:对于未来,你觉得移动游戏行业有哪些地方需要改变?

丰蒂科夫:我希望看到真正意义上,允许玩家彼此之间产生更复杂互动的社交游戏出现。

手游 免费模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