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张亚勤的微软16年:了无遗憾地离开
罗亮 罗亮

多面张亚勤的微软16年:了无遗憾地离开

中秋节当天,服务于微软16年之久的张亚勤宣布离职,新东家正是意图挑战微软的百度。在48岁的本命年,张亚勤选择离开微软,开始一段新的探索。在这背后,一方面是笼罩外企的光环正逐渐淡去,另外一方面是中国企业正在崛起。

i黑马:中秋节当天,服务于微软16年之久的张亚勤宣布离职,新东家正是意图挑战微软的百度。在48岁的本命年,张亚勤选择离开微软,开始一段新的探索。在这背后,一方面是笼罩外企的光环正逐渐淡去,另外一方面是中国企业正在崛起。

9月3日,一年一次的百度世界大会开幕,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作为嘉宾坐在台下听演讲,这一次,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台下,没有上台演讲,也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百度副总裁王劲在发表主题演讲时对着台下的张亚勤说,百度要跟微软在云计算领域展开良性竞争,随后冲着张亚勤微微一笑。当时,外界将这一笑容解读为“挑衅”、“宣战”,而其真正的含义,却在短短几天之后大白于天下——“牵手”。

中秋节当天,一条爆炸性的消息震惊业界,服务于微软16年之久的张亚勤宣布离职,新东家正是意图挑战微软的百度。不用说,张亚勤参加百度世界大会之时,这件事就已经敲定,只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对外公布。

在48岁的本命年,张亚勤选择离开微软,开始一段新的探索。而他与微软之间的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慢慢露出了水面。

告别微软
 


对于16年的微软职业生涯,张亚勤表示没有遗憾。

决定离开微软,并不是张亚勤一时的想法。这种离开的念头实际上早在3年前就已经萌发,只不过在时任微软CEO鲍尔默的挽留下,张亚勤才又留了下来,承诺帮助微软完成Microsoft Azure、Office 365、Xbox等产品和服务在中国的落地。

如今,这些产品和服务都已经顺利完成落地。用张亚勤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已经兑现了最初加入微软时的承诺,使命达成。”现在,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过去十几年中,微软中国的负责人进行了几次更替,但是张亚勤却一直扎实地为微软在华研发体系的完善尽心尽力,并且还几次担任救火队长,看管微软在华的商务工作。

坦率而言,张亚勤离职之际,微软中国的处境并不太好。国家工商总局正对微软发起反垄断调查,这让微软面临入华以来最大的挑战。而张亚勤的离职对于处于反垄断漩涡中的微软中国而言,又是一次打击。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有张亚勤在,微软跟政府部门沟通起来可能会更加顺畅一些。

张亚勤在接受新浪科技独家邮件采访时没有否认微软正在遭遇困难时刻,但他表示,“基业长青的机构和企业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

对于微软中国而言,张亚勤不仅仅是一位看管研发业务的高管,实际上更是微软中国的一张名片。在很多的公开场合,外界总能看到张亚勤的身影。

对于选择加盟百度而不是创业或者成为投资人,张亚勤在采访邮件中未作回答。但是提起16年的微软职业生涯,他表示没有遗憾,并一直强调自己很幸运地参与了微软亚洲研究院乃至整个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建设与发展。

微软中国的贡献
 

                                             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与张亚勤合影。

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3000多名科学家与工程师的眼中,张亚勤很像是一位和气、忙碌又有担当的大师兄。他不习惯新同事、新朋友称他“张总”。

“叫我亚勤吧!”他总是这样说——但当对方置提醒于不顾,非要“张总”、“张总”地叫,他也不以为忤——所以在位于北京丹棱街5号的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大楼里,就连负责清洁的阿姨也都是称他为“亚勤”。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大楼是微软历史上第一次在海外市场建立自己的固定资产研发大楼。这也缘于张亚勤当年的坚持。

从2007年开始,张亚勤开始琢磨着在中国盖楼。“知春路上的希格玛大厦迟早会不够用,中关村周边的高校又是微软研发不可放弃的人才宝库,与其租,干嘛不干脆自己盖楼?”

最终,张亚勤赢得了比尔•盖茨、史蒂夫•鲍尔默和当时微软公司首席财务官的支持,在中国投资建设中关村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总部大楼和上海紫竹园区。2011年5月24日,丹棱街的两栋研发大厦竣工。张亚勤说,“看着丹棱街那两栋大楼里的人,都像自己的亲人和孩子。”

目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拥有超过3000名 科学家和工程师,成为微软在美国之外规模最大、功能最完备的研发基地。旗下拥有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微软亚洲商务软件事业部、微软亚洲硬件技术中心、微软(中国)云计算和企业部门,战略合作部,覆盖基础研究、技术孵化、产品开发和产业合作等方面,已形成完整的创新链条。

实际上,来自中国的创新力量正在对微软的未来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对包微软云计算、Office办公软件、Bing搜索、Surface、Xbox、Kinect及Windows Phone在内的微软全线产品都有着杰出的贡献。

看看当前活跃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那些领袖企业,百度、阿里巴巴(滚动资讯)、腾讯、小米、金山的研发团队里,都有微软前员工的身影。“过去的近16年里,微软在中国的研发机构就像是中国IT产业的黄埔军校,培养了大量优秀的人才,构成了微软核心创新力的重要组成,同时也为本地创新和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张亚勤说。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索玛•塞加说,亚勤对于微软在中国建设世界级创新基地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没有他,我们很难想象公司能够在短短的十几年间在本地产业合作、生态系统建设、吸引和培养人才方面取得的显著成绩。”

多面张亚勤
 

                                            2007年,比尔·盖茨访问微软亚洲研究院。


9月9日,中秋节假期完毕,员工们重回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大楼上班。一切都如往常,但和气的大师兄张亚勤的突然离职,还是让员工们有些感伤。

“他是那种让你感到亲切的人。”一位不愿具名的微软工程师说,当年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时候,亚勤能叫出每一位员工的名字,甚至他们家人的名字。虽然最近这几年微软的研发体系发展迅速,员工人数也达到几千人,但和他工作较近的同事和家人的名字,亚勤还是都能知道的。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技术战略总监向江旭说,每逢佳节,亚勤的直接下属还都会收到他的个人礼物,让人倍感温馨。

除了在生活的细节之处,让员工们感到温暖之外,作为研发业务的领头人,张亚勤还总能提出高屋建瓴的技术见解。作为张亚勤的助理兼集团技术战略总监,向江旭会经常与张亚勤就技术和行业的未来进行探讨。而张亚勤对互联网技术和行业趋势的深刻洞察力让向江旭折服。

“亚勤是有大智慧,有远见的人。”向江旭说,他对趋势的预测不是停留在口号上,而是以科学家独特的视角和严谨的方法,抛出论点,然后提供充足的论据,甚至建立模型予以支持。

向江旭说,张亚勤最先提出的“云+端”,“三个平台”(端平台,云平台和云应用服务平台),以及最近提出“互联网的物理化”概念,加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技术趋势,这些对微软的战略以及整个行业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向江旭还说,作为领导,张亚勤奉行对事不对人的准则,对事严格对人宽容。“违反企业原则,违反商业道德的事不管多大利益,他坚决不做;而对于有意义的事他坚定不移,排除万难也要做,如创立微软创投加速器无偿培育孵化中国初创企业,目前已经成功孵化85家。”

在微软创投加速器驻场总经理高欣欣看来,张亚勤是一位非常亲和的,愿意帮助初创企业的导师。“他经常和微软加速器里的初创企业创始人们碰面,分享他对于产业发展趋势的看法,并探讨产生颠覆性创新的机会和领域。目前微软加速器孵化的初创企业已经覆盖了超过1亿的用户群。被加速企业整体估值超过10亿美金。” 高欣欣说。

“亚勤是一位非常令人尊重的企业管理者。” 高欣欣回忆说,“亚勤常对我们的团队说:‘业务你们最懂,最熟,你们放手做。我只做两件事,拉拉队和救火队。需要我打气加油的事,我全力支持,需要我协调的资源,我是救火队长,全力帮助’。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今年4月13日,张亚勤和微软创投加速器的负责同事一起,带领4家孵化器里的企业登陆《北京发布》节目。在节目中,张亚勤亲自介绍着每家企业在各个领域的创新,从而使这四家非常早期的创业团队为大众所认识,迅速得到用户及资本市场的关注。“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只要他时间允许,他都会去支持。”高欣欣说。

向 江旭与张亚勤接触的机会很多,他说,“亚勤有普通人的七情六欲和兴趣爱好。”当我和他聊起太太和孩子的时候,他是一个深情的丈夫和骄傲的父亲;当我听到他以话剧演员般的男中音将一首《当你老了》的诗献给妻子的时候,我会惊叹他对韵律和意境的把控;当他在微软年会上表演魔术抽奖,我看到他的诙谐幽默;当他以 一曲阿根廷探戈技压全场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他的热情奔放。

“亚勤就是这样一个人: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可敬的领导和可亲的朋友。在业界,人们倾听他的声音;在公司,人们追随他的脚步;在朋友圈,人们和他交心。” 向江旭说。

中国企业的吸引力

张亚勤加盟百度,是众多外企高管跳槽国内企业的最新一例。自去年以来,微软、谷歌、甲骨文等外企高管频频离职,要么自己创业,要么跳槽到百度、阿里巴巴、小米等国内本土企业担任高管。远离外企,似乎正成为一种风气。

在这背后,一方面是笼罩外企的光环正逐渐淡去,另外一方面是中国企业,尤其中国科技企业正快速成长,已经在技术、品牌,甚至薪酬方面与外企不相上下,足以吸引优秀的人才加盟。

从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跳槽出来,担任金山软件CEO职位的张宏江说,张亚勤离开微软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他所言的这个“时代”,可能就是指外企在各个领域都展现优越性的那些岁月。

润米咨询董事长、微软前战略合作总监刘润撰文表示,今天的外企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企业的壮大,同时也必须面对超国民待遇的失去,以及所有这些因素带来的人才流失。“这是创业者前所未有的好时代,优秀的人才纷纷从对外企的信仰转向对创新的信仰。

搜狗CEO王小川对于张亚勤的离职有另外的看法。他认为,张亚勤从微软研究院离职,可以视为是互联网研发模式对企业学术研究模式的颠覆性胜利。“张亚勤的跳槽,是这个必然趋势的一个表征。”

“互联网的威力在于极速的市场应变,需要后面的技术驱动快速灵活,以Google为代表把这种技术研究与产品推出的结合发挥到极致。而微软研究院的立项到产出需要3-5年,再加上异地管理决策效率低下难以支撑变革,故而失势。” 王小川说。

张亚勤简历

• 1966年,出生于山西太原

• 1978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少年班

• 1986年,从中国科技大学获得硕士学位,专业为通讯与电子系统专业。同年9月赴美攻读博士学位。

• 1989年,获得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

• 1997年,年仅31岁的张亚勤被授予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IEEE Fellow)称号,成为该协会100年历史上获得这一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

• 1999年,回国加盟微软中国研究院,出任该院首席科学家。

• 2000年,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

• 2001年,微软中国研究院升级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张亚勤任首任院长。2004年,微软亚洲研究院被MIT Technology Review评为全球最顶级的计算机科学研究院。

• 2004年,调回美国总部升任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进入微软决策层,成为比尔盖茨的智囊团核心成员。负责统领微软全球移动通信及嵌入式产品业务(微软七大部门之一)。

• 2006年至今,回国成立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倾力建设世界一流的科学研究、技术孵化、产品开发,和产业合作的团队。目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在北京、上海、深圳、首尔、东京等地共拥有3000多名研究开发人员 (full time scientists and engineers), 和5000多名聘约工程师 (contract engineers), 共投入超过40亿美金科研经费, 为世界计算机科学和IT产业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来源:新浪科技

张亚勤 微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