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创业公司被巨头看上,创始人如何抉择?
i黑马 i黑马

当一个创业公司被巨头看上,创始人如何抉择?

“巨头是很强势的,某个大公司在和我们聊时,给的条件是对我们控股,让我们做代工厂,他们负责做其他的事情。我们就谈崩了,因为我觉得我放弃一个优渥的工作出来创业,就是为了做点事情,并不想继续帮大公司打工”

“巨头是很强势的,某个大公司在和我们聊时,给的条件是对我们控股,让我们做代工厂,他们负责做其他的事情。我们就谈崩了,因为我觉得我放弃一个优渥的工作出来创业,就是为了做点事情,并不想继续帮大公司打工。而且,很多公司来和我们谈时,只是因为360也在做这样的一件事情,他们只是希望借我们打个幌子,这是巨头间的游戏。”创业公司快按钮创始人李刚这样描述创业公司跟巨头之间的博弈。

9月4日,创业公司快按钮和360智键部门正式宣布合并,智键业务从360剥离,交给快按钮独立运营,快按钮创始人李刚统一管理。而此前,快按钮团队其实就搬到360大厦办公,整合360智键业务,按照大公司的逻辑,360智键应该并购快按钮才能符合我们的逻辑。然而,快按钮团队却合并了360智键的业务后,重新搬到望京SOHO独立运营,但统一用“360智键”的品牌。这一进一出的背后,其实是一个小创业公司活在巨头时代的创业故事的缩影,原“快按钮”创始人,现“360智键CEO”李刚向我们说起了快按钮这个产品的成长故事,以及巨头间的博弈故事。

以下为李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口述:
 

 

快按钮的初心与源起

我原来在纽约做金融行业咨询师,咨询行业很奇怪,你用半个月时间去了解一个行业,然后给在行业里待了半辈子的人讲战略。而且永远是在谈问题,没有自己去尝试解决这些问题。有一次和当时的老板喝咖啡聊天,老板问我,二十年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当时的心里忽然想,绝不是你这样的人。由于我一直怀揣着创业的梦想,不久后我就放弃了在纽约的券商工作,回国创业。

回国后,想要做快按钮这样一款产品其实也非常的偶然。我和我的合伙人在使用一款叫做“Headset Button Control”的线控耳机功能修改软件后,突发奇想:“能不能索性把耳机线控上的按键剥离出来,通过耳机孔给手机添加一个真正的”快捷按键“。因为我们并不经常用耳机。快按钮的创意就这样诞生了,为了解决快捷的问题。

产品就是始于一个很简单的想法:“为什么手机就没有一个快捷功能键?“。我们觉得用户使用手机APP的步骤需要经过:唤醒手机、解锁、找到应用、找到相应功能、使用功能这样的流程,为什么我们不让用户直接达到想要的功能,定制自己喜欢的快捷键呢?

其实,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快捷键这么简单,我们希望能不断地解决“快捷“的问题,打通各个应用核心功能的快捷借口,建立起围绕产品的快捷功能集群,并以此实现快捷功能标准化的统一。

这就是我创业的初心与快按钮的源起。

组建团队,上线众筹与巨头相遇

去年8月,我找了两个朋友就一起组建了公司。他们一个负责硬件,一个负责软件,我则负责市场合作。负责硬件的合伙人做了20~30年的硬件,他对整个供应链的生产有着非常深的了解。而我们负责软件的合伙人,原来阿里巴巴的数据分析师。所以我们的团队构成还算合理。

我们没有拿天使投资,就拿自己的钱来做这件事。我们做出首版之后,就上线了点名时间众筹,上线不久后就 引起了较大的反响。没想到在这个市场上和小米,360相遇也发生在这个时候。

从我们最开始上线点名时间,360就发现了我们,他们几乎也是在同时就决定要做这样一款几乎相同的产品了,然后,我们尝试开始去聊,聊连接一些接口的问题,我们做什么,他做什么,当时甚至都没有谈到合作。因为我们那时候还是个太小的创业公司,360也不清楚我们这个公司到底怎么样。

当我们众筹快结束的时候,360正式对外公布了他们的产品,这就加快了我们后面的推进速度。360赶在我们众筹最后两天放出这个消息,众筹预售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因为我们的产品定价最初设在28、18元,结果360直接把定价设在了9.9元,消息一出,立马有很多退货的用户。当时我们的筹资金额就快要冲到40万左右了,立马往下掉,一天大概退了20几万,代理商几乎都把货退掉了,我们当时非常气愤。

游走于巨头之间

在我们众筹结束后,360决定加入这个战场时,小米看到了这个市场,阿里百度也看到了。在这之后的大概一、两个月时间内我们基本上把国内的巨头公司都聊了一圈,他们都表示有兴趣聊,也主动找到了我们。

巨头是很强势的,某个大公司在和我们聊时,给的条件是对我们控股,让我们做代工厂,他们负责做其他的事情。我们就谈崩了,因为我觉得我放弃一个优渥的工作出来创业,就是为了做点事情,并不想继续帮大公司打工。而且,第二点来说,他们中很多公司来和我们谈时,只是因为360也在做这样的一件事情,他们只是希望借我们打个幌子,这是巨头间的游戏。

最后,我们选择了和360合作。其实360出钱是最少的。但打动我的地方在于:周鸿祎非常重视这个项目,而且双方的发展理念也基本一致。有钱、有资源对年轻团队来说不一定是好事,但有个好导师是关键的。我现在会经常征求周鸿祎的意见,老周很认真,经常会说一大堆建议。

我们和360的合作,是我自己直接和老周谈成的。老周第一点提到了创业精神,第二点说鼓励创新,老周明白硬件是360的战略,但是360的优势在软件,在于流量,把更专业的事情交给创业公司。

整合巨头业务,一进一出360大厦

达成合作之后,我们算是360投资的一个子公司,为了省钱,我们搬进了360大厦,借用他们的办公室,而且也借此与360智键团队进行整合。

两个团队的磨合是个非常痛苦的问题。在确定快按钮和360智键业务要整合之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我们的产品解决方案,包括硬件解决方案和软件解决方案,最后确定的是都采用快按钮的方案。

然后,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解决团队的问题。我们考核的办法可能比较极端一点,但我觉得是有效的,就是找每个人谈,如果你想做这件事情的话你要从360完全离职,然后来加入我们公司里面来。大公司员工有的时候跟创业公司行事作风和打法差别非常大,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地热爱这个事业的人,最后留下了3,4个人,大部分重归360体系。

之后,我们在市场上2C端的产品就会采用“360智键“这个品牌,因为360毕竟有大公司背书,容易被用户接受。快按钮的品牌则会做更多2B的事情,为企业做定制。其实在市场端放弃”快按钮“这个品牌,我也曾为此纠结过,毕竟作为一个自己创立的品牌是拥有感情的,但考虑到产品的发展也就放弃了纠结。

月初,我们正式宣布360智键和快按钮合并,我们也搬出了360大厦,作为一个独立的创业公司发展。

我希望我们可以更独立地发展,大公司会给你太多假想的资源,会养成你的依赖感,我们需要从头开始,依靠自己的狼性发展。

对于未来的商业模式,我们开始联合运营商在开学季的时候免费发放100万个设备,借用免费快速铺量,这样可以快速地验证商业模式,要么活得好,要么挂得早。未来的360智键有两个方向,一个是组成“快捷按键联盟“,做APP分发生意;另一个是做深度链接,做应用内搜索。

在和巨头合作这件事情是,从我和合伙人角度来说,并不是为了钱,如果为了钱我原来工作也很好,做三年、五年我一样可以挣一两百万。被360收购也一样。但对我们来说希望做一个我们要做的事情。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才聚在一起做的,我们在为自己做事情。

360智键 360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