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网马月自述:走出美空之“困” 6年像坐过山车
卡西 卡西

星云网马月自述:走出美空之“困” 6年像坐过山车

近期,刘翔大婚的消息被各大娱乐媒体刷屏,在海量祝福之后,话题却从刘翔转向了他的90后“娇妻”葛天,以及葛天前男友马月。马月是哪个“煤老板”?马月不是煤老板,也不是土豪,他曾经是80后男模,美女社区美空网创始人。两年前,他离开美空,三个月后创

i黑马:近期,刘翔大婚的消息被各大娱乐媒体刷屏,在海量祝福之后,话题却从刘翔转向了他的90后“娇妻”葛天,以及葛天前男友马月。
 
马月是哪个“煤老板”?马月不是煤老板,也不是土豪,他曾经是80后男模,美女社区美空网创始人。两年前,他离开美空,三个月后创办星云网,现为星云网CEO。
 
3年前,马月就站到过八卦话题的风口浪尖,“桃色事件”令美空有了“高端淫媒”的标签,那是马月的第一次创业,他曾用4年的时间将社区用户做到了150万,也曾风光无二。两年后,他对i黑马第一次坦露了当年做美空网(以下简称“美空”)的得与失。
 
回望美空带来的痛快和刺激的过程,马月表示:“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上去又下来了。”
 

 
 
在做美空之前,马月对资本、创业、公司运营几乎一无所知。 2012年,深陷三七分的股权结构问题,小股东马月几乎是“净身出户”,他选择撤离美空。
 
马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放话称“三年后,美空要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愿景宣告落空。
 
从美空创始人变成星云网CEO这个过程,马月只给了自己三个月用来总结和反思。三个月里,马月天天在家打扑克,那种难受、焦虑感现在想来,他仍一脸嫌弃、厌恶的表情。“好像你在社会上只是活着,但是没有价值。”
 
谈及当年的种种,马月并不避讳。而对于刚刚成立两年多的星云网,他显得更为低调且“小心翼翼”。马月表示,星云网成立两年以来,目前已拥有明星注册会员余10万人,在会员做身份注册时,每一个人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认证过程。在这一点上,较当年相对“低门槛”入驻的美空而言,他变得更审慎,“高端淫媒”、“桃色经济”这类负面标签必须远离星云网。
 
用马月的话说,做美空网属于误打误撞,初始团队没有一个人懂互联网。“我们不是出走自腾讯、百度、阿里系的创业者,他们有好的团队和大公司背景做基因,出来创业都备受瞩目,做事拿钱也相对比较容易,成功几率也高。”
 
学设计出身的马月当过几年T台男模,在圈里小有名气,得益于不错的人际交往能力,他很吃得开,在模特、时尚圈积累有一定的人脉。在成立美空之前,马月只做过一个以模特为主要用户的BBS,最早叫FM。 BBS上很快就聚集了上万名模特。“因为不懂技术,只能靠我做设计来养活这个BBS,做一些活动,但几乎不赚钱,每个月还往里搭钱。”当时马月还经营一家设计公司,养着三四个设计师,听说他要做互联网,大家都走了。
 
2008年,有人愿意投钱给马月,助资他玩个更“高级”的,投资人是一个房地产商,也是马云老家哈尔滨人。投资人问了马月三个问题,你想做什么?要多少钱?准备花几年?马月的回答依次是:做一个BBS的升级版,差不多需要1500万,预计花3年。之后,松雷集团曾庆荣给了马月200万美元天使投资,美空正式上线。
 
美空为什么会火?
 
在美空成立之初,其中有三分之二是模特,三分之一是娱乐圈的各类明星、艺人。主打美女牌的“野模”第一平台—美空仅用一年时间就在时尚圈获得了极大关注和热捧。在2008年美空网开幕庆典上,华谊王中磊、搜狐张朝阳、奇虎360 周鸿、松雷集团曾庆荣、企业家汪小菲、演员黄渤等纷纷到场捧场。
 
马月认为美空之所以能火起来是赶在了网络的性感时代。“当时全网都是喷血比基尼这类性感的东西,但没有一个专门的平台可以围观美女,我把这部分人的需求完全聚集到了美空这个平台上来实现。如果现在再来做美空,恐怕不会那么火,现在大家想认识美女,可以直接拉个微信群,一下就解决了需求。”
 
2006年,模特圈还没有社区平台,模特行业整体受市场冲击严重,含金量越来越低,门槛在不断下降,加之选美比赛又多,模特行业整体的价格跨度已没有统一标准,行业有太多“潜规则”,渠道比较复杂。美空试图搭建一个垂直的对接通道,越过这道潜规则。当时的马月说,他想把美空做成演艺界的国美、苏宁,打造一个娱乐文化领域的垂直平台。
 
在马月看开,《男人装》拍摄性感美女的方式很受欢迎,但它毕竟不是社交的玩法,美空则有更多想像空间。“《男人装》一个月拍一个女孩,一年才拍12个,而美空当时一天拍4个,而且我们的社交互动很直接,可以发私信、评论和关注。很多‘野模’拍不了《男人装》,但我可以让她在美空火起来,出去接片子,身价和面子上都过得去。”
 
马月擅长设计和拍片,他找来一些美女模特,用独特的拍摄手法对他们进行免费包装,让她们穿统一的衣服,不同的造型,按照“美空色”、“美空系”风格出片,再进行推广、传播。
 
由他亲自操刀设计的“美女迷你榜”效果显著,从策划到拍摄,再到后期推广,马月制定了一套拍片的标准,再交由下面的人复制完成。美空的美女榜有了一定热度后,在模特圈迅速传开,大批模特争相上榜,以此来证明和提高自己的身价。“我们找来400个人模特,给每个人制定175元的包装成本,而同样的事情,别人要花1500—3000元才能做成。美空美女榜的前20个美女都是我亲自拍的,制定了一个标准后,下面的人可以按照我这个标准去加工和制作。“175乘以400就是美空当年唯一的推广成本。马月用这个把美空的热度和人气做上去了。
 
随着美女榜的火爆,大批“野模”获得了成名的机会,除了美女橱窗,美空网还开通有个人博客,也有最流行的SNS平台。马月根据她们火的程度,分别做了级别认证,美空相当于做了个低端版的模特认证机构。当时,美空的注册会员有五级:初级级(FS)、正式(MP)、认证行业精英(VIP)、最具价值(SVP)和行业顶级(MVP)。成为“正式”级后,进一步晋升则需要通过“美空巡警”——美空团队操控下的网络星探来实行内部操作。不同级别的会员,拥有不同的权限。不同等级的用户在使用权限,比如微博、封面展示、发布展示、隐身登录、职业选择、评论上都有所差异。
 
短短4年,美空累积了150万的注册会员,“大家觉得,反正你就是做个小网站,也没想到是说最后做到将近1000万的PV,不仅国内模特圈、时尚界的人,包括留学生全在看美空,美空一度排到全国网站的前100名。”谈到美空当年的受欢迎程度时,马月打了个有趣的比方:“当时美空就像中世界时期遭到哄抢的‘香水’,有人最早调出了香水,大家觉得好闻,别人又没有,只此一家,于是大家疯抢,香水就此风靡起来。”美空从最早的400个模特,发展到模特加演员共6万多人。最火爆的那段时间,美空每个月服务器成本都要烧掉20多万。马月说,当时几乎京城所有的美女模特都在美空上冒了出来。
 
“我当时脑袋里全是互联网的思路,不是一个传统的要做模特经纪公司的打法,如果美空一年烧300万,赚400万,有100万利润,就不是互联网公司了,是小老板做的业务模式,因为它不会爆发,传统的模特公司要爆发需要大量的人员成本,相当于我开10个模特公司,能赚10倍的钱,但我需要支付500个人的工资,这成本太大了,互联网不是这样的思路。我来设计玩法,怎么玩,玩多大,想象空间由用户来定。”马月表示,美空网采用的是很轻的运营模式,属于低成本、高利润的项目,投资回报比是1比10000。
 
美空踩过哪些坑?
 
美空的模式一开始并不清晰,马月一心只想做一个国内创新的美女模特平台,把自己在模特界多年积累的经验、资源、统统砸向市场。
 
2011年,美空网遭遇了一场空前的“桃色”危机,平台上一些模特过于“性感”的照片大量外流并迅速传播,美空被外界贴上了“第一淫媒”的印象,美空业务急需转型。面对接二连三的负面影响,这支初创业的团队在危机公关面前经验几乎为零,美空不得不找专业的公关公司来急救。随后,美空采取封号措施,一次性封杀了400多位问题会员账号,并注销了所有不良会员的ID,与此同时,马月的个人微博,也接受网民对美空网会员不道德行为的举报,查证属实的,会对相关会员进行封号处理。
 
那次事件令马月始料不及,所谓树大招风,负面的消息火速被各大媒体翻炒、扩散。这一次风波对美空的打击不小,而最终导致马月出走、放弃美空的原因却不止于此。
 
马月在接受i黑马专访时总结了做美空的经验教训,以下是他的口述整理:
 
不懂资本、股权制不明细
 
美空没有继续做大,我很遗憾,但是没办法,深陷股七三分的股权结构里,我们的股权特别少。我和团队三,投资方七,这种项目在中国失败的案例太多了,是没法能够做起来的,小股东能做的很有限,即使后来张朝阳、周鸿祎等也来聊合作,但投资人不接受,整个公司就处于一个玩不转的状态,那几年,有很多项目都死在这种股权机制下。
 
以前属于纯业务型,不懂金融和资本,所以就只好被交“学费”。也不懂找一些专业的机构,建立一个好的资本体系,让你刚开始搭的架子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比如我还是可以三七,但当我做到100万用户的时候,我可以要求把股权分配颠倒过来,把它签死在和约里面,有对口条款。做美空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签,就按照三七股权制成立了公司。
 
其实美空一开始就面临融资难的问题,当时国内知名的一些投资公司基本都到我那报道过一遍,但人家看完一圈都觉得挺好,就是不敢投。大家都不愿意投这种初创团队,美空融不进来更多钱。
 
松雷集团的投资人是我老家哈尔滨人,他认为我父母都是本分人,觉得我做事也应该靠谱,当时我要的1500万他并没有一口气全给我,都是一点点花。比如这个月花20万,下个月预算30万就这么一点点来,他也不担心。当时看到有人愿意投钱,也没有考虑太多,就按他说的三七股权来。
 
2010年的时候,正式美空往上走势头正劲的时候,我因为决策权有限,矛盾开始凸显,我甚至想过实在不行就回购一把,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投资人不同意。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有其他投资人帮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济于事,直到2012年2月份,我决定正式从美空撤出。
 
缺乏专业的技术团队
 
美空在成立两年后才真正开始引入专业技术团队。
 
最开始团队的技术巨糙,招来的是各类性格有缺陷的技术,全是BUG,因为没人愿意来,只好谁愿意开发就让谁来试试。
 
那时候,团队还不到10个人,又都不是专业的技术团队,做的很吃力。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时去IDG给张震做项目演示,服务器上不去,其实是我们的网站挂了,我当时灵机一动只说是WIFI的问题,然后赶紧打电话,叫技术解决问题。好在我们当设计是常非常漂亮的,但内核技术很糙,就像一个保时捷,里面发动机可能很烂,但是外面的型很漂亮,当我打开笔记本时,一切看上去很美。
 
我是哈尔滨大学毕业的,从我们那个学校的环境中出来创业,并且获得成功的人有,但是比例非常小。因为圈子很重要,从校友人群、资源各方面都对创业有影响。简而言之就是,你的创业“配置”如果很高,成功的机率就会更高一些。当时,我们想找懂技术的,人家都不来。但现在我要找懂互联网技术的人就很容易了,靠这么多年堆出来的。
 
现在星云网团队共有19个人,技术就占了10个。目前星云网已覆盖了安卓、iphone客户端,网易全平台等。
 
缺乏平台监管机制和危机公关能力
 
我做东西一定要创新,美空没有抄过任何一个网站,国内几乎没有同类的,小到网站的功能按钮的大小、用色我都要不一样。整个互联网还都是黑白灰,蓝这类颜色时,我想要些特别的,美空选了桃红色作为主打色,那个颜色在互联网里几乎很少有人用,桃色是禁忌的颜色,它代表了一种色情、欲,在国外甚至是禁忌的。当时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说实话,随着会员的不断累积,模特们为了想红,尺度开始不受控制。当时我没有采取措施,并不知道会得到一种什么样的声音反馈。
 
美空最火的时候,拥有数万美女会员。几乎有点名气的模特都有别称,比如“小舒淇”潘霜霜、“最长美腿”孔燕松姊妹、“宝马女”马诺、“游戏女郎”王若伊、“百变王后”江君、“淘女郎”何静等的入驻,虽然有浓重的炒作痕迹,但他们的确获得了成名的滋味。那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要对拍片“尺度”进行监管,当外界有关“淫媒”的言论铺天盖地扩散的时候,我们发现已经兜不住了,只好找专业的公关公司来处理。
 
“淫媒”事件后,我们才开始设置身份证验证机制,不仅要求用户上传身份证或者护照等有效证件,还要求证件上的头像必须与网络照片一致。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公安机关做一次会员的身份证备案。
 
2010年时,美空开始有盈利,一年能营收300多万!但实际上,那时候整体业务的方向就走偏了,按照我对互联网做法的设想,美空一旦有流量了就应该继续把内容放大,让更多的人进来,而不是马上考虑开始赚钱。尤其在还没融A轮之前,这种状态就是不对的,团队为了赚钱做很多的活动,牵扯了很多的人力。
 
2009年的候,投资人开始给我们施压,他一看我们每个月服务器烧很多钱,一烧就是10万、20万的,他就说没钱投了,也不敢投了。我们得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他怕投完都是泡沫,其实是他根本不懂美空的长远价值。而我因为决策权有限,各方面都憋得慌,特别难受。后来我想回购,投资人不同意,价格谈不拢,有人要买,他也不卖。
 
后来,美空做的完全是2B模式,根本就不是互联网的模式,做成了公关公司的模式,照我设想的互联网的做法是,当我们有500多万用户的时候就迅速推出移动社交的产品,以美女为核心把社交做起来,然后再往里面融钱,继续把它烧大,这时候再考虑接入广告,一个月100多万广告的收入是很容易的,一年至少能有1000多万的流水。
 
反观现在的星云网,各方面指标都不如刚成立时的美空,但我融资很容易。美空就像我的一个孩子,很舍不得,但没办法了,就只能扔掉不要了。这个过程有一点点难,但是我再不走就老了,因为一旦有内耗,人就会老,也有人劝我不要走,说即使股权少,但房、车都给你解决了,换做是其他人也许就得过且过了,但我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是那种想自己做一些事的人,我不想只混成那种高级打工仔,在我的创业激情没有完全磨掉之前,我果断走了。

美空网 马月 星云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