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tro宋牧奇:猫奴の逆袭,一个技术宅猫奴和他的猫脸识别智能喂猫器
许妙成 许妙成

Bistro宋牧奇:猫奴の逆袭,一个技术宅猫奴和他的猫脸识别智能喂猫器

前不久,网上出现了一个爆红的帖子《猫奴の逆袭——一个技术宅猫奴和他的猫脸识别智能喂猫器!》,这款叫做Bistro的猫脸识别喂猫器红遍了微博、豆瓣。这款产品在上线国外著名的众筹网站indiegogo众筹后,不仅超额完成了筹款目标(最终完成度241%,众筹到2424万美金)

前不久,网上出现了一个爆红的帖子《猫奴の逆袭——一个技术宅猫奴和他的猫脸识别智能喂猫器!》,这款叫做Bistro的猫脸识别喂猫器红遍了微博、豆瓣。实际上,这款产品在上线国外著名的众筹网站indiegogo众筹后,不仅超额完成了筹款目标(最终完成度241%,众筹到24万美金),还因此得到了包括the verge、engadget在内的国外众多科技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国内也有众多的媒体和科技界的名人,如李开复等对这个项目进行过主动传播和报道。Bistro创始人宋牧奇凭借着这款产品,参加了克莱斯勒杯第四届黑马大赛创二代主题赛,并斩获决赛冠军。

在最近,i黑马采访到了宋牧奇,对这款备受关注的智能硬件产品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宋牧奇,英文名Muchi,从小在台湾长大,身上有着台湾人特有的文艺气质。宋牧奇从小就是个电脑狂人、超级技术宅,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习编程,从大学和研究所一直念的都是计算机科学。从台湾交通大学硕士毕业后到加拿大读博士,学习不到一年就到IBM工作。

据宋牧奇自己透露,“做了一年太无聊了,我们就做research,没有产品压力,每天其实都很轻松,我受不了这么轻松,希望在年轻的时候做点事情,所以在07年的时候就出来自己创业了。”

出来创业后,他组了一个不到10人的团队,做了一个网游服务器平台,做网游的云计算,也偶尔自己开发一些游戏,但没有做出一款爆款,也因此赔了一大笔钱。因此11年团队又转型做一些2B的业务,为企业做云计算和大数据的技术服务。考虑到B端定制化的产品永远不可能做大,宋牧奇又和团队尝试一些C端的产品,于是做了一个行车记录视频分享的产品,这些项目也为后来推出Bistro在影像识别、人工智能方面做了足够的积累。

从“猫奴”到产品

事业有小成的的宋牧奇,由于没有找女朋友,他渐渐进化成了“猫奴”,开始一只一只的把野猫往家领,不知不觉中,现已收养了三只野猫外加两条狗。他白天上班与代码为伴,晚上回家后则以这些心爱的宠物为伴。

经常出差的宋牧奇有时无暇顾及猫的喂养,也因此有一只猫胰腺炎诱发心脏病,瘫痪了。

它是胰腺炎,成因不知道,但是胰腺炎导致不吃不喝非常严重。猫不吃不喝48小时基本上脂肪肝,造成血栓就瘫痪了。瘫痪才知道,之前都很正常,最后两只后脚截肢了。但是其实这一切都不该发生,如果我在第一时间知道他食欲的改变,它不吃我马上带他去看医生。我们也说很多猫的疾病,基本上都是从饮食改变开始,但是这个非常难发现,它不是突然不吃,慢慢减少或者是慢慢增加都有。我觉得这个数据很多出了问题,所以我们后来就做了这个猫的喂食器希望解决这个问题。

宋牧奇这样和我描述着这个凄惨的故事,和Bistro这款产品的由来,虽然如今大家有点厌烦“贩卖情怀”,但这真的是一款由“情怀”而生的产品。

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和试验,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宋牧奇的团队成功发明了Bistro——一款附带猫脸识别系统的智能喂猫器。

Bistro的工作原理

它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

1、喂猫器里的猫粮和水,可以按照Bistro智能设定的量定量出现,这样主人不在家,就可以放上好几天的食物和水,猫把头伸进去就可以吃了。一次定量,吃得饱,又不会发胖;
 


 

2、Bistro喂猫器所带的透明托盘,其实是一个电子称,可以收集猫的体重信息,以智能测算该喵需要多少吃的;
 


3、如何杜绝在几只猫的情况下,个别猫的猫粮被小伙伴抢走呢?Bistro附带的猫脸识别系统,可以识别出这回来的是哪只喵!也就是说,如果这只猫已经吃过今天的量了,食盘上的猫粮就会被控制成极小的一部分,以防止喵星人偷吃不属于自己的猫粮;
 


 

4、Bistro智能喂猫器同时配有APP,并能够实时把喵星人喂食情况,体重和健康指标传送到APP上,让主人不在家时,也能时刻监控和关注喵星人的情况。
 


对于那些养猫的上班族来说,这确实是能帮助他们很好的解决对猫咪的照顾问题。Bistro能很好地利用影像识别和数据分析的能力,帮助主人很好的管理猫咪的饮食,这确实做得足够吸引人。

Bistro不仅仅只是一款硬件

当问到,Bistro是否会将这项技术拓展到更多的宠物领域,宋牧奇坦言“我们会做狗的,因为狗跟猫个性不一样,喂的方法也不一样,但我们会做的。狗使用程序会不一样,但是还是喂食器,会从喂食出发。”

虽然连第一批产品都还未量产上市,但这个来着台湾的年轻人显然对自己的产品有着更大的期望和愿景。

我觉得我们出发点很简单,因为我们觉得可以把整个产业颠覆掉,你知道宠物这个产业超过一半的产值都是从食品上产生的。美国大概550亿里面有超过200多亿都是食品,基本上占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如果坚持做一个智能硬件,比如说人做像狗的飞镖,看它运动的怎么样,睡了多少,看了多少这种东西,我觉得那个就是一次性。喂食器你单看喂食器也是一次性,就买一次而已,但是它可以搜集到一系列的数据,并将这些数据连接到食品产业中。

我觉得Bistro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喂食器,智能硬件而已,它其实是一个连接宠物的视觉,宠物医生,宠物粮商的一个平台。比如说猫咪吃饭时,突然它不吃了,这个系统会知道,并且通知你。这个时候你常带猫咪去医院看的医生也会收到信息,医生会直接打给你,你家猫不吃饭了,带它来检查一下,其实真的蛮严重。这个更好建立医患关系,医生走在病患前面了解状况。

我们现在已经在做,而且我们谈了几家宠物医院要跟我们合作,北京这边有八百多家,全中国4300家,中国市场的份额大概在美国1/6左右。我们和医院的合作很简单,我们提供后台给他。他们其实跟我们同渠道,意思他们可以卖这个智能产品给他们的客户,卖的时候就建立了联系。

我们还会考虑做猫粮电商。粮食推荐,因为我们知道猫咪吃什么东西,吃多久,变胖或者变瘦,或者不吃怎么样,这些数据我们都有。猫麻烦一点,蛮挑食的,粮食吃一年之后不想吃了,这种就麻烦了,你想要换粮。我们就会为用户推荐。我们会比较各种各样的猫粮,说这个对你家猫比较健康。比如,有的家养波斯猫,它要吃特别形状的饲料。

我们自己做过研究,有一些粮卡路里比较高,吃了容易胖,有一些粮则不会。这个有各式各样考量的点在里面,所以我们会推荐比较好的饲料给用户。其实我们完全知道用户的猫粮什么时候吃完,这时候就可以做导购。比如,知道猫粮三天后吃完,用户自己不知道,我们的系统就会自己跳出来提醒,三天后吃完,要不要按OK确认一下?按OK就买了,三天以后送到你家,这个是导购的作用,它会送到你家,最后变成猫粮狗粮还有医患的通路。这是宠物市场最大量的一部分。

除了这些之外,宋牧奇还希望利用Bistro产生的大量关于宠物的视频建立一个分享社区。

我们还会另外做一个分享APP。比如说财运家的猫很可爱,你想跟他家猫互动你可以订阅它家猫的资料或者是视频,如果它开放出来的话。宠物社区基本上晒萌照,除了晒萌照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我们则做了很多变化,就是你跟猫咪互动和可以看它的一些记录之外,甚至可以提供认养服务。比如说像台湾和美国有很多流浪猫狗的收容所这种中心,我们也跟十家合作,我们会把Bistro摆到这些地方去,这里面有很多的流量猫狗,你假设想要认养这个猫的话,以前你只能上网页,上面摆一堆美图秀秀过的照片。现在不是,有了这个社区之后,猫咪的信息都在上面,知道它的健康状况,还可以提供认养。

猫咪吃饭的时候,你用微博或者是这种社区APP之类的,你也可以自己拍一张照上去,不管买没买都可以用这个APP。基本上是这样的概念。”

所以,我也把我们定位为一个软硬件结合的项目。硬件的话只是卖一个机器,你的定价、你的很多商业模式思考是从这个方式出发的。做APP建社区之后,则拥有着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一个“猫奴”的情怀

Bistro在去年6月完成了100万美金的天使轮融资,目前正在积极地进行A轮融资。而Bistro的产品在Indiegogo上众筹时,可以用149美元买到,定价为179美元,众筹结束后已升至249美元,计划2015年2月发货。

尽管宋牧奇为Bistro做过很多的商业设想,规划过多个不同的商业模式,但作为一个爱猫养猫的“猫奴”,他至今也仍怀着当初开始做Bistro的初心。正如他自己所言:

我们做这个项目的目的其实很简单,我们希望让这个世界上的饲主更了解他们的宠物,让他们更健康,让发生在我身上的悲剧不要再发生一次,我们很了解这个产业,宠物像我们家人一样,怎么让家人过得很好是每个人很重要的一件事,我希望拯救全世界成千上百万猫的生命。
 

 

PS:实际上写到这,本文应该结束了,但小编还是想补充一个细节。Bistro在Indiegogo上众筹,放了一个2分钟的视频,这个视频虽然只有两分钟,但拍得极富人文精神,正如我一直对台湾的印象一样。而这两分钟的视频,足足拍了6个月,在我看来,Bistro在Indiegogo上众筹的成功和产品未上市就受到很多爱猫人士的关注,和这个视频不无关系。难得的是,采访时才得知,帮宋牧奇拍这个短片的导演曾经出过一个很好的纪录片《不老骑士:欧麦兜环台日记》,而这个是我个人近年来看过的最好的纪录片之一,我曾经深夜被这个记录着17位80多岁老人骑摩托车环台的故事感动得落泪。也许,我们所有创业者都应该像这个记录片中记录的老人们一样:永远热血。


文:i黑马  许妙成

Bistro 宠物 猫脸识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