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尾理论》作者Chris Anderson:开放式创新将为企业赢得竞争
i黑马 i黑马

《长尾理论》作者Chris Anderson:开放式创新将为企业赢得竞争

作为公认的科技互联网大师和开源精神践行者,3D Robotics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表示,开放性创造公司能够创造一个“生态圈”,这个“生态圈”将为市场提供无限的接触平台,从而为企业赢得竞争。

9月24日下午,在百度百家The BIG Talk第四期活动现场,原《连线》杂志主编、《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以《开放式创新之潮》为主题,发表了演讲。

作为公认的科技互联网大师和开源精神践行者,3D Robotics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表示,开放性创造公司能够创造一个“生态圈”,这个“生态圈”将为市场提供无限的接触平台,从而为企业赢得竞争。
 


 

以下为Chris Anderson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今天我会跟大家讲两点,在我看来这两点对于大家来说应该是你们感兴趣的、具有相关性的,我会向大家介绍开放式创新和大数据。

我感到非常荣幸看到中国在21世纪崛起,我也看到有一些人在整个时期之内都对中国判断错了。首先他们告诉我们说,中国只是在复制,中国都是廉价的劳动力,中国只是进行制造。然后,他们说中国可以做硬件的工程,但是软件的工程不行;有了有软件的工程后,他们说中国可以做硬件和软件,但是不能做设计;之后中国人又能做设计,他们就说中国无法做市场营销,后来中国人证明也可以做市场营销;他们又说好吧,但可能只能在中国做吧。现在中国又走向世界了。

生态系统可以打败公司

我们现在看一下中国最佳的公司,发现他们什么都能做,甚至可以和苹果来竞争。他们可以做硬件、软件,可以进行真正的创新,有技术、有市场营销、还有设计,而且他们也走向了全球。只有一点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就是还没有从中国最佳企业当中出现开放创新。开放创新的概念主要是创建一个平台,放弃你的知识产权,来创建一种生态的体系,而不仅仅只是创建公司。

我们公司3Drobotics,在和深圳的大疆公司竞争。大疆公司非常好,人们把它称为“珠江三角洲的苹果”,他们做的一切都非常好,而且有3000名员工,人们就会想,我们作为小的初创公司,只有200人,怎么样能够和这样的一家中国巨型公司竞争呢?我的回答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是开放创新,他们是苹果,我们是安卓;他们是产品,我们是平台。他们就像苹果一样,有非常漂亮的设计和容易使用的产品,而我们创建的却是一种生态体系。大家可以想像一下苹果和安卓的竞争,这是一种开放和封闭的体系竞争。我觉得过去20多年的历史说明了平台会获胜,生态系统可以打败公司。

为什么?原因是在任何一个新的、大的市场上,我们不知道接下来市场发展的方向,我们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应用,我们也不知道谁有非常好的方法,我们唯一能够探索的就是这样一种新的行业方式,就是创建一个生态系统,让每个人都可以合作创新,共同来界定未来。安卓之所以获胜,就是因为它创建了最快的创新体系。我非常喜欢苹果产品,但是我用的是安卓手机,因为我知道安卓一定会获胜,这是开放的力量。

我觉得这是技术行业当中最强有力的工具,即21世纪最佳的公司不仅仅会拥有技术,还有工程、设计、营销、全球化,而且他们也会拥抱开放式的平台。

我为什么要做无人机?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历史。左边的这位先生是Ronald Coase,他获得了诺贝尔奖,最近去世了。他在30年代有一个理论:他指出公司的存在是使交易成本达到最小化,你需要去完成工作,去给人们一些责任和职位。这里有一系列的工作要去进行整合,你需要知道谁来做什么工作,这样的话可以使交易的成本降到最小化,而且容易进行沟通,就因为如此,公司才会存在,而且它是为了使工作的成本降到最低。

右边的这位先生是Bill Joy,他是微观体系的创始人。他大概在20年前观察到一种现象——不管你是谁,大部分最聪明的人都在给别人工作。这是他的观察。但是Ronald Coase说的要点是,人们必须要给你工作。Bill Joy说,他们如果不给你工作的话,你要做什么?我们有一个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在杂志的封面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问题是在于为什么我进入了无人机这个行业,为什么成立这样一个公司,我怎么有可能跟别人竞争,甚至还有中国的巨头企业,我怎么样和他们竞争。我曾经是一名杂志的编辑,我和我的孩子玩游戏、玩玩具的时候有了这个想法,我并没有航空的背景,我在想我怎么样和波音竞争呢?我的回答是开放创新。

我先讲一个自己的故事。我有五个孩子,我要不断地让他们对技术和科学感兴趣,当时我觉得玩乐高这个游戏可以让我的孩子对机器人感兴趣,我的孩子看过变形金刚,他觉得机器人应该像大黄蜂,他们知道这些都是好莱坞的计算机制图,我的孩子希望能够看到更酷的机器人。我想如果机器人能飞会怎么样呢,于是我开始搜索飞行的机器人,后来找到了乐高,我们又创造了自动加湿器、传感器放在飞机上,飞机就可以飞了。这是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做的事情,现在已经成为历史了。

当时我觉得对于一个父亲和他的孩子来说,能够把这些玩具的组件组装成一个无人机,真的是太惊人了,但我们真的做到了。尽管我的孩子不喜欢、不感兴趣,后来继续去玩视频游戏,但我是感兴趣的。我发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使我这样的一个普通人可以制造一架无人机。后来我建立了一个网站,称为“DIY无人机”。

这个网站究竟在做些什么?当时我会问一些关于技术方面的近乎愚蠢的问题,人们开始回答我,大家慢慢开始进行合作、分享代码、分享他们的设计和电子产品,后来我们的网站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器人社区,有很多人加入,他们说你们所做的真的太好了。我不知道怎样去编码、也不知道怎样自己创建这样的无人机,您是否可以卖一个给我,给我做一架?后来我在互联网上认识一个人,他当时有一个视频游戏控制器,可以驾驶直升飞机,我说你是否可以和我一起创建一个公司,他说没问题。

我的联合创始人,他在他的地下室把所有的零部件组合起来。当时他是在墨西哥,只有19岁,刚高中毕业,但这都是无所谓的,因为他真的是太棒了。他非常的聪明,而且热情洋溢。

当时他不断给我发一些照片,让我知道他的进度。他跟我说他有了空间、雇佣了一些人、从Ebay上买了一个设备、做了一个电子厂等等,那个时候我意识到我必须要放弃我在《连线》杂志的工作。于是我们创建了这家公司,在互联网上和所有这些人来分享技术,他们组合在一起就成就了我们的现在。

为什么要运用开放式创新?

我们偶然创建了这样的航空公司,通过偶然我们找到了这种自下而上的解决方案,创建了新的产业,给普通人卖产品。我们没有去雇佣上百名的工程师来帮助我们工作,而是创建了一个平台,可以让一些志愿者找到我们,来作出贡献。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人要给我们提供他们的想法,分享他们的代码,为我们工作?我们的回答是,我们能使他们做一些非常棒的、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放弃了自己的知识产权,而且他们给我们提供的回报更多,我们可以实现他们的想法,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来增加更多的特征,我们可以和其它非常聪明的人共同合作,我们创建了这样的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上,他们可以从工作当中获得娱乐,而娱乐要比钱更重要。

这样的解决方案对于Bill Joy的想法是一个很好的体现,最聪明的人不给你工作,因为他们在不同的国家,在给其它的公司工作。他们不讲你的语言,也没有同样的权力,这是20世纪的情况。在21世纪,你只需要创建平台,不需要让他们为你工作,他们可以在平台上作出自己的贡献。

他们白天给谷歌或者苹果工作,或者给大学工作,或者是高中生,有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但我们不会雇佣他们,也不需要找到他们,因为他们找到了我们,我们创建了这样的空间,让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可以聚集在这个空间上。我们解决周围的问题,我们可以利用开放的创新,而不是利用一家公司解决问题,我们有公司,但是只是拿出社区人的思想变成产品,而社区是我们的核心,是我们的灵魂。

社区是开源,社区是免费提供的,社区的技术是免费提供的,当人们看我们的时候,他们说我们疯了,你们不保护知识产权,你们把所有的想法理念都放弃了,我说是的,这就是网络运作的方式。

当你用你的手机的时候,你的浏览器就是开源的,还有互联网就是在开放创新上运作的,还有安卓,大部分的应用软件都是开源的,开源运作非常好,它不再是一个理论了,它是我们世界运行的一种方式,而我们现在有机会来利用这样的模式,把这样的模式应用在制造业当中,应用在物联网之中、机器人当中,还有大数据当中。

我们知道开放创新能成功,我们得成功不仅仅是由于我们挣到了钱,也建立了这样的生态体系,我们是以平台的采纳来衡量我们的成功,有多少人来利用我们的平台,来创建他们的公司。我们会进行衡量。大家可以看看这里的清单,很多的中国公司,很多的合作伙伴,他们和大疆竞争,他们都利用我们的软件,来追赶大公司,而且他们不会给我们付一分钱,我们也不收钱,我们为什么这样做?我们这样做是因为世界要成功的话,平台必须是开放的,每一个合作伙伴都在创这个独特的产品,这样的一个产品给平台带来附加值,有时候是更好的产品,有时候是更廉价的产品,有时候是专门针对每个行业设计的,比如说农业和建筑行业,其实更好的技术,他们改善了技术,我们所让他们做的就是给我们回报,他们改进的时候他们把回报给社区,我们可以比任何一家公司做的更好、更多。

这是平台的采纳,这是一种非常不常见的方式。实际上我们是放弃了一切,那么你怎么赚钱呢?如果我们平台成功的话,我们会位于最佳的位置,我们可以建造一种企业,获得20%的市场,而不是一个小市场的百分之百,而最终,我们会获胜。安卓手机不是由人来销售的,而是谷歌从中赚钱,成为受益者。我们认为参与并且来领导开放平台,将会给我们的企业收入创造机会,这也是我们的工作。不要将这个平台关闭,而应该是在这个平台上发挥一个最佳的作用,使这个平台能够变现。

我们在商品世界的市场上要避免进行竞争,所有的成功产品最终会都会成为一个平台,然后在了解如何围绕这个平台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后,这将会是一个最为成功的公司,这个公司的想法是符合网络环境的。将这个公司与外界相连后,并且为其他人创造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个人创造价值,这样的公司将会最终成为赢家。

这是我们为什么要采取开放式创新的原因。它是用最廉价的方式来进行创新。人们经常讨论如何与中国的工程师进行竞争?答案就是开放式创新。比中国的工程师更廉价的就是开放平台,我们有世界级的工程师,中国经济的优势需要用免费来与它进行竞争。如果我们有开放性的创新,我们可以绕过监管的很多壁垒,能够围绕这些硬件和软件模式创造商业,而且增长非常迅速。这些开放的模式会吸引更多的参与者,使更多的人能够找到漏洞、进行检测、更快速地进行应用。这个平台最大、最快,它是运行最有效的网络。

在过去,公司会雇佣这些人,但现在我们不雇佣这些人,我们对他们的参与的回报是非常小的,有的时候我们只给他们送一个T恤,感谢他们的贡献。如果他们做的更多,我们可以送给他们咖啡杯,或者一些折扣,虽然礼轻,但这对他们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种民主和金钱的结合。

人们不在乎他们说什么语言、住在哪里、是不是接受过教育,不在意他们到底是谁、日常做什么工作,人们在乎的是我们能做什么,他们能做什么。如果他们能够提供代码、技术、设计,他们就能获得晋升、获得承认、获得尊重。他们在这个金字塔上就不断地提升。如果他逐渐地往上,就可以参观我们的高层会议,如果到了最顶端,我们就会雇佣他们、获得我们公司的股权,这是非常好的招募方式。

旧的招募方式是招募一些来自好大学、有很好学历的人,新的招募方式是让他在这个社区中工作,经过数年的贡献,发现他们做的很好,他们高兴你也高兴,这是一个最佳的招募方式。我们获得的是吸引人才的磁石和平台。人们都愿意给最有活力、最令人激动的平台工作,这并不是一个公司,相反,它是一个最酷的平台。

这是我们的模型,它是网络模型,并且是奏效的,而且在未来它会越做越好。我想这不是完全属于美国的也不是完全属于西方的,这与山寨的模式非常相似,在制造业之中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这并不是复制,而是合作。我认为这在中国这会奏效,而且我们已经看到它开始在发挥作用。我们看到网络这代人已经在驱动中国的创新,他们非常深入地了解它的文化,这不涉及国家、语言、历史,只涉及网络的运作方式。

做数据分析的公司将主导21世纪

我们做无人机并不是因为我们对于飞行的机器人非常感兴趣,而是我们可以将感应器放在空气中来衡量数据,获得的数据是前所未有的。

数据可以让我们很好的衡量世界,进行衡量之后就可以进行管理。现在很多产业都不是数字化,我们的网络、鼠标点击、键盘都是数据化的,这就是网络。我们了解到如何衡量人的活动,生产出一些产品来验证我们的世界、验证我们的生活。

如何来数字化那些没有实现数字化的产业呢?比如说我们用照相机来照一些街景,空气在空中,是空白的,太高了,如果让人参与进来的话很难把感应器放那么高,我们可以用高分辨率的机器来进行高空测量。这样它的经济潜力最大,但监管的障碍却最少。我们可以让农业更高效,可以使用更少的水和农药,可以提高食品、产品的质量,而且使它能够更加数字化,便于我们进行管理。

这是一个葡萄园,看起来像一个农场,但实际上这中间有一些条带,种的是两种葡萄,同样的植物,但是土壤不同,生产出来的葡萄质量就不同。农民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后,就可以对更高质量的葡萄收更高的价钱。有些区域从高处能看到,但农民自己肉眼看不见的,如果给他们提供高空的图像,将会使他们更能发现问题。

我们可以用数字化对之进行分析,发现肉眼发现不了的作物的区别。我们发现有了这样的无人机,可以解决这样的方程式,我们希望能够降低成本、提高准确度,减少对于农场进行测量的复杂性。我们的无人机上有一个按钮,可以按下钮每小时进行自动绘图。

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以后,无人机是所有农场都有的设备,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加方便地管理农场。无人机是农民的一个工具,它是一个解决方案、是一个设备,我们可以把它变得非常简单。

我们用科技和卫星进行竞争,卫星很高,但分辨率很低;我们还需要跟飞机进行竞争,它有导航系统,但非常昂贵,也不能总飞行。无人机能做的就是卫星与手机进行竞争,能够看到更小的区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看到。卫星电话看起来是一个更好的主意,我们可以在太空中放很多卫星手机,可以覆盖整个世界。但是它的带宽很高,延迟很低。无人机也是一样,当人们获得了更多的数据,要求就更高,需要更高的分辨率,卫星没法做,只有机器人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大家知道3D的扫描器可以放在扫描仪上,可以把它放在任何一个结构、任何地方。把这个应用放在我们的手机中,无人机就会在周围进行飞行,带来一个3D的模型,然后就可以随时随地免费进行三维扫描和打印,这就是我们实现世界数字化的方式。当我们有了三维的模型后可以去测量深度,可以衡量以前无法去衡量的地方。

我们搜集的数据将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数据库,我们将会有太多的数据,而且不知道怎么去利用这个数据。我们的网络世界刚刚开始,我们要测量物理的世界、要分析数据,做数据分析的公司将会主导着21世纪。

Chris Anderson 开放式创新 竞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