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元庆仍回味雷军曾为联想打过工?
姜洪军 姜洪军

杨元庆仍回味雷军曾为联想打过工?

i黑马:不久前,杨元庆在亚布力论坛上关于“互联网思维”的观点,引发了关注。有分析人士称,杨元庆批评的对象,“虽没点名,但‘懂的人’都知道,说的是小米。”时至今日,很多人不知道联想当年曾投资过雷军当年所在的金山公司,杨元庆曾一度是这家公司的

i黑马:不久前,杨元庆在亚布力论坛上关于“互联网思维”的观点,引发了关注。有分析人士称,杨元庆批评的对象,“虽没点名,但‘懂的人’都知道,说的是小米。”时至今日,很多人不知道联想当年曾投资过雷军当年所在的金山公司,杨元庆曾一度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今天,看看这段历史,对理解杨元庆看雷军的心态可能很有帮助。
 

 
“我们需要钱,有钱才能买到入场券,未来竞争的入场券越来越贵,如果没有钱,根本没有上场较量的机会。”1997年,时为金山软件公司高管的雷军当时做出这样的分析,不过“我们更需要市场,中国盗版软件这么严重,金山最好是和一个硬件商合作,通过OEM把最精品的产品推向市场。”

正在这时,联想集团找到了金山,表示想投资他们。联想恰巧也是金山心目中理想的合作对象,双方一拍即合。

1998年8月12日,联想集团和金山公司在京联合宣布:联想集团以现金450万美元注资金山公司,从而持有金山30%的股权,成为为单一最大股东,余下的70%由金山原股东持有,包括金山的管理层及原独立投资人。金山公司随后重组,在香港成立联想金山控股有限公司。

发布会上,时任联想集团总裁的柳传志称联想与金山的合作是“火借风势,风助火威。”

当时,联想已形成了一套较完善的管理模式,这也是雷军和金山公司创始人求伯君看重的。求伯君说:“联想公司注资带来的变化是巨大的,我们从散兵游勇变成了正规军。”

“总经理的任命我推辞了三天,不是客套,而是感到压力太大。”联想入股金山后,雷军被任命为公司总经理,他曾推辞。

雷军回忆:“联想进来后就开始找CEO,找了不少人。”雷军当时也向联想推荐了一些候选人,包括后来成为方正总裁的李汉生,不过这些人最终都未谈成。最后,金山公司创始人求伯君对雷军说:“要不你干吧!”

联想的杨元庆当时也支持雷军任职。雷军称当时的感觉就是找不到人了,于是让自己出来对付,这有些“候补”的感觉。

据时任《中国计算机报》记者的熊文新在他的文章中描写,任职消息公布那一天,雷军母校武汉大学的一位关心他的教授打来一个电话:“雷军,你怎么放弃技术,去当总经理?”正在他忐忑时,他的父亲也打来电话,劝他千万不要荒废了技术,否则将来可能没饭碗。雷军当时就有点心慌,马上找了本编程书放在桌上,翻了几页。

显然,雷军内心深处仍存在一种强烈的程序员情节,他是怎样完成从程序员到经理人的这种转变的呢?金山内刊《金山人》上刊载的一则小故事给出了一种略带诙谐的解释。

一天,一位姓刘的技术支持人员入职金山,他被分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雷军整理一下硬盘,原本只需要覆盖式安装一下操作系统,可此君将工作理解成格式化硬盘,重新安装操作系统并把其它的软件工具都安装好。他很认真地完成了这些工作,然后兴奋地向上司交差,结果发现面对的是雷军一张说不出是愤怒还是无奈的脸。原来,他把雷军辛苦多年积累下来的程序代码全部格式化了。事后有人称,雷军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时不时地检视一番自己那些心爱的代码了,而只好全身心地投入管理工作了。有人戏称,如果说有10个人曾改变了雷军的人生轨迹,那么其中应该包括这位刘姓技术支持人员。

程序员出身的雷军不肯在董事会面前承认自己管理水平不高,他后来回忆“这是面子问题”。他当时夸下海口,要在5年内把金山做成中关村里管理水平最好的公司。随后,他开始琢磨起管理问题。

雷军说自己得出的第一个规律很简单,“我发现90年代后期时大家觉得管理好就是西服革履,于是我就给所有人一人买一套西服,都是纯色,配上白衬衣,皮鞋也擦干净了,出来都很整齐。”于是,他分管的100多人一下子就变得整齐划一起来。

自 1998年起,雷军每个月都要买一本《小说月报》回家精读。“现在真是把小说当教材读。因为我的背景太单纯——大学毕业以后就到金山,一直写程序,不懂人情事故,没想过做管理,也没想过做市场营销。小说基本反映了现实生活。一个小小的工厂,怎么与工人打交道,怎么对待上级;镇长怎样来做,县长又是怎么来做。人际关系不是你想简单就能简单的,还是要学习。”

1999年年中,雷军曾这样评价自己:“不算是特别好的管理者,但是绝对不是最差的,大概处在b或b+这个层次上。”他接着研究,“到后来我把管理总结成更简单的三句话,管自己以身作则,管团队将心比心,管业务身先士卒。”

对于联想投资给金山带来的变化,雷军评价很高,他说“我很感激1998年联想投资金山。联想是在金山相对比较宽松的软件文化中,注入一些比较严谨的东西,使我们坚定了我们做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一步步往前走。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度地提高了管理水平。”

不过在金山从一个自由气息浓厚的草创期公司变成了一个西装革履的所谓成熟型企业时,许多互联网公司正鼓励员工脱下西装,解下领带,穿上休闲服,倡导一种轻松随意的办公氛围。曾有媒体这样调侃当时互联网领域的代表美国在线:“在这家公司可以漫无目的地闲逛,在大厅里变水果戏法,给同事喷腐蚀性的化学物——如果喜欢这样的环境,请到美国在线应聘。”

完成重组的联想金山控股公司董事会成员除雷军外,还包括独立投资人叶嘉扬、原珠海金山公司总经理求伯君、联想集团副总裁杨元庆、联想集团总裁助理朱立南。

联想集团作为联想金山控股有限公司的单一最大股东,对公司的决策制定、发展方向有着重要发言权,杨元庆代表联想集团行使这一权力。随后,作为联想金山控股公司的董事长,他公布了公司随后两年的一系列发展目标:

公司计划1998年全年实现WPS20万套、词霸30万套、游戏类软件10万套的销售量,总销售量达60万套,公司员工规模达100人。1999年这些数字则计划分别增长为65万套、50万套、15万套、130万套和130人。

从新金山的发展目标规划中,我们确实看到董事会的眼光仍盯在软件上,而对于蓬勃兴起的互联网虽有触及,但只是规划了一个语焉不详的“发展Internet相关软件产品”设想。

新金山对互联网的谨慎态度,可能是受到大股东联想方面的影响。

柳传志曾说过:“制定战略的过程就像找路。当前面是草地、泥潭和道路混成一片无法区分的时候,我们要反反复复细心观察,然后小心翼翼地、轻手轻脚地去踩、去试。当踩过三步、五步、十步、二十步,证实了脚下踩的确实是坚实的黄土地的时候,则毫不犹豫,撒腿就跑。这个去观察、去踩、去试的过程是谨慎地制定战略的过程;而撒腿就跑则比喻的是坚决执行的过程。”

因此,联想在踏进互联网之前,步子迈得很小。曾任四通集团总裁的段永基与柳传志是老朋友,他这样评价这一时期的柳传志:“柳总是想清楚了再干,这种思维方式在以前确保联想稳健发展,也使柳总个人度过许多大风大浪。但原则不是一成不变的,以前适用不等于今天适用。在新经济时代,好多事情是想不清楚的,这个时代的特征不再是大吃小或好吃坏,而是快吃慢,不允许‘一慢二看三通过’。时代要求思维转变,有70%的把握但可以争取速度比有90%的把握但延缓时机,要好得多。”

“按照以往的经验,一个新兴领域的用户群成长有一定规律,市场渗透率在5%以下,一般是艰苦开拓。过了40%就进入稳定的收获期。而在10%~40%之间往往会有爆炸性增长。”杨元庆当年称,“领跑的人可能成了垫脚石,不一定能赢。”

不过,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说过:“如果只考虑世界现在的样子,而不考虑世界将来怎么样,便再也做不出明智的决断。”

“创业者都非常勤奋和努力,而真正成功的人寥寥无几。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成功者,很少有人觉得是因为自己更勤奋或者更聪明,就把成功的要素归纳成‘运气’。何为运气呢?中国古语说,天时、地利、人和,运气就是天时,运气就是在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情。对的事情相对容易判断,而时间点无从琢磨,往往很多年过去了,回头来看的时候,才明白什么时候是最佳的时间点。运气在于创业的时候选对了一个好的方向,‘撞’对了一个好的时间点。”雷军后来称1999年是互联网创业的黄金年代,而错过了这一年,“几乎没有可能大成!”

英特尔公司当年的掌门人格鲁夫说过,“大多数战略转折点并非轰然而至,而是像小猫咪一样毫无声息的悄然逼近,通常只有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才能豁然开朗。”

来源:百度百家

雷军 杨元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