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自如对话倪飞:手机行业未来是中国厂商的天下
3Wcoffee深圳 3Wcoffee深圳

王自如对话倪飞:手机行业未来是中国厂商的天下

i黑马:努比亚智能手机的总经理倪飞对话载乐网络科技的创始人王自如,探讨交流关于手机的那些事。

i黑马:努比亚智能手机的总经理倪飞对话载乐网络科技的创始人王自如,探讨交流关于手机的那些事。

吴镇(主持):这几年以来,国内很多身份不明的手机品牌做得越来越正规,请两位聊聊对于这方面的看法,究竟国内的手机品牌跟国外相比,差距在哪里?

倪飞:我认为未来手机行业肯定是中国厂商的天下,当然其中还有一两家国外厂商。现在大家基本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从外观的设计工艺、软件体验看来,都跟三星厂商没有太大的差别,今年有一个很大的说法,三星的产品竞争力在下滑,苹果就不说了,以中国厂商的性价比,会把大部分的市场占据,至于苹果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不太好说,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还是会被中国厂商取代,我认为这就是手机厂商面临的情况。这也是我为什么说现在大家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的原因。最坏的时代是因为门槛差不多,大家的水平也差不多,而且现在的竞争非常惨烈,手机厂商拼性价比一定不会长久,一两年之内会见分晓,大家慢慢会发现做不出去了。

王自如:在手机市场,任何一个竞争者到最后都不会满足小而美。现在看的一些小厂商,除了像努比亚有大背景以外,像锤子和一些新型的厂家在没有足够背景的前提下,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第一步是活下去,第二步是拿到最大份额。四五家大厂商把这个份额吃完以后,剩下的渣子会继续被一些小厂家瓜分。我们在国内看到很多这样的品牌,小米是做得最好的,锤子也在面临同样的问题。

中国的手机市场之所以在今天能蓬勃发展,是因为十几年之前我们有过非常大的山寨市场,过去大家鄙视山寨机,但是山寨机确实给中国的手机行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现在很多人都是做山寨起家的。从人才储备上,从制造业的积累上,造就了中国市场的活跃的氛围。这种活跃的氛围会归于市场竞争,就像我说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战国七雄,这七个国家是最大的,但是在他们之间还有很多小国家,我们现在的手机市场不就是这样吗?到最后一定会产生一个大的格局,几雄天下。我们可以看到手机市场的竞争并不是平面的,是分很多系统层级的。

中国市场的另外一个复杂程度在于人群的划分层级。一线城市的一大批人就是用苹果,不是因为苹果做得好,而是因为他一直有用苹果的习惯,这是工作需要,也是生存需要。所以无论苹果做得再差,只要不是一个纸片手机,他都会买苹果。所以一些新品牌手机是不能短期内撼动这部分消费者的。真正的中国市场其实在二线以下的城市,你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手机品牌都在四五线城市。总的来说,一线城市是苹果、三星的主场,二三线城市基本上都被传统渠道垄断,再往下一些,五六线市场又有一批新品牌。

其实像锤子手机的市场定位非常简单,它只是聚焦着一个非常具体的人群,魅族也有一样。但是如果你想活下去光有这样的人群是不够的,因为整个手机市场在朝着一个高度整合的核心技术领域发展,像华为、中兴这样的公司有能力掌握自己的芯片。苹果走得很快,三星也走得快,到了那个时候,拼的是专利,就是资金,就是研发投入,没有这些能力的公司到最后基本上都被砍掉。这个市场是非常动态和立体的!如果你真的想做一款牛逼的手机,必须得掌握一项核心技术。我曾经和一个在餐厅端盘子的女孩聊过,她用的是某国产手机。我问她你为什么要买这个品牌的手机?她说拍照很好。我问她用过三星吗?她说用过。再问她用过苹果吗?她说也用过。那我又问她能感觉到它们之间的差别吗?她说没什么差别。这番对话对我来说冲击很大,我们是做测评的,当一个消费者觉得手机品牌没有差别的时候,又让我们对于产品的价值判断体系重新做了一次讨论,我们会想究竟什么才是对消费者有用的东西,这真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有趣的市场。

吴镇(主持):我们也看到,今年有一些新的现象出来,有一些玩家不再刷机,包括苹果是非常明确的信号,越狱市场份额在下降。所以我想问一下倪总将来对于你们来说,硬件这一块已经没有太多比拼的空间了,在系统这一块你们有没有自己的考虑?

倪飞:就系统来说,在短期内并不具备,而且也没有建设像IOS这样一个生态环境的能力。实际上做IOS的技术难度很大,我跟腾讯、阿里也交流过,中国目前的能力不具备独立做一个操作系统,也不具备推广能力。各个厂家目前在推UI,一方面是做差异化,现在想把它当作一个入口,比如说小米ROM。其实ROM的利用率很低,一般普通老百姓都不会刷。现在小米做小米系统,很快就把应用刷进去了,实际上小米商城就是在抢占入口和流量,但没什么粘性。

我现在用小米系统是好,下一次用了努比亚的系统觉得好,那我就去刷。这条路子因为目前小米的保有量大,大部分来自于自己的原装的系统。这一块我认为努比亚会继续走下去。

未来到了四五家的手机公司,我认为这个玩法就多了,我跟很多公司交流的时候发现他们对小米很防范,他们说如果小米在中国获得了一半的销量,相当于一半的流量在小米手机上面,有可能除了微信、支付宝等大应用之外,其他应用都可以自己做。我说微信应该不用担心,他们觉得微信不一定很舒服,因为我可以让微信在我的手机上用得不爽。当时互联网公司都很积极找我们其他手机厂商,他们希望去营造一个战略状态,不能让一家独大。现在努比亚比较小,我愿意你最好大一点,阻挡小米的气势,我现在帮他没有问题,当我跟小米一样大,我其实也会跟小米干一样的事情。最后等到四五家手机公司存活下来以后,如果这个公司足够强,它可以营造自己的一套系统。

王自如:现在中国的手机厂家不具备做操作系统能力,一方面原因是研发能力不够。另外,这还跟中国的科技大环境有关。如果你想做一个全球公认的或者有国际影响的品牌,要求的不再是这个公司的研发能力和影响力,而是整个国家在全球的影响力。

回到消费能力来讲,人是分好几个阶段的,当人处在发烧友阶段的时候,一点刷十个小时孜孜不倦,但最终还是回回到用户状态。现在这些90后、80后开始玩手机设计了,他们发烧的状态是此起彼伏的,过了这个阶段他们又会回归到理性的用户状态。所以两年前我在做测评的时候一直在强调手机开箱是非常关键,因为你针对的是用户,不是发烧友。我做三星GALAXY i9000测评的时候,内存有一个问题,手机要打一个补丁,不打补丁不能用。我们要思考用户要什么,发烧友要什么。小米现在厉害,是因为它抓住了一批发烧友,ZEALER现在的核心用户也是一群发烧友,为什么我们对自己未来的用户很有信心,是因为发烧友在人群中扮演了意见领袖的角色。如果你是发烧友的话,你父母的手机是你决定的,你朋友买部手机也是你去决定,那这群人必定在市场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先找到这群人,再让这群人渗透到另外一群人的时候,你的产品就变得很有渗透力了。

我个人认为现在手机有两大差异化,一是ID设计,二是ROM。在看脸的世界,漂不漂亮是决定掏不掏票子的第一步,这个就是ID设计的重要性。手机坏了,我要不要再买一台同样品牌的,这个是ROM决定的。为什么很多人在今天已经不再做牛逼的ROM,或者越做越淡,那是因为谷歌在最基本的交互规范上变得越来越完善,不再像最开始那样非常混乱。现在大家会发现在技术的交互都差不多,只是换个样子,ROM承载的是服务的整合。

所以ROM方面,我觉得厂家真正需要做的是在最基础的服务层面给用户提供一个非常扎实的东西,而并非喧宾夺主,这是我自己的理解。当腾讯去做ROM的时候,我认为他一定干不成,那是因为他自己根本没有想做一台手机,他想做的是一个桌子,把所有的服务放在上面,让大家来玩。这也是小米为什么能成功的原因,首先他想做一款手机,一点点的不同其实会存在很大的差别,ROM的服务承载的能力是非常关键的。现在有一点点眼光的厂家都在做ROM,虽说我们认为会晚了一点,但还是要做。如果我现在不开始做系统,等到几年后成为五家当中其中一家的时候,我就死了,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做。这是大家的一种防范心态,不做就会死,至于怎么做才能成功谁也不知道。

大家千万别把做手机的ROM和一些硬件能力想得特别轻松,有时候他们做什么自己不知道,连腾讯也不知道。我觉得ROM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软件、硬件的方面一定要存在,但是它的重要性是承载着软件的服务以及维持用户黏度,更重要的还是服务角色,让所有的小应用能够做得更好。比如说怎么在底层规划下管理系统,让所有的应用都可以在这里达到最高的能效比,我觉得这是该干的事。不是说今天在ROM里面我放一个自己的商店,让所有人在这里下载,反倒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王自如 倪飞 手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