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暗战3000亿处方药市场:市场开闸在即
温斯婷 温斯婷

电商暗战3000亿处方药市场:市场开闸在即

酝酿多年,网售处方药或将成为现实。面对这样一个近万亿的大市场,多家电商纷纷纷摩拳擦掌,意图在政策落地之际先发制人,如1号店、京东、天猫


酝酿多年,网售处方药或将成为现实。
 
据媒体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食药监总局”)于今年5月发布的《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有望在今年10月份或2015年元旦前后落地。
 
面对这样一个近万亿的大市场,多家电商纷纷摩拳擦掌,意图在政策落地之际先发制人。目前,1号店已经成功拿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批复,成为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上的药品网上零售试点。一旦处方药网售开放,1号店或能饮到“头啖汤”。而事实上,京东、天猫等电商都已经做好了网上销售处方药的准备,只欠来自国家食药监总局的一纸批文。
 
“药品电商是一盘很大的棋。我们获得非处方药试点批文是第一步,整个过程才刚刚开始。”1号店对外事务总监彭述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处方药的市场前景十分广阔,但肯定得一步一步来做,并且要以安全管控为首要前提,如果电商企业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想把药品生意做大,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进军网售OTC开始
 
在药品电商这盘大棋中,1号店已经成功走出了第一步。
 
今年8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公告称,已于7月25日正式批复,同意运营1号店的纽海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为试点单位,开展互联网第三方平台上的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试点期为一年。获批之后,入驻1号店的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可在1号店开展药品B2C(企业对消费者)网络零售业务。
 
这是综合电商类企业首次获批展开此类试点。在此之前,已有两家专业医药电商平台获批同类试点,分别是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以及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目前,网上销售非处方药的渠道已经基本成熟,从非处方药到处方药,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
 
此次并非1号店第一次试水药品B2C。2010年初,1号店收编广东保利祝福你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将其变更为广东壹号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之后,壹号大药房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获得互联网交易服务证书,并在当年5月正式推出1号药网(壹药网的前身)。
 
实际上,同为第三方平台的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和京东在2011年也开始着手医药电商,但两者皆因为没有正式交易牌照而导致其在OTC的销售之路上 波折不断。
 
与1号店不同,京东选择的是一条捷径,即与拥有牌照的好药师网站合作。不过,股权争执最终导致这次合作在维持数月后戛然而止。天猫医药馆则在因没有资质而受到监管部门处罚后,选择“曲线救国”的方式以跳转到有牌照的B2C网站的收银台页面来实现线上交易。
 
2013年,已经将壹药网剥离出运营系统的1号店开始考虑“自己卖药的可能性”。来自公共事务、运营、技术、质量管控、法务等多个部门共30多名工作人员组成了专项团队,从梳理现有的网上药品销售法律法规开始,最终决定通过申请国家食药监总局特批试点药品B2C第三方平台业务的方式,来实现1号店销售药品的初衷。
 
从去年5月开始酝酿申请到今年7月拿到牌照,作为试点申请项目的统筹者,彭述刚直言这是“一个异常艰辛而漫长的过程”。而在采访过程中,“食药监部门担忧什么,我们就解决什么”是彭述刚多次提及的观点。这是1号店最终得以获取牌照的关键。
 
据彭述刚透露,1号店当时提交给国家食药监总局的《1号店互联网药品交易第三方平台的试点方案》长达43页,其中所涉及的细节问题包括商家审核、单品数据库的建立、药品发布、支付环节处理、物流管控、在线客服与职业药师在线服务、保证金设置等等。“现在大部分问题都有了解决的方案,还有一部分在逐渐摸索总结和修改的过程中,例如抽检巡查方案还在修改。”
 
安全成先决条件
 
今年5月28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当中明确指向开放处方药网上销售、准入第三方物流和单体药店可以申请网上牌照等重要内容。业界对此普遍认为,国家食药监总局首次对外认可网销处方药品,并有意扶持医药电商。
 
对于电商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数据显示,如果网售处方药开放,市场预期值达1万亿的处方药将有30%转投线上,市场规模或达3000亿。
 
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目前1号店所做的这一切可被视为日后其进军处方药销售铺路。
 
“一旦国家政策开放,这一整套系统都会延续到处方药的销售上去,并且我们还会针对处方药做一些相应的流程设计。”彭述刚对时代周报记者明确表示,在今年的第四季度,1号店将会开始研究网售处方药的操作方案。
 
据透露,1号店网售处方药预案研究的第一步是分析线上连锁药房如何与医院、医保进行对接,继而在这个基础上起草1号店作为第三方平台的相应对接方案。
 
政策的影响力显而易见。
 
正在积极布局的阿里巴巴旗下电商品牌天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书面采访时则以“政策尚未落地,企业不便发表意见”为由拒绝对天猫布局网售处方药的相关细节问题置评。
实际上,正在等待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复的天猫早在现有的OTC销售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入驻天猫医药馆的有交易资质的大药房有140家,进行销售的有120家左右,2013年的销售额是20亿。
 
天猫官方认为,如果处方药网售政策开放,天猫的另一个既定优势来自于阿里巴巴体系内的配合,“比如收购中信21世纪,药品码数据库的优势,未来药品流转全程可追溯等;比如支付宝医疗构建的医药支付平台;阿里云给医药行业系统数据提供技术运维平台;菜鸟物流提供医药专业配送等等。”
 
“如果政策不落地,做的东西也没有价值,就算落地了,也要根据政策来对现有的方案进行微调。”天猫一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在采访过程中,“药品安全”是包括彭述刚和天猫在内的所有接受采访者提及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上述天猫内部人士强调,处方药并不是单纯地卖药品,一是要保证安全性,二是要在这个过程中受法律约束,三是要有专业服务。
 
而如何监管网售处方药的“药品安全”问题,目前仍是电商们面临的最大难题。
 
“(网售处方药开放)不大可能。”广州一三甲医院主治医师李慧(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不可能开放的原因主要在于国内网络系统的不完善,处方药联网系统可靠安全性低,患者信息真实性和完整性难以保证。“网上的医药监管很混乱,处方药在现实中监管很严,发药前还必须经过医师核对处方的剂量和适应症。”
 
毋庸置疑,执业药师是安全与服务一环上的重要保障。在《征求意见稿》中已在多处提及,销售处方药应当建立执业药师在线药事服务制度,由执业药师负责处方的审核及监督调配,指导合理用药。
 
现阶段,1号店的执业药师团队架构是“两条腿走路”,一方是1号店自聘的执业药师,另一方是来自入驻1号店的连锁药房的执业药师。
 
据毛如雁介绍,1号店自聘的执业药师共有3名,“我们会配备一定数量的执业药师,但不会组建一个很庞大的团队,而是要整合各个连锁药房的执业药师团队,来为消费者提供更专业的服务。”
 
按照彭述刚的说法,1号店在未来不排除会继续增加执业药师数量的可能性,不过他同时表示,这要根据政策怎么实施、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意见以及1号店处方药运营规模来进行综合评判。“所有的问题很明确,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公司的运营成本抑或销售规模,而是安全管控,这是最基本的。”
 
相比之下,天猫在执业药师团队组建上的举动要比1号店来得迅猛一些。据悉,天猫医药馆近期正在招聘大量执业药师,以实现天猫在今年定下的垂直化战略。天猫官方对此的解释是“补充专业人才,提升专业运营能力,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而从侧面来看,这恰好为舆论对天猫此举的分析提供了佐证,即阿里巴巴不再满足于平台角色,欲自建销售平台卖药。
 
传统药房谋求转型
 
尽管舆论在《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对网售处方药的开放呈乐观态度,但是由于涉及的政府部门众多、传统药店和电商之间的利益又错综微妙,因此电商的判断更趋于谨慎。
 
在彭述刚看来,处方药的开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眼下真正要做的是用系统化的思维去看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这个解决不是企业一家说了算,应该是药品B2C企业、药品第三方平台还有政府的行政部门共同来研究,行政管理部门也不仅仅是食药监部门,它还包括卫生部门、医保部门,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主体就是医院。整个制度必须是企业提方案、政府确定基本架构,最终才能操作成功。”
 
“一旦网售处方药解禁,由于药品流通环节减少,并引入市场竞争,预计将更好地让利于民。”天猫官方表示,“至于能便宜多少,现在无法预测。”
 
数据显示,2013年全年,虽然医药电商的规模为42.6亿元,占整个电商规模不到0.7%的份额,但相比2012年电商医药的总规模16.6亿元,和2011年的4亿元,2013年平均增值超过了200%。业内预测2014年全年的电商售药总规模将达68亿元。
 
这样的趋势不可阻挡,而就在处方药电商大战暗涌之际,传统医药机构和药店因此将面临冲击则是另一个可以预想到的必然结果。
 
“冲击是必然的,但医药电商和传统药房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彭述刚说。
 
实际上,在《征求意见稿》中有提及“单体药店可以申请网上交易”,这意味着在政策落地之后,传统药房申请资格证的难度将大幅降低。而传统药房也在这股电商趋势中积极寻求转型。
 
据悉,好药师、健一网、康爱多、华佗药房等,早已进入垂直医药电商一线阵营。其中,好药师电商业务在2013年已实现2亿元销售收入,而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已超2亿元,同比增长超过100%。
i黑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