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婷美副总裁为自己孩子造智能空气净化器 获千万美元投资

前婷美副总裁为自己孩子造智能空气净化器  获千万美元投资

2014年,戴赛鹰42岁。作为缔造了婷美等知名消费品牌的营销大师,他却因为市面上没有一款可以给自己即将来到人世的孩子用的儿童空气净化器,一怒之下走上了做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之路。


口述:”三个爸爸“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创始人 戴赛鹰

整理:《创业家》&i黑马 李醒
 

2009年,雷军40岁。他决定用硅谷的方式做小米,集合了小米七君子,开始造”为发烧而生“的小米手机,以高性价比在智能手机市场杀出,现在小米已成为市值超400亿美元的公司。
 

2012年,罗永浩40岁。他决定用工匠精神做锤子,他大讲情怀,拥有大批的锤粉,成为最值得关注的新锐智能手机品牌企业。
 

2014年,戴赛鹰42岁。作为缔造了婷美等知名消费品牌的营销大师,他却因为市面上没有一款可以给自己即将来到人世的孩子用的儿童空气净化器,一怒之下走上了做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之路。
 

他相信,用父亲的真爱造一款给自己的孩子用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一定会引起众多爸爸妈妈们的共鸣,用真爱锻造的产品一定会获得市场的认可。
 

真爱无敌!
 

当戴赛鹰在北京一个充满了PM2.5的上午,将自己的想法跟知名投资人——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全盘托出的时候,张震刚将自己的夫人孩子打发到海南三亚躲PM2.5。张震被戴赛鹰“一怒之下造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的爸爸精神打动了,承诺只要他们造出产品就给投1000万美元,并引荐了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江南春也被打动,不但要求张震追加1500万美元投资,还承诺,今年分众将重点推“三个爸爸”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产品。
 

42岁之前,戴赛鹰靠强大的大众营销能力,靠倪虹洁的魔鬼身材,将婷美内衣卖给千千万万爱美的女性;42岁之后,戴赛鹰不靠电视广告,不靠噱头营销,靠着自己对孩子的真爱,靠着要造出一款对得起自己孩子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的偏执,不但收获了创业合伙人,还打动了投资人。他只用不到5个月时间,在自己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做出了全球首款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8月29日,戴赛鹰在北京海淀区创业大街上的黑马全球路演中心,隆重为这款产品“代言”,娓娓道来这款产品背后的故事。
 

一个做内衣的人怎么想着要做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特别激动!有点像7月16号下午,在我孩子的产房外面等待的感觉。
 

各位大佬爸爸,黑马爸爸妈妈,媒体爸爸妈妈,大家上午好!
 

欢迎来到“三个爸爸”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全球首发现场,我在这里为“三个爸爸“代言。
 

今年是智能硬件火爆的一年,大家肯定参加过很多精彩的产品首发,但我要向你们保证,今天这个产品首发跟你们以前参加过的所有产品首发都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其他的产品发布会,一般都是创始人用华丽的PPT介绍产品的配置如何高大上,但是我今天只想给大家讲个故事,讲一群偏执狂爸爸怎么用真爱,研制一款全球最牛逼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的故事。
 

起初朋友们听说我和陈海滨(“三个爸爸”牌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联合创始人)、宋亚南(“三个爸爸“牌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联合创始人)要做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都感到很奇怪。
 

我们几个人,以往做过内衣、医疗、社交等项目,可没一个人做过硬件,怎么突然转行?其实初衷很简单,就是为了我们自己孩子的健康。
 

我们第一次谈起儿童空气净化器的话题是在今年的2月份。当时宋亚南的一对子女反复几次受呼吸道疾病的折磨,陈海滨的小儿子即将出世,我妻子的预产期是今年7月底。我们发现,在市面上根本找不到一款能同时解决pm2.5和甲醛问题的空气净化器。
 

大家都知道,空气中的PM2.5对孩子呼吸道会有伤害,甲醛吸入过多可能会引发白血病。殊不知,甲醛引发的白血病病例并不多见,而对儿童伤害最大的却是:长期吸入中等浓度的甲醛,它会引发儿童得过敏性鼻炎,如果大意,过敏性鼻炎将有比较高的几率发展成哮喘。近10年,中国儿童哮喘病的发病率增长了50%。
 

父母寄希望于空气净化器能解决这个问题。但市面上95%的净化器对甲醛无效,甚至95%的空气净化器连出风口完全过滤掉PM2.5都做不到,脏空气经过空气净化器过滤之后,出来的空气中可能残留30%-50%的污染物。我们挑来挑去,进行比较,只有市面上两款价格近万元的空气净化器产品,它们分别过滤PM2.5和甲醛的效果最好,但能同时过滤掉PM2.5和甲醛的空气净化器则没有。
 

我们能够筛选出这两款产品也是朋友,环保产品专家李洪毅的推荐和帮助。现在市面上有200多个品牌的空气净化器,鱼龙混杂,空气净化器行业目前又没出台新国标(据《创业家》&i黑马了解,把“洁净空气输出比率”(CADR)等指标作为关键指标的新国标最早将于今年9月出台。),每个品牌都说自己是最好的。对于孩子的父母来说,真的很难找到过滤效果好,价格又合理的空气净化器。
 

你们听到我讲到空气净化器的行业内幕,你们内心怎么想?如果你老婆怀孕,如果你有孩子,你想保护她们,你以为买最贵的空气净化器放到家里就可以安心了,但事实不是这样的。

当我们三个爸爸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感到特别愤怒。我们感到特别悲哀,因为生活在天朝大国,我们碰到很多很无力的事情,奶粉有三聚氰氨,吃饭有地沟油,空气有PM2.5,空气净化器行业还有这么多内幕,怎么办?我当时就拍案而起——偌大的中国就不能造出一款给孩子安全使用的智能空气净化器吗?我说,我们来造!
 

说豪言壮语很容易,但当我们冷静下来,发现存在问题,我们几个从来没做过硬件,对这个行业也不熟悉,于是就拉上了同是孩子父亲的李洪毅入伙。爸爸精神加上专业工程师,我们打算做一款像小米一样的,技术和用料最好,但价格又透明的实实在在的能给孩子用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爸爸精神“打动投资人
 

今年3月,创业的想法和靠谱的团队有了,我们准备找投资。在与高榕资本合伙人张震见面的那天,从不迟到的我竟然让张震等了整整一个小时。张震也感到非常纳闷。到了之后我跟他解释,是因为我妻子当天突然出现先兆流产的迹象。随后我跟张震的谈话,更是带着对威胁到孩子安全健康零容忍的态度和激动心情,讲了好长时间我们三个爸爸的梦想。以往创业者慷慨激昂地讲自己创业梦想的时候,理性、冷静的投资人可能会打断创业者,尽快了解项目的实际关键问题,但这一次张震没有。张震后来回忆,其实是我当天的一句话打动了他,并让他决定投资,那句话就是一群拍案而起的父亲要为自己的孩子做空气净化器。
 

巧合的是,那天刚巧张震把孩子、老婆送到了三亚躲避北京的PM2.5。张震认为,这样的一款极致产品正是当下母婴产品市场最缺少的。他决定给我们投资1000万美元。但我们不能仅凭当时的一个概念就拿钱。张震先付了 100万美元的过桥资金,他承诺,如果我们在8月份能拿出一款成型的产品,就把剩下的钱投给我们。
 

因为对”爸爸精神“的认同,张震把我们引荐给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在北京的昆仑饭店,我们见到了江总。他也非常看好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这一细分市场,并决定跟”三个爸爸“携手改变空气净化器行业标准不明、价格虚高的潜规则。江南春跟我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杭州等城市展开对我们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的重点宣传。
 

有了资金和推广渠道的支持,我们充满信心,打算给产品起个豪气的名字,叫新蜜蜂(newbee), 英文谐音我们要做全世界最牛x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我们找到同是黑马会会员的微博易创始人徐扬,请他帮我们做社会化媒体营销。没想到,徐扬一听到”新蜜蜂“的名字就说我们的产品方向偏离了初衷。他认为,这款产品能够受到张震、江南春的认可,是因为我们完全从孩子爸爸的角度出发,想做一款适用于儿童的智能空气净化器,而不是做一款品牌和行业地位上最牛的产品。他说,既然起初是三个外行爸爸为了自己的孩子组成的创业团队,不如就叫三个爸爸吧!
 

艰难抉择:迎合客户还是将产品做到极致?
 

拿到投资后,我们”三个爸爸“开始像偏执狂一样投入到产品开发中。为了造这款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团队调查了十几家医院和儿研所,得到了700多份孩子父母的有效调查问卷。通过梳理,总结出了60多个痛点,归纳为3大类:安全类痛点、效果类痛点和使用类痛点。通过研究这些数据,我们发现,孩子父母的不同类痛点之间存在着矛盾,甚至这些孩子父母心目中理想的儿童空气净化器与医生角度的竟然完全不同。
 

比如有的儿童家长认为,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应该小巧可爱、色彩绚丽,而医生认为儿童的身体免疫能力比成人差得多,儿童的空气净化器过滤标准要比成人的高很多,而且外形越简单越不容易引起儿童的注意,防止儿童触碰或拉扯电线带来危险。
 

我们很纠结——到底是优先满足家长的需求,还是按医生说的去做?最后,我们决定,坚持以孩子的安全与健康为第一标准,将净化器外形设计得尽量简约,外形均采用圆角设计防止对孩子造成刮伤,电线还设计成防拽式,还加了童锁。
 

调查中,我们还发现,孩子父母普遍希望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可以不用更换滤芯,减轻操作。而这却与效果类痛点相矛盾。因为不换滤芯的静电过滤技术肯定会产生臭氧,而臭氧会伤害孩子的健康。目前大多数厂商和我们的研发团队起初提出的紫外灯杀菌方案,却有可能造成辐射,也会危害到孩子的健康,我们最终选择了价格高几倍的3M四合一杀菌方案替换掉紫外灯方案。
 

为了防止臭氧对孩子健康的威胁,我们放弃了不换滤芯的静电过滤技术,采用最简单最无副作用的物理过滤。不知道如何做最好的滤芯,我们就学习,买回来国外过滤效果最好的空气净化器产品拆开,研究它们的滤芯使用什么样的滤材和尺寸,并在它们使用的滤材等级基础上提高一个级别,采用更好更厚的3M9999过滤材料,7层过滤,滤芯厚度能达到270mm,展开滤材面积高达6平米。
 

解决了过滤PM2.5和臭氧2次污染的问题,接下来技术团队重点攻克的就是甲醛。目前大多厂商在除甲醛上采用的都是活性炭吸附,可大家却不知道,如果活性炭吸附后不及时更换,不仅不能继续吸附甲醛,还会把之前吸收的甲醛释放出来。为了防止这种问题的出现,我们采用的是军工718所的固化分解甲醛技术,把甲醛分解为二氧化碳和水,杜绝二次污染。
 

检验空气净化器实际效果有两项关键指标,分别是洁净空气输出率和出风口洁净空气质量。我们要求技术团队这两项都要做到全世界最好。后者达到了,相较于市面上90%的净化器都存在30%-50%的PM2.5残留,我们能保证出风口输出空气质量可达到Pm2.5颗粒含量低于0.005mg/ m3 。
 

前者却因为我们的滤芯太厚,即使用最大风机也才能实现CADR值550m3/h(世界最高水平能达到800m3/h,儿童用空气净化器标准要求在500m3/h以上),所以我们觉得很遗憾。
 

除了这几项解决效果类痛点的技术突破,我们认为为孩子做产品必须把所有细节做到最好。
 

“三个爸爸”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均采用下进风,因为孩子最怕地表30厘米处的浮尘,为了解决这个灰尘,我们用下进风方式解决掉这部分浮尘。净化器在使用上最大的痛点就是使用空气净化器的时候不能开窗,但家长又怕开窗不通风,影响室内空气的流通和充足的氧气,为此我们使用了潜艇上的加氧技术,即使不开窗,也会有充足氧气。
 

有一次,我们在跟一个儿童健康专家沟通时,还发现一个用户使用上的痛点,就是开机率:有的人是因为无法直观感受到净化效果,所以没能坚持长期使用。我们采用了高成本的激光传感器,直接显示室内的PM2.5数值,而且是第三方机构提供的数据。按一次键就可以实现机器的智能控制,根据室内空气质量调整机器的开关。
 

还有一种情况,儿女家里给买了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老人却不舍得开,怕费电,“三个爸爸”牌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的APP就能实时检测机器的开关机和空气净化情况,让在外工作的儿女或者父母可以不用再担心家中的空气净化器被关掉。
 

真爱就是把自己逼疯也绝不允许伤害孩子
 

这样的细节化设计还有很多,在”三个爸爸“智能儿童专用空气净化器研发过程中,我不断逼迫研发团队。“不够好,还不够好!”这几句话是我在做这款产品的过程中说得最多的。我们的研发团队经常说,什么?还要改啊?你还要改啊?但只有这样才能做出一款好产品。人都是逼出来的,只有不断地逼迫自己的团队,最终才能做出牛逼的产品。
 

另外,如果你想做一个特别牛逼的产品,你一定要把你的技术团队和更多的高技术团队做对接。我们拜访了718所,天津工业大学,把中国高级科学家拜访一遍,我们不是靠我们原来的积累做产品,而是靠联合科技力量来做产品。
 

其实那几个月时间,我压力巨大,几乎没睡什么好觉。但我的孩子,就是这个小孩(戴赛鹰在他穿的白色T恤上印上了他孩子的照片),今年7月16号出生。
 

每天早上七八点钟,他要是醒了,我会拉着他的手玩一会;如果他睡着了,我会在他身边躺一会。孩子睡觉的时候,有时会笑,他笑的时候我感觉我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最后还想说一点,5月份的时候,罗永浩先生开锤子手机发布会,提了一个概念叫工匠精神。但我们做这款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是用爸爸精神做的。
 

我认为爸爸精神有四个层次
 

首先,我们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技术,给孩子最好的东西。
 

第二,我们用最严苛的标准要求我们的产品,绝对不让我的孩子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可能。
 

第三,我们是做让自己孩子愿意用的产品,让我的家人能够自豪的产品。
 

第四,我想世界上有很多爱吧,但最真挚的爱是父亲、母亲对孩子的爱。
 

我们做出了一款带着我们浓浓爱意的产品,我非常非常自豪。我们都是苦逼的创业者,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陪孩子,我希望用我的这个产品,永不间断的陪伴在我的孩子身边。我也在这里,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跟天下的父母说,如果你想给孩子一台好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如果你想保护你的孩子脆弱的呼吸系统,那就选我们吧!我们是最全球最牛逼的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没有之一!
 

9月22日,我们的两款产品,“三个爸爸-高达卫士”和“三个爸爸-伊娃伴侣” 两款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将京东众筹频道上线,创纪录地发起千万众筹,我们对完成这次众筹充满信心。
 

大佬点评“三个爸爸“牌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
 

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三个爸爸”最大的特点是有爸爸的情在里面
 

我的孩子平时在台中、台北,空气非常好,我每次来到北京,呼吸系统感觉不是特别顺畅,我都很怕他走到户外,我在北京的家里给他安了三个不同品牌的空气净化器。
 

我们是一些商务人士,每天很忙,但我们倍感珍惜跟孩子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我觉得”三个爸爸“这个产品最大的特点是,它包含了爸爸的情在里面,我觉得一个产品的好坏,主要取决于创业者对它倾注的感情。
 

我太太经常讲我有焦虑症,我看到我家小朋友走路,总觉得他要发生什么样的危险,你甚至站在他旁边都会感觉心力交瘁,因为你担心他受到任何伤害的可能性,也许它99%不会发生,但1%都是危险的,我们做爸爸的不能容忍哪怕是0.1%的危险的发生,因为它不能回溯。我感觉“三个爸爸”这款产品把很多这样的细节都考虑到了。
 

高榕资本合伙人张震:“三个爸爸”这个产品蕴含了对孩子深深的爱
 

每个做爸爸对孩子的爱肯定是毫无虚假之意。另外,爸爸要以一种敬业的精神,来引领孩子的成长。我想江总、牛社都不太可能每天花很多时间给孩子,但他们要以身作则告诉孩子,什么叫对事业的追求、对爱的追求。
 

戴总这点特别打动我。有一次我跟戴总约了聊天,但戴总晚了一个小时之后到。戴总其实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那天迟到是因为他太太发生了先兆流产的迹象。最后这个孩子保住了。所以“三个爸爸”这个产品蕴含了戴总对孩子深深的爱,他把这个产品也视为他自己的孩子。
 

创业家传媒创始人牛文文:真爱只有爸爸才有
 

我今天是第一次听到你们做爸爸的焦虑到这个程度,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儿童空气净化器这么难做,PM2.5和甲醛要同时处理要这么费劲。所谓真爱,只有爸爸才有,工匠精神和情怀乃至时代的使命感,都不足以表达这种爱。所以,三个爸爸牌智能儿童空气净化器,假如有机会,大家都要用!


关于“i代言”

“i代言”是创业家传媒新打造的旨在让创始人讲产品故事的一个新媒体产品。我们相信每个创始人都是产品经理,都是公司产品最好的代言人。每个企业集全公司之力呕心沥血锻造的产品,都应该像雷军和罗永浩一样,通过创始人的精彩讲述推广出去。我们相信,每个创始人对产品的真诚思考和投入,一定能打动更多的投资人、创业者和消费者。爱产品,爱代言,就来创业家传媒的为自己产品做“代言”,有兴趣的创始人和市场总监,欢迎加微信号15910687353

 

工匠 性价比 精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