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的社区生意,因为移动互联网日子好过起来了?
娄月 娄月

苦逼的社区生意,因为移动互联网日子好过起来了?

i黑马:2012年1月,《创业家》杂志曾用《社交大爆炸》为封面,描绘了以陌陌、微信为首的移动社交应用的爆发,2014年下半年,陌陌很有可能冲刺上市,市值应该能超过20亿美金。那么,历来苦逼的社区生意,会因为移动互联网把社区跟LBS结合起来,更容易商业变现,

i黑马2012年1月,《创业家》杂志曾用《社交大爆炸》为封面,描绘了以陌陌、微信为首的移动社交应用的爆发,2014年下半年,陌陌很有可能冲刺上市,市值应该能超过20亿美金。那么,历来苦逼的社区生意,会因为移动互联网把社区跟LBS结合起来,更容易商业变现,日子更好过了吗?答案并不确定。



 

传统的社区,比如人人网、天涯、猫扑,日子越来越难过,而曾风靡一时的开心网、51.com都变成了游戏平台。

2012年1月,《创业家》杂志曾用《社交大爆炸》为封面,描绘了以陌陌、微信为首的移动社交应用的爆发,2014年下半年,陌陌很有可能冲刺上市,市值应该能超过20亿美金。那么,历来苦逼的社区生意,会因为移动互联网把社区跟LBS结合起来,更容易商业变现,日子更好过了吗?答案并不确定。

2014年9月刊《创业家》杂志将推出移动社区封面,篇幅超过120页,将国内大大小小的移动社区创业公司几乎一网打尽。我们还组建了一个移动社区创始人微信群(想加入?先加群主微信吧15910687353),成为中国社区的创始人最大的线上组织。

8月31日,《创业家》杂志首次移动社区创始人沙龙在黑马会全球路演中心二楼成功举办。多位创始人和投资人就移动社区的关键问题进行了探讨。黑马会移动社区分会也在这一天正式成立。

社区的本质是什么?

方三文(雪球创始人):移动社区到底是什么?我认为如果没有一个非常稳定的用户关系沉淀,以及没有很强的可以接近通讯录的用户ID关系,很难称为社区。大家别被社区这个概念误导,大部分领域都不足以做一个社区。即使会有一些用户的点评、互动之类的UGC,但大部分领域离社区很远。

社区、互动或者UGC,这些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以我们现在做的投资领域社区为例,目的肯定不是社区本身,而是对投资赚钱有作用,做这样的社区才是有价值的。

王华东(经纬创投合伙人,投资陌陌让他一战成名,沙龙现场居然有三家是他投资的公司,大家猜猜是哪三家?):社区有两大类别。第一,社区是以关系为主导的。第二,社区初期关系不是主打,而是UGC、各种信息。在我的定义中,不是所有的社区产品都有非常强的关系,社区只是一种增进产品内部活跃的一个点。互动的方式多种多样,只是用户在上面消费的东西不同。

贾彤(狗民网CEO):接着华东刚才所说的,我认为社区还有一种类型,即以兴趣为导向的,这种关系不是微信的那种强关系,是更弱的关系。比如我们这个社区里聚集了很多养狗人,这些人之间的互动分为三种:一是互相求助,二是晒图,三是八卦。

王时光(贝瓦网创始人):我认为社区分两种情况:一种是陌陌、ZANK这样的社交产品,解决人和人的交流问题。另外一种是像雪球、知乎这样的以内容或者信息为聚合点的社区。

贝瓦儿歌一开始还是以内容的聚合为主,我们通过信息内容吸引家长和孩子到我们的平台上,下一步才要实现与用户之间的交流。

易文飞(秀美甲创始人):我们并不是为了做社区而做社区,而是在做的过程中不由自主形成了一个社区。我们需要稿清楚,这个行业的主流用户到底现在有什么问题,他们希望通过哪种应用来解决。在这种思维下形成的社区,可以在将来真正帮你解决最难的一步——商业模式问题。对于我们来说,用户做完美甲最希望的事情是有一种工具可帮助她表达,也就是秀。满足用户的第一刚性需求,再往下实现商业模式就比较容易了。

王旭升(下厨房创始人):我对于社区的定义是比较泛的定义,消费的人越多,越多人使用,这个产品提供的价值就越大。比如工具类产品或者媒体类产品,一个人用的价值是等同的,但100个人用的价值绝不止于放大100倍。

做移动社区最难的是什么?

王华东:不同的社区产品形态和用户反馈其实是不同的,因此遇到的问题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从我个人的体会来讲,有几个比较重要的事情:

第一,比较核心的是产品定位。做社区最大的问题在于难以给出准确定位。尤其在初期,因为你定位一旦走偏,获取用户的成本是非常高的,大家不知道你究竟在干嘛。

第二,社区找到很好的点就会找到爆发点,这时就会遇到技术问题,初期的产品架构能否支撑你后面的快速成长,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三,迅速在行业中获取安全量级的用户数。移动端和PC端不同,移动端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让你慢慢成长,它需要你快速获取到大量的用户群,否则用户会很快遗忘你。

第四,找到与社区用户特性匹配的商业模式。

田维赢(网贷天眼创始人):网贷天眼社区成立的首先是为了解决投资人和理财者信息对称的问题。实现信息对称之后,投资人能在你的网站上看到很多想要的信息,这样就会慢慢形成一个圈子。

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很多投资人和理财者,也就是我们的用户,未必能很轻松的到达我们社区,我们做的一些内容主要是吸引这些用户沉淀在我们的平台上,以减少获取用户的成本。

曹大鹏(NICE联合创始人):社区其实有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产品层面上的冷启动问题,你只要解决“什么样的人是你的用户”、“他来这里做什么”这两个基本问题,社区就不会死了;第二,商业化、商业模式的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在于如果把商业化的东西放在社区里,因为这必定会影响用户体验。

王旭升(下厨房创始人):从PC端到移动端最重要的转变是流量获取的问题。在PC端中有好多打着做社区幌子的网站,它其实是更低成本的社会化媒体。在PC上面大家一谈社区很多人会想到BBS,它的门槛相对来说会很低。但转到移动端就会遇到一个问题,虽然移动端上也会有一些类BBS的使用方式,但实际上它远远达不到PC端对社区上的定义。

社区从内容切还是从工具切?

王时光(贝瓦网创始人):我们为什么是从内容切?我们发现低龄儿童的内容很稀缺,但实际这部分内容的需求其实非常强。贝瓦儿歌的内容上线之后播放量非常大,这就说明用户的需求是促成把这部分人聚集在一起的重要原因。

贾彤(狗民网CEO):作为宠物社区,我们更多的还是从内容切。去年狗民网的访问人数大概是3500多万人,我看到这个数字是很吃惊的,因为中国养狗的人最多也就是7000多万人。狗民网成立8年,汇集的内容十分丰富,几乎可以解答养狗人遇到的所有问题。

金星(新氧创始人):PC端的社区基本没有什么工具可言,无非是BBS和SNS。但移动端就有了很大的可能性,包括连接相机和输入内容都非常方便。工具是手段,内容是结果,两者是结合在一起的,可以聚合很多用户、产生很多内容,这对于社区来说是很大的竞争力。

新氧整形做了一个工具——用户整形日历,记录整形恢复期的各种症状。用户做完手术后不可能每天都跟医生沟通,但他又希望有人可以帮到自己。而我们这个工具像日历一样,告诉用户每天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同时用户也会每天拍照片记录,然后分享到社区。

我们通过这样的工具帮用户做了很多内容记录,这个内容记录汇聚到一起对其他人就是有价值的的。所以工具和内容是结合在一起的,一个是手段、一个是结果。

刘峰(华兴资本分析师):我认为如果先从工具切,后面又要转社区,这个成本又极高,用户不会埋单。所以我觉得当通过一些不是特别强的工具形态切入时,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比如分享类的东西。

PC社区为何没有很赚钱的公司,移动社区该如何盈利?

王旭升(下厨房创始人):从商业模式上来说,我没有答案。一个社区能不能给用户提供真实的价值很重要,因为我之前做豆瓣小组这个产品,可能网站并没有产生真正的价值和收入,而用户之间产生了价值的转化。比如说,大家都在同一个社群里交流,彼此产生了信任,然后进行租房或交易,这是通过信任的沉淀产生价值转化。

方三文(雪球创始人):现在的东方财富网成功地在社区里卖理财产品和基金,销售额大的吓死人了,转型非常成功。UGC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最后把这些UGC结构化,影响了交易,就可以挣到钱。

赵径文(手工客创始人):我们原来是做电商的,在这上面积累的用户经验还是很有用的。我们电商服务的用户是手工艺人或者独立设计师,所以我们做移动社区的时候,他们很快能导入高质量的手工教程。我们用这种方式积累了很多纯粹的手工爱好者之后,在上面做交易其实是水到渠成的。当用户看到一个特别好的教程,后面挂一个链接就可以购买相应工具了,拿到之后几步就可以做出来;还有一部分教程是给你原材料也不会做的,但通过教程学习你会知道这个难度在哪,工夫花在哪了,为什么成品值那么多钱,所以后面会挂一个购买成品的链接。

在我们新的版本里面,我们尝试打赏的功能。当你学了我的手工之后,能不能赏我两朵花呢?也不会花太多钱。另外是直播化的,全国会有几百人同时按照时间点排好,大家交几毛钱能够上一节课。

凌绝顶(ZANK创始人):在用户还不是特别多的情况下,就有商家找到我们合作。举个例子,前段时间有一个做西班牙移民的机构找到我们做一个活动。因为西班牙是允许同性结婚的,我们帮他宣传了两天,这个活动有50个人参加,最后有5个人确定要去西班牙买房子。后来商家说,我们一定要长期合作,你们这种方式真的很好,类似活动也做过很多,但都没有这么大的成交量。

所以,围绕我们这个群体做的事情可以很多。我们的用户倒没有觉得这过于商业化,他们会觉得原来还有这么多商家为这个群体提供服务,而且他们觉得这个社区还是有点高大上的,不仅能聚集人还能提供相关的产品。

整理: 娄月

社区 移动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