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暗黑森林“幸存者”周鸿祎:我决定给自己的信众发枪!
博客天下 博客天下

互联网暗黑森林“幸存者”周鸿祎:我决定给自己的信众发枪!

周鸿祎最近写了一本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这位中国互联网里的trouble maker已经开始向他的信众发枪了。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独自杀出一条血路”的时代,老周也在谋变——这位互联网暗黑森林中的幸存者,也在寻找知音。

i黑马注:周鸿祎最近写了一本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这位中国互联网里的trouble maker已经开始向他的信众发枪了。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独自杀出一条血路”的时代,老周也在谋变——这位互联网暗黑森林中的幸存者,也在寻找知音。

8月28日中午,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的话匣子是被他的熟人、微信缔造者张小龙打开的。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周鸿祎劝说当时的张小龙在Foxmail上加广告。在那篇媒体报道中,张小龙被塑造成一位不食人间烟火、高举理想主义的青年,而周鸿祎则被塑造成一位商业化气息浓厚的商人。显然,周鸿祎对这样的描述不满,“我不可能很傻地去劝张小龙加广告,这是伪命题,伪故事。”

周鸿祎模糊地记得,当时他对张小龙的建议是希望张小龙将Foxmail客户端与服务端的互联网连接起来。这一次,周鸿祎显得骄傲且有底气,他毕竟曾是中国互联网里最早使用免费策略击溃巨头获得成功的产品经理。

早在16年前,周鸿祎就和张小龙一起被誉为中国互联网最好的产品经理,张小龙是拥有200万用户的Foxmail的缔造者,而周鸿祎则是方正软件研发中心的一名副主任,两人早早成名。但他们的未来走向却大相径庭,一人从创业者阵营投向巨头,成为腾讯开疆拓土的大将,而另一个人则走向了巨头的对立面,成为巨头最痛恨的麻烦制造者。

周鸿祎最后一次见到张小龙是两年前,在结束和马化腾你死我活的3Q大战之际,两人相约在广州喝毋米粥。桌上摆着海鲜、鱼片、米粥和油条。昔日好友会面,饭桌的话题直接且百无禁忌。

周鸿祎回顾他记忆中的饭局场景:刚开始,张小龙就向周鸿祎吐槽雷军,因为米聊打不过微信,雷军老是说微信是QQ的马甲,是借了QQ的用户做起来的。当时的周鸿祎回应也十分激烈,他同意雷军的看法,腾讯有即时通讯的基因,对张小龙还是起了很重要的帮助。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周鸿祎说:“张小龙有点委屈告诉我,‘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最想干掉微信的不是米聊,而是手机QQ。’”

面对记者,周鸿祎试图以自己曾经的际遇去理解张小龙。周鸿祎25岁加入方正,因为性格上的自负没过多久被“发配”新疆,最后埋头蛮干,做出了一个新的综合业务系统,为方正赚了三千万,又被调回总部受到重用。

他说,张小龙也是一个自负又骄傲的人,Foxmail失败后被放逐到广州研发部,山高皇帝远,张小龙内心不服气,要重新证明自己。

“就像一个人练功一样,本来不是武林高手,但是躲到山林里苦练武功,日积月累,内力增强。”周鸿祎这样解释这位与他有类似经历的产品经理的人生反弹。

如今苦练功夫的周鸿祎成了中国互联网20年中与巨头绝地搏杀后的少数幸存者。作为幸存者,他几乎在所有场合都表现出对中国互联网巨头垄断的担心。他认为,这种局面对于中国的年轻一代是悲剧。“如今中国内地的互联网基本还是70后的人唱主角,10年前是我们这些人,那时我们30岁,现在我们40岁了,一开会还是这批人。再过十年,没准儿还是一帮50岁的老家伙继续谈经论道。这对这些老家伙们来说是幸福的,但是对中国80后、90后,甚至00后来说,那真的是悲剧。”

在360公司出现前,互联网巨头公司对创业者一度攻城拔寨、战无不胜,巨头拥有的资本与技术的利器在创新者头上挥舞,有时候,给创业者带来的还可能是牢狱之灾。

2008年,珊瑚虫的作者陈寿福被逮捕,稍后被判3年徒刑。这个可怜的程序员对QQ程序进行了修改,推出了珊瑚虫版QQ,在腾讯QQ基础上增加了探索IP的功能,还去除了QQ的广告。

周鸿祎还提醒记者在百度上搜索他的名字,他说,估计整个互联网界只有他一个人享受百度这样的特殊待遇。在百度上搜索“周鸿祎”,搜索结果界面的右边被特地划出一块区域,挂着一则新闻,点进去,法院的判决公告。这是3B大战后,百度给周鸿祎留下的痕迹,他称它为——大字报。

《让子弹飞》是44岁的周鸿祎在公开场合最爱提及的电影。8月24日,在周鸿祎新书《我的互联网方法论》发布会现场,台上的他至少提及3次。

影片中,姜文扮演的张麻子要攻打作恶一方的黄四郎,但黄四郎藏身于坚硬古堡之中,最后张麻子利用居民对黄四郎的积怨,给他们发枪,影片最后,无数人举着枪叫喊着冲进森严的古堡。

姜文饰演的张麻子与周鸿祎的人生经历有着某种程度的契合:草莽出身使他们这类人都无视正统的训诫,横溢的才华和叛逆的性格又使他们走上无尽险境的反抗之路。同为混乱的时代,同是土匪、反叛者。

周鸿祎自己也不止一次向别人回忆起这个令人激动的场景,他觉得自己的行为与姜文有相似之处。只不过,他说,姜文发的是枪,自己发的是思想。

在新书发布会当天,周鸿祎对着台下人说,《我的互联网方法论》这本书里写的都是这些年他与巨头缠斗的生存技巧,他将其称作“给后来的创业者空投AK-47”。

新书发布会后,记者进入了一场由出版社举办的价值42万的创业者私密宴会,这场午宴被视作台上的周鸿祎向创业者“发枪”的仪式,他决定将这些年他与巨头绝地搏杀后的生存经验教授给前来参与午宴的创业者,他像一位新的反抗队伍的领头者,希望从14个年轻人中挑选合适的门徒。他说:“如果创意够好,360公司有可能将他们收入麾下。”

宴会上的14位客人从上海、湖北、深圳等地专程赶来。他们通过时下最流行的方式“众筹”获得了付费29999元与周鸿祎吃饭的机会。他们从事旅游、教育、电商、游戏、医药、互联网金融等不同行业,有的甚至和互联网还扯不上关系。他们中最小的才25岁,他们都拥有满腔热情但却缺乏技艺。

在宴会前一天,一位来自武汉的赴宴者在微博上发布参会预告,他将周鸿祎称作“互联网时代的顶峰人物”,这位年轻人对午餐会的期许是:此次午餐会将会成为中国互联网时代最具影响力的顶层私密圈。

午餐会上,周鸿祎一身红衣,他的右手边坐着真格基金投资人徐小平,这是一个反抗军领袖加创业导师的搭配,14位他的“信徒”分列两旁。

顺德拆鱼羹、京烧银鳕鱼、蟹粉狮子头、云袍杞子炒肉带、翡翠黄金大虾球、干葱豆豉爆鸡、XO酱蜜豆炒牛柳粒、黄姜脆鲜鱿、白饭鱼煎蛋角、竹笙鼎湖上素、虫草花浸胜瓜、潮州海鲜泡饭、港式杨枝甘露。席间一共有13道菜,被3位服务员以平均8分钟一道的速度端了上来,菜肴美味而丰盛。可惜的是,宴会上那些年轻人的眼光很少在美食上停留,甚至有许多食物被原封不动地端下了餐桌。

只有周鸿祎一面觉得自己有些饿了,一面又担心地说:“你们花了3万元钱来跟我吃饭,弄得我很紧张,不得不一直说话。”

坐在周鸿祎对面的一位男士首先发言,他介绍自己在做的在线教育平台,他告诉周鸿祎,他要在线上聚集一百万用户,明年在鸟巢举行万人大会。

周鸿祎则回复他,“你可能没这号召力。”男士不服,如果做起来呢?周鸿祎摇了摇头说,你做不起来,你有什么方法让这一万人来?

另外一位男士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周总,我深受您“用户至上”思想的影响,您是我们行业免费的先驱……周鸿祎直接打断他:“你别说这些没用的,时间宝贵。”

这位来自武汉的创业者告诉周鸿祎,自己在做一个一日游项目,他决定用劳斯莱斯和宝马来接送游客,理由是听了周鸿祎说的“用户体验”理论。但周鸿祎告诉他,用豪车接送游客,并非自己所说的“用户体验”,他给这位男士分析:有兴趣参加一日游的,“一定不是什么高帅富,肯定是屌丝”,这类游客,要么图便宜,要么图方便,用劳斯莱斯接送纯属浪费。

席间,周鸿祎最感兴趣的,是一位25岁男士在做的游戏融资项目。“你怎么找投资人?怎么找游戏?怎么赢利?”周鸿祎一连问了五个问题,创业者满意的答案让他迅速回复这位年轻人,360有资金、有好的推广平台,并让这位年轻人会下和他联系——这个项目将被纳入周鸿祎正在紧密布局的360手机游戏王国。

面对这些眼里闪烁着渴望财富和得到创业秘籍的创业者,周鸿祎最常说的话是:“你这个模式最大的问题是……”、“你们现在最容易犯的错是……”、“现实点,没有钱没有用户,再好的模式也是空谈”、“你这么矫情,对你来说并没有好处。”

他对这些创业者最不满意的是,他们总是用大而空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的公司和项目。他反问,用两句话说清楚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难道这么难?

他对着一位做网贷的创业者说,“概念是最没有意义的,你说你做了一个众筹平台,我哪知道众筹平台是什么?现在借钱买车都叫众筹。”然后语气又缓和下来,劝告这些创业者,面对投资人和客户,一定要把具体业务讲清楚。

午宴持续了两个小时,周鸿祎对创业者的创业模式更多是批评而绝少赞扬,他像一位严厉的教官调教这帮空有热情但缺乏技艺的新兵。

他知道,如果不改变,餐桌上的多数人甚至是全部都将在未来残酷的商业战场上中淘汰,幸存者只可能是少数。

他不希望这些创业者把他的话当做灵丹妙药,但又忍不住地对餐桌上的所有创业者说:“在关键时刻,年轻人还是需要我们这些老江湖来把关。”

这是一种赢家的心态,尽管可能是险胜。在过去的20年里,周鸿祎至少与多家大公司捉对厮杀,频临崩溃、死里逃生,也让他成为互联网版图里对巨头最坚定的反抗者。

他说,这次他所谓向创业者“发AK-47”也为多赢。他说:“因为就剩下我和巨头,我觉得我也干不过巨头。这个像玩相扑,你好不容易到了100公斤级,腾讯他们都2000公斤级了,你怎么玩啊?”

创业者孵化器极客公园的创始人张鹏证实,最近这些年,周鸿祎成为最常去创业者论坛上给创业者讲课的导师之一。

也的确有人受到周鸿祎的刺激。

3年前,张一鸣来到极客公园,彼时他还未创办日后出尽风头的今日头条,坐在最后一排的他默默地听当天的演讲嘉宾周鸿祎训斥台下创业者:“要耐得住寂寞,在创业两年内,创业者都不要来这种场合参加演讲。”

3年后,张一鸣作为今日头条的创始人重新登上极客公园的演讲台,他对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现在刚好创业两年,所以我就来了”。

接受采访当天,周鸿祎告诉记者,他痛恨别人对他搞血统论。

“我觉得这样做很男人,就是你们谁也别干流氓软件,我把这个产业彻底打掉了。现在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情,通过开发360来保护网民安全。”周鸿祎向解释自己做360的逻辑起点。

回顾中国互联网二十年的是非,周鸿祎喜欢称自己为“幸存者”。

一天晚上,记者问周鸿祎,这么多年你仍然幸存与巨头丛林,你的秘籍是什么?这一次,他并未提及这些天他常说道的生存术和方法论,更多是对多年艰难反抗经历的唏嘘:“幸运而已。”

来源:《博客天下》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