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公园:女同社区的领跑者,再议“同志经济学”
石海威 石海威

拉拉公园:女同社区的领跑者,再议“同志经济学”

2014年1月,拉拉公园上线。上线后用户增长速度一度让寥卓营吃惊,活跃度也较GayPark高出一截,至今仍维持每月20%的自然增长。

i黑马2014年1月,拉拉公园上线。上线后用户增长速度一度让寥卓营吃惊,活跃度也较GayPark高出一截,至今仍维持每月20%的自然增长。


创业前,寥卓营曾在微软亚洲工程院工作,与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同天入职。三个月后,张一鸣离开微软创业,作为昔日同事的寥卓营不免感慨:“这也许就是我和他的最大不同,张一鸣一早就想清楚了自己要什么。”

两年后,寥卓营也离开微软,开始寻找创业机会,但远不如老同事张一鸣那么顺利。寥卓营做过一款类似Instagram的图片社交软件,以失败告终,拉拉公园是他的第二次尝试。“有一次我去牡丹园,看见很多男同志一块逛街,当时觉得现在男同已经这么公开不忌讳了。”事后寥卓营找到一些同志圈的朋友聊,发现大家都希望出现一款能在手机上找“基友”的应用。

2012年中,寥卓营开始计划做一款同志应用。2013年5月,GayPark正式上线,针对女同的拉拉公园也在筹划中。有了之前的技术积累,拉拉公园的产品搭建只用了3个月。2014年1月,拉拉公园上线。上线后用户增长速度一度让寥卓营吃惊,活跃度也较GayPark高出一截,至今仍维持每月20%的自然增长。

有过之前在微软负责大数据研究的经验,寥卓营也对拉拉公园进行基于大数据的优化探索,比如应用商店内做搜索词优化,而非单纯依靠自然增长。寥卓营认为,为用户贴标签这一探索对产品非常关键,这意味着他将拉拉群体进行了更垂直的划分。

寥卓营说,以往一些社交应用单纯依靠地理位置划分用户,缺乏有针对性的引导。拉拉公园给用户推送喜欢的标签,通过标签挖掘所有用户行为,用户也可以通过标签搜索并聚合自己喜欢的人。这也使得拉拉公园相对更具有商业化的可能。

同志交友应用如何商业化?寥卓营所设想的未来盈利模式包括会员付费——这是已经开始尝试的盈利手段。另外则是电商:拉拉公园将会推送同志群体需要的某些专有商品,与第三方电商合作,在社区内推广。还有一种模式是通过O2O线下活动,定期组织聚会,将用户转移到线下去。

“我们会在北京找一个拉拉Bar或者沙龙场地,把喜欢做线下活动的用户拉过去,办用户见面会。场地提供方也需要人气,需要热场、推广场地品牌。”寥卓营说。

拉拉公园目前已推出会员机制,会员每月付费40元就能享有VIP特权。在寥卓营的计划中,VIP特权会做得越来越重,比如VIP会员能够不受限制群发消息,拥有界面勋章,增加曝光度,以及广播置顶等功能,未来可能还会设计虚拟礼物。

寥卓营认为,这些都是移动社区已经探索出的成熟盈利模式。“社交应用引入游戏可能也比较顺畅,因为我有这部分群体,只要游戏内容符合他们的胃口,赚钱并不难。”寥卓营说,中国同性恋群体规模在5000—7000万人,但并没有一款属于他们的游戏。未来拉拉公园可能会与第三方游戏厂商合作定制游戏,当用户规模达到一定量级后,游戏业务的盈利会非常可观。

目前,拉拉公园用户数已突破30万,寥卓营估计年内将突破100万。尽管拉拉是小众人群,但在寥卓营看来,这是一块尚未被挖掘的市场。相比市面上其它同类产品,寥卓营并不担心:“很多男同应用往往依靠PC端的人气和经验在做,但在女同市场上,大家都是同一起点。”

女同 移动社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