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德,阿里开地图炮
人造天堂 人造天堂

新高德,阿里开地图炮

高德并入阿里UC移动事业群后,首次发布了新战略。不妨把它想象成开地图炮。地图炮是战斗游戏中的一类武器,无差别攻击一定距离内的所有单位。新高德新战略,地图与移动搜索、电商的融合,或具类似的声势。

高德并入阿里UC移动事业群后,首次发布了新战略。不妨把它想象成开地图炮。地图炮是战斗游戏中的一类武器,无差别攻击一定距离内的所有单位。新高德新战略,地图与移动搜索、电商的融合,或具类似的声势。


 

上下一心

互联网问世以来,其它行业就成了“传统行业”。和传统行业的互动成为互联网业界永恒的主题。曾经年少轻狂,“我们要埋葬你们!”后来知道,只能埋葬传统行业的一部分,问题是哪一部分,什么时候。陆续还有“鼠标+水泥”、O2O等多种说法,都是互联网业界在说,到“互联网思维”,已经成了传统行业的逼格,从手机、餐饮到成人用品,还是反映互联网对传统行业渗透越来越深。

谁主导、整合谁,要看具体的市场。一个传统行业越重资产,越高体验,越难被互联网改变。越依赖渠道,则越容易被改变,互联网将一切渠道扁平化。更会催生新的商业模式,颠覆传统行业,长远整个经济、社会都将基于互联网,从生产者中心转型为消费者中心。

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电商从书爆发,但至今汽车电商还是小打小闹。而高德所在的地图数据行业,介于两者之间。既是重资产,虽然没有几百亩厂房,数据采集要长期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也是高体验,没有在帝都早晚高峰堵成shi过,不足以谈人生。另一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生意在来往的空间中展开,地图用户天然是移动的,尽管此移动非彼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的想象空间无限。

就可以理解,高德的竞争优势,以及与UC、阿里整合的意义。做为国内有数的具备地图测绘甲级资质并做到上市的企业,数据是高德的核心资源,消费者比较熟悉的如谷歌地图、腾讯地图的前身搜搜地图,以及苹果的地图数据都来自高德。

在地图数据层面,高德和四维图新保持双寡头格局,得以先后被阿里和腾讯入股。俞永福在新高德战略发布会上把“数据能力”和“互联网产品能力”分别形容为“上半身”和“下半身”。

按这个说法,目前地图市场两个主要的玩家,确实只有高德是健全人。百度虽然有产品能力,但数据采集依赖四维图新,好比一个瘫,没数据,一个盲,缺失产品的视野,只能一个背着一个过河。嘤嘤嘤,淫邪的我联想到一个黄段子。同时,腾讯已入股四维图新,百度地图也有被釜底抽薪的风险。

数据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在互联网之前,ERP开发人员就被教导牢记原始数据的重要性,再好的系统,输入垃圾数据,输出的只能是垃圾。百度地图这种专业“上半身”厂商提供的当然不是垃圾,但仍然割裂了数据与产品之间的有机联系。就像韩寒《后会无期》的对白,“世界都没观过,你哪来的世界观?”

波音747总设计师乔·萨特职业生涯的早期,曾随空军C-97运输机飞行,测试发动机。“军方不同机组操作飞机的方式各不相同……没人真正遵循波音的操作手册……这些现场试验使我明白一个道理,工程师最好确保他们的设计方案符合真正操作飞机者的方式……”地理底层数据的采集是个苦力活,但不仅仅是采集地理数据,还提供了现场试验,展示真正操作地图者的方式。

其次,地理数据有众多维度,呈现为图层叠加,其中变化越快的越有价值。例如地图软件最常用的实时路况,也要求打通数据和产品。传奇的西直门立交桥附近最准确的路况,不是来自有关部门发布的车流量信息,而是此刻就在西直门附近的司机提供的情况,高德拥有直接数据采集能力,动作显然比依赖第三方数据的百度快。

这在更深层次,和近期众多行业将供应链从外包“退回”直营是同样的逻辑,为了应对市场越来越频繁的变化。说某高大上咨询公司公益植树,三个博士一组,商议分工更有效率,一个挖坑,一个放树,一个填土,果然效率大增,不愧是博士。第二天放树的博士突然病了,剩下两个博士一个挖坑,一个填土。段子可乐,但因为突发情况,地图数据更新不及时而误事,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地图开疆

在更高层次,地图数据行业不再是地图数据,用互联网女王的行话,要“重新想象”。地图用户天然移动,但此移动非彼移动,正如笔记本的移动和iPad不一样。只是简单移动到物理位置,不反映用户移动的目的,关联的经济活动。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学挖掘机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高德此前采集餐饮娱乐等的POI数据,已经在寻求突破。现在并入阿里UC移动事业群,UC带来流量和入口,阿里带来电商用户和数据,底层还有阿里云技术支撑,随着整合的深入,将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和变量。

可以参考Google街景,顺便说一句,Google地图对数据和产品也是亲力亲为。设想,街景对个人开放接口,可以在街景上自己的房屋标注租售信息,那么中介就全都可以shi了,是不是很带感?美国一些地方打车软件对私车开放,国内也已经有众包快递的创业项目,私车和临时快递员对线路不是那么熟悉,要达到起码的服务标准,离不开更详尽的地图支持。

地图产业的变革是整体经济变革的一个侧面。变革最终落实在用户层面。此前各个行业相对区隔,分散地争夺用户的注意力和金钱。向用户中心转型的第一步,是在本部门、行业范围内实现用户中心。但最终,将基于移动互联网,实现社群分享与个人定制,打破行业的区隔,围绕个人与社群整合。

在互联网之前,连锁超市原始的“大数据”就发现过类似的案例,啤酒的销量和婴儿纸尿裤存在正相关,经过调查,原来有很多年轻的父亲被妻子指派购买婴儿用品,捎带上自己钟爱的啤酒。这种整合又如同古代各大陆被海洋阻隔,生态相对独立,大航海时代以来,人们在不同生态圈之间交换了大量物种,被称为入侵物种,形成的新全球生态,不是原来各地方生态的简单相加。有跨界融合,就有跨界斗争。电台生存的最终威胁,居然是打车软件。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移动,一切都社交,移动也社交。具体到高德的新战略,其长期的愿景,可以简化为一个方程式,E(-commence)=S(social network)M2(Mobile x Map)。

BAT基本面

无论融合还是斗争,都绕不开BAT,三巨头频频扩张和并购,将战线拉得很长,还在一些领域发动了代理人战争,比如前阵滴滴和快的。而百度相比另两家,除了块头稍小,战略位上也存在微妙,但在未来可能很重要的差异。

目前在地图行业,阿里UC移动事业群兼有产品和数据,百度有产品无数据,而腾讯后发制人,投了四维图新。基于地图行业前述的“平衡性”。三家不同的切入点,一定程度上反映其战略以及基因的差异。

马化腾在腾讯之前的公司开发寻呼机软件,最早阿里做网络黄页,百度则给门户们提供站内搜索。伟大的事物都有一个渺小的起源,商业模式甚至不太“互联网”,但后来成功的定位与此前都有承接。

承前启后,今天阿里和腾讯都在做平台,阿里更在构建电商乃至全网的基础设施。搜索引擎天然也是平台,但国情成就,百度骨子里,与其最早的客户一样,是做流量。新一代用户和从业者可能很难想象,中国互联网早期的“PV为王”,今天很多老牌内容网站,将一篇不长的文章分成很多页,就是那个时代的后遗症。

平台和流量战略的根本差异在于,前者是赢者通吃,一个平台撑起,也占有,几乎所有流量,后者是积少成多,若干流量源的简单相加,缺乏深度整合。

李彦宏曾提出“中间页”概念。由上可知,中间页是复数。条条大路通罗马,百度想占据尽可能多的大路。但敌能往我亦能往,360搜索也能另辟蹊径,阿里的神马搜索更有望让搜索的主干道改道移动互联网。这就是百度现在的隐忧。而罗马是绕不过去的,并且屹立千年。

进而影响三巨头的并购策略。业界形容为:百度稳,腾讯准,阿里狠。准和狠反映了平台战略的两面:准是专注,狠是通吃。而稳字面上褒义,但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业界,却暗示没有战略,跟随先行者。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业界的小伙伴们,你们是愿意早起呢,还是早起呢,还是早起呢?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解释何为战略:“如果不习惯把战争看成一条由一系列战斗链接成的锁链,如果认为占领某些地点本身就有某种价值……就不会考虑:这样的占领以后是否会带来更大的不利……只有最终的结局才能决定各次行动的得失。”备受诟病的虚假医药广告也是一种“这样的占领”。

具体到地图产业,流量主要来自“上半身”,正是百度地图的重心,也就是说,追求的就是地图业务本身的流量,在百度巨大的流量拼盘中再增加一个富源。百度也在移动端发力,实际上还是猴子分果子,朝三暮四,简单地把PC端流量转移到移动端,地图不过是移动端较近较大的池子。

而新高德的新战略,追求的是将地图整合进阿里的超级平台,地图与其它业务板块的协同效应。其成长空间远远超过地图业务本身可以榨取的流量。而要发挥协同效应,必然深入底层数据。相应宣布高德三年不商业化,撤下团购导航,都是放弃榨取地图本身的流量,而追求以后更大的利益。将“一系列战斗链接成锁链”。

2014年9月19日晚,阿里的八个用户在纽交所敲钟,决定了此前十五年奋斗的得失。但这仍不是最终的结局。高德的地图炮便好似新征程的开局之战。

高德 阿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