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百家CEO张亨德:一个折腾的“富二代”如何倒腾跨境短租平台?
许妙成 许妙成

住百家CEO张亨德:一个折腾的“富二代”如何倒腾跨境短租平台?

这是一个关于“折腾”的富二代和他的创业故事。

这是一个关于“折腾”的富二代和他的创业故事。
 

富二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更像一个“贬义词”,好像从来不适合拿来描述一个年青人,因为你会联想出一系列诸如懒惰、奢侈、毫无进取心等等这样的字眼和这三个字切合。所以,“富不过三代”也是中国人常挂在口头上的千年思路。

王思聪的出现多少让人觉得“富二代”身上也有很好玩可爱的地方,实际上这只是在消除误解。那些家境殷实的少年,如果自己品性端正且愿意学习,一般来说,见识确实能超过那些出身一般的人。我并没有刻意地去区隔两者的区别,只不过在个人的发展过程中,“富二代”们确实占据了很多先天优势。

张亨德的父母和舅舅早年创办的“伟业顾问”如今已成为身名显赫的“我爱我家集团”,这个拥有如此令人艳羡出身的少年也曾在20多岁就任我爱我家集团高管。但这个生性“折腾”的他,却选择逃出家族生意范畴,选择自己创业,从“富二代”走向“创一代”的转变。

第一次见张亨德是在黑马大赛上,他作为嘉宾出现,为现场参赛的选手做点评,表现谦逊踏实,确实和人们以往对于“富家子弟”的认知有所区别。在随后约采访过程中,张也随时保持着风度,和我采访过得其他创业者,并无二致。

生而好动,不安稳的青春期

聊起童年,张亨德侃侃而谈,其年少时丰富的经历也确实令人好奇之心乍起。

张亨德的成长过程应该是和“我爱我家集团”的成长一起完成的,身在一个经商的家族,他也“开窍”得特别早。13岁,大多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纠结于做不完的课堂作业和买不完的变形金刚时,张亨德已和小伙伴开始做起了“生意“。几个“小朋友“在中关村倒腾二手电脑配件和学生喜欢的自行车配件,在自己的网站(当时的红客联盟)和论坛上卖,神奇的是,在北京的方庄和崇文区一代还略有名气。在90年代,每个月能挣到2000多块零花钱,还因此上了中学生日报。张亨德开玩笑道,”那时候的马云,还没有淘宝“。

和大多数精力过剩,却找不到合适出口的青春期少年一样。高中的张亨德叛逆好动,在学校到处惹是生非,经常和同龄人打架,被学校列为重点观察对象。张亨德自己说“后来,我意识到,为人出头打架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无休无止,只是一腔热血没用到对的点儿上,我需要一次改变“。于是,高中没毕业的他,选择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服役。

“在部队的日子,我开始了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在部队里,流过汗,流过血,再能打在部队里都不算什么,当时我们的部队负责台海范围,一直很紧张。每天半夜要紧急集合,然后负重5公里拉练,并且经常2周洗不了澡,偶尔一次还是拿露天的冷水洗。这让我这种小时候养尊处优的孩子身上长了很多冻疮,皮肤也糙的厉害慢慢的,自己也习惯了军旅生涯,从新兵蛋子到后来自己带兵训练,准备打仗,到最后退伍前得到东海舰队的嘉奖并获得国家“优秀士兵”勋章,一切就这样过来了。“

退伍时的他还不满19岁,在家人的帮助下,张亨德被安排到一家大连房地产公司做业务员。由于他年龄小、涉世不深,不懂得做房地产行业的技巧,因此业绩不佳。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他曾一度怀疑自己的能力,对未来也感到十分渺茫。此时的他萌生了重返校园的念头,于是他又开始了出国留学的准备。

令我觉得好玩的事情是,百度搜索“张亨德“三个字,第一个搜索结果居然是张在申请留学成功后被新东方引为成功案例的文章。张亨德顺利考上了美国密西根大学罗斯商学院并完成学业。

回国后的张亨德进入一家投行跨国并购组工作,随后在伟业我爱我家集团负责并监管三亚、丽江等多地的旅游地产项目。因为工作的机缘,张亨德和Wimdu(爱日租母公司)团队很早就熟悉,目睹了他们的兴衰变迁,一直到后来wimdu退出中国市场。

但是张亨德却认定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在2012年张亨德收购了这家被母公司剥离的公司,并把Wimdu的房源拓展负责人也是wimdu亚洲的创始人之一阮智敏先生发展为新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此时的他还在香港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但未完成学业就休学创业。

海外短租平台,住百家的一站式旅游模式
 


 

从母公司剥离后,住百家继承了Wimdu在亚太区的5000多套短租房源。相比于Wimdu的国际化,住百家将目前人群定位在中国国内旅客的出境游,帮助他们实现零障碍出境。

住百家定位于为中国大陆出境游自由行人群提供高品质的住宿和特色旅游产品,具体而言是面向三类中高端客户:高学历、高品位的家庭出游者,崇尚个性化、追求新奇体验的年轻小资群体以及渴望深度体验高品质旅游产品的城市精英群体。因此,相较于同类平台,住百家的客单价较高,据张亨德透露“一般客单价便宜要五六千,贵的差不多七八万”。

与Wimdu和Airbnb等纯粹的平台模式不同(搭建一个市场平台,提供网站基础设施和运行规则,在商品端轻运营),住百家的模式是“住宿+旅游”在商品端的介入更深入。在张亨德看来,短租不仅仅是解决游客的住宿问题,还可以带动跟游客需求相关的其他行业发展。游客入住住百家的短租房解决住宿的需求后,还会有出行或者体验本地生活的需求(比如品尝当地美食、深度体验当地的风俗文化等),因此住百家顺势推出“地道旅游”业务,整合当地的交通服务提供商和特色旅游资源分别解决游客交通出行和体验特色旅游的需求,从而打造一站式特色旅游服务平台。

目前,住百家已经覆盖港台、美、英、澳、泰、新加坡等地区,提供市区公寓、度假别墅、当地民宿、游学定制等四大类数千套房源。

聚焦深耕,做重度垂直

平台模式的理念是让市场自然选择出高质量的商品和优质供应商,但在住百家的模式下,住百家则自己承当了商品供应商的角色。国内短租市场的一大问题是线下体验不可控,所以途家选择了重资产、重服务、强力掌控房源的路径。住百家在这点上与途家有许多共通之处,但是又比途家的模式更“轻”些。

在继承了Windu的房源之后,住百家第一件做得是精简房源。根据房东普通话能力、接待内地旅客的成功率、响应速度,房屋实际情况是否与网站显示照片相符、整洁程度、交通便利程度等条件制定新的筛选标准,最后只保留了500多套合作房源。

其次,住百家根据中国人的出行习惯开发新的房源。除了参照上述标准,按照每月新增 100 套的速度开发新的房源外,还针对中国用户偏好旅游的地区,重点开辟新的房源,比如新晋的泰国,台湾和美国。

住百家还针对出境用户的需求,在文化体验环节加入了更多的设计,让用户和房东有互动和交集。中国人可以通过住百家住到外国人的家中,由当地人做向导,体会当地的民风民情。在某些场景下,也能通过定制团队为用户寻找和打造特定体验的住房。

所以,在我看来,住百家的逻辑可以简单阐述为:1、聚焦客户群:中高端出境游用户;2、在客群聚焦的基础上,聚焦资源,做重度垂直;3、依靠资源聚焦,打造特殊化的体验;4、最后,将体验转化为口碑,成为一项可持续的声音。

在去年住百家相继拿到多为天使投资人总共数百万元人民币的投资之后(包括国内著名基金合伙人、某腾讯高管、到到网前CEO、某国内知名OTA副总裁),今年8月,住百家又获得了联想之星百万美元A轮投资。

短租旅行市场被很多人看好,整个产业链条还没有完全形成之前,住百家成熟的团队有可能让张亨德这个“折腾”的富二代,完成成功“创一代”的转变。

住百家 张亨德 跨境短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