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启示录:转变基因是决定企业生死的必答题
林华 林华

诺基亚启示录:转变基因是决定企业生死的必答题

基因是种神奇的存在,几乎像命运一样决定企业的未来。吴军在《浪潮之巅》中对IT巨头兴衰给出的一个难以反驳的结论就是“基因使然”。承认或不承认,基因就在那里。

i黑马:基因是种神奇的存在,几乎像命运一样决定企业的未来。吴军在《浪潮之巅》中对IT巨头兴衰给出的一个难以反驳的结论就是“基因使然”。承认或不承认,基因就在那里。

尽管BAT各自在身边画了一道无人能闯的势力圈,却谁都没有能从自己的圈里超越出来。不仅超级大国的版图几经震荡而未改变,新浪也靠媒体基因在微博领域击退了腾讯、搜狐和网易的屡次挑战,这在颠覆剧情不断上演的互联网的确有违和感。
 

 
百度挟互联网搜索的超级入口一度信心满满的冲击电商和即时通讯,结果有啊、乐酷天和百度“Hi”都在被记住之前就被忘记。打着望远镜还找不到对手的阿里巴巴跨出电商平台就步履艰难,接手门户网站雅虎中国后一路败绩。站内搜索一淘和购物通讯工具旺旺至少在阿里体系内还使用,而本指望挑战微信的来往像发射失败的火箭,靠广告闪亮一下便掉头向下。万能的腾讯站在6亿QQ用户肩膀上仍然未能做好拍拍,搜搜坚持多年还是不得已并给搜狗。
 
基因是不分国界的。谷歌可以从搜索做到操作系统、智能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但做出来的Buzz、Wave甚至Google+都无法动摇Facebook的社交网络。除了面对谷歌,Facebook的感觉大概好不到哪里。小扎(Zuckerberg)不仅没抢到Twitter的饭碗,连和细分社交领域的SnapChat掰手腕都屡次败北。电商霸主亚马逊可以横扫图书和百货,但向垂直母婴产品网站Quidsi(Diapers.com)一再发动价格战都无功而返,不得不拉下面子和沃尔玛拼了一路竞价才收购到手。收购看上去是解决单一基因缺陷短平快的办法,不过除了Google对Android和Youtube这样气质相近的产品之间的收购,异质企业和产品之间的收并购成功率实在不高。说起来默克多还收购过Myspace,最后剁手价卖了。不怕剁手的雅虎疯狂收购了数不清的公司也没能实现转型,大概唯一投资成功的就是高价上市而可以大捞一票的阿里巴巴。
 
基因说似乎有足够的理由统治下去,但似乎也有足够的例外证明企业的血统并不总是一成不变的。三星起于制糖成名于电器电子,不仅产业链覆盖处理器、内存、面板、家电,三星手机更是唯一一家可以和苹果抗衡的移动终端品牌。通用电气(GE)产品则从飞机发动机、发电机、医疗器械横跨到金融服务。比亚迪同样把生产线从电池、新能源、面板延伸到终端消费品汽车和手机(ODM)。乐视从视频网站开始延伸到制片、互联网电视、手机甚至是乐视生鲜。这些企业很难说基因是固定不变的。Twitter创始人之一多西(Dorsey)创业成功后转到不相关的支付产业创立了同样成功的Square。钢铁侠马斯克(Musk)在把第三方支付工具Paypal卖给eBay后不停步的创立了火箭制造和太空运输服务公司SpaceX,和更加大名鼎鼎的传奇电动车制造企业Tesla。

乔布斯证明人类除了可以登月,还可以从做Apple台式机转行到NeXT做服务器再到Pixar拍动画片然后回苹果变本加厉地做iPod、iPhone和iPod。王兴同学可能也属此另类,居然从校内到海内、饭否再做到美团网,一个人穿越Facebook、Twitter和Groupon。
 
企业的基因是由人来体现的,但一家缺乏某种产品基因的企业往往并不缺乏有这种产品基因的人。由于种种原因,即便强大如Google、亚马逊的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也很少成功。但原亚马逊全球供应链副总于刚创立的1号店则完全没有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平庸影子。普遍认为阿里巴巴系创业员工都有深刻的阿里/电商基因,但多少有些尴尬的是阿里无论多努力也无法突破的社交导购在前阿里人面前倒似乎不是问题。

蘑菇街4名创始人中包括CEO、CTO和CMO共有3位来自淘宝。唱吧则是前阿里人陈华打造的一款基于社交的音乐产品,至今是各路风投的宠儿。白鸦连续创业的第二个社交导购产品口袋通显露比第一个项目”Guang.com”更好的潜力。比阿里更尴尬的大概是网易。如果前员工李甬创办的粉笔网和猿题库以及方三文创办的雪球财经还都有网易的教育基因和内容基因,前员工屡屡在网易被认为缺乏基因的即时通讯和社交领域爆红则是丁磊难以接受的。中国互联网唯一能挑战QQ的YY出自网易前总编李学凌之手,另一位前总编唐岩则打造了微信头号挑战者陌陌。
 
企业基因的现象如此复杂,到底有没有转基因?为什么会发生转基因?这些问题的解释取决于如何理解基因。

复杂的东西本质可能是简单的。企业基因不是以自然界的DNA双螺旋形式客观存在,而是存在于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当中。决定企业基因的最重要因素是产业特点和老板性格。做奢侈品和做能源产业的思维方式完全不同,拼长线投资的医药研发和短平快+供应链控制的生鲜电商亦无法交集,这些区别是产业的特点决定的。同属地产行业中的万科和万达,除了各自细分领域的不同之外更大的不同在于管理层的理念差异。老板的性格往往比产业特点对企业基因影响更大。即使马云换位做IM而马化腾换位做电商,阿里依然如炎上之火而腾讯依然如深流之水。王健林独掌的万达和王思聪入伙后的万达已判若两家公司。Tom Anderson分析Google为什么难以做好社交时准确指出布林和佩奇作为创始人的清一色理工男背景使Google过于迷恋算法,Google有数不清的天才懂数据,但他们却不懂人类。吴军总结腾讯为什么没做好搜索时给出的答案是搜索需要长期投入和技术积累。腾讯理解产品和社交很深刻,在运维技术方面也有很好的沉淀,但对搜索的理解深度始终无法比肩谷歌和百度。
 
技术革命和用户习惯变迁使互联网时刻处在变革之中,转变基因对很多企业来说不是一道可选题而是决定生死的必答题。赶不上互联网班车的柯达、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纷纷退到谢幕的边缘,证明了马化腾关于巨人倒下身上还是暖的著名预言。惊觉变革的企业为避免淘汰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长虹启动向家庭互联网解决方案转型的互联网战略,苏宁顶着巨亏把几乎所有业务转型线上,海尔以不转型毋宁死的姿态重组架构,新东方提出宁可在改革的路上死掉也不愿死在原来成功的基因里。改变的前提是承认必须改变,连百度也彻底放弃对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的看低,转而以追赶猎豹的速度向移动转型。从2012年至今在股价和市场上的表现来看,李彦宏的及时转弯在一定程度上是拯救了百度。
 
基因既然是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转基因就不是动外科手术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企业文化和理念。企业文化和互联网和行业发展同步,就不会轻易被淘汰;企业的理念如果能领先,就可能去颠覆别人而不是被别人颠覆。转基因很大程度上并不要求企业对新进入的细分领域有太多经验,而是首先要求企业很好的把握互联网思维。雷军从软件领域成功转到不熟悉的硬件领域,对所谓互联网思维的纯熟运用是最根本的原因。硬件经验基本为零的乐视推出颠覆级产品超级电视,最重要的原因也是充分运用平台和协同的力量。不论锤子手机能否成功,英语教师罗永浩做锤子粉丝成功了。罗老师起家的新东方做粉丝文化比任何一家网站都早,从这个方面来看罗永浩在基因上早有优势。
 
企业转基因的本质是改变思维模式和价值观,把创新和沟通融入到产品设计和运营之中。用一个统治当下的词来说,转基因就是有了互联网基因。
诺基亚 启示录 基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