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传奇工作室:一家“奇葩”的刷墙广告公司
陆云霏 陆云霏

凤凰传奇工作室:一家“奇葩”的刷墙广告公司

凤凰传奇跑去刷墙做广告,还用了“凤凰传奇演唱会是东半球第二好看的演唱会”这样的刷墙体,这本来就是一件好玩的事,堪称“被玩坏的互联网营销”。

i黑马:凤凰传奇跑去刷墙做广告,还用了“凤凰传奇演唱会是东半球第二好看的演唱会”这样的刷墙体,这本来就是一件好玩的事,刷墙堪称“被玩坏的营销”。



 
“凤凰传奇演唱会是东半球第二好看的演唱会”,这是凤凰传奇为了宣传他们将在五棵松举办的名为“我是传奇 X”的跨年演唱会而在《新京报》上投的整版广告的文案。

文案的作者是徐明朝,凤凰传奇工作室的负责人,同时也是玲花的丈夫。这个杂糅了“东半球最好用的智能手机”和“全球第二好用的智能手机”的文案怎么看都像是老罗作品 2.0 版,徐明朝告诉记者,这个文案就是来自老罗锤子手机的宣传语:“我是罗永浩的脑残粉,借这个机会致敬一下偶像。”徐明朝说。

 

不过关于这个文案与老罗的渊源似乎并没什么人关心,人们的注意力又被凤凰传奇为了这场演唱会的另一则“广告”给吸引住了。

7 月 30 日,玲花产后复出,发行了他们成团十年的第六张专辑《最好的时代》。8 月 1 日,玲花的微博上出现了一组煞有介事的“农村刷墙体”图片,“磨刀不误砍柴工,听完凤凰再打工。——交麻乡坡脚村”、“全面开展凤凰传奇新专辑学唱学跳工作——高潮村宣传部”、“凤凰传奇发新专辑了,今晚八点村东头赵大娘家扬谷场见!——水沟子村妇女联合会宣”这样接地气的文案。

 

这一被网友戏称为“刷墙体”的标语起初还是凤凰传奇工作室 PS 的戏谑作品,而到了 9 月跨年演唱会正式进入宣传期的时候,他们真的去农村刷墙了。“去北京看凤凰传奇演唱会的村民请锁好门——华东村保安科”、“买凤凰传奇演唱会门票的电话是xxx”等等。


 

虽然这些标语所在地的老乡们去五棵松看演唱会的概率可能还没在村口跳广场舞的概率高,但凤凰传奇工作室还是选择了这样的宣传方式。徐明朝告诉《好奇心日报》:“农村刷墙的想法源于两个原因:一是城市里的户外硬广太贵了,投少了没效果,投多了没钱;二是这种形式没有歌手尝试过,我们觉得做第一个吃螃蟹的感觉挺好。”

事实上“刷墙体”在微博火起来的 4 个月前,凤凰传奇工作室还在微博遭遇了一场营销危机。如果你还记得 5 月 28 日玲花的一条题为《我和一个五月天歌迷的争吵!》的长微博,大概就会明白为什么在文章开头,他们要把文案定位“东半球第二好看”了。

常在社交网络混的都知道,韩粉和五迷,最好都别招惹,他们一旦对你发起“有组织,无纪律”的攻击,即使关闭评论也落不得清净。

偏偏当时凤凰传奇接受采访时说出了“听完五月天演唱会彩排之后说,唱的跟狗屎一样”的描述,引发无数不满和谩骂。为了平息这场危机,玲花发表了一篇长微博,不是强硬地否认自己并没有说过类似的话,而是把它变成韩粉和五迷夫妻俩之间的斗嘴,把两方的怒火都彻底浇熄了。

也是从这次危机之后,凤凰传奇工作室对互联网营销开始有了更多把握。

毕竟还有 3 个月才是跨年,为了预热,他们还为跨年演唱会准备了超值的回馈。在即将到来的国庆假期,凤凰传奇还将在 10 月 4 日举办场“中国爱乐乐团 & 凤凰传奇作品交响演奏会”,而只要你购买了跨年演唱会门票,这场特殊的交响演奏会就能免费入场。

徐明朝希望这场音乐会能成为一场“老百姓听得懂的交响演奏会”。“在几年前,凤凰传奇曾经有机会到维也纳金色大厅做专场表演。经过慎重的思考之后,我代表艺人拒绝了这个邀请。原因是我觉得维也纳现场的观众不认识我们,我们站在台上会很尴尬。”徐明朗对《好奇心日报》表示。

 

 

这场交响乐演奏会的海报看起来更像是高端版“刷墙体”,广告标语甚至包括“这一次,做一枚安静的美大妈”。截止文章发表前,这一系列海报已经发了 7 张,感觉根本停不下来。

9 月 10 日,凤凰传奇跨年演唱会开票。主办方罗盘文化在开票前发布的预售数字已经达到 103 万,此前罗盘文化总经理薛利平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今年五棵松的预售成绩几乎是去年的四倍。单从预售成绩来看,这次凤凰传奇跨年演唱会要冲击千万票房比较有把握。”

虽然有太多人明里暗里都表示是看不上凤凰传奇的,但他们的商业价值不可小觑。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如今凤凰传奇的一场商演报价高达 85 万,商业演出也是这一组合目前最大的收入来源。

徐明朝曾经在采访时表示希望未来商演、代言和无线收入能够达到 1∶1∶1 的比例,但如今他似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以后的安排,除了演唱会之外,尽量减少商演,代言和无线,有了更好,没有拉倒。” 徐明朝说。

跨年演唱会之后,2015 年凤凰传奇还在全国各省会城市安排了 20 场巡演。

凤凰创奇 广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