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的生意场,退役后的创业之路
韩牧 韩牧

姚明的生意场,退役后的创业之路

宣布退役三年以来,姚明并未就此淡出人们视线,而是频频在商业、公益等领域为自己贴上新的标签。这名曾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篮球明星,在场下来了个并不怎么华丽的转身。

i黑马:宣布退役三年以来,姚明并未就此淡出人们视线,而是频频在商业、公益等领域为自己贴上新的标签。这名曾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篮球明星,在场下来了个并不怎么华丽的转身。
 

 

“我虽然离开了赛场,但我不会离开篮球。”

三年前的7月20日下午,在上海浦东嘉里大酒店的三层会场,姚明正式宣布退役。在那场被命名为“明谢”的发布会上,姚明似乎有意向在场的400多名记者做出暗示,离开篮球场的他,将会在另外一个更大的舞台上重新回归:“我觉得生活就像一个向导,他会打开一扇又一扇门,今天我退役,一扇门关上,另外一扇门打开。”

过去三年来,这位曾在NBA打拼9年的篮球明星,正在兑现当初打开另一扇门的诺言,在商业、慈善等领域频频为自己贴上新的标签。在投资葡萄酒、音乐、CBA俱乐部以及开办NBA姚明学校之余,他甚至还会出现在《爸爸去哪儿》这样的娱乐节目中。

“我现在比在NBA打球时还忙。我给自己制定的几项任务是同时进行的,有时在日程上没法做到平衡,只能是哪儿有工作就在哪儿处理。”尽管姚明用“忙碌”一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生活、工作状态,但如今再次见到姚明,他的身体已经略显发福。

“他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三件事:一是读书,一是球队,一是基金会,再从这三个延伸出来就是政协委员。”“姚之队”队长章明基对《财经天下》周刊说,姚明是个理想主义者,退役后他想好好做一番事业,处于积极转型阶段的他,极力想扮演好各种角色。

然而,这名曾在赛场上叱咤风云的篮球明星,在场下的转身看上去却并没有那么华丽。过去三年的经历尤其是生意场上的起伏,或许已经让他开始意识到,想要在篮球场以外取得成功,远没有把篮球扔进篮筐那么简单。

篮球场

实际上,整个六七月份,姚明的行程都排得满满的。不过对于他来说,最需要紧急处理的,还是与上海大鲨鱼队核心球员刘炜的续约风波。

作为姚明的“发小”,刘炜在过去长达11年时间里曾是国家队的重要一员。2002年,他和姚明作为核心球员为上海这座城市带来了队史第一座CBA冠军奖杯,随后姚明去了NBA,上海队仅靠刘炜一人支撑,成绩也一落千丈,仅有一次打进季后赛。直到2009年姚明成为这支球队的老板,很多人才再次看到希望。

不过,在姚明接手上海大鲨鱼队后,他和刘炜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原来的队友和朋友关系,转变为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

作为球队老板的姚明,希望更多地借鉴NBA的运营法则,笃信运用理性手段而非感情用事来运营俱乐部。他先是炒了恩师李秋平,随后在刘炜的续约问题上与对方产生分歧。尽管刘炜在2009年签下5年合同,但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裂痕。5年之后的今天,双方在续约问题上再次发生分歧。这一次,以刘炜离开上海远走新疆而告终。

刘炜的离去一度让姚明背上人情冷酷的骂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众人指责的对象。在外界看来,球场兄弟之间的珍贵情谊远比“在商言商”这样的冷酷戏码更能打动人心。

“在CBA这样一个半职业联赛,谈什么在商言商有点过,CBA一时半会也不会变成NBA。既然那么绝,那就请拿出成绩来。”曾经在上海队担任球队翻译和录像分析师的单正灏,把批评的矛头直接对准了姚明。

不可否认的是,刘炜续约风波只是姚明管理大鲨鱼队的一个侧面剪影。在接手球队的这段时间里,他引进了很多NBA的管理经验,对这支母队进行了诸多管理尝试。“在整个俱乐部的运作过程中,姚明参与度是很高的,他更多是从机制的角度来看待问题。”章明基说。

不过,借鉴美国管理经验的姚明也走了很多弯路,毕竟,不是所有的NBA理念都适用于CBA。最明显的例子是,上海队之前开始聘用外籍主教练邓华德,并在球员不能充分流动的情况下从美国大学联赛NCAA选择张兆旭等球员。“他们(姚之队)之前走入一个误区,认为NCAA的球员来打CBA没问题。实际上,CBA的对抗强度等要远强于NCAA。”对此,上海五星体育电视台编辑曹键表示。

经历了5个赛季的试验后,姚明无奈地又重新开始聘用本土教练。“上海队坚定要走国产教练的路线,很重要的原因是,国外教练不适合中国球员的篮球文化。”章明基说,国外教练经常会对球员失控。“讲穿了就是,由于球员长期不流动,我们形成了一些根深蒂固的圈子或山头,这种复杂的关系让外教难以想象。”

“外教可以弥补一部分,但也有问题,他们的语言、文化差异是非常大的。外教还不像外援,外援可以通过实力展现,外教必须通过语言把大家感染起来,包括把他的意图执行起来。所以有文化与语言上的差异,外教是非常难施展他们才华的。”对此,姚明反思道。

另外,上海队希望引进NBA式的管理模式,对球员更加宽松,让他们在球场上打球更有创造性。但这样尝试后,章明基发现,一些长期习惯于被管束的球员,突然之间宽松了之后,他们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完全乱套。

“我们很多东西不能想得太超前,还是得讲究中西结合,找到一种平衡点,更有耐心去推进。”章明基说。

与其他俱乐部老板不同,姚明没有实业,所以他更希望探索出一条可持续的经营道路。不过无奈的是,除了在投入上精打细算,他暂时还没有找到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

“NBA跟CBA最大的不同是,NBA把它看成是一桩生意,任何东西要长期发展必须要靠它的商业模式,但CBA完全没有商业模式,今年比赛结束了,明年再讨论明年的,完全不是一个讨论商业模式的方法。”姚明无奈地表示。

更让姚明无法接受的是,没有商业模式的CBA,今年还将进行扩军,由过去的18支球队变成19支。“在CBA可能都数不出来合格的19位专业教练的情况下,扩军就造成物价上涨,而物价上涨却并不代表水平上涨。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好,甚至有些痛苦。”姚明说。

在他看来,要改变中国篮球的这种现状,必须从孩子阶段就开始抓起。在经营上海大鲨鱼俱乐部的同时,姚明也想把NBA对孩子培养的理念更多地带入国内的篮球场地。于是从今年2月开始,他又多了一重身份:NBA姚明学校校长。

细心的人可能已经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姚明开始频频出现在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东方卫视《我们一起来》、央视《开讲啦》等栏目。

其中,在《爸爸去哪儿》节目以及其他很多场合,姚明身穿的都是一件印有姚明NBA学校标志的T恤。在诸多采访中,姚明的这份新工作也是公关所极力希望媒体能传达的。

最早,姚明看到篮球是一项比较受欢迎的运动,觉得开办一所NBA学校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们本来是想做一个周末篮球培训机构,在筹备的过程中,NBA听说我们要做,恰好他们也要做,于是就强强联手吧。”“姚之队”中方经纪人陆浩说。

有着姚明与NBA这两个金字招牌,会有不少家长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过来。由于NBA姚明学校所收学员是0到16岁的孩子,而NBA教练面对的是成年专业球员,他们并不一定能教好孩子们,所以姚明希望找一些高中教练。

“很多人说,你是NBA姚明学校,教练肯定是NBA的。但NBA与CBA都是职业联盟,教练面对的都是成年人,跟面对孩子完全不同。所以我们更希望招募高中教练,他们知道怎样跟孩子去沟通,没有所谓最好的,只有最合适的。”姚明表示。

比如,NBA姚明学校选定的技术总监是比尔·辛格尔顿。在中国,知道辛格尔顿的人少之又少,但他曾经在多个国家打过比赛,退役后也一直从事篮球教学工作,出任过高中篮球教练、大学教练以及职业篮球教练。

主教练助理威尔伯·艾伦同样是一名高中教练。在他看来,“篮球伟大在哪儿?就是塑造性格,让每个人成为不错的人。这项运动给你机会去了解每个人的感受,他们从中是否收获到快乐、享受,这很重要”。

“实事求是地讲,篮球打得好,未必可以帮你找到下一份工作,但你如果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这些可以在球场上寻找到,就可以寻找到更好的生活。”姚明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有了NBA做靠山,姚明正在最大化地利用这种独一无二的优势。每年夏天,不少NBA球星都会来华宣传,这些NBA姚明学校的学员有机会跟这些球星一起训练、打球,而在已经举办了10年的NBA中国赛期间,这些学员也可以跟球星一起训练和现场看球。在2月22日NBA姚明学校的开业典礼上,杜兰特、安东尼等众多NBA球星通过视频发来祝福。

“实际上,NBA这些年想在中国落地也比较难,他们想篮球培训是一个有增长机会的生意,正好姚明也想做这一块,双方一拍即合,这就开始了。”北京体育营销公司“关键之道”创始人张庆表示。

目前,仅靠学员收费很难维持NBA姚明学校的正常经营,它的大部分收入还是依靠赞助商。以第一期为例,教练员员工3名,助理教练10人,而学生是200多个,每人收费3900元,全部学员费用才80万元左右,连教练员的工资都不够。

在姚明的规划中,目前在北京的NBA学校只是试验,一旦成功,他们会向其他城市推广。“各个地方不同,上海、北京、二三线城市都不同,配置的教练、生活成本等也都不一样。这里面需要去摸索,北京适应的模式,未必适应于天津。”

陆浩也透露,NBA姚明学校未来可能要改称俱乐部,因为它是一个业余的体育教育机构。“它不是把学员固定在学校培养专业运动员的模式,我们将来希望它开在社区。就像健身房一样,每个社区有这样一个机构。这并不容易,但我们正在尝试。”

公益场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大鲨鱼俱乐部还是NBA姚明学校,尽管最近三年来姚明的个人色彩越来越浓重,但其背后真正的主导者依然是那个大众耳熟能详的名号——“姚之队”。

作为姚明个人品牌价值和商业符号的规划者,成立于2000年的“姚之队”对于姚明篮球事业的成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过,随着姚明的退役以及在其他领域谋取成功,“姚之队”的角色以及姚明与团队之间的关系都在悄然间发生着变化。

过去“姚之队”核心成员包括章明基、陆浩、约翰·海逊格、比尔·达菲、比尔·桑德斯等,但现在由于姚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中国,美方的约翰·海逊格与比尔·达菲参与得越来越少。此外,团队扮演的角色也由过去姚明打球时的主动变为现在的被动。可以说,姚明已经成为现在这支“姚之队”的新队长。

据章明基透露,之前“姚之队”更多的是出谋划策,作为一个经营团队为姚明打理很多事情。而现在,“姚之队”则越来越转变成一个资讯团队了,为姚明提供一些信息,在决策过程中,姚明自己的想法也体现得越来越多。“从某种意义上讲,随着姚明的成熟,‘姚之队’所起的作用也在不断演变。”章明基说。

一个典型案例是,在“姚基金”的成立与运营中,姚明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姚基金”成立于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当时姚明捐赠了200万美元,并成立姚明基金会帮助灾区进行校园重建。

现在,“姚基金”隶属于北京众辉国际体育管理有限公司(众辉体育),同时隶属于这家公司旗下的还有易建联、丁俊晖、张琳、侯逸凡等知名运动员。作为众辉体育的股东,姚明保持着跟团队成员至少两周开一个电话会议的节奏。

“姚明退役以后要转型做什么,实际上‘姚之队’没有一个专门的定位,我们都是为他服务,他想做什么,我们都配合。”陆浩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如今,陆浩名片上的职位也已经从之前的众辉体育总经理变为了现在的“姚基金”管委会委员。这位中国唯一一个同时做过足球与篮球总经理的人,目前负责着两个基金——黄杉基金与“姚基金”,前者投资体育行业,后者则从事公益慈善。

“做慈善嘛,人不能钻在钱里边。”曾有过体育、金融、贸易等行业经历的陆浩说,“我也觉得挺骄傲,能帮‘姚基金’找到公益慈善项目,我觉得也挺有成就感的吧。”

目前,“姚基金”的项目主要包括姚明慈善篮球赛与篮球季。从2007年起,每年夏天一些NBA球星都会来中国跟中国国家男篮队员打慈善比赛;而篮球季也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届,从最初覆盖49所希望小学,到今年已经达到了170多所。

说起来,篮球季诞生有些机缘巧合。原本,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带了一个从事教育的人来找陆浩谈,他们拿出1000万元来搞足球方面的公益项目。陆浩觉得这是个好项目,不过是在北京实施,而北京各方面条件都很完善,并不是公益活动最好的地方。“你要找需要帮助的地方,这才叫公益。”陆浩说。

最终,对方放弃了公益足球的想法,而此时的陆浩灵机一动:为什么“姚基金”不做呢?

开始行动前,陆浩和他的团队进行了多方面的调研。“我们本来的想法是在‘姚基金’捐建的十几个希望小学里做试点,后来由于我们的宝马、史丹利等合作伙伴也都有捐建希望小学,他们要求这些学校也要加入篮球季活动。”陆浩说。

在被问及“姚基金”与其他慈善基金的不同之处时,姚明表示:“我想大家都出于一个很好的意愿,为社会做一些事情,目标不同吧,但这不是对与不对,我们更关注青少年的成长,获取体育方面的诉求,包括生活中必备的素质。你可能关注的是篮球水平,但我们关注的是他们用怎样的态度去完成比赛过程。”姚明对《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篮球季主要关注的是那些留守儿童,他们缺少比赛机会,希望通过比赛让他们有一个正确的态度来面对竞争。

“我们查了下希望工程有17000所小学,而这也是我们的目标。”姚明说。

不过与此同时,姚明依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中国做慈善与在美国是截然不同的:“美国一般是社区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出来,让大家去捐钱,不见得有媒体会报道,关键是做完社区里都知道了。而我们理解慈善则是一定要崇高,有巨大的社会效应。”

“这种情况下,专业性的媒体很重要。比如,公益与体育结合会产生怎样新的话题?这就需要各方面记者去研究,而不是纯粹作为话题新闻去报道它。另外,公益的行规、体育的行规也很重要。公益本来就是大家自发自愿,在自己生活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去帮助更多的人,所以特别需要保障大家的积极性。”姚明说。

眼下,随着“姚基金”篮球季的火爆,原本有公益想法的运动员或机构也希望能加入进来。比如原北京国安球员高雷雷,2006年时就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学,看到篮球季活动的影响力后,今年开始跟“姚基金”开展合作。

无疑,这种场景正是陆浩和姚明所希望看到的。

事实上,2003年“非典”开始,姚明就一直热衷国内各种慈善活动。“尽管姚明在篮球季和慈善赛上没有商业企图,但这对他个人品牌却很有益处。”张庆表示,姚明的慈善举动对其个人曝光度以及形象经营都非常有利。“这是相辅相成的,你发挥影响力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反过来它也会让你的平台继续曝光在公众的视野之下。”

生意场

在张庆看来,姚明无疑是聪明的,甚至是有些精明,对于自己的品牌和公众形象经营得天衣无缝。

其实,早在球员时期,姚明就以精明而著称,他的品牌经营和慈善活动为很多人所津津乐道。这也让他的成功并不限于篮球,在篮球之外取得了更多社会影响力的同时,他也不忘在商界一展拳脚。甚至很多人评价说,姚明在商业上的天赋与他的篮球天赋同样出色。

作为商人的姚明涉及领域诸多,除了上海大鲨鱼队,还包括姚餐厅、健身房、酒店、房地产、葡萄酒、巨鲸音乐网等。当然,其中很多项目姚明并没有真金白银地投入,而只是借用了“姚明”的品牌而已。而股票投资合众思壮,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利益转让,当时姚明以每股1元的价格买入了37.5万股,此后其收益一度曾达到7000多万元。姚明真正自己掏腰包的投资是在美国、北京等地的多处实业资产,其中包括豪宅、酒店和酒庄等。

尽管有媒体报道称,通过投资和商业运作,姚明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但至少在账面上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他掌控下的上海大鲨鱼队正在连年亏损,而早期重金投注的巨鲸音乐网也以失败而告终。当初,姚明以300万美元作为天使投资,后来谷歌入股时,他又跟投了一部分资金。“本身出发点是对音乐比较有兴趣,然后这是一个比较新的东西,是做一个尝试。”对于当初的投资,姚明回忆说。

作为当时的创始人,陈戈对于巨鲸音乐网的失败颇感惋惜。他说,如果不是谷歌退出,它极有可能会取得成功,因为当时巨鲸的流量大部分都来自于谷歌搜索。

现在,陈戈开始重新创业,依然专注于音乐领域。在他现在的办公室里,依然放着与姚明的合影。“做巨鲸的时候,姚明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的顾虑,他是一个特酷的人,在他的字典里,不会有那么多顾虑。”陈戈说,“姚明实际上是一个特别好的老板和一个天使投资人。他从来不会跟你说那么多废话。”

不过,上海大鲨鱼队的亏损和投资巨鲸音乐网的失败,并没有阻挡住姚明扩大自己商业版图的步伐,现在的他还手握黄杉资本与弘远基金两只基金,其投资项目仍处于“培育期”。

“弘远基金是章明基在弄,我参与得不多。我的情结还是放在体育项目上,其他项目还不是很感兴趣。”陆浩说,关于姚明的投资部分,他从来没有公开谈论过,而章明基也以“姚明私事”为由拒绝透露。

“我觉得姚明在商业上是蛮成功的。当然,他要是把所有心思都用在商业上,成果还可以更大,但是他的内心也不是说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赚多少钱。”在张庆看来,姚明在商业上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开创性的。“‘姚之队’本身肯定想去体育产业投资,也接触过很多制造、传统产业,但是传统产业没什么亮点,体育产业也没有形成产业链,还需要等待时机。”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姚明还将会在商业上有更多的摸索和尝试。为了取得商业和篮球之外其他领域的成功,退役后的他,甚至专门到上海交通大学攻读计算机和金融专业。

在自传《我的世界我的梦》中,姚明写道:“妈妈说为了将来,我必须学习英文和电脑。人们学好英语以便进入商界,或者去美国读书,妈妈觉得我可以将英文用于商界。”在火箭队打球时,姚明也会将管理类书籍《从优秀到卓越》带到更衣室,这是当时的火箭队主帅范甘迪送给他的书,并希望他能完成这种转变。

如今,姚明还有两年才能毕业。除了攻读计算机和金融,他还选修包括新闻在内的各种课程。学校离姚明家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为了避开上班高峰期,姚明通常早晨6点就从家出门。他不会住在学校,一方面学校没有适合他的床,另外他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处理。

“姚明真的是在认真学习。”陆浩说,姚明最近曾跟他讨论马斯洛的五种需求理论,包括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

对于眼下互联网圈最热门的创新话题,姚明也有自己的见解。“创新,这个东西太难了,你如果没有渠道的话,创出的也是别人的新,你最多赚到第一桶金,然后卖给别人,再创新。而你卖给别人的创新就打折了,因为别人无法完全理解这个东西。另外,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特别不好。”

在学习、经商和参与慈善活动之外,这两年姚明又多了一个新身份——政协委员。为了扮演好这个角色,他经常跟行业内人士沟通以收集提案,甚至“姚之队”也会出面协助。在今年4月的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姚明作了《取消赛事审批,激活体育市场》的发言。而在这个发言之前,陆浩曾组织邀请了前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篮球评论员徐济成以及一些学者、律师进行座谈。

“政协委员是姚明的一个新身份,他很希望有一个平台能够给体育的改革发展做一些贡献。”李元伟透露,姚明会经常给他打电话,探讨CBA俱乐部管理、篮球改革等话题。

“政协委员对姚明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身份。”章明基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姚明明年的政协提案已经开始在收集了。“退役这几年来,他慢慢地变成熟了,越来越把理想和实际情况结合在一起,这使得他的很多想法都更接地气、更有现实意义。”

尽管在章明基看来,退役转型以来姚明一直在尝试改变,但一个依然没有改变的现实是,私下里很少有人能真正走入姚明的世界,即便是那些长期跟在他身边的人,也鲜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大多数时候,姚明一直都生活在镁光灯下,即便退役之后,他依然是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会在公众的眼球底下被无限放大,只是很少有人能了解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上海五星体育电视台编辑曹键每年都会跟姚明有几次聚会,与会成员大都是当初赴美跟队采访姚明的记者,但现在他们都改行了。在这个聚会上,姚明会破天荒地聊聊他的生意以及生活状态,或者是说些他平时根本不能说的话。

“(聚会上的姚明)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他其实挺享受这种感觉的。”曹键说。

 

本文由《天下财经》周刊授权转载!
姚明 篮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