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前副总裁:阿里模式是中国下一个伟大的出口产品

阿里前副总裁:阿里模式是中国下一个伟大的出口产品

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好消息是没有理由说新兴市场的电子商务革命只在中国发生。既然中国已经证明了电子商务能在发展中国家兴旺发达,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和企业家就能学习阿里巴巴的经验。

(本文作者波特·埃里斯曼(Porter Erisman)是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离职后拍摄了独立纪录片《扬子江大鳄:阿里巴巴的故事》,文章发表于科技博客Techinasia。)
 

 
1999年,当电子商务在美国兴起、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被提名为《时代》杂志年度人物时,生活和工作在中国的我们只能羡慕嫉妒,眼看着亚马逊和eBay在变革发达国家的商业。

当时在中国复制亚马逊和eBay成功的希望看起来几乎不可能。中国只有不到1%的人上网;物流基础设施还很原始;金融业被低效的国有银行占据,对接受网上支付反应缓慢。也许最重要的是,买卖双方互相不了解,彼此不相信能够进行网上交易。中国的电子商务壁垒看起来难以翻越。

15年后,很难相信我以前所在的公司——阿里巴巴——的交易总额超过了eBay和亚马逊加起来的全球销售额。通过创新适应本地消费者需求的服务,而不是模仿外国同行,阿里巴巴克服了在中国发展电子商务的各种困难。

为克服信任障碍,阿里巴巴把支付宝打造成一个第三方托管的支付系统。通过让买家和卖家通过聊天系统进行实时交流,淘宝复制了人们在线下讨价还价的经验,在网上建立了人际关系。这些措施和其他许多本地化创新,在美国电子商务模式不再奏效后为电子商务在中国的繁荣提供了必需的突破。

阿里巴巴上市后,关于这个事件的意义已经说了很多了。但有一条经验是首要的:阿里巴巴的经历证明尽管电子商务在发展中国家起步较晚,但一旦扎根,它对于发展中国家比对发达国家更显得重要。正如马云所说:“在西方国家,电子商务像甜点。但在中国,它却是主菜。”

阿里巴巴在中国的经历将给其他面临相似电子商务障碍的发展中国家带去希望。正如中国在固网建成前就跳到了移动手机,中国的零售业在还没有完成全国实体店网络的条件下就跳到了电子商务。阿里巴巴和它的消费者网站淘宝、天猫已经超越了城市中心,深入到中国的内陆地区,把贫困的农村变成了“淘宝村”,在那里当地农民在淘宝上开店卖当地产品。

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好消息是没有理由说新兴市场的电子商务革命只在中国发生。既然中国已经证明了电子商务能在发展中国家兴旺发达,其他国家的投资者和企业家就能学习阿里巴巴的经验。

在过去的1年中当我环游世界拍摄纪录片《扬子江大鳄:阿里巴巴的故事》时,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趋势。新兴市场的电子商务公司不再称呼他们自己是本国的亚马逊或eBay了。无论是尼日利亚Konga.com、印度Flipkart的创始人,还是印尼Tokopedia的创始人,这些我遇到的企业家现在更喜欢学习阿里巴巴,把他们比作当地的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对电子商务最大的贡献最终可能是,它形成了更适合发展中国家本地情况的独特商业模式。通过克服阻碍发展中国家发展电子商务的困难,阿里巴巴表明,电子商务企业家能创造出一个政府和其他机构无法完成的可靠的生态系统。过去中国最有名的是出口便宜商品。但中国最新的出口——阿里巴巴模式——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希望:他们也能进入自己的电子商务黄金时代。


翻译:科技公民
译于:techinasia

(原文链接http://www.techinasia.com/china-next-export-the-alibaba-model/)
阿里巴巴模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