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舟:老兵不死 等人人的台风
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

陈一舟:老兵不死 等人人的台风

和陈一舟同时代的人,比他大五岁的马云,大一岁的李彦宏和周鸿祎,小两岁的马化腾,还有同岁的雷军,如今都已打造出能左右中国互联网行业格局的公司。而在过去的几年中,头顶“中国的Facebook”光环上市的人人,市值却已从最高时的70亿美金跌到10亿。

i黑马:作为中国互联网元老级创业者,陈一舟和他的人人近两年过得很失意。

和陈一舟同时代的人,比他大五岁的马云,大一岁的李彦宏和周鸿祎,小两岁的马化腾,还有同岁的雷军,如今都已打造出能左右中国互联网行业格局的公司。而在过去的几年中,头顶“中国的Facebook”光环上市的人人,市值却已从最高时的70亿美金跌到10亿。

“其实没什么落差感,这么多年来公司能够生存下来,已达到了我的最低目标。很多人一生中都会起起伏伏,这是客观规律,最好的应对方式是跟规律和平相处,把客观规律为你所用。”

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穿着条破旧牛仔裤,陈一舟把身体重重扔在办公椅上后哈哈笑着说。

“老兵永远不会死。有时候逆境是个人经历中最好的学校,没有这个东西你还真是进步不了。”陈一舟没有掩盖卷土重来的想法,他坦言,98年、99年创业的这批人里面,很难说谁没有做大事的想法,而要想迎来新的春天,现在唯一的选择是等待适合人人的“台风”。

“台风隔三差五会有一些,我们这只‘猪’一直在等。”陈一舟说。但在BAT等巨头加速跑马圈地的局面下,陈一舟如何才能找到属于人人的台风?

风光上市的代价

2011年5月,人人公司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作为人人网第一大个人股东,陈一舟身家随之暴涨,持股价值一度超过18亿美元。

为了尽快成功上市,人人打包了四个概念,即“Facebook+团购+游戏+商务社交”,但当时陈一舟为人人找到的这几个“台风口”显然并不长久。

在亏损运营了三年多时间后,其中的团购业务糯米网最终以接近3亿美金的价格出售给了百度。

“把内部创业的产品搁在一个上市公司体系里面,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前糯米网CEO沈博阳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感慨说,“由于财报公开没有秘密,我们既要不断提高市场份额,同时又不能亏更多的钱,能怎么做?”

沈博阳认为,陈一舟力在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团购项目给予了足够支持,在人人的用户规模和财报制衡下,跟当时许多其他公司的内部创业团购项目来比,糯米做到第三已经是不错的结局。

不过,如果不放在上市公司体系内,糯米的发展是否会更好?“当时想讲故事、打包尽快上市,最终做到70亿美金市值看上去也挺聪明的,只是融资后没有转化成势头继续往前走。”对此,沈博阳解释。

现在回想起来,陈一舟也后悔对团购业务投入不够大:“当时我们认为机会没那么大,砸得不够猛。团购做到第一名是很值钱的业务,这毋庸置疑,但前期已经错过了扩张的机会,就很难靠自己再追回来了。”

某种程度上说,过早上市或许阻断了人人在行业巨变中抓到新机会的可能。

“我觉得人人的问题没什么好分析的,就是很不幸选了一个真的就这么难做的生意。” 在沈博阳看来,人人上市后一直缺少能为公司发展提供稳定持续支撑的主营业务,为公司不断提供现金流,而用户以高校学生为主,增长也很快遇到瓶颈。

靠社交平台广告收入做大规模对人人而言也不太现实。“做广告是一件非常累的活儿,相较而言,搜索广告和视频广告的空间更大。” 陈一舟承认。

社交广告和商务社交在国内很难有大的突破,曾经为人人贡献绝大部分利润的游戏业务也面临发展困境。

开心农场等页游的衰落、手游兴起是人人游戏遭遇困境的重要原因,而人人游戏目前正努力尝试从游戏研发向发行和运营的角色转变。

“从PC进入到Mobile以后,游戏产业结构有一些变化。端游、页游、手机游戏的游戏平台的重要性越来越大,营销利润是游戏中最稳定的一块,其次是运营、发行和研发。”陈一舟分析说,未来研发端会以众多的小公司为主,而平台级公司以外的游戏公司将逐渐往发行和运营商转。

炒股高手的投资哲学

当然,人人上市后的这几年,陈一舟并不是一无所获,由于在艺龙和唯品会几家公司上的成功投资,人人的财报数据得以极大改观,其本人也为行业留下炒股高手的印象,这种印象在人人宣布投资雪球后尤为加深。

早年和陈一舟一起创办ChinaRen的斯坦福大学校友杨宁曾回忆说,当年创业时晚上跟着陈一舟炒美股,收益颇丰。

不过,希望陈一舟能分享炒股和投资心得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外界怎么评价,我无所谓。我炒股真的不多,那么多年其实也就投资了几只股票,当时看价格很便宜,觉得有成长性,就这么回事。”

陈一舟向腾讯科技否认了自己在投资上有独到研究,他认为这几次投资其实换作行业里任何一个CEO都有相应的判断力,自己并无过人之处。

事实上,陈一舟对金钱物质方面的享受也并不感冒,至今他依然开着美国运回来的当年在国外购买的二手“夏利”车。

“有些事儿被故意放大,其实把我的缺点和优点都缩小十倍,就是真正的我。我也不会给自己打分评价,没什么用,人到这么大年纪早就定型了,改变不了了。”这个曾被360创始人周鸿祎视作比雷军还聪明的湖北人,首次就个人形象对外界的评价作出了回应。

但另一方面,抛开财务投资,陈一舟接下来却必须通过各种投资为人人公司找到新的台风口。尽管,人人依然手握的若放在多年前足以改变行业格局的10亿美元现金,今天相比于巨头和大型投资机构已经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陈一舟可以选择的方式有两种,一是聚焦校园等人人活跃用户,根据人群需求来构筑特有的商业模式,开发除了广告外新的盈利业务,比如在线教育和互联网金融,提高变现能力进而提升股价;一种则是进行完全独立的新业务投资。

今年4月,人人曾投资免费在线教育平台万门大学,不过后者目前仍处在初步发展阶段。

“我们的能力圈天生就比别的专业投资机构要小,人人能投资的业务,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业务也要是足够大的门类,目标用户群要么是能达到几千万级别的普适人群,要么是个体用户价值非常高的小众人群(比如雪球)。” 陈一舟告诉腾讯科技。

在这方面,陈一舟倒是有过足够多的经验教训。在十几年的创业历程中,他曾先后创办ChinaRen、千橡互动,并购猫扑网和Donews,低价收购王兴创办的校内网、56网,开发私信、啵啵和美美等产品。但除了校内带来千万级用户群的产品,其他的投资并无太大回报。

“过去猫扑和DoNews的投资都是小额收购,投资过去的成功,补充主业。这几年的投资只看回报,不看和自身主业的协同。”陈一舟曾对外表示。

但留给陈一舟的机会并不多了,需要陈一舟做出非常准确的判断。“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没找到特别赚钱的业务,也许也锻炼了我们发现新机会的能力。”陈一舟比喻说,跟恐龙相比,小老鼠找食物的能力肯定要强一些。

市场忽略了创业公司的变现风险

截至目前,陈一舟坦言还并没有想到适合人人的台风究竟是什么。

“BAT自身都有一个很重要的基石,可以把些支线的业务和跟竞争的其他公司合并占股,然后轻装前进。我觉得对人人来说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陈一舟表示,在投资上要根据自身的情况判断胃适合吃粥还是适合吃肉,人人现在还是是吃粥的阶段,规模决定了人人无法像雷军做分散投资以及像BAT去做战略投资。

短期来看,人人亟需解决的问题是赚钱能力不够,必须在新的形势下寻找新的变现渠道。

现在市场上的很多千万用户级别的创业公司同样面临这个问题,虽然暂时获得了比较高的估值,但未来的成长性会遭遇挑战。

“根据我的经验,光有用户,离真正赚钱其实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首先,你的用户是否能增长、能保持?这要打一个折扣;即使满足能增长、能保持的情况下,离最终的变现,又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陈一舟认为,目前这个阶段,市场并未充分考虑这些因素,大家都只看到了阿里巴巴和很多公司成功上市的案例,但是实际上阿里巴巴和唯品会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跟它们竞争的传统行业巨大而又弱小。

对于人人而言,无论是从变现能力还是战略层面,在线教育和互联网金融是人人必须去争夺的市场,调动公司资源聚焦在这两个领域。

“互联网和金融天生就是一对配合非常好的工具和产业,七十年代金融行业在IT革命的帮助下成长得非常好,后来又兴起了在线的股票交易,现在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融合则发生得更加深刻了。”

陈一舟认为,从长远来说,互联网企业的机会比金融企业要大。“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不是网点,而是金融产品本身,互联网学金融,下一步必须研究懂金融产品,而金融企业要想建互联网渠道的难度太大。

不过,在移动社交领域,陈一舟并不认为还有大的机会。“大众社交产品做到1亿不容易,而千万级用户的产品不值钱。我们算是社交中经营多年,就知道三个字——不容易。社交类产品十有八九我们觉得肯定是没戏,这是符合客观规律的事情。”

管理方式的争议和反思

相较于炒股和投资,一位人人离职高管向腾讯科技表示,工作中陈一舟此前更多时候是扮演着产品经理的角色,时常和部下讨论公司产品的细节。

“作为40多岁的公司领导人,是否能真的理解年轻人的产品?”上述高管表达了自己的质疑。

或许是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陈一舟向腾讯科技表示:“现在我们具体业务线都有完全负全责的人,我不需要盯那么细,第一,我盯不好,第二,产品也是年轻人的产品。我的精力更多还是应该放在战略方向层面。”

让陈一舟反思自己管理方式的还有和属下两次争论被曝光的事件。

今年6月的一天,在日本机场等待飞往美国的陈一舟被一封邮件所震惊,前人人公司战略发展副总裁杜悦在邮件中向陈一舟提出离职,且言辞激烈,称他对陈一舟的看法“非常负面”。

陈一舟后来解释称是由于未同意任命杜悦出任一家新投资公司CEO而招致后者不满。

而此前,陈一舟另一次和属下爆发矛盾的人人内部聊天记录也被暴露,他指责负责人人网校园推广的杨慕涵公权私用,利用公司关系为她家人的系列竞争产品做推广。杨慕涵实为点点网创始人许朝军的妻子,而许朝军是最早跟随陈一舟创业的一批人,2011年离职后创业,曾开发啪啪、乌鸦等产品。

是否是由于管理方式上的错误造成了和下属的矛盾争论?

关于陈一舟对人人公司的管理,外界有过不同的评价,有人说他空降高管打破平衡,有人说他盲目信任老员工,也有人说他手腕不够狠。

对此,陈一舟表示,在财务、人力资源等非常专业需要多年经验的职位上他倾向于用空降兵,但在产品、技术等职位则多半是通过内部培养和提拔。

“你永远不完全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转的,总会有小概率事件和人。”陈一舟如此向腾讯科技解释,“有本书说硅谷的用人哲学是‘Hire fast ,fire fast(招得快、辞退得快)’,因为讲究人情,可能我们以前fire得不够快,就当买一个教训,以后要少一些心慈手软。”

近两年人人陆续离职的高管已包括了CMO江志强、负责无线的副总裁吴疆、负责糯米网的沈博洋、负责人人游戏的何川等人。

对于上述高管离职是否对公司造成巨大影响,陈一舟则反问道:“如果我不管产品,有多大影响吗?未来公司是年轻人的天下。”在他看来,是因为公司处于飘摇中而导致种种问题被放大。

但总而言之,陈一舟每天依然投入足够的精力在工作,在他看来,中国互联网行业还将处于爆发增长的阶段,人人依然有翻身的机会,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工业化起步晚,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相比美国更为顺利和彻底,一方面则是互联网行业高度竞争、从业人员更为努力,最终会从传统产业手中抢得更多的市场空间。

为了不浪费时间,原本就不喜欢社交的陈一舟还放弃了游泳方面的兴趣,他现在的锻炼方式,就是在家里一边看美剧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

“每天一睁眼想的就是工作上的事情。”陈一舟说。

陈一舟 人人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